绵绵(10)

A Kiss

文/玄宝

晚饭如同往日,王其昌还是喜欢在饭桌上问起王重楼的工作,王重楼在外面可以一言九鼎,回到家,也得乖乖做人儿子。

“朱伯父过段时间会从北京过来考察,你们姐弟抽时间去看看他。”说话的是方知梅,王氏的财神爷,公司所有的账几乎都要在她手上走一遍,做起事情来滴水不漏,条理十分清晰可怕。有时候王重楼姐弟和她说话也会犯怵。此时她正抱着小俊,哄他多吃一口饭。

王其昌不悦:“小俊已经四岁了,宠着他干什么,让他坐好吃饭,一个男孩子,坐没坐相,像什么样子,一点仪态都没有!”

王彦心这才把儿子抱过来,让其坐好,王家规矩一向多。

爸爸始终没有提大姐的事,不要说王彦心,就连王重楼都有点失望,爸爸也实在太过偏心大姐。若是他们姐弟有问题,可能一早就被提到饭桌上来了。

晚饭后,王重楼找管家拿了钥匙,到酒窖去拿两瓶酒,王彦心跟着下去,看他在酒窖里挑来挑去,最后拿了瓶香槟。

“我记得你不爱喝这个,怎么突然转口味了?”王彦心好奇。

“送朋友。”王重楼就着昏暗的灯看酒瓶上的出产地,回答得言简意赅。

王彦心“噗”笑出声来:“什么朋友?”还从家里拿酒出去。

“就一个朋友,欠了她一瓶香槟。”王重楼把香槟放好,又开始看红酒。

“不会是杨立秋吧?”王彦心站在他隔壁,灯光不亮,但表情不太好,“你知道爸爸不喜欢你跟立秋走太近。”

“不是,你想哪儿去了。”王重楼也不怎么高兴,二姐今晚怎么话这么多?

“不是最好。她最近在香港办画展,帖子送到我这里来了,我让人送了礼物过去。”哪壶不开提哪壶,“小楼,你跟立秋不合适,你知道的。”

“二姐!”王重楼闭眼深吸一口气,“我不是小孩子,我有分寸。”

王彦心讪讪,到底是自己小弟,还是忍不住提醒:“爸爸不喜欢看到你上花边新闻,我帮你瞒了下来,你也小心一些。”她说的大概是Camellia的事。

“爸爸不喜欢的事情多着呢,我也不能事事顺他意思。”王重楼始终有叛逆心理,这也是他不愿意回家族企业的原因,凡事都被王其昌牵制,自己做不了主。二姐太渴望得到爸爸的肯定,才愿意在他手底下做事,低头做小伏状。

王重楼挑好两瓶葡萄酒和一瓶香槟往车库走去,王彦心帮他把酒放好:“我不管你在外面怎么闹,都不能传回家里来。爸爸这两年身体大不如前,大姐我是管不了的,但是小弟你少让爸爸操心,不然我可不轻饶你。”

“二姐,谨听教诲。”王重楼始终是个温和的家人。

看着小弟的车绝尘而去,王彦心侧身站着,轻轻摩挲了一下自己的手臂,在仲夏夜里有微微寂寥之意,幸好家中仍有丈夫儿子等候。

王重楼一回国就搬出去住了,说是离公司近,家里谁都知道他不愿跟爸爸住在同一个屋檐下,父子冲突时常有,都是强硬霸道的人,谁也说服不了谁。对外是称王氏想扩展产业格局,因此王重楼专注金融和风投,王彦心依旧帮着王其昌在国内做地产物业和酒店,海外的公司是王会心在打理。

有人说王氏一门三杰,中间是非曲直,怕是只有当事人才能弄清其中的道道。家里的公司早年创办的时候,招了太多的亲族进来,时间一久,王氏顾着壮大企业,对内的管理层清理不得当,到了现在,集团中高层帮派林立,各有山头。前几年,王其昌身体就开始出现问题,若不是有方知梅把持,王彦心及时回家,大概王其昌要操心的事,比现在要多得多。

到了王重楼回来时,家族里的势力就更显得盘根错节,许多思想守旧的叔伯坐上高位,他想推进的一些资本项目也阻力重重。反而是二姐在里面混得如鱼得水,说来也奇怪,她一个留英留美的海龟,竟非常适应这样的老式家族企业。当然丈夫吴少明无形中也帮了她不少,这是一定的。

王其昌只跟他说,年轻人,要守得住,兜得住。其实王重楼也并非一定要变革家族企业的架构,只是受不了王其昌事事把他当毛头小子。杨立秋说得对,老王一直是专制家长,不懂尊重为何物。

而妈妈方知梅向来是个要强的人,因为王其昌对儿子太过严格,她就对儿子持放养的态度,父母二人的教养方法走了两端,幼时的王重楼处在其中,经常不知道要往哪边走。

方知梅的意思是,王重楼若想回公司就回,不想回的话,自己出去做事也行。这几年观察下来,知道王重楼是个有主见的人,不是坐吃山空的那种娇惯富二代,方梅知对自己的儿子还是很有信心的。

