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静之剑 11

“心寂静,剑寂静?”
“对,虽然只有六个字,但是要做到这样并不容易。寂静之剑讲求的是心境的平静。刚才我跟你说,当你的心静下来,你会听见世界的心跳。你的心要绝对平静,波平如镜的心境才能倒映整个世界,把世界放进心中,你就能洞察战场上的一切。既洞察一切,你的剑就能无比凌厉,虽寂静无声却威力无穷,在战局上立于不败之地。”
“真有这么厉害?”
“其实任何一门武艺都有它的长处和不足,武功的强弱在于练武者掌握的程度,寂静之剑讲求的是心境的平静,如果修炼者达不到心寂静的境界,那么一瞬间的精神慌乱也会导致致命的破绽。你必须谨记,若你不能确保心境绝对平静,万万不能使出这门武功。”
“我记住了影儿姐姐,不过有一点我不懂。”
“有什么不懂?”
“那天你明明没有带剑,但是却可以伤人。”

影儿姐姐微微一笑,她亮出了她雪白的双手。“你看。”

我仔细地看了看,发现她双手的食指都戴着精致的指环。她轻轻地按了一下指环的某个地方,一根细丝从指环中射出,色泽银白,细若发丝。

“这是青云祖先留下的青丝剑。其实,只要心中有剑,手中不管拿着什么东西也能当作剑来用,即使是一根发丝也能御敌伤人。当然,现在你没有这样的内功把细细的发丝舞成利剑。只要你勤加修炼,十年之后或许会达到这个境界。”

“我可以变得像你这么厉害吗?”

“当然可以。现在我先为你演示一遍整套武功,你默想着心法好好揣摩一下。”

我想得没错,这一定是世上最优雅最美妙的武功。影儿姐姐施展出来的更像是舞蹈而非武功。我静静得看着她柔曼的舞姿,感到这世界的一切渐渐变得缓慢起来。风像是停住了,飘舞着的轻尘如浮云般慢慢涌动扩散。世界变得很宁静,声音走近的脚步也变得缓慢,甚至连月光也像缓缓的流水呈现出隐约的光影交替。在这亦幻亦真的光景中,一袭白衣的影儿姐姐像夜中雪白的蝴蝶,翅膀在闭合中留下一串明亮的闪烁。似乎世界真的在她心中,她舞动的正是世界演变的节奏。

我看痴了,在这变慢了的时光流逝中,不知道什么时候丢失了自己。

忽然她双手一挥,快如闪电,空气中飘浮着的一丝草末急速跳动了几下。下一个瞬间,这一丝草末竟尽数变成粉尘,寂静之剑当真凌厉无比!尽管这一串连击速度极快,但影儿姐姐施展出来仍是从容不迫,似乎时光一下子加快了步速,轻柔的舞姿快速叠加。此情此景下我的感觉出现了错乱,真不知道她的动作是快还是慢了。

这柔美的姿影完完全全俘虏了我的灵魂,很久之后我才发现自己呼吸的节奏已经跟影儿姐姐的动作达成一致,也让我有这样的感觉:我已经融进她的世界中,成为由她控制和支配的一部分。

我不知道影儿姐姐是什么时候停下动作的,我的脑海不断地浮现着她曼妙的身影。如果我是她的对手,在刚才的情况下我已经完全处于被动状态,从一开始我的性命已经由影儿姐姐掌控。

寂静之剑,真如名字所言,在寂静无声中让人毫无知觉地受剑。

“看清楚了吗?”

“看清楚了。的确是很厉害的武功,接下来我该怎样修炼。”

“打坐冥想,让你的心进入寂静的境界。直到你能听见世界的心跳为止。然后我再教你一些基本的武功招数。当你修炼到一定的程度,我再教你剑招。你时刻要记住,每一个修炼环节都要根据心法来炼,当你可以随时随地进入寂静心境,你的心法修炼才算过关。接下来我们先做一件重要而迫切的事情……”

“什么事情?”看着影儿姐姐一脸凝重的神情,我不由得紧张起来。

“吃饭。”

“吃饭?!”

