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惜珠(二)

3.悬案

 仲春的青梅已快要泛红,惜珠在司令部前的一株老梅树下打一套刚学会的拳,忽见陈诚匆匆从外边进来。 往日看到惜珠练拳,陈诚会停下来看一段,指点一番才去继续忙自己的。但今日不同,陈诚眼里好像看不到任何杂事,一路向司令部小跑而去。

 肯定有事发生。惜珠停了拳也向司令部走去。 在走廊里就听到陈诚大声说话:“策动暗杀!我去!”

这是要杀谁? 接着是大先生的声音:“这事得从长计议才好!”

 陈诚激动的反驳:“不先发制人难道等着袁贼派人来杀我们吗?!他早有这个心,说不定已经开始动手了!”

这时王司令发了话:“......倒是可以去试探一下,陈诚你带着人装成黑帮去,但不要做成,还是得给他个面子,警告一下就行了!”

 大先生:“那,我来安排陈诚进北平城。”

......

陈诚推门出来,惜珠装作从机要室里出来的样子与他打了个照面,见他一脸的杀气。 陈诚看了惜珠一眼,道了声“保重”便匆匆的去了。他平时对她哪有这话,惜珠的心开始七上八下。

 陈诚走的第二天夜里,司令部就出事了。

惜珠夜里睡不着,心里正暗自担心陈诚,忽然外头一片噪杂,惜珠匆忙穿好衣服出去,听到指挥部那边有喊杀声。有人偷袭?但怎么没有枪响?她趁黑往指挥部方向跑去。

在指挥部的后门廊上,惜珠遇到个倒地的警卫,他身中数刀却还活着,那人见了惜珠便抓着她急道:“快鸣枪!一营造反了,他们杀了王军长!快鸣枪警报其他营部!”

一营!整个警卫团都在司令部外围驻扎,几个营轮流到司令部执勤,今晚在司令部里执勤的不就是一营吗?看来今夜是监守自盗了?难怪一直没有听到枪声。 惜珠从那警卫员身上卸下长枪,对着天空连放了几枪。她心里暗叹,警卫团这三个营,陈诚昨天带着二营走了,一营反了,现在外头只剩下三营。希望三营听到枪声快点赶到。不过就算赶来又能有什么用呢。

 惜珠忽想起大先生,急忙赶去指挥部西边大先生的住处,可等她找到大先生时,见他咽喉已被人割断了半边,已血流如注,气若游丝。大先生临死前留给惜珠一句话:去北平西祠胡同找陈诚。

惜珠脱下军装,趁乱潜出了军营范围,连夜骑马奔向北平。

 第二天下午惜珠才找到西祠胡同的位置,可她不敢进去,那里正在戒严,官兵已经密密麻麻的将西祠胡同前后围了个水泄不通。 惜珠不知道什么情况,只好在西祠胡同周围的巷子徘徊观察,越看越心焦。

忽从身旁的临街茶楼里出来一个人迅速靠近惜珠,拉了她就往茶楼里走,惜珠慌忙一看是陈诚的警卫马三! 两人匆匆进了茶楼的二楼雅间。里边坐着穿一身黑色夜行衣的陈诚。

惜珠含泪紧跑几步,过去一把抓住陈诚:“我以为你出事了!陈诚,王军长和大先生被害了!” 从昨晚担惊受怕到现在,惜珠再也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绪,在陈诚怀里痛哭了起来。

 陈诚一手轻轻搂住她,另一只手艰难的抬起,摸着她的头发安慰。 惜珠哭了一会才发现了陈诚手臂的异样,细看陈诚的黑色夜行衣,上面大片大片的黏腻,用手一摸,竟是血迹。陈诚受了伤!

 陈诚说:“我们按照王军长的意思袭击了姓袁的车,没有真杀他,撤回西祠胡同时候看到戒了严,我便猜到事情不对。司令部出了什么事?”

惜珠便将一营叛变的事讲了一遍,问他:“陈诚,现在怎么办呢?”

