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青春时代

罗小寒在冬天也把头发扎了起来,她不想在父母面前也是一幅糟糟的样子。从高中毕业后,她就一直留着长长的头发,偶尔她也会烫一个大波浪卷,但过不了多久,她就又会去把头发拉直。小寒喜欢用直直的的发梢刮自己的脸蛋玩,而且,她总觉得自己的意中人一定会喜欢自己这个发型。

虽然罗小寒还是对爱情充满美好幻想,但她早就不会再像初、高中那样的谈恋爱了,她已经过了那个,对每个人都抱有美好幻想的年纪。对她有想法的男人不少,想单纯睡她的男人则更多了,她很容易可以看出一些男人的眼神里包含了些什么想法,当然,她肯定不会喜欢这样的可以被一眼看穿的男人。

刚过完新年,空气里还有一些爆竹的硝烟味,这可能是她对过年的唯一感觉了吧,罗小寒想感觉脸上冰冷的,眼睛却一直在发烧。她想起了起了从前,那时候,自己整得和一个野小子一样,坐在初恋的摩托车上,和他聊着一些天马行空的未来。记得那次初恋突然把油门一加,带她冲过了一条正在放爆竹的路,噼里啪啦的爆竹,满天的硝烟,吓得她眼泪鼻涕一起甩了出来,弄了初恋背上全是。

我干嘛要想起他,罗小寒耸了耸肩,有些恶心的感觉,又有些想笑。有句话是这样说的 :“十五岁那年已经不稀罕五岁时朝思暮想的玩具,哪敢断论二十五岁时还会稀罕十五岁未得到的爱人”。今年罗小寒才二十四,虽然谈不上还会稀罕那个叫黄西彦小子,但至少还会记得他,记得他把自己堵在楼梯间时,塞在自己嘴里那湿湿热热的的舌头,还有送自己回家时,狠狠地捏自己的那一下屁股。

罗小寒漫无目的的走在街上,此刻,全中国都沉浸在欢乐的气氛里,家家团聚,每个人脸上都是喜笑颜开的样子。可罗小寒并没有很开心,她刚刚从气氛怪异的团年饭桌上逃了出来,父母一把年纪了,喜欢催婚很正常,可有些东西即使能够理解也不会喜欢,罗小寒从小到大都是一个乖孩子,可在结婚这件事上,她真的不想让父母安排。

小寒走过了这座小城里最老的那座桥,桥上风有些大,小寒没有戴围巾,就把鼻子嘴巴都躲进了高高的毛衣领里。她看到一辆黑色的轿车从她身边经过时,放慢了车速,最后居然停了下来。小寒停下了脚步,往后退了退,瞪大了眼睛,现在可是大年三十的晚上,这座桥上可没有什么人会经过,小寒越想越怕,转身撒腿就跑。

“罗小寒,你跑什么!给我站住!”

小寒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女人的声音,长长的呼了一口气,站在原地准备好了一个凶恶无比的表情,回头狠狠地骂了回去。

“叶泼妇你......”罗小寒还没说完,那个女人就跑了过来,捧起了她的小圆脸,一口亲了下去。

“说过多少遍了!不许亲我!”罗小寒推开了她,抬起头,竖起来了眉毛。“叶泼妇你是要吓死我吗?”

叶萱玲笑了起来,“罗小寒,你永远也没有办法让别人害怕你的,你再凶也像是在卖萌。”说完她捏了捏罗小寒的脸。

“你走开!”罗小寒气不打一处来,她想噘嘴装生气的样子,但她想了想还是算了,回头再收拾那个泼妇。

“大过年的你在外面干嘛?”叶萱玲搂住了小寒。

“家里催婚呗,不想听他们说话。”小寒吐了吐舌头,看着那辆黑色的汽车闪烁的尾灯。

“哈哈,那就带一个男朋友回家呗,爸妈今年对我的态度就很好啊。”叶萱玲侧脸看向了那个站在车旁的男人,两个人眼里的深情出现得十分默契。小寒看着叶萱玲的侧颜,突然觉得这个陪了自己十年的闺蜜原来是那样漂亮,虽然,两个人成天以打打闹闹为主。

