醒来,我在一具棺材里

   

    醒来,我在一具棺材里。我觉得头昏脑涨,我摸了摸紫金鎏边的棺材,温暖而舒适。立马有服务员迎了上来:“先生,您考虑好了吗?从您昨天晚上说要感受一下棺材的舒适度到现在您已经睡了十个钟头了。”

    “多少钱?”

    “八万”

    “多少?”

    “八万”

    如果说非要有一个让我丧心病狂的数字,那一定是八万。

    正当我准备扛着棺材出去时我看到店的角落有一个人在喃喃自语。他突然瞪大了眼睛望着我:“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

    我扛着棺材回到了我的领地------苏格尔墓场。在墓场可别忘想有房子,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一块墓地。我径直朝着那片荒芜,凄凉的沙地走去,那边是我的墓地了。

    收拾好了一切我便准备睡觉。隔壁那几个家伙又吵起来了,好像是为了争夺墓地。一群粗暴的毛头小子。

    埋怨间父亲来了电话。

    “儿子,我知道你在哪儿过得逍遥自在,政府的奖励也很丰厚,你看我和你妈年纪都大了,开销也大了,你再打个几十万过来呗。”

    “要多少?”

    “一百万”

    “你刚刚不还说几十万吗?”

    “你打过来里就是了。”

    “爸,政府的奖金虽然多,但我们这里只有一家店,售价高的离谱啊。我也需要巨大的开销,要不我打五十万过去吧。”

    “混账东西!我可是你爸,百善孝为先,问你要点钱你还讨价还价,越长大翅膀越硬了啊。下周我把妹妹送过去,你自己看着办吧。”

    “不要,您要多少都可以,千万别把妹妹牵扯进来。”

    我觉得父母已经有些丧心病狂了。我打了一百万过去,胡乱地睡了。

    夜里我好像梦到了那个诗人,他嘴里叼着玫瑰花,双唇已刺出了鲜红的血液,呢喃着说:“还在坐井观天吗?可笑!哈哈哈哈……你们愚蠢的人生都将会被改变。”

    我在一个凉爽的清晨醒来,然后生了一场大病。奖金越来越少,以前一百万,后来八十万,现在直接缩水成五十万了。

    终于,妹妹还是被送进来了。哭的很不像话。

    爸爸的勒索变本加厉,直接要到了三百万,然后并没有什么用,我不会给他钱了。我要和妹妹一起在这里好好的生活。

    好景不长,墓地里隔三差五的死人,警察说是挥霍无度猝死的。可是死亡的人数在不断的上升。

    我恍然觉得其中有不可告人的秘密。

    可是很不幸,我又生了一场大病。在我已经对生还丧尸任何希望时,那位诗人出现了。

    “或许我可以救你。”

    “为什么是我?”

    “你不是自称高功能反社会者吗?看看你现在的样子,我都觉得替你羞耻!”

    说实话我真觉得他莫名其妙,又问道:“你说的命里有时终须有,无时莫强求是什么意思?”

    “你还不明白吗?”诗人大吼了起来,“当年若不是你的这句话,遣散了队伍,我们如何能沦落到如此地步!你到好,还生活的像什么事也没有发生。你真的不配拥有分歧者这个称号。”

    直觉告诉我,我失忆了。又或许是诗人疯了。虽然我主观上更倾向于后者,但在我的潜意识里却始终默念着前者。

    我失忆了。

    在诗人口中得知,我曾经是反政府组织的头目,屡次与政府交火,受到重创,后来万念俱灰,说了这句混账话。后来退隐山林,莫知其所终。

    诗人救了我,又问我:“既然知道了你的身世,何不东山再起,就带着墓里的这些人。最近的集体死亡事件你也看到了,全是高层政府搞得鬼!” 在听了诗人的话后我的理解力大不如前,我是一个自命不凡的人,可是看看我现在的生活,我的生活不应该如此糟糕,我应该去干些大事业。

    硝烟弥漫,战火纷飞,我带着起义军攻占了省政府。有欢呼的人群,也有流离失所的百姓。

    我像一头猛狮,我怀着满腔热血与仇恨,我已战争之名向这个黑暗的社会昭示,我将塑造一个光明,和谐的社会。我心里只有战争,充满了推翻统治的渴望。我杀了许多狱卒,他们该死,该下地狱。

    一切达观,都只是对悲苦的省略。我失败了。我的军队被政府军歼灭无余,我失去了江山,失去了一切。卷土重来未可知这句话果然只是个童话。我不是王者,我也没有去谱写最终幻想的权力。千疮百孔的城区,横尸遍野的街道,这一切居然都是拜我所赐,是我毁了和平,我让多少人流离失所,我让多少人身处绝望。也许,是我错了。

    醒来,我在一具棺材里。妹妹冲了过来,说要带我走。

    “干嘛”

    “还能干嘛,当然离开这个是非之地了。”

    “但愿能吧”

    据悉,中国主席下令全面解放全国各地墓区的“棺材人”,从此没有棺材人一说。

    “这能算是出狱吗?”

    “嗯,算吧”

    我回望了一下沙地里的棺材,这个禁锢我的是非之地,终于要自由了。可是,我能去哪儿呢?

    “想什么呢?”妹妹撞了我一下。

    “我在想我们刚刚出来,总得找个安身之所啊。”

    “先回家吧。”

    “回家?那还是我们的家吗?从你进入墓地的那一刻起,我们便没有了家,也没有了父母。”

    “对了,听说南方在打仗,哥哥可以去参军啊。”

    “打仗?这都什么年代了。”

    “对啊,话说湖北省有人搞起义,一路高歌,已经占领了好几个省。”

    “谁呀,这么厉害?”

    “不清楚,新闻上说好像是一个叫彭昶的人,长得还挺帅的。”

    “有哥哥帅吗?”

    “差不多吧”

    世间差不多的有太多人,太多事。有人说我失忆了,但也有人说失忆的其实是那个叫彭昶的人。


﹉﹉注:2060年,全球人口数量突破200亿,人地矛盾突出。各国政府采取了一系列措施,比如建造墓地,父母有权把子女送入墓地,进入墓地里的人每年有大量的政府补贴,有人身限制,不得生育,孤独终老。人们称这种人为“棺材人”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盗墓笔记》完整解谜 来源: 李星羽@的日志,分享给大家,转载请注明出处。 《盗墓笔记》完整解谜(什么是终极?闷油...
    小玉麒麟阅读 6,834评论 13 37
  • 9月23日满月之后,也是阴性和母性能量最强的时候,母亲可以说是每一个人生命中非常非常重要的人物,无法磨...
    龍愈学院星舞majic阅读 487评论 0 0
  • 放这张图就是我后来发现被骗的内心世界ORZ我觉得明年还是有很多高三党面对三个月的暑假充满热情 想找份工作 我生日在...
    卡萝菌阅读 240评论 0 1
  • 山河不足重 重在遇知己相知无远近 万里尚为邻 早起,点开简书,发现很久之前写过的那些故事多了很多喜欢,大都来自于同...
    司恬小丫阅读 277评论 34 20
  • 你是否生活在白天或是黑夜?在困境中寻求自我,逼得快要窒息,心脏也随之砰砰砰的跳动。此时会想要有那么的一个人在你抱头...
    dark_girl阅读 85评论 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