陈诚想了想道:“现在局面这么混乱,我们回去不安全,我需要找个地方养伤。惜珠,等出去的弟兄们全部回来,我带你们回我老家去躲躲。”


4.难全

惜珠从陈诚的口音上猜他该生在江浙一带,许是个富庶的鱼米乡,却没想到竟是个如此富庶如此静谧的乡间小镇。陈家大院简直是个世外桃源,军阀战争对这里竟没有一丝的影响。

 来陈成家的第三天惜珠见到了婉晴。 惜珠从来没见过像婉晴这么清丽如兰的女子,她穿一身鹅黄的夏衫,皮肤是白瓷般的细白透明,她的身姿骨骼无一不是恰到好处,惜珠忍不住赞叹,这才是女子该有的样子啊。 惜珠最爱看婉晴的一双美人杏核眼,眼看人时是溪水般清澈率真,让人想要把心底的话全掏给她,想要尽力护她周全,不论男人,还是女人。

 婉晴是得知陈诚受伤回家,跟着父母长辈专门赶来看他的。客堂之内,两家双亲都在,婉晴虽是极有教养,到底挨不住心中关切,忍不住走到陈诚身边询问伤势,没问几句话,眼圈就红了。 陈诚柔声软语的安慰。惜珠从不知道陈诚还能用这么柔和的口气跟人讲话,她听在耳里,心就莫名的一酸。

 陈老伯在一旁对婉晴的父亲张老爹道:“世兄,诚儿和婉晴的事衬着他这趟回家,咱们挑个日子给孩子们办一办吧。”

婉晴非要认惜珠当妹妹,带了她到家去小住。闺房之内促膝夜谈,婉晴告诉惜珠许多她跟陈诚小时候的趣事。当年怎么郎骑竹马来,又怎么绕床弄青梅。

 婉晴央求惜珠给她念戏本子听。要说婉晴还有什么不完美的地方,那便是从小没有读书识字了。她家里不肯教女孩识字,说是要应“女子无才便是德”的女戒,将来嫁人好得婆家疼爱。惜珠无奈的想,那么像自己这样“有才无德”的以后铁定是被婆家不待见的了。

 陈诚的母亲就很不待见惜珠。她说:“一个女孩子家!跟男人一样去抛头露面,像什么样子!”

 有次陪着陈伯母去镇子上买银鈿头,刚一出银匠铺就被个小贼迎面一撞扒了伯母的荷包,情急之下惜珠发挥了陈诚对她特训的成果,往前猛跑几步,一个扫堂腿将那小贼绊倒,拿回了荷包。 打那以后陈伯母就更不喜欢惜珠了。她说:“一个女孩子家!怎么跟个粗野男人似的舞拳弄棒的!真是太不像话了!”

而对于陈诚的态度,惜珠还有些拿不准。 这天天还没亮,惜珠已绕着陈家大院跑了两回,她在军中已习惯了这种大运动量,隔几天不跑一次反而会闷出病来。她跑的汗涔涔,脸红扑扑的往自己房间走,迎头见陈诚从内院出来。

惜珠想躲,可陈诚已经远远看见了他。 陈诚过来劈头就是一句:“你老躲着我干嘛。”

惜珠不敢抬头看他:“没有啊,可能是家里最近事情忙,就都没怎么见着。” 她不躲着他还能怎样呢?心心念念的人眼看着就要娶如花美眷了,她不远远的躲着避嫌?就算是在军中看过了几本洋书,思想变得新派些,惜珠还是做不出死缠烂打来。

况惜珠真心觉得陈诚跟婉晴很该在一起,天生一对说的就是他俩了,或许自己当初不该去贪恋陈诚的好,但情字又怎么是人能控制得住的事呢,如果陈诚是劫,那也是她自己心甘情愿去万劫不复的呀。

 陈诚仔细看着惜珠,她现在比街头初见的时候长高了不少,可能是这两年锻炼体魄的关系吧,老早就不是那个黄瘦的小丫头了,身子结实了许多,却不是男人的那种粗糙的结实,而是女子当中不多见的健美。