“你要嫁人了吧?叶泼妇。”小寒抱紧了叶萱玲,突然,她觉得自己离不开这个女人了。一直以来,都是叶萱玲在照顾她,在学校的时候,叶萱玲就陪她哭,陪她笑,帮她骂渣男,替她受惩罚;出来工作后,叶萱玲又像一个男人一样照顾着小寒,让她在自己家里随意的混吃混住。想到这些,小寒鼻子一酸,就靠着叶萱玲哭了起来。闺蜜要嫁人了,这是一件高兴的事,可小寒实在高兴不起来。

“傻丫头,大过年的,哭啥呢?”叶萱玲一脸深情的看着小寒,摸了摸她的的头。“没找到男朋友,被我虐哭了啊?”说完,叶萱玲狂笑了起来,小寒看着这个身高一米七二,顶着满头黄发在桥上抽风般的笑着的女人,真想装作不认识。

“谁稀罕啊!嫉妒你个鬼哦?搞的这个神经病一样,小心人家不要你了。”小寒用手遮住了脸,抹干净了眼泪,叶萱玲看着这个跟着自己这么多年的小不点,收起了夸张的笑容,只感觉桥上的冷风吹得眼睛发烧,眼泪滑落时,都没有什么感觉。

“去吃夜宵吧?”小寒撇了撇嘴。“团年饭吃了一半就走了,我饿了。”

“大过年的,哪里会有夜宵摊。陆俊涛,回店里去做一些东西吃吧。”叶萱玲转身得有些仓促怪异,但小寒没有发现什么,毕竟,大家眼里的她,本来就是一个奇奇怪怪的女子。

陆俊涛点了点头,但他似乎并没有看懂叶萱玲眼里的眼泪。在车上,小寒看着一盏又一盏晃过的街灯,心里满是孤寂,坐在驾驶位和副驾驶位的陆俊涛和叶萱玲有些沉默,小寒把车窗摇开了一条缝。冷风刺骨,但小寒觉得,这样,呼吸起来会很舒服。

2.

年后,小寒回到了自己的那个小小的美术工作室,小寒的工作不是很规律的,有时候,忙得天天加班,有时候,又会闲得无事可做。所以,忙的时候,她就会叫叶萱玲天天晚上给她送夜宵,闲的时候,她就会去叶萱玲的蛋糕店帮忙。

其实也说不上帮忙,毕竟小寒给她收款卖东西的时候少,偷吃东西的时候多,而这些,叶萱玲丝毫也不介意的。叶萱玲只知道有一件事,那就是在小寒来她店里的时候,可以偷偷亲她的脸蛋。小寒不明白叶萱玲为什么那么喜欢亲自己,她千方百计躲着,三令五申的威胁,可这些都毫无作用,所以就立下了规矩,每天最多一次,而且必须偷偷地,没人的时候才可以亲她。

过完年就是情人节了,其实现在基本上过节就是情人节,小寒花了几个晚上,终于赶在情人节前一天弄出来让客户满意的作品,交稿的这天才下午三点多,小寒去了叶萱玲的蛋糕店。天气还是有些冷,小寒依旧喜欢把自己的嘴巴鼻子都躲在衣服里。

店里的奶油味很香,小寒进门就拿起了架子上的一块蛋糕。

“stop!罗小寒,放下手里的蛋糕。”叶萱玲的分贝响彻云霄。

“哦~”小寒吐了吐舌头,走近了柜台,打开柜子穿好了工作服,站在了柜台前。

“这才是我的乖宝宝嘛!”叶萱玲端出了一盒子刚烤好的曲奇,当着小寒的面,锁在了柜子里,把钥匙放进了自己胸口的那个口袋。“这个是给你的,但工作的时候不允许吃东西。下班才能吃。”

