倔强的丑小鸭

图片发自简书App

01

乡间有间小学要举行剪彩仪式。

女孩子们在冬日的季节里穿上了单薄的裙装,在学校的小小的图书室化好了妆,等待着老师来领他们到操场上去。

林曦站在角落里,小心翼翼地吸着快要流下的鼻水,尽量不发出声音。

图书室的其他女孩儿围成一个圈儿,圈内是这个无形舞台的焦点,李冬儿。

他们班的班长,成绩优秀,性格外向大气,有号召力,是女孩们追捧的对象。

林曦在她面前总是有一种不由自主的想要臣服的感觉。

老师来了。

她领着女孩们拍成一个纵队,然后走到了一排男女的面前。她们要献花。

林曦心想,给男的,还是给女的。没有人教。于是,她讨巧地递到了两者之间,但她忍不住偏向了那个漂亮的姐姐一些。另一侧,西装革履的男人伸出手接了过去。

林曦心想,给错了,真想挖个缝钻进去,怎么其他人都知道呢。

仪式结束的时候,同桌女孩从人群中走过来,把她俩坐的长椅交给她,“我有点事,你把它带回教室去。”

他们的教室低于他们的操场平面,高度是小林曦的一半多,两者中间有一个小水沟,需要跳下去才可以到达。

其他人搬椅子的方式是,一人先跳了下去,操场上的另一人将长椅递给他接过去,自己再下去。

林曦只有一个人,再加一张长椅,她选择和椅子一起下去。她落地的时候手抓着椅子导致重心不稳,朝前摔去,嘴唇磕在了椅子上,破了。

林曦心想,这下完了,要引人注意了。

她低着头,回到教室放下椅子,拿出了纸巾默默擦掉了唇上的血。

还好,没有人注意。

同桌发现了,她问,“啊?你嘴怎么了,也不小心点。”(或许有些做贼心虚吧,林曦后来才想到,不然她哪里会关注自己。)

林曦有点窘迫,还是被注意到了啊,然后她默默地点点头,“知道了”。

转眼间,一年级就结束了,林曦拿回了一张奖状。到家的时候,妈妈看了,惊讶地表示“不言不语,竟然还能拿到奖状。”

林曦眨巴着眼睛,心想,怎么只有意外,没有喜悦呢。

02

第二年,由于林曦年纪小,不能升二年级,又读了一年级。

第一节课,老师便说,留了级的站起来,然后一个个问了成绩。

结果,林曦成了新班级的班长。

她没觉得自己能胜任“班长”这个职位,但没有意识自己可以说不。

放学后,她约林媛一起回家。林媛要去二年级找人拿东西,林曦一起去,站在教室后面等。

一个调皮的男生看见林曦,对她说,“你之前是我们班的,现在不是了,不能进来我们教室。”踢了林曦的书包两脚。他走开以后,林曦默默拍了拍书包。

没多久之后,人们忽然发现了林曦身上的学霸气质。林曦觉得奇怪,我不是向来如此吗。她轻松解答出的数学题,同学们还在争论不休。她随意写出的作文被当成范文诵读。而这些东西,代替了她本身被关注着。

她可以不需要被人群围在中央成为焦点,却也不再是角落里的丑小鸭。老师们讲到无人会解的题目,便说“林曦,你回答一下。”同学们也纷纷拿着争执不下的问题过来请教她。

林曦想,这种感觉真好。

有一次,那个踢过她书包的男孩到他们教室窗外叫她出来。她坐在靠窗的位置。

他毕恭毕敬,脸上还带着谄媚的笑意,和那时候的凶神恶煞截然不同。他告诉她,这次考试她又拿了满分,他去办公室打扫的时候都看见了。他说他可以领她去看。

林曦跟着去了,路上感到不解,同一个人,这前后态度怎么能差得这么多。

03

除了体育竞赛之外,书法、作文、数学所有竞赛,林曦都会参加,并且成绩斐然。林曦成为了这所学校的宝贝,城区小学中传闻中的那个人,以及那个“别人家的孩子”。

可林曦发现,即使她做得再好,班主任眼里只有那些调皮的男孩子,他总是对他们说“如果你们能不这么贪玩,只要稍微努力一些,肯定比林曦优秀。”但他们依旧那么调皮,这种鼓励毫无作用。

妈妈也说“瞧,林曦,弟弟的字多好看,可比你好看呢。”

他们对林曦的优秀习以为常,认为她已经拥有了许多,不需要再多上自己的鼓励去锦上添花。

林曦成为了班长以后,不得不维持班级秩序,督促大家学习。

自习课时间,女孩们想用人情笼络她,男孩们想用死皮赖脸对付她。

甚至,他们可以用班主任的话予以回击,“老师都说了,我是不努力。我要是努力起来,你林曦早就被我比下去了。”

林曦心想,无知,幼稚。可她却不知如何回应,毕竟,他们获得了老师的肯定。

04

即使她喜欢窝在角落里,可当被赋予发光的权杖以后,不站出来履行职责会让她觉得自己更加显得突兀,坐如针毡。但她实在不习惯扮演那样的角色。真是进退两难啊。

后来,班上最调皮也是最受班主任宠爱(按照班主任的理论,最调皮=最聪明)的男孩子接替了林曦的这项工作。

这个调皮的男孩子在督促自习课秩序这件事上倒是颇有成效。然后女孩们纷纷来鼓动林曦夺回实权“林曦,应该你来管理班级秩序的啊。你才是班长。”

林曦心想,有人帮忙做我不擅长的事情,他乐在其中,事情又完美解决,何乐而不为。

五六年级时,男女对性别有了一些朦胧的概念,乡村里这个年纪的男孩最是调皮,总喜欢欺负女孩子,但他们不敢欺负林曦。若是他们在林曦背后戳她一下,林曦总是十分泼辣地拿着课本用力劈头盖过去。

林曦依旧独来独往。但她,不再是角落里的丑小鸭。

像曾经的李冬儿一样,女孩们想要围着她,有的则告诉她哪个女孩说过她的坏话。林曦不理会。你来,便来。你去,便去。

05

再后来,林曦发现她对有关男女平等的话题总是格外敏感。

在初中老师讲到古代妇女的时候,种种歧视对待,如果不是内敛的性格约束着,她一定拍案而起。

在初中第一次考试,听到那个排名第一的并且写出“桃花潭水深千尺,不及母亲送我情”的作文结尾的男孩子被老师同学们关注的时候,她握紧了拳头发誓一定要超越他。

再再后来,她遇到了一个小男孩。他木讷,乖巧,不善言辞,也没有幸运地同她一样找到了另一种被这个社会认同的途径,他问她“为什么善良的人会被欺负?为什么那些不善良的人活得那么轻松得意?”

林曦愣了好一会儿,好像她也没有答案,最后只能摸摸他的头,“你的好一定会被看到的。”算是善意的谎言吗?可,骗过了小男孩吗?

林曦心想,那些没能天生就拥有同他周边的那个小小社会沟通的能力的孩子,就应该活在深渊里吗?

她走出来了。可他们呢?

-end-

文:蛋蛋/图: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