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7-20 20.谁来当靠山

20.谁来当靠山

第二天一早,周小曼硬是腆着脸非得跟去研究所食堂吃饭。她拎着垃圾袋随周文忠下楼,等丢完垃圾,陈砚青和他爸陈工一块肉儿出现时,她才笑嘻嘻的跟去牵陈砚青的手,问人家台湾好不好玩

       陈砚青一见她就嘟嘴抱怨:“你怎么才回来啊。我还给你带了海螺呢。结果周叔叔说你去练体操了。”

       周文忠先是忍不住要皱眉,闻言却是灵机一动,像是漫不经心一般:‘小青,没事儿。小曼以后都不会去练操了。’

       周小曼脊背一僵,真恨自己垃圾已经丢了。否则她就该将俩大袋垃圾直接砸在这个道貌岸然的伪君子脸上。她是不记得自己为什么放弃艺术体操了。可上辈子傻不愣登的她,在这样的家庭环境下,放弃自己的天赋跟未来,实在太理所当然了。

       陈砚青没明白周文忠的意思,她还忙着跟周小曼说台湾之行的见闻。嗯,有些地方很不错,有些地方不怎么样,没有想象中的好。

       周小曼连忙也假装没听到周文忠的话,附和着陈砚青的说辞。她的赶紧想办法,现在能镇住周文忠的人,只有他的领导。这个跪在地上活了一辈子的男人,他有原则吗?他的原则就是欺软怕硬。

       职工食堂照旧早晨六点半就开餐,方便孩子们吃完了饭准时去学校。周小曼没有要牛肉面,让阿姨给她夹了五片卤牛肉,然后自己打了一盘子凉拌西红柿,拿了俩根黄瓜,接了杯牛奶。

       陈砚青看她拿白开水涮牛肉时,惊讶的瞪大了眼睛,不置信道:‘小曼,你都这么瘦了,还这样减肥啊。’

       周小曼笑了笑:‘我长一两肉,教练都能看出来。我哪里干部控制啊。’

       食堂里响起一阵问好声,半开放厨房窗口的煮面阿姨笑着问走进来的中年男人:‘所长,今天是要面条还是粉?’

       已经身形发福的中年男人扶了扶金丝眼镜,笑道:‘要宽粉吧,西红柿鸡蛋卤子的。’

       周小曼跟陈砚青做的离窗口近,陈砚青一点儿不露怯,大大咧咧的朝所长笑:‘方叔叔早。’

       放所长算是看着这群孩子长大的,闻声就笑着关心了俩句:“小青啊,快开学了吧。”他侧头看到周小曼的时候却下意识的一怔。

       这谁家的孩子,研究所每年进人都是有数的,这姑娘看着跟陈工家的闺女差不多大了啊。

       周小曼也漏出个落落大方的笑,自我介绍道:“所长早,我是周小曼,我爸是周文忠周工。”

       方所长惊讶的瞪大了眼,冒了句:“哎,周工的孩子不是才上小学么。”

       时候尚早,食堂里人不算多。几个年纪大的老职工面生的神色有些玩味。

       陈砚青快人快语的接过话去;‘方叔叔,周霏霏是小曼的妹妹。小曼是姐姐,我们小学还同班呢。’

       周小曼笑的腼腆乖巧:‘嗯,方叔叔,我平常要练艺术体操,待着队里的时间比较长。’

       方所长也不摆架子,直接端了宽粉坐在了俩个小姑娘的对面,笑着点头:‘难怪呢,我说怎么我也来所里十年了,都不知道周工家有俩位千金。那我这工作实在是做的不到位,太不关心职工的家庭生活了。’

       周文忠面上是闪过不豫之色,很快被他压了下去。他端着餐盘,准备挪到方所长边上。坐她对面的陈工扫了一眼,心下不屑,可真够会往领导身边黏的。

       工会主席抢先一步,占据了四人餐桌最后一个位置。

       他笑眯眯的为所长搭台子下:‘那哪里是领导不关心我们职工啊。实在是周工太高风亮节,就是在我那边,给孩子发福利,她也只报小的。哪次单位出去玩,周工从来都带小的。一俩岁抱在怀里起,到现在,都是这样。我跟周工说了多少回,多个孩子不是事儿,单位报销一半的费用呢。老周还是藏着老大,不让我们见。要不是我们这么多年知根知底,还真以为老周就囡囡一个闺女呢。’

       方所长大笑,抬头招呼周文忠:“周工啊周工,你也太小心了吧,不至于,真不至于。孙主席啊,这话我说的。以后所里给孩子发送西,小曼,对,小曼的也给记上。咱们所里的孩子啊,那都是宝贝,哪儿能苛待呢。”

       周小曼局促的点头,赶紧道谢。

       周小曼脸都要挂不住了了,亏得他生而一张温文尔雅的脸,只略略扯扯嘴皮,就是斯文俊朗的好模样。他微微一笑:‘那真是,我家孩子占了所里的便宜了。’