“我饿。”小寒一脸委屈。

“饿也不能吃。你作为一个店员在店里吃东西会让人嫌弃的。”叶萱玲一本正经。

“哦。”小寒舔了舔嘴唇,叶萱玲满意的笑了笑,走进了烘焙坊。

“这这里多少钱。”小寒接过了面包,机械式的扫码,装袋,眼睛盯着那个装着曲奇的箱子。

“一共是三十七。”小寒总算是移开了视线,抬头看了下那个买面包的人。男人高高的身躯挡住了原本照在小寒身上的太阳,小寒认真看了看这个男人,日光刺眼却觉得他有些面熟。把面包给男人的时候,小寒注意到了他手上的一件异样的饰品。男的带着女孩子的东西很正常,但男人手上那个有些褪色的发箍小寒一定不会记错。

“罗小寒?是你吗?”男人的声音比这阳春的日光还要温暖,笑容明媚得,不敢让人直视。

小寒低着头,身体不断地颤抖着,瞳孔不自觉地放大,头脑里一片空白。

3.

罗小寒怎么也没有想到,她竟然会在叶萱玲的面包店,以一个售货员的身份与秦枫重逢,更没有想到,与秦枫一别七年后,他居然还会戴着当年从自己头上摘下的头绳。于她而言,秦枫即是她耿耿于怀的恋人,又是一个带走了她的一切的人。如果说,与一个人相恋了七年会有七年之痒,那如果想一个人七年呢?会是一种怎样的感觉,罗小寒自己也说不清楚。

遇到了秦枫那天,从下午到晚上,小寒都没有再说一句话。她甚至都没有和秦枫说什么,只是咬着下嘴唇,幽幽的看了他一眼。秦枫很识趣,他知道自己的出现已经给小寒带来了足够大的冲击了,所以,他也没有再说什么,只是说了声再见就走了。

“你中邪了吗?阴里阴气的。”下班后,叶萱玲搂着罗小寒在街上走着,把陆俊涛晾在了一边。

罗小寒低头走着,没有回答叶萱玲的问题。

“你今天咋了,发生了什么事啊?魂都丢了一样?”叶萱玲很是无解,捧起了小寒的脸,一本正经的看着她。

“好像是遇到了一个熟人,那男的还能叫出她的名字。”陆俊涛想了想下午的场景,他并不认识秦枫,也不知道那个人对于小寒意味着什么。

“男的?哪个男的能让你这样?”叶萱玲想了一下,忽然想起了一个名字:“秦枫?他回来了?”

罗小寒听到这个名字后再也没有忍住,哇的一声就趴在叶萱玲怀里哭了,她不知道为什么突然会觉得这么委屈,仿佛是悲伤在心里足足压抑了七年,终于被人打开了宣泄口。叶萱玲的胸口很快就湿了,一如七年前的那个晚上,叶萱玲知道罗小寒发生了什么,没有说一句安慰的话。七年间,罗小寒从来没有像这样哭过,她温柔的抚摸着罗小寒,像是母亲安抚着哭闹的婴儿一般。

“陆俊涛,你今天自己回去吧?我去小寒的家里过夜。”叶萱玲的语气没有一点可以拒绝的意思。陆俊涛点了点头,他从没看过自己女朋友的这个古灵精怪的闺蜜哭成这样,在他映像里,小寒一直是一个乐观、爱笑的女孩子。

也不知道哭了多久,小寒不哭了,她累了,只想要回家。叶萱玲陪着她,沿着河边慢慢走着,叶萱玲收起了平常所有的大大咧咧,安静的,牵着小寒的手。回家的路有些长,叶萱玲买了一些吃的东西,她知道,很快小寒就会饿。

