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对称的爱情

    你无法叫醒一个装睡的人,也无法感动一个不爱你的人……

   “轻轻的我走了,正如我轻轻的来,我轻轻的招手,作别西天的云彩”这是徐志摩的浪漫,徐志摩的温柔。

 徐志摩是热情高亢的人,起码认识他的人都认为他是热情友好的,他是柔情的,浪漫的,却对一个女人的冷漠的,他的妻子张幼仪。

 生活在那个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年代,婚姻本事就像一桩交易,徐志摩和张幼仪就是这场交易的殉葬者。由于张幼仪的哥哥十分欣赏徐志摩,便让正在上学的妹妹幼仪辍学和徐志摩订婚,不久,两人结婚了,但他们只是嫁给了婚姻,却没有嫁给爱情。徐志摩并不爱她,他只是履行婚姻义务,遵从父母抱孙子的愿望,他对这场婚姻假装着,敷衍着,但张幼仪却当真了,这场婚姻,谁当真谁就输了。

 当他们的第一个儿子出生时,徐志摩执意出国留学,在国外,徐志摩爱上了林徽因,也许是林徽因悠然一笑间,填补了他的幸福的空白。他只管自己爱的炽热,却忘记了那个女人的心酸,张幼仪在不懂任何外语的情况下,坚持出国看望徐志摩,也许是爱情的力量让一个柔弱的女子有了巨大的坚强。

 幼仪在轮船上满怀希望的看着彼岸方向,却看到了徐志摩不耐烦的等她的样子,他并不希望她的到来,这是一个女子最大的痛苦,爱情应该是两个人的温暖,而不是一个人的妥协,即使张幼仪委屈自己,仍得不到丈夫的温暖。

 幼仪来到国外,本以为学习学习西方文化,拉进和志摩的关系,却知道了他和林徽因的消息,她看到了徐志摩对林徽因的温柔儒雅,她以为他本性寒凉,却看到了他为他人驱寒问暖,徐志摩为了追求林徽因,要和张幼仪离婚,但此时幼仪怀孕了,听到消息后,徐志摩毫不犹豫的让她打胎,在那个年代,打胎比较危险,她说,我听说有人因为打胎死掉的,本以为会得到丈夫的怜惜,但徐志摩说道:“还有人坐火车死掉的,难道你就不坐火车了吗?”一句话,刺骨了这个爱他的女人。

在幼仪的哥哥帮助下,她生下来二儿子彼得,这时消失很久的徐志摩有出现了,不是感激她的痛苦,不是感谢儿子的出生,只是让张幼仪签离婚协议的,这是的幼仪不再是那个只想依赖他的弱女子,她用坦荡的目光正视着他说:“你去给自己找个更好的太太吧!”她终究留不住要走的人,与其说她解放了徐志摩,不如说解脱了自己。

 离婚后的幼仪,并不是陷入阴影,而是开始了自己的新生活,在欧洲苦难的磨炼和她的经济头脑,使她在商业界取得非凡的成就。她还时常接济徐志摩的生计,生活的痛苦将她锻造成一个压不垮的水晶女人。所以人不能轻视自己,说不定哪天就万众瞩目高不可攀了。

 爱上一个不爱你的人本身就是一个悲剧,即使你能等他把风景看透,他也不能陪你细水长流……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