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写给我自己

今天是父亲生日。想写点什么但是觉得没什么好写的,写什么也没有意义,但是还是想写一写。刚才我在脑子里重复着《金刚经》里“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这几个字,同时想着父亲和与父亲一起的时候——感觉电影神奇,似乎我的意识是在学着电影的剪辑,闪回等等,我已经无法确定这是不是我意识自然的运作了,但这又有什么要紧?我只是在重复已经被重复过亿兆次的事情,谁在回想自己失去的人时不是这样?谁不是一边沉入悲悼,一边提醒自己已经过去了这些时间,不要陷进去太深,等等等等?就像是规定动作。这种时候就是告诉我们自己我们都是世上的过客的时候,父亲只是早来早走了片刻而已,所以真的不用怎样。写到这里我感觉释然一点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