到家后,小寒静止走向了卧室,叶萱玲一个公主抱,将小寒抱了起来。

“你干嘛?”小寒的声音有些嘶哑。

“洗澡。”叶萱玲的手臂很有力气,但走起来还是有些气喘吁吁。

“你洗澡干嘛抱我去啊?”衣柜里有你的衣服,小寒看着叶萱玲的侧脸,坚毅,又充满年轻的光彩。

她最终还是没有反抗,选择了安静的躺在了浴缸里。浴缸不是很大,两个人躺着有些拥挤,两个女孩眼中的对方,都无比的青春美丽。

如果说没有叶萱玲,小寒真的不知道自己会怎么样,叶萱玲躺在小寒的床上,挪开了那个比小寒还要大的布偶,小寒靠在叶萱玲身旁,看着暗暗的柔光灯,终止了沉默。

“他像是我命中的劫数,我知道自己逃不掉,可我花了七年都没有准备好怎么面对他。”小寒茫然的念叨着,那个人的名字就像是一个烙印,深深的印在她的灵魂里,每当回忆汹涌就会深深地刺痛着她。

“有什么不可以面对的呢?他真的爱过你吗?”叶萱玲语气轻蔑,他不希望自己的这个闺蜜受到伤害,哪怕是一点点。

“我花了七年告诉自己他不爱我,可今天我遇到他的时候,他手上戴的是当初从我头发上取下来的头绳。”小寒积攒了七年的怨念,却在爆发的那一刻全部化作了感动,又或者是委屈。她含着眼泪,看着叶萱玲,希望她能给自己一个答案。

“你的意思是他爱的是你?”叶萱玲有些疑惑。

“我不知道。”罗小寒说完就哭了。

“那我去找他问清楚。”叶萱玲语气强硬。

“不要。”小寒抱住了叶萱玲。

“那你怎么也得面对他啊?和他做仇人,和他做朋友,和他做恋人。你总得选一个吧?”叶萱玲伸手把小寒的长发细细的捋到了她的身后。

“我想和他做陌生人。”小寒低着头,她知道自己的这句话很是软弱,可她真的从来不是一个坚强的人。

她多想和秦枫就只有那三年的交集,然后各自步入自己的轨迹,以后形同陌路,老死不相往来。她想秦枫可以过得幸福并且她一无所知,她更想秦枫会孤独终老并且长命百岁,其实她最想的就是秦枫能和自己在一起,可她发现,这才是真的最难面对的一件事。

叶萱玲那晚没有能给她答案,小寒自己也清楚,只有自己才能给自己答案。

从那以后,很长一段时间,小寒都没有去叶萱玲的蛋糕店,叶萱玲清楚,小寒怕秦枫会去找她,不过,她也倒是想逮着秦枫那小子问问,

可秦枫也没有来过,叶萱玲有些疑惑,却也不得其解。

罗小寒在秦枫出现之后,都不太想在外面逛了,她怕遇见他。曾经朝思暮想的,渴望能重逢的那个人,在出现后却让自己成了这个样子,罗小寒望着自己画出来的那个女孩,明澈的眸子里没有一丝悲伤的情绪,他想起了那个十五六岁的自己。

罗小寒心里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现在秦枫回来了,就像是小时候,父母拒绝了自己的请求,又因为自己的哭闹,而补送给了自己一个想要的玩具。玩具拿在手里时,自己其实是没有想象中那么开心的,更何况,现在自己已经不是能够瞬间忘记不愉快的事的年纪了,而且,玩具也还没有拿到手里。

时日一长,那被撕开的伤口似乎又结痂了,罗小寒的生活似乎又重归与平静。那只在自己心里卷起了惊涛骇浪的怪兽,似乎就这样消失了,罗小寒原本会以为自己会感到很庆幸,可她却又开始不知好歹的想念起了那个人。日子过得窸窣平常,小寒觉得唯一能满足自己的寂寞的,就只有那张不争气的嘴了。

4.

“嗯,我马上就到了。”电脑包对于小寒来说,还是有些重的,小寒活动了下肩膀上的背带。已经入夏了,小寒在咖啡店的门口就已经感受到了冷气,空调温度有点低,但小寒还是脱掉了那件薄薄的外套。

“九号包厢。这儿~”罗小寒站在门外,穿上了外套。可小寒还是有些冷,她现在真的就想脱掉鞋子,坐在沙发上,裹上一层空调被。

“对不......”小寒又一次看到秦枫的脸的时候,居然没有再惊慌失措,她不知道从哪里找来的镇静,面无表情的坐在了秦枫的对面。

“怎么是你?”小寒语气冰冷。

“怎么不能是我啊,我下的订单啊。”秦枫面带微笑。

“那这单作废。”小寒甩下了这句话,拿起包就打开了门。

“罗小寒。”小寒听到了秦枫颤抖的声音,几乎都要回头投入他的怀抱了。“你真的就这么恨我吗?”