也许正是这种太过放养的亲情,让他们母子反而有了隔阂感,偶尔王重楼想说什么话,说半天,母子都不能会意,最后只能通过二姐传达。人人都说母子连心,到他们这里,不知怎么就变了样。有时候想想,也是挺堵的。


苏谷雨那天把家里大扫除了一番,味道才终于散去,外边太晒,就一直没出去过,晚饭过后在家看书练字。

已经是晚上十点多了,王重楼给她打电话,说要拿东西给她。

开门的时候,才发现他拿着三瓶酒,一瓶香槟,两瓶红酒。

“邻居,我来赔罪。”早上谷雨抱怨昨晚没喝到好酒。

谷雨开门让他进来:“今晚没有饭局?”

“哪来的天天饭局喝酒。”

谷雨笑,接过香槟,把它放在冰箱里冻起来:“吃过饭了吗?”

“饱着呢。你在干什么?”

“看电影,《甜蜜蜜》,老片子了。一起吗?”

“好。”王重楼脱鞋子,坐下,靠在沙发上。

奇怪,他们的相处像认识许久的老朋友,很有默契。

谷雨给他倒了一杯柠檬水:“待会儿等香槟再冻一点,浇在冰激凌上,试试新口味。”是个会吃的。

今天不是工作日,王重楼穿得轻松休闲,终于像个公子哥儿了,谷雨打量他,暗自评论,她擅长观察。

大半个小时后,谷雨站起来,开冰箱拿酒,王重楼帮忙把香槟打开,“卟”一声,差点喷到苏谷雨,一阵惊呼和笑声。

两人一人一盒冰激凌,还拿高脚杯倒了两杯酒,坐在一边安静地看着幕布上准备逃难的豹哥对李翘说:“傻女,听我说,现在立刻回家,洗个热水澡,明早起来,通街都是男人,个个都比豹哥好!”

王重楼突然转过头去问谷雨:“你们女人,是不是特别爱这样的男人?”

谷雨有点呛到,把手上的冰激凌放下,想起醉后的王重楼迷糊地问:“你到底要什么,你要什么?”这个你,是谁呢?

她想了想,小心地回答:“也许不是爱那类人,是爱那种被珍视的感觉。”

王重楼竟然很认真地点头,没有再发问,只是把手上的酒喝完了。

谷雨酒量不好,但喜饮酒,那晚喝了大半瓶香槟,又开了自己几个月前酿的梅子来喝,冰冰的,甜甜的,居然也醉了,拿着酒杯不肯放手,不是王重楼用力夺过来,估计杯子碎了得扎她的手。

终于苏谷雨肯老实地躺在沙发上时,王重楼已经出一身汗了。小丫头,没想到喝醉了这么能闹腾,说是要起来给他做咖喱小牛排,让他尝尝她的手艺,从冰箱里拿出一堆东西,不是他按着,真怕她把厨房都给烧了。

而现在躺在小沙发上的她偶尔也还动一下,抱着小毯子,嘴角带着笑,有什么值得这么高兴呢?

王重楼坐在地毯上,扶额,摇头,也笑了,刚刚一边说话一边喝酒,电影停停看看,看得很慢,里面的女主角李翘已经拿到了美国绿卡,在纽约做导游,正带着国内去的游客在参观自由女神像。见苏谷雨睡着,王重楼按了暂停键,没有再看,起身到阳台上去抽烟。

目录:【连载小说】《绵绵》目录
上一章:绵绵(9)
下一章:绵绵(11)


这几天,一直很想重新写《假如流水能回头》,也许会有这么一天吧。
人生迢迢,我是人间惆怅客。很想读一读心理学的书。
深圳台风天,15级,简直是用生命在上班。
国家发了8条信息过来提醒市民要注意安全,就是忘了发给我们老板。哭!

欢迎点赞+分享+打赏!
祝阅读愉快!
❤❤❤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文/玄宝 这一个不算太平静的夜晚,就这样过去了。 年年岁岁,春去秋来,不过是窗外的炮竹一声响,只有人的心,才在这一...
    玄宝阅读 61评论 4 6
  • 文/玄宝 王重楼半夜醒来时口干舌燥,左右动动,一身味道,眯着眼打量了半天才知道自己在哪里,起来找水喝,转头看到谷雨...
    玄宝阅读 101评论 4 9
  • 文/玄宝 王重楼烟瘾犯起来时,很大,比如现在,一根接一根地抽,又把谷雨的一个空花盆拿过来做烟灰缸。 苏谷雨养了许多...
    玄宝阅读 114评论 8 10
  • 文/玄宝 “你洗一洗青菜,我先煎两个鸡蛋。”谷雨围上围裙,他这里什么都有,就是主人不做饭,这么大的厨房让给她,她能...
    玄宝阅读 115评论 9 8
  • 夜幕 霓虹灼灼 我和你骑行在回家的路上 你 一年级小豆包 已识很多字 可今天下发的任务是组词造句 这个 你没练过 ...
    乐影美冉阅读 109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