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有灵犀,可否点通?

字数 2338阅读 38

1

我叫玲希,爸妈是根据“灵犀”的谐音取的名,说是既有灵犀的意味,又有玲的动听和希的期望。

我高中时的同桌叫林新皓,说来也怪,他的“林新”跟我的“玲希”听来还挺像,这也是我后来才发现的,或许他很早就发现了吧。

他有一位“青梅竹马”,叫丁桐,成绩中等,不大起眼,如果不是与她,估计在我高中毕业后很快就会忘了她。就像忘记从前和她相似的不起眼的女孩一样。

做他的同桌很棒,他会在我忘记早饭时将他那份让给我,会耐心的给我讲我不懂的题,他很高,每次看他都要把头仰高,所以连窗外的阳光都会被他挡住,他的影子就映在我的脸上,然后再抬头看看他,这种感觉真的很美好,以至于我在后来的几年中,一直想象这个场景,期盼着时光能倒流。

就这样,我和他一起上课,一起吃饭,一起看书,他打篮球时我就在旁边加油,我在舞台上主持时他在台下喝彩,我们看似是班级里的一对佳人,我俩也都明白对方的心意,一切都那么的梦幻,但是,唯一悲伤的,或许就是被我们忽略的丁桐。

她不常和我说话,只是每天下午等着他,有时他说要和我一起走,她也只是默默地走开,有时我看到她的眼神,那是含有嫉妒的却又不像嫉妒的可怜目光,仿佛在求我,将他让给她,可是对我来说,那目光,简直微不足道,因为带着那目光的人就微不足道。

高二下学期,她转走了,说是父母因工作调到外地了,他好像早就知道,并不怎么惊讶,可当班主任宣布时他却还是皱了皱眉,流露出无限惋惜,我问他,他却说不知道。

后来我和他都考进了北京的大学,虽然不在同所学校,但一周还是可以见两三次面,周末时,我们去他租的房子里,我看书,他写程序,一切仿佛都那么美好,可这一段,全是我的幻想。

我们和大多数在高中谈恋爱的恋人一样——虽然我们并没有谈恋爱,毕业后就失去了联系,我找不到他,听说他也在北京,不过就算他的学校在我学校的旁边,我们也不会遇见。而我,也就在未来的日子里只能无力地怀念他。

图片发自简书App



2

我叫林新皓,我的同桌叫玲希,我一直喜欢的女孩,我从来没有告诉过她,我妈妈的是她父亲曾经的老板,,小时候,她父亲带她到我家做客时,我就已经喜欢上她了,那时,我妈妈还发现她的名字和我的有些相似呢。终于在高中时可以和她当同桌,当她坐到我旁边时,我是多么地激动啊。她还是和小时候一样,有着和别的女孩不同的气质。

我的发小,也可以说是兄弟叫丁桐,她和我是邻居,从初中到高中,几乎每天我都是和她一起上下学的。她平时不爱说话,但在面前却十分活泼,说起话来也滔滔不绝,我有次无意看到她的眼睛,才明白,她原来是喜欢我。

没办法,男生的反应就是这么慢,或许在我知道她喜欢我时,她已经喜欢我很久了。但是,那时我的心里早已经装不下别人了,我只能一次次逃避她的眼神,装作什么也不知道,年少幼稚的我不知该怎么办,后来竟害怕和她在一起,连上下学也不和她一起了。

高二寒假,她跑来告诉我她喜欢我,其实我早就知道会有这天,但却还是不知怎么面对,只能生硬的拒绝她。

“对不起,我不喜欢你。”

“你喜欢玲希,对吗?”

我害怕伤害她,可又不能不承认,我不能欺骗她啊。

她转身走了,没有回头,我低下头,像是犯了错的小孩。

后来妈妈告诉我,丁桐得抑郁症了,我的心仿佛被成千上万根针刺着,我跑回房间,关上门,把自己闷了几天,却把对她的愧怍愈闷愈大了。

开学了,她没有来,玲希问我,我只能说不知道,我不要她像我一样陷入对丁桐深深的愧疚中,我要她像以前一样,在我面前像个孩子。

高中毕业后,我欣喜地发现我和玲希的大学隔得很近,只有几百米的距离。我满以为可以和玲希快乐地度过这大学四年。

可是丁桐来找我了,穿着病服,从医院中偷跑出来的,她说她只想看看我,我却又陷入了对她的愧疚中,大学四年,我只能每周去医院陪她,每周偷偷去玲希的学校旁看看她,只要她平安,我就没有心愿了。

大二那年,丁桐告诉我她的病好了,我不用陪她了,后来,她走了。去继承她家里的产业了。而我,还有什么脸见玲希呢。高中毕业后我没和她联系,在她看来,就是我消失了吧。就好好呆在学校里学习吧。忍不住的时候就去她的学校看看她吧。

图片发自简书App


3

我叫丁桐,我喜欢的男生叫林新皓,从我记事起,我就喜欢他了,到现在也有数不清的年头了吧。

高中起,我知道她喜欢上了一个女生,她很漂亮,成绩也很好,是那种人见人爱的女生,每次我见他们在一起,心中就有无限的愤恨,凭什么?他可是我喜欢了十几年的人啊,凭什么她只出现了几个月,他就像落入陷阱似的呢?

他们着实是一对璧人,郎才女貌,我好像没有什么理由插入他们中间,可是我心里却还是不甘心,高二上学期,我无意看到了他的笔记本,是他妈妈托我带给他,他出门太急忘带了。

第一页写着

“心有灵犀,一生可否”

我当时心就像撕裂似的疼,泪也止不住得流,为什么我爱了十几年的男生,现在就是属于别人的了?

高二寒假,我得了抑郁症,似乎连太阳都是灰暗的了,那或许是我一生最痛苦的回忆了,但幸好我爸爸认识美国的治疗团队,让我的病在高三时就好了。

高三毕业季,我偷偷把以前的病服穿上去找了林新皓,骗了他,我知道我做得不对,可是我真得好想他,好想把他留在我身边,以后得一年,我每周末都让爸爸给我安排一间病房,假装自己生病,他才会来看我。

可是慢慢的我发现,他看着我时,眼里全是愧疚,从未笑过,但以前,他和她在一起时是多么快乐啊。我以为他会慢慢喜欢上我,可我有一天偷偷跟着他,发现他去她的学校外偷偷看着她,那眼神,是多么渴望,就像我以前看着他们在一起时对他的渴望。我才明白,他是不可能爱上除她以外的其他人的,我才明白,我拆散了一对将会很相爱的人,拆分了他——甚至她的心,最应该感到愧疚的,应该是我。

我告诉他,我的病好了。再后来,我去了美国,帮爸爸打理公司里的事,我只能在另一块大陆期待他会幸福。我的罪,要怎么来赎呢?或许...再也不出现在他的生活中就是最好的方法了吧。

图片发自简书App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