 她现在也是白皙的,却不是婉晴那种透明的瓷白,而是白里头透着淡淡的粉红。如果婉晴是一朵山谷中芳踪难觅的幽兰,那么惜珠现在是田野里含苞待放的玫瑰,散发着诱人的甜香。

 惜珠的眼睛从来不是清澈的,这是个吃过苦上过杀场的女子,她的眼已炼成两汪深不见底的潭,而她近来却常像现在这样低头半垂着眼,用浓密的睫毛将那两汪深潭给遮住,却偏偏惹人非要去探个究竟。惜珠自己不知道像她这样的女孩子是多么珍贵的存在,军人想找一个革命的伴侣,没有比惜珠更合适的了。而一路造就了她的陈诚又怎么会不动心呢。

 陈诚幽幽叹了口气,惜珠的心事他怎么会不知道,多余的话没有,他直接跟惜珠交了底:“她是我爹从小给我订的亲,我们两家是几代的世交了,我又没有个兄弟替我,只好得娶了她,但她是个出不得门的女子,就算成了亲也是得留在家里,不能跟着我的。你明白我的意思吗?你为我忍耐忍耐,过后还带你回军中去。”

 惜珠明白陈诚的意思,若真如他所言,日后到军中能得常伴左右惜珠也是愿意的。可她也明白这只是陈诚单方面的想法。 昨天婉晴还求了惜珠,说要她悄悄的教她习武,一心要把身子练得结实些,日后跟着陈诚好不给他添累赘。

 惜珠没拒绝她,谁能忍心拒绝婉晴呢。同理若日后他们成了婚而婉晴坚持要随军,陈诚忍心拒绝她吗?到那时惜珠又该如何自处? 想到这里惜珠把头垂得更低了:“我想想。”她飞快的溜走。

婉晴淘来了新戏本子,央求惜珠去家里给她念,惜珠去了。刚进了婉晴家有丫头来报说婉晴的爹爹要见她。

 张老爹见了惜珠也没太多的客套,略一犹豫便道:“惜珠姑娘,老夫知道诚儿跟你的关系不一般,其实搁到从前就算你俩进他家做个平妻,大家子里也是常有的事。但现在这世道,新婚小夫妻都讲究个一心一意。老朽此生只得了婉晴一个,我做爹的不得不仗着老脸为女儿出这个头。”

到底是个未出阁的姑娘,当着长辈惜珠不由脸就红了:“老爹的意思是?”

张老爹说:“老夫这里想送姑娘一个锦绣前程。婉晴既然叫了你妹妹,那老夫索性就认你个干女儿。前日我一个教育部的世兄说有公派留洋的名额放出来,问我族中子侄可有愿意去的。若惜珠姑娘有心去,我便安排你以老夫女儿的身份去法国留洋,一应费用全有老夫。日后姑娘在洋学堂里觅个如意郎君,不在话下的。”

惜珠没想到张老爹竟做出这样的安排,她一时不知如何答,只好说:“老爹容我想想。”

 从张家出来,惜珠脑子里交替回响着陈诚和张老爹的话。让她为难的不是自己的前程,而是一心一意这件事。她心里到底是舍不得陈诚的,怎么能想个两全的法子呢?

很晚才回到陈家大院。惜珠放轻脚步想悄悄的回房,不料经过回廊的时候,看到婉晴和陈诚在院角的山子亭里说话。 婉晴在嘤嘤的垂泪,陈诚一面用手帕给她擦着,一面柔声的陪小心:“都是大姑娘了还动不动就哭鼻子哪。”

 婉晴:“我不管,你说你心里是不是也有惜珠?”

惜珠傻了,她没想到连婉晴也知道了自己的心思。

 陈诚沉默了半响,轻叹道:“你放心,就算我心里有她,也抹不去你在我心里的位置,抹不去你将来在我家的位置。”

婉晴追问:“那我跟她比,哪一个在你心里份量重!”

