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在行走

                                                                                            --赴第32届“激情梦想 魅力草原”艺术大赛有感

美 /在行走  关于合唱

2018年夏天,注定不平凡,在我的长征途中,我又树了一座新的里程碑,因为6月1号,我加入了仰慕已久的安徽星空合唱团。

安徽星空合唱团成立于2008年,团长兼指挥是国家一级指挥周晓平老师。周老师出生于音乐世家,荣誉等身,德高望重,他对音乐的执着与热爱已融进血液,铸入生命;副团长兼声乐指导李小舒老师,安徽艺术职业技术学院音乐系总支书记,声乐教授;排练老师杨兢,著名女高音,有着丰富的舞台经验和教学经验,桃李满天下。单单是这些如雷贯耳的名字就足以让人激动不已,这样优秀的师资队伍注定了她优秀的基因,能加入这样一个高大上的团体,实乃三生有幸!

我对合唱最初的理解就是很多人一起唱。记得第一次参加大合唱是在初中,我至今还记得我们唱的是苏小明的《妈妈,我们远航回来了》,我站在第一排,听观众们反映我基本是摆口型不发音,而且表情相当严肃。其实那哪儿是大合唱呦,只能叫大齐唱。

对合唱的关注缘于一档综艺节目,节目里厦门六中合唱团以阿卡贝拉(无伴奏人声合唱)形式将歌曲演绎得纯净空灵,上海洋泾中学男生合唱团青春飞扬,上海彩虹合唱团的《张士超 你把我家钥匙放哪儿了》、《感觉身体被掏空》等则打破了我对合唱艺术的狭窄认知。

他们的歌声唤起了我心底蛰伏已久对音乐的喜爱。我一直暗恋音乐,悄悄喜欢又不敢靠近,虽不能及,仍心向往之。现在我终于加入了合唱团,这可是我鼓起勇气后的大胆表白。那天第一次排练结束,我是一路哼着小曲儿到家的。

我把这事儿告诉了爸妈,老爸好像比我还激动,他谈起了他的音乐启蒙恩师周老师、邝老师,他想起了风华正茂时的他,他怀念他的花样年华。挂断电话前,老爸嘱咐我要好好跟我的周老师学音乐。

我对音乐的向往源于孩提时代。记得小时候我的床头就是一架脚踏风琴,常常是爸爸弹琴妈妈唱歌,我们姐弟仨静静地出神地听。印象最深的是爸教大姑唱《南泥湾》,前两句的尾音,大姑总是唱不好,本来乐感就不是很好的她面对爸的严厉和急躁更是紧张得方寸大乱,结果在大姑一遍又一遍生不如死的重复中,我们仨学会了。

我很好奇小时候我们家怎么那么多乐器,这让我很自豪,经常在小朋友们面前炫耀除脚踏风琴外的口琴、小提琴、二胡、小号、笛子、萧、锣、镲、碰铃等等,我允许他们每人可以吹一次小号,但是要给我一张白纸,于是我换了好多白纸,结果呢,小号不见了......

好像跑偏了哈,说合唱。

我们每次排练都是先唱音阶练声,“咿~咿~咿~啊~啊~啊”“mi~mi~mi~ma~ma~ma”,老师说首先要打开发声的通道,才能发出悦耳的声音。老师教我们站姿坐姿,发声的位置及要领。老师说:姿势是呼吸的源泉,呼吸是发声的源泉。

每次开嗓后,我们分声部练习歌曲。根据声音的特点,我被安排在低声部,我从没有接触过低声部,拿到曲谱一唱,我是真的怀疑人生:怎么会这样难听!对于一个唱歌不跑调的人来说简直就是折磨。我不敢开口唱,总觉得自己唱错了,怕别人笑话。

“大胆地唱,就是跑调的感觉”,老学员的传帮带让我放松了紧张的神经。

“低声部就是给高声部捣乱滴”,噢,明白了,捣乱是我的强项。

于是我跟着老师跟着钢琴认认真真地学唱每个音,音准是必须滴,就是捣乱那也得专业点儿!

各声部曲谱都熟练掌握后,开始排练,周老师往那儿一站,全场肃静,当老师手势一起,钢琴伴奏一响,我们开始各顾各地忘情地唱起来,大家都忙着低头看谱子,谁还有功夫看指挥呀?!

“看我,看我!”

“看指挥,看指挥!!”