“我不恨你。”罗小寒没有回头。

“那我该怎样偿还呢?”秦枫站了起来。“我真的后悔了,我当初选择了离开之后的第二天就开始后悔了。从那以后,七年,我也没有爱过别的女孩。”

“没什么值得后悔的,真的爱我的话,不要再打扰我就好。”罗小寒就这样径直走了,在楼梯的转角处捂着嘴哭了起来,然后快步逃离了这个地方。其实她多想秦枫就那样追出来,抱住自己,只要自己的眼泪被秦枫看到了,她的伪装肯定就全都会化为乌有。只可惜,秦枫不是一个勇敢的人,七年前不是,七年后也不是。

秦枫后来试着联系过很多次小寒,可小寒都一一拉黑了他,甚至还换了手机号码,她内心能有多挣扎,外表就能有多强大。她就像是一个愈战愈勇的笨蛋勇士,拼命地在往身上穿上一层又一层的盔甲,其实,她压根就没有勇气战斗。

可小寒还是一个孩子,叶萱玲知道,秦枫也知道。

5.

“叶萱玲,你,会不会后来也离我而去?”

罗小寒睡觉的时候,喜欢把脸埋在叶萱玲的怀里。自从上次和秦枫的见面之后,罗小涵的情绪变得更加不稳定了,虽然她自己觉得自己成熟了很多,但别人都不会这样认为。叶萱玲可不会对她放心,所以她干脆就搬过来和罗小寒住了。

其实罗小寒还有一件很害怕的事,那就是叶萱玲估计要结婚了,她真的,还没有做好离开叶萱玲的准备,所以,每次想到这些,她就把叶萱玲抱得很紧,很紧。

“怎么会呢?我离你而去了?你不得饿死?蛋炒饭都不会做的女人,嫁的出去吗?”叶萱玲又是一阵嬉笑。

“哼!嫁不嫁得出去要你管?死泼妇,就你嘴贱。”罗小寒就着叶萱玲的胸口,一口咬下去。

“呀!你属狗的啊?还咬我胸,好你个色女。”叶萱玲推开了小寒,看了看自己胸上的牙齿印。“你要这样我就再也不来陪你了。”

“不要。”罗小寒又扑进了叶萱玲的怀里。“你说陆俊涛看到你胸上的牙齿印,会不会想什么啊。”罗小寒悻悻的笑着。

“你知道还咬我?”叶萱玲狠狠地亲了罗小寒一口。

“叶泼妇你压到我的头发了。”罗小寒使劲挣扎。

“留这么长头发干嘛?留给谁看吗?”叶萱玲虽然一脸嫌弃,但还是松开了口,轻轻抱起了小寒,把头发捋到了她的身后。

罗小寒靠着叶萱玲,又不争气的想起了秦枫,他似乎也说过这样一句话吧?罗小寒陷入了回忆。

——

“罗小寒,你过来?”罗小寒不知道那天为什么会突发奇想去外面瞎逛,然后还在这样一个没什么人经过的地方碰到了秦枫。秦枫呼唤她的时候,她从来都不敢拒绝。

“去哪呢?”秦枫看着罗小寒。

“不去哪?”小寒鼓了鼓嘴巴。秦枫伸出手来,摸了摸罗小寒的头发,

“你留这么长头发干嘛,有没有留过短发的时候呢?”秦枫看着小寒的脸,小寒眼眉低垂,没敢迎上秦枫的视线。

“有.....有啊,不过那样显得脸大,不好看。”罗小寒如实回答了问题。

“那,这样呢?”罗小寒突然看到秦枫张开双手抱了过来,她本能的想要退一步,却又死死的站在原地。虽然罗小寒和秦枫没有确定关系,但似乎都已经是一件约定好的事了,罗小寒闭上了眼睛,安然又羞涩的准备接受接下来的一切。