 陈诚叹了口气:“我要是说你,你也未必信的。我要说她,你心里又作何想?其实她是她,你是你啊,哪里能比在一起呢,你别傻了。”

惜珠的泪下来了,她无法再听下去。他们三个人要是这么为难、这么悲伤的开始吗?这怎么行呢?还是都别傻了!就成全了这一对璧人,她尹惜珠咬咬牙,斩了这情丝又何妨。趁着夜色她转身便向婉晴家走去。

 第二天等陈诚发现了惜珠的留书,她已坐上去上海的火车了。

下一更链接:连载|惜珠(三) - 简书

最后编辑于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转载或内容合作请联系作者
  • 序言:七十年代末,一起剥皮案震惊了整个滨河市,随后出现的几起案子,更是在滨河造成了极大的恐慌,老刑警刘岩,带你破解...
    沈念sama阅读 156,265评论 4 359
  • 序言:滨河连续发生了三起死亡事件,死亡现场离奇诡异,居然都是意外死亡,警方通过查阅死者的电脑和手机,发现死者居然都...
    沈念sama阅读 66,274评论 1 288
  • 文/潘晓璐 我一进店门,熙熙楼的掌柜王于贵愁眉苦脸地迎上来,“玉大人,你说我怎么就摊上这事。” “怎么了?”我有些...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106,087评论 0 237
  • 文/不坏的土叔 我叫张陵,是天一观的道长。 经常有香客问我,道长,这世上最难降的妖魔是什么? 我笑而不...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43,479评论 0 203
  • 正文 为了忘掉前任,我火速办了婚礼,结果婚礼上,老公的妹妹穿的比我还像新娘。我一直安慰自己,他们只是感情好,可当我...
    茶点故事阅读 51,782评论 3 285
  • 文/花漫 我一把揭开白布。 她就那样静静地躺着,像睡着了一般。 火红的嫁衣衬着肌肤如雪。 梳的纹丝不乱的头发上,一...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40,218评论 1 207
  • 那天,我揣着相机与录音,去河边找鬼。 笑死,一个胖子当着我的面吹牛,可吹牛的内容都是我干的。 我是一名探鬼主播,决...
    沈念sama阅读 31,594评论 2 309
  • 文/苍兰香墨 我猛地睁开眼,长吁一口气:“原来是场噩梦啊……” “哼!你这毒妇竟也来了?” 一声冷哼从身侧响起,我...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30,316评论 0 194
  • 序言:老挝万荣一对情侣失踪,失踪者是张志新(化名)和其女友刘颖,没想到半个月后,有当地人在树林里发现了一具尸体,经...
    沈念sama阅读 33,955评论 1 237
  • 正文 独居荒郊野岭守林人离奇死亡,尸身上长有42处带血的脓包…… 初始之章·张勋 以下内容为张勋视角 年9月15日...
    茶点故事阅读 30,274评论 2 240
  • 正文 我和宋清朗相恋三年,在试婚纱的时候发现自己被绿了。 大学时的朋友给我发了我未婚夫和他白月光在一起吃饭的照片。...
    茶点故事阅读 31,803评论 1 255
  • 序言:一个原本活蹦乱跳的男人离奇死亡,死状恐怖,灵堂内的尸体忽然破棺而出,到底是诈尸还是另有隐情,我是刑警宁泽,带...
    沈念sama阅读 28,177评论 2 250
  • 正文 年R本政府宣布,位于F岛的核电站,受9级特大地震影响,放射性物质发生泄漏。R本人自食恶果不足惜,却给世界环境...
    茶点故事阅读 32,732评论 3 229
  • 文/蒙蒙 一、第九天 我趴在偏房一处隐蔽的房顶上张望。 院中可真热闹,春花似锦、人声如沸。这庄子的主人今日做“春日...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25,953评论 0 8
  • 文/苍兰香墨 我抬头看了看天上的太阳。三九已至,却和暖如春,着一层夹袄步出监牢的瞬间,已是汗流浃背。 一阵脚步声响...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26,687评论 0 192
  • 我被黑心中介骗来泰国打工, 没想到刚下飞机就差点儿被人妖公主榨干…… 1. 我叫王不留,地道东北人。 一个月前我还...
    沈念sama阅读 35,263评论 2 267
  • 正文 我出身青楼,却偏偏与公主长得像,于是被迫代替她去往敌国和亲。 传闻我的和亲对象是个残疾皇子,可洞房花烛夜当晚...
    茶点故事阅读 35,189评论 2 258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