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黑请闭眼,医生请杀人(12)

所有玩家的身体状况会全面扫描进入系统,因此玩家既往的疾病也同时存在

梦瑶的哭喊声从远处传来,所有人都向门口望去。

成仔挣扎着站起来,一瘸一拐地向门口跑去,跌跌撞撞的。杨冰赶忙跑过去挡在他身前。

“你特么疯啦!明显是骗局好不好!你在这里哪儿都不许去!哪怕真的是梦瑶被杀,只要不是你,杀手就错过了一轮杀巫师的机会!”

成仔笑着看了看他,拍了拍他的肩膀。

“我犯了错,但是我仍然爱梦瑶,这里是梦境,但我也仍然不能不管她,我的心里会难受。”

这句话像重锤一样砸在杨冰的心中,西子死了,他难过么?他难过的是自己被戴绿帽子这件事,似乎并不会因为西子死而感到任何悲伤,他理所当然地把这个当做了一个游戏,并没有成仔这样执念的代入感。

杨冰有些尴尬地默默看着成仔从他身边跑出去,拍了拍脑袋,也转身跟了上去。与此同时,少帮主和姜潮两个人也一起冲了出去,扶着成仔,寻找声音的方向。

声音是来自楼上的,姜潮思索了一下,扶起成仔就向刚刚的小房间走去。成仔走路非常费劲,但是一步也没有耽搁。

他们一行人来到的小房间,可以听到,正是里面传来了梦瑶的声音,而且,那不是哭喊,那是?喘息声,剧烈的喘息声。

杨冰惊呆了:“这,该不会是……”他斜眼看了看成仔。成仔嘴上骂了一句,赶忙冲过去,拧了拧门,发现虽然没有锁眼,但仍是打不开。

“我来!”少帮主微微有些醉意,歪歪扭扭地冲过来,直接用身体撞向那扇门,门后面的东西似乎不是很重,门一下子就被撞开了。

少帮主撞开门之后轻轻站在一旁,只见成仔一下子奔向那个床板,他看到一个被单,下面盖着一个人一样的躯体。

成仔赶忙把被单撩开,被单上面重重的灰尘立刻把房间的一角装满了,月光打上去,好像漫天的飞虫在飞舞。成仔剧烈地咳嗽着,少帮主也捂着鼻子努力挥着袖子。这个时候,角落里的姜潮眼镜片闪亮了一下,她似乎看到了本不应该出现的举动。

成仔努力睁开严谨,看到被单下面原来是一具人体的骨架,应该是解剖课上常用的那种尸体骨架,骨架的中空部分放了一个录音机,是可以遥控的。

少帮主喊了一句,“妈的,被耍了!”然后赶忙走出来,和门口的姜潮,杨冰二人说了下情况,“我建议,咱们还是尽快回到刚刚的地方吧,起码是一个密闭的空间,我们在一起,不要再分散了。把成仔捆在那得了,省的他到处乱跑。”

姜潮没有说话,杨冰倒是搭了腔:“我也同意回去,但是少帮主你现在在我眼里还是个危险分子,咱们最好保持一点距离,别让我发现你有小动作。”

少帮主没有搭理他,自顾自地走开了,走了一半,只见少帮主哇地一声吐了出来。

姜潮赶忙走过去,他把少帮主的身子扭过来,看到少帮主有些醉意,但是这个醉意似乎与他刚刚喝的酒一点也不相符,似乎喝醉了的样子。

杨冰也慌张起来,他走近一点,把少帮主的眼皮往上翻了一下,少帮主毫无知觉,也不抗拒。杨冰仔细看过去,发现少帮主的眼神非常呆滞,球结膜充血非常明显,而且少帮主的面色潮红,这一定不是普通的醉酒。

“少帮主!少帮主!”杨冰使劲拍了拍他的脸。但之间少帮主眼睛一翻就直接咚地医生躺在地上。

姜潮思索了一下,突然想到了什么。

“是双硫仑样反应!刚刚少帮主喝了酒,酒里面也许掺了大量的双硫仑!甚至掺了头孢类的抗生素都能达到这样的效果,快把他摆成复苏体位,别让他食道内的东西反流造成误吸了!”

杨冰赶忙把少帮主的身子侧过来,头朝向一侧。他测试了一下少帮主的呼吸,仍然存在。

“姜老师,这个病我们内科也见过,可轻可重,咱们在这边等着抢救吧,如果啥时候心跳骤停了,我们还得做胸外按压。”他看到姜潮点了点头,自己也陷入了沉思当中。

杀手到底是谁呢?