秦枫没有亲过来,小寒只感觉自己头发一松,然后齐腰的长发就散了开来,直直的,很有光泽的披在身上。

“你摘我头绳干嘛?”罗小寒脸红红的。

“你这样真好看?”秦枫盯着小寒在看,直接无视了她的问题。

“把头绳还给我。”小寒抬头看了一下秦枫,脸更红了。

“呐~”秦枫伸出手的时候,还把衣袖拨了上去。

小寒接过了头绳,手还没有缩回来,就被秦枫牵住了。“系在我手上。”秦枫看着小寒,一脸宠溺。

小寒走近了一些,脸颊通红,把头绳绑在了秦枫的手上。绑完后,秦枫看着小寒,轻轻地亲了她一口。

小寒一句话没说,落荒而逃,长长的头发在身后飞了起来,深深地拉住了秦枫的视线。小寒一边跑,一边留着眼泪,一边却又在笑。叶萱玲看小寒两眼通红,披头散发的跑进教室,还以为是受了谁的欺负,可问小寒,她也不说。从那以后,叶萱玲就知道了,秦枫是唯一一个能让小寒这样失态的人,那个人给予了小寒莫大的希望,却又在她的生命里不辞而别。

小寒又哭了,在叶萱玲的怀里轻轻的抽动了起来,叶萱玲装作不知道,只感觉睡衣渐渐湿了,冰冰的,有点悲伤的味道。小寒睡着了,叶萱玲还没有,她也有心事,而且也和小寒有关。

这次叶萱玲搬过来和罗小寒住,其实是和陆俊涛吵了一架的,她一直没和罗小寒说,因为吵架的原因就是罗小寒。陆俊涛觉得叶萱玲不该像是宠女儿一样的宠着罗小寒,可叶萱玲觉得罗小寒就是自己的命。

6.

“叶萱玲呢?”罗小寒去到面包房的时候,发现那里只有陆俊涛一个人在忙活。

“她和我分手了,不知道她在哪里。”陆俊涛低着头,神色暗淡。

“分....分手了?”叶萱玲现在还在和罗小寒住,小寒虽然发觉叶萱玲最近身上有了些酒味,但真没想到她遇到了这么大的事情。罗小寒想了想,直接往小城里的最大的那个酒吧走去。

“叶泼妇。”罗小寒气势汹汹的把叶萱玲从高脚椅上拉了下来,活像正房捉小三。

“小寒你干嘛呢?”叶萱玲喝了些酒,语带醉意,胸口露出了一片诱人的白色。

“你为什么要和陆俊涛分手。”小寒语气有些颤抖,陆俊涛和叶萱玲在一起七年了,小寒自然知道他们的感情深。

“能为什么,不爱了呗,喜欢上别人了呗。”叶萱玲斜眼看向了旁边那个男人,罗小寒却吃惊的瞪大了眼睛。

“黄西彦!”

“欸!初恋情人,你好啊。”黄西彦直接说出来罗小寒认识自己的原因,引得了身旁一群人的唏嘘。

罗小寒突然觉得很好笑,她径直的向外走去。一直以来,罗小寒都知道叶萱玲是一个叛逆的女孩,她向来活泼大胆,不拘小节,做过不少荒唐的事,可她没有想过叶萱玲居然会做这样荒唐的事,罗小寒突然觉得自己整个世界都倾塌了,自己再也没有了可以依靠的人。

叶萱玲站在了酒吧门口,看着罗小寒单薄的背影,没有追过去。

“这样冒险好吗?”黄西彦看着叶萱玲。

“她也要学会自己冒险了。”叶萱玲接过了黄西彦的外套,坐上了他那辆SUV。

一个人重新开始自己的生活需要多久?罗小寒曾这样幼稚的在网上查阅过这个问题,可没有人能够给自己答案,没人能教会一个人如何去生活,除了她自己。

罗小寒不再会去面包房,也慢慢的学会了自己做饭,她闲暇的时候会去上烹饪课,无聊的时候独自看电影和小说。她咽下过焦糊的蛋炒饭,也做得出清甜的玉米排骨汤,她想起了叶萱玲做的菜,一样一样的,她慢慢的去尝试着做出来。