周老师无奈摇头,笑了。

大家陆陆续续从忘我的陶醉中缓过神儿来,方才醒悟指挥才是合唱的灵魂,是统帅。对于我们这些非专业人士,如何看指挥,理解指挥手势的意义,跟着指挥的情绪表达音乐也是要学习的重要环节。

合唱不同于独唱,它要求所有成员必须是一个整体,不能突出个人,哪怕你唱得再好。每个人的声音并不是越大越好,而是要把握音准,坚守自己的声部,和谐地配合其他声部,共同表现一部作品的思想感情。多说一句啊,有次女高被我们女低成功带跑了,太意外了,哈哈哈……

说来奇怪,以前我每加入一个团体之初,朋友们的评价都是:拒人于千里之外,可初来乍到星空,我居然一点都不陌生不拘谨,迅速跟老师同学们打成一大片。感谢老师同学们的帮助,尤其是我们声部长樊姐姐,人长得美,心灵也那么美。她热情、积极、主动,经常把我们几个新学员带到一个僻静的角落,一句一句地教唱,口传心授。我感动于大家对歌唱的热情,感动于大家的认真敬业。我们都是业余爱好者,都有着自己的工作、事业和家庭,但大家都努力安排好自己的时间,雷打不动地参加每周的排练,我想这就是发自内心的热爱吧!

得知合唱团要参加大赛,我竟大胆报了名,我知道我是新兵,可新兵胆儿肥呀!听说过初生牛犊不怕虎吧?!

我打定主意要去见见世面。

美在 /行走 关于比赛


6月26日,我们大部队飞赴内蒙古呼和浩特。

27日早8:00就赶到内蒙古音乐厅候场。由国际文化艺术研究会主办的第32届“激情梦想 魅力草原”全国艺术大赛即将拉开帷幕,全国各地的艺术团队已陆续进场。

第一次登台参加这样的盛会,还真有点儿紧张,我担心自己冒泡,担心自己发不出声音,担心自己影响团队的荣誉,在紧张到拉肚子之前我总算平复了情绪:I CAN, I CAN,功成不必在我,功成一定有我!我反复练习找感觉,我知道此刻放松的心态才是最佳状态。

大赛开始前, 每个团队都有10分钟的彩排时间,我们当时没有上妆换服装就排练了,矮马,那叫一个乱,这可咋整?!大家心情沉重,有点儿1焦虑。我想可能是水土不服吧,可能声音也有地差吧,我们主要是来学习、交流的,拿不拿奖不重要,这样一想,我完全放松了,阿Q那一套果然有效!

我们是倒数第三个上场,没想到,换上演出服,化上妆,我们立马都像换了个人儿,顿时精神抖擞、生机勃勃,我看穿礼服的指挥跟穿T恤的指挥感觉大不一样呢。 我们上台一亮相,一开口,感觉世界都在给我们让路。我们个个憋着一股劲儿,集中精力全神贯注将团队精神发挥到了极致,无一人失误,而且个个情绪饱满,面部表情和眼神准确到位,那真的是“情动于中而形于外”。当指挥的手在空中弧线猛收,恰似“曲中收拨当心画”,我们激昂的和声戛然而止,那一刻,我知道了答案,这么完美的演出不拿金奖,老天都不答应!

我们喜获金奖,我们帅得没边儿没沿儿的侯雨老师获得了钢琴伴奏金奖,其实帅成那样,他就是不弹琴,往那儿一坐都能拿金奖。

星空大获全胜,大赛完美收官!

感谢星空合唱团给我这样一个参赛机会,感谢大赛组委会给我们提供这样一个平台,给各合唱团创造了一个学习、交流的机会,让艺术之美流动起来,让更多的人关注合唱这门高雅的艺术。人们说: 语言的终极是音乐,我要说音乐的终极是合唱(这段获奖感言还可以吧!?)。

从加入合唱团到参加比赛,不到一个月的时间,我感觉我又长大了,我不再漂浮无助,当我唱歌时,我是简单的、快乐的、自由的。音乐是我隐形的翅膀,它曾陪我走过黑暗,我很难想象如果没有音乐,没有歌声,这世界将会是什么样!

我们是吃饭长大的,是读书长大的,也是在音乐中、在爱中长大的。我在合唱团学会的不仅仅是唱歌本身,更是明了了一种生活态度,一种超越岁月的生命的态度。

趁现在年少如花,星空下,我把我唱给你听.....

(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