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一)

96
独处的旅途
2017.06.07 23:22* 字数 962

下午,推着娃儿去晒太阳,正走出一楼大门,只见稀稀碎碎的女人、老人及推着娃儿的年轻妈妈们都往一个方向赶。出于好奇,我也跟风追了上去;才知道原来是隔壁有人跳楼自杀。

而这已经不是什么新鲜事了,去年,就在我们楼26层,也发生了这么一件。没什么稀奇,不过是多了一件大妈们茶余饭后的谈资罢了。本来嘛,这年头各种稀奇古怪的事都有,只要不牵扯到自己,那还不是各人自扫门前雪,管那么多干吗!大家都挺忙。

“是个20来岁的细妹子”只见一个拄轮椅的大爷说道。“啊!为什么要跳楼”旁边大妈急切地问道。“不知道,听说是抑郁症,长得蛮乖家里都来人了,直接拖火葬场,她妈妈都哭晕咧”另一眼镜大爷说。“肯定是情伤,现在这社会姑娘都比男孩开放,不过干嘛要跳楼死血糊血海的丑死了撒”;“是喽,以后走这心里都怵,怎么不吊死呢”大妈戏谑道。“那是那是,这边这么多树,找个没人的空档或半夜的拿个晾衣的绳子直接上吊不了别得多<目之所及都是树与树之间系着绳子晾晒衣物床单>”眼镜大爷笑着道。“肯定是没经过什么世事的细妹纸,这有啥想不通滴,看我这个样子还活着哩”,边说边拍拍自己的轮椅大爷。“就是嘛,好死不如赖活”另一大妈说。。。感到有些气闷,我便无心听下去了。

回来的路上,心中久久不能平息。不是我有多悲天悯人,也不是我也多幸灾乐祸;只是觉得,太不值!不管是何理由都不应该作践自己宝贵的生命!人,生来只有一次,死也要死得有价值;不记得哪个名人说的,或重于泰山或轻如鸿毛,即使不能逝去得如泰山般伟大,也不能似这般被人当笑料般逝去。本来人来到这间就是哭着来的,也没见哪个是笑着出世的,这说明,在我们投胎前的那个灵魂一早就知道人到这尘世走一遭是来受苦的,受七情六欲之苦,可见冥冥之中自有神主宰。

都说,如今这世道功利算计、人情冷漠,咱浩浩荡荡五千年的中华文明在这片华夏大地上咋越来越倒退了呢;先不说是不是抑郁症作怪,即便是感情问题,你又不是她又怎知人家是否身陷黑暗无法自拔呢;何况还抑郁症,要知道这就一恶魔不死也得脱层皮,这是没有年龄、阶层、性别之分的。

那么,以后若遇到有需要帮助的人就请帮一把吧。无需多,有时一个温暧的微笑,一句善意的问侯,或许就能把人从万丈深渊拉回岸边,也让这世间少些轻如鸿毛的逝去吧。

虽说这世间每天都在上演着悲欢离合生离死别的故事,可这大好年华的还是不免让人稀嘘…

日记本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