她没有再孩子气的逞强什么,她没有再给秦枫坏的脸色看,但也不愿意接受他。

“咚咚咚~”罗小寒在半年里,很少再有过人拜访了,她带着疑惑的开了门,见到了叶萱玲。

叶萱玲没有什么变化,只是把头发给染了回来,齐肩的头发护理得很好,看不出她会过得很落魄。

“有东西吃吗?”叶萱玲站在门口,闻出了饭菜的香味。

“怕你不敢吃,饭菜是我做的。”罗小寒笑了笑,她可能会恨叶萱玲,但她不会舍弃叶萱玲,就像《七月与安生》里,七月对安生说的那句:我恨过你,但我也只有你。

叶萱玲瞪大了眼睛,推门而入,直接拿起了罗小寒的碗筷吃了一顿。

“炖的汤真好喝。”吃完饭,叶萱玲一口一口在喝着汤。“几个月不见,我的宝贝这么能干了。”

“不能干还不得饿死啊。”罗小寒笑了笑。“你走后,我还是活下来了啊。”

“哈哈,好棒,亲一个。”叶萱玲嘴巴也没擦就亲上了罗小寒的脸颊。

“哎呀,脏死了。”罗小寒伸手去擦脸。

“砰~”叶萱玲关门的气势恢宏,她一把脱掉了自己的衣服,直直的向罗小寒走去。

“叶泼妇,你干嘛......”罗小寒有些害怕,她后退了两步,撞倒在了沙发上,被叶萱玲一把抱起。

罗小寒没有再反抗,但这次,她也没有再任凭叶萱玲摆布。

“你现在怎么样。”罗小寒依旧依偎在叶萱玲旁边。

“还能怎么样,过得普普通通呗。”叶萱玲蹭了蹭罗小寒的头发。

“你还和黄西彦在一起?”小寒还是说出了这个名字,她其实害怕得知一些结果。

“没啊,早分了。”叶萱玲说得很是平常。

“那陆俊涛呢?”小寒继续问。

“他能怎么样,不还是原来的样子。”叶萱玲转了下眼睛,想了想。

“你们和好吧。”罗小寒把头挤出了叶萱玲的臂弯。“就和以前一样。”

“好啊,只要他愿意。”叶萱玲大大咧咧的,仿佛感情对她来说都不重要。罗小寒满意的将头缩了回去,笑得抖了两下。

第二天,罗小寒和叶萱玲一起去了陆俊涛的店里,什么也没说,直接拿起了封在柜子里的工作服,看得出,陆俊涛洗过了这两套衣服,整齐的放在了原处。

“看我干吗啊,干活啊。”叶萱玲瞪着眼睛呵斥着陆俊涛,小寒看到了他笑意之中的泪光,璀璨得像颗钻石。

“下班后一起去吃饭吧,庆祝我的两个店员回岗位了。”陆俊涛这句话有些唐突。

“好啊,谢谢老板。”叶萱玲深深地鞠了一躬,罗小寒突然想到了“举案齐眉”这个词,咯吱咯吱的笑了起来。

陆俊涛在点完菜后,说去上了一趟厕所,等菜都上完了,他还没过来。叶萱玲冷冷的笑着。

“猪都知道他要搞什么事情。”