“对啊,我们还没有吃晚饭啊。刚才又舞了一遍剑法,我现在饿坏了。”

我哭笑不得地递给她干粮。

“咦,今天的干粮居然是,月饼?!”

“对啊,影儿姐姐你可能忘记了今天是什么日子了吧,今天是中秋节。中午路过市集的时候我顺便买了几个月饼。”

影儿姐姐没有说话,默默地吃着月饼。我们依偎而坐,我望着天上皎洁皓月,心中一片愉快。这一次中秋节与我相伴在旁的并不是寂寞,我很久没有过上这么快乐的中秋了。

忽然影儿姐姐把头埋在我肩上,轻轻地啜泣声响起,片刻我的肩膊被泪水湿透。

“影儿姐姐你怎么了?”话刚出口我便发现自己问了一个很多余的问题。影儿姐姐和我不同,以往的中秋她一定和家人热热闹闹地过,品尝着美酒和佳肴,接受着万人祝福;从不会如今天这般,依偎着一个小乞丐,坐在凄凉的小山坡上吃着几文钱一个的月饼。

中秋本是团圆的节日,而她却永远失去了这样的机会,这又怎能不叫她伤心欲绝。

此刻她不再是那个武艺高强的女侠,她不过是一个无家可归的可怜女孩,我看见的,是一张哭泣的脸,我能感觉到的,是一个破碎的灵魂。而我,是她此刻唯一的依靠。中秋本是一个快乐的节日,而当一些原本应该享有的快乐不能享有,快乐就变成了悲伤。

似乎就是这样,到了中秋,越是快乐的人就越快乐,越是悲伤的人就越悲伤。

我想不出安慰她的话,此时此刻任何安慰的言语都是苍白无力的,我唯一能做的就是给她依靠的肩膀。我明白她的难过,爷爷过世那一年的中秋节,我也是一个人望着地上的月光一整夜地流泪。

影儿姐姐,我愿成为你永远的依靠。

我轻轻地把她搂住,像一个父亲搂住受了委屈前来撒娇的女儿。差一点我就说出了上面这句话。话到了嘴边却没有力气说出。我是连一个自己都无法保护的人,我如何能够保护影儿姐姐,如何永远成为她的依靠?

我要变强,我要变得很强大,我要保护任何一个我想保护的人!

这个愿望再一次燃成熊熊的火焰,冲破我的胸腔。我抬起头望着天上的月光,将此刻心中的誓言交与明月作证。

多少年后,多少次午夜梦回,我仍是常常见到这个画面:月光下相依的我们,她眼中的泪,我心中的碎,风中她的轻泣,还有我高叫着的无声的誓言。

这一切就像一首无字的诗,在脑海中永远地记录下曾经我们有过怎样破碎的灵魂交汇……

下一章

目录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第五章 三个承诺 第二天黄昏时分我们来到了逍遥谷的入口。这是一段狭窄的峡谷,峡谷两旁是片片密林。树叶开始枯黄,在西...
    一鸣阅读 1,218评论 3 14
  • “笑话,你是天尊的人,你叫我如何任由你将她带走?” “我是天尊的人,那又如何,难道这样我就不能将一个离家出走的小姑...
    一鸣阅读 3,035评论 7 13
  • 影儿姐姐醒来之后教会了我骑马,只是刚刚学会技术还不纯熟,驱马的速度还不是很快,但毕竟比走路快了很多,按照这样的速度...
    一鸣阅读 2,569评论 2 10
  • 第七章 一舞十年 醒来的时候我发现自己躺在一个坟墓之前,青白色的新墓碑上被利剑之类的兵器刻上了几个字:义父雁天翔...
    一鸣阅读 3,956评论 14 17
  • 湖边的湿气太大,离开湖边较远的地方空气渐渐恢复了冰冷而干爽,我捡了一些干柴生起了火堆,在旁边支起了一个木架。不久便...
    一鸣阅读 3,165评论 5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