这时候,在小屋里突然又传来一阵躁动,杨冰和姜潮又顺着声音看过去,他们看到成仔露出了非常痛苦的表情。

成仔用手不停地抓着自己的身子,浑身像一颗烧红了的碳一样。他剧烈地喘息着,更重要的是,他的脖子上除了暴起的青筋之外,可以清晰可以看到颈动脉剧烈地跳动着,似乎血管像喷发的火山岩一样在皮肤下面虬结着,血液似乎分分钟就要炸裂而出。

杨冰赶忙钻进去,她看到满屋的灰尘,下意识地保护了下口鼻,就把成仔拉了出来。成仔的体重比杨冰大很多,杨冰使了好几次劲才成功。

只见成仔用手捂着胸口,剧烈的喘着。

“要炸了,心脏要炸了,救我,救我……”成仔咧着嘴,身上还遗留着刚才那些皮外伤,杨冰一下子放下了很多事情,用手摸向他的手腕。

“脉搏160次每分,我的天啊,而且身子还这么烫,发生了什么?对了,面色潮红,大汗,发热,呕吐,我的老天,不会这都被他碰上了吧!”

姜潮放下这边的少帮主,赶忙过来看,又回头看了看杨冰。

“这是?”

“甲亢危象,需要立刻抢救!”杨冰看了一眼姜潮。“对了姜老师,我知道三层有个药房!您看着他们,我去那边找找有没有治疗用的药物!”

姜潮看了看少帮主和成仔二人,对杨冰点了点头,杨冰直接飞奔着跑上楼去。

地上躺着两个人,一个像喝醉了酒,一个像磕了药,仿佛一切又回到十年前的样子,这些孩子……

咦,这些孩子,为什么非选择这个地方作案。从时间来看,当时大概也就是这一届的孩子们,成仔,梦瑶,杨冰这些人当实习同学的时候啊。难不成,那个孩子的死,和他们几个都有关系?

据说那个孩子是个从福利院来的,是个孤儿,所以判定自杀之后,事情便不了了之了,也没有人追究什么责任。但是听说,这个孩子的死和某个医生用药所产生的副作用有关系。但是这都是小道消息,也没人当真的,慢慢就被人淡忘了。

姜潮警觉起来,少帮主和杨冰都不是没有作案的可能性,但是从表现上看,杨冰似乎对于救成仔更积极一些,那么下面就看他的表现,自己也好有个判断。这局争取救下成仔,然后从少帮主和杨冰当中投出去一个即可,姜潮这样思考着。

“来了姜老师!”杨冰赶忙跑下楼,手里拿着一直注射器,一个注射用的药瓶。

“姜老师,对于这样的甲亢危象抢救最好的是抗甲状腺素的药物,但是我找了几遍都没有了,这里的药方还是非常老,就那么几样,我这边就找到了点β受体阻滞剂,凑合用吧,至少能把心率降下来,不然他要不了多久就要心力衰竭的。”

姜潮点点头,她帮助杨冰把成仔的胳膊扶好,上面的血管清晰可见。杨冰连续抽了两只药,直接从血管当中进针就推了进去。

天花板上的时间提示,还有不到2个小时就6点了。杨冰和姜潮望向窗外,似乎确实看得到一丝天亮的希望。夜很凉,但是经过这一番激烈的抢救,两个人浑身冒着汗,似乎一点也不觉得冷了。

姜潮审视着杨冰,似乎从刚才到现在,杨冰的举动除了用假子弹射击折磨成仔之外,也没有不合理之处。少帮主现在还在沉睡,毕竟双硫仑样反应如果不重的话,是可以自行缓解的,大不了就是睡过去一觉,也没有特效药可以拮抗双硫仑的作用。

姜潮又转过头看了下成仔,成仔的脉搏似乎比刚才要减慢一些,身上的红热也有些消散的趋势。只是仍是喘着粗气,还似乎比刚才更重了一些。

时间一分一秒地度过,已经到了5点40了,还有20分钟就要结束这一局。

这时候,成仔突然翻过身坐起来,双手撑着地板,努力喘着气,连锁骨上窝都清晰可见。

杨冰觉得他似乎有些异样,赶紧靠过去,成仔一下子抓住杨冰的衣服,用沙哑的声音喊:“氧气,给我氧气,憋死我了!不行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