陆俊涛显然是没做好准备,捧花赶到时,菜都快凉了。

“叶萱玲,嫁给我。”陆俊涛特地做了一下的头发都因为跑动而有些乱了,告白都说得有些喘气。

“喜欢我是多累一件事啊,还得喘着气说。”叶萱玲捂着嘴笑。

“不累的,有你在身边,多累也不嫌弃。”陆俊涛似乎都不会怎么说话,越说越难听。

“那你的意思是喜欢我很累哦。”叶萱玲看着陆俊涛笨头笨脑的回答,笑得花枝乱颤。

“我.....你不答应我,我不起来了。”陆俊涛使出了很孩子气的一招,可叶萱玲还是老老实实的吃了这一招,她不想让陆俊涛太难堪。

“好了,好了,起来吃饭,菜都凉了。”叶萱玲叫起了陆俊涛,看着他戴在自己左手无名指上的钻戒,掉了两滴眼泪。罗小寒知道,这个再要好不过的闺蜜终于还是要嫁人了,这一次,她心里的失落少了几分,却是多了几分对爱情的憧憬。

陆俊涛和叶萱玲是在十月的样子订婚的,已经入秋很久了,可天气还有些燥热。罗小寒的父母知晓了这件事,更是催促起了小寒。

叶萱玲订婚那天风和日丽的,罗小寒回去的路上斜斜的阳光照着她,把影子拉到了很远很远的地方,被一个人踩在了脚下。

“小寒。”秦枫叫出罗小寒名字时,小寒抬头冲着他笑了一个,然后很快的逃向去了另一个方向,她走近了一家理发店,将齐腰的长发剪到了下巴下方一点点,她把那一把长发拿回了家,放在了一个精致的盒子里,然后趴在床上照着镜子,越看越觉得难看。

家里人还在催婚,说她老大不小了,还不找个人安个家。可罗小寒觉得,老人家才会总是说一些谈婚论嫁的事情,她还是在谈情说爱的年纪,并且会一直年轻下去。

第二天,小寒把秦枫约出来了,进那家冷气很重的咖啡厅时,小寒感觉有些冷,但依旧没有把外套穿上。她靠着包厢的门,瞅了瞅自己平平的胸,还是想再装得更妩媚一点。

秦枫站了起来,帅气的脸遮住了灯光,就和重逢那天遮住了太阳一样,小寒看不清,索性就闭上了眼,任凭秦枫的手伸进自己的短发,撑住自己的头,重重的吻了下去。

(来自:自由写作)



小诺本人转载自片刻,如需转载或用作商业用途,务必请事先联系@whale小诺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99年的时候,我拿着一把弦上全是黑泥的琴,原因是琴主下地都要背着,我问为什么,他回答说,这把琴赶麻雀的效果...
    深蓝小熊阅读 190评论 1 2
  • 生活就像是一个染缸,而我们是未能同色的布。 短暂纠缠之后,终究分开。人都是孤独的,总喜欢抱着另一个人互相慰藉,很多...
    wwww小姐阅读 230评论 0 0
  • 三年时间,不过一须臾。 你在瘦弱的时光里双手合十,对着彼岸虔诚许愿。许多个困倦的夜里,你服贴地把自己交给睡眠。你把...
    青灯影阅读 221评论 0 0
  • 人生就是这样,一步错下去,就势如破竹地一碎到底,连补偿的机会都没有。 ...
    鲸落陈坤阅读 347评论 0 2
  • 今天分享的书《身体是一切,美好的开始》 作者:卡梅隆.迪亚茨 每个人都会有自己的不同的生活习惯与活法,感觉今天去读...
    狐狸幻阅读 61评论 3 4
  • Dockerfile是一个文本格式的配置文件,用户可以使用Dockerfile快速创建自定义的镜像。 基本结构 D...
    八目朱勇铭阅读 352评论 0 1
  • 30岁那年,她离了婚,自己带着女儿辛苦的生活。因为在婚姻中受过伤害,对爱情也不再抱太大的期望。就想着努力工作,拼命...
    艾西柚阅读 349评论 0 1
  • 雨会佳人意,雪染身上衣。 丽日描淡眉,和风梳云髻。 蝶落千片羽,独留钗一枝。 瑟瑟倚月边,萧萧冷玉肌。
    森林木鑫阅读 228评论 7 6
  • 9月13号 加班回家,回家之后远程控制电脑重启了。。。 走之前手贱把U盘插入电脑了。。。 然后公司测试同学需要我电...
    熊gg阅读 192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