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四月一日

愚人节快乐

    今天是四月一日,也是愚人节。临近傍晚,有位朋友对我说“愚人节快乐”,我感觉有些新奇,愚人节的话题仿佛离我很远了。

    在老家乡镇读初中的时候,班上时兴开愚人节的玩笑,都是些类似于“老师叫你去办公室”这种毫无技术含量的谎言。当时在网上有句流传甚广的话,说是愚人节适合表白,如果对方同意了就成就好事,拒绝的话就说自己是开玩笑的,不伤自尊又不会连朋友都做不成。

    我又想起了第一个对我表白的男孩子,他说你长得一般,但是笑起来真可爱,写了一封信给我,还附带了两块塑料做的刻字项链,他这样写到:“如果你不接受,就选择‘幸’字,就当做我开了个玩笑,我们继续做朋友,如果你接受,就选择‘福’字,我还是希望你选择后者。”

    我并不喜欢他,可是我又觉得拒绝太残忍了,所以还是选择了“福”字。后来他慢慢地和另外一个女生走得很近,我无师自通地明白了他的意思,还祝福了他们。即使在上课一次又一次的传递纸条,在同学们的调侃中面红耳热,放学后偷偷躲起来打电话的那些时光里,我已经有点喜欢他了。

哥哥

   

    听说“张国荣”这个名字已经记不清是什么时候,真正了解这个人则是在高中的校刊上读到一篇介绍他的文章。

    也许每个没有特别了解过张国荣的人对他的印象会和当时的我一样,模模糊糊地知道有这么一个著名的歌星影星,出演过《霸王别姬》,是个同性恋,得了抑郁症所以跳楼自杀了。甚至会道听途说到一些添油加醋的信息,误以为是什么秘辛,并深以为然。

    我第一眼看见他的样貌时,心里其实是失望的,那时很喜欢阳光帅气的男孩子,对文秀儒雅的异性没有眼缘。当时我很喜欢韩寒,听说他的偶像是张国荣,所以我十分好奇“哥哥”究竟有什么魔力,让我的偶像当做偶像。

    我在贴吧里看了很多关于他的轶事,那些夜里我握着手机一边看一边流眼泪,从他幼年期看起,看到他出国读书到回来,从无名小卒到成为天王巨星,他接受采访的时候肚子痛直言想去大便,他和家人疏离参演电影时爱上了别人叫自己“哥哥”,他在路上遇到小学生给人家签名,他说世界末日来之前想和朋友打麻雀摸一手大三元,他在大街上勇敢地拉住爱人的手,在演唱会直言最亲爱的人,我并不懂同性之爱到底是什么,但是我钦佩他活得灿烂勇敢,热烈真实。

    他一生如自己所说,从未做过什么坏事,却不知为何遭受苦难。很多人以为他是心理问题才导致抑郁,其实抑郁症的病因在临床上并不明确,社会心理因素只是其中一环。而哥哥当时功成名就,爱人在侧,并不存在什么解不开的心结。只能说,他的陨落是一场无由来的悲剧。人生无常,便是如此。

    四月一日是哥哥的忌辰,也只有这样的日子,我宁愿抛开无神论,诚愿有位仁慈的天父,让他的来生幸福美满,再无缺憾。若无来生,但愿你能化作世间风雨,常伴你的爱人。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