       工会主席眯着眼睛笑:“周工啊,这可是我们所长爱惜人才啊。”

       方所长没接下属的马屁,喝了口豆浆,看周小曼吃的素净,笑着要招呼窗口师傅给她煮一碗虾仁馄饨:“这么小的孩子,减什么肥啊。多吃点儿,咱们研究所俩袖清风,光靠书香填不饱肚子啊。大人少吃点儿没关系,孩子总要吃饱。”

       周小曼连忙谢绝了所长的好意,表示她十月份要参加全国艺术体操比赛,现在一定要控制好体型。

       方所长来了兴致。他热爱运动,年轻时还是业余乒乓球运动员,在行业内比赛拿过不少奖。他仔细打量了周小曼一眼,原本他没留心,周小曼又是做着的,不显个子。现在他认真看了,发现这孩子各自相当可以,肯定要超过一米六五了。

       他开玩笑道:‘小曼,你这给子练体操恐怕吃亏吧,俄罗斯的那个霍尔金娜一米六,都嫌个子高呢,你应该不止了。’

       陈砚青特别骄傲的替周小曼打广告:‘嘿嘿,方叔叔,练艺术体操就是要腿长,小腿比大腿都长。小曼的条件可好了。那时候我们整个舞蹈班就选了小曼一个人。小曼上半年还拿了全省第三名呢!’

       周小曼有些不好意思的解释:‘艺术体操跟竞技体操要求不太一样。’

       方所长点点头,笑着对工会主席道:‘谁是咱们所的工作到位,光职工有成绩不算,咱们的第二代也是个个都是能耐人。周工啊,还是你家教有方。小的芭蕾比赛拿奖已经很了不起了。大的更不得了,这可是要代表咱们省参加全国比赛了。’

       周文忠笑得勉强:‘我哪儿懂这些,孩子都是我爱人在管。’

       方所长立刻称赞道:“贤内助,不愧是姜教授的千金,到底不一样。”转头他就鼓励周小曼好好比赛,全国比赛里拿了奖,所里也可以给她奖励。这是研究所文化蓬勃发展的最好体现。

       少女觑着父亲的神色,赶紧点头表示一定会认真准备,好好比赛的。

       方所长今天心情相当不错,甚至跟周文忠开起了玩笑:‘肯定是严父慈母,看看小曼,见到你就跟老鼠看到猫一样。’

       周文忠笑的讪讪:‘这孩子皮。’

工会主席笑容满面,立刻表示反对,周工真是谦虚过头就是骄傲。小曼这孩子,从小就乖巧懂事的不得了。这还叫皮,那让真有皮孩子的人家怎么过呀。

陷在话题中心的女孩似乎不知所措,本能的要帮父亲辩解:‘我没有囡囡乖,没囡囡懂事。’

       工会主席意味深长的看了眼这姑娘,话里有话:‘那是当然,囡囡可是你们家的小公主啊。’

       方所长没在接着话茬。他心里有数,虽不明所以,却知道工会主席跟周工不是很对付。他迅速转移了话题,问周小曼训练跟学习协调的过来吗?平常落下的课程,省实验中学有没有老师给帮忙补课?要是没有,他去找教导主任打声招呼。这是为学校,为全省人民增光的事,得支持。

       周小曼笑的尴尬:‘方——方叔叔,我不在省实验上学,我在机械厂职工子弟初中上学。’

       方所长这回是真的愣住了。他转头看工会主席。研究所到底不比外头公司,是科研单位,能发的钱有限,吸引人才的绝招就是各项福利。从住房到子女入学问题,所里都是以把全包的。

       工会主席心里头乐开了花,抢在周文忠前面开了口:“周工高风亮节啊,不好意思给所里增加负担。所以这入学名额就留给了小公主了。囡囡现在上三年级了俩步。”

       周文忠心里恨得要死,面上却还是一派风轻云淡:“能自己解决的问题,就不麻烦组织上了。子弟学校离着小区进,小曼爱赖床,去那边正好。”

       被点名的少女看上去有点儿委屈,小声嗫喏了一句‘我什么时候赖床了,’一碰上父亲的视线,吓得立刻缩下了脑袋。


       方所长这会没有再大包大揽。他能把着研究所这么多年,哪里是能轻易被人带着跑的角色。清官难断家务事,家家有本难念的经。他点了点头,和蔼可亲的谆谆教诲:‘嗯,学习主要开始靠自己,小曼,在哪儿,你都别放松了自己啊。’

       周小曼即使没有多少期待,可此刻见这位和蔼可亲的业内著名专家,也是置身事外的态度,她还是忍不住失望。善解人意的少女乖巧的笑了:“嗯,我没放松,入校时是第一名,现在还是第一名。”

       方所长敷衍的笑:“这就对了。”

       他心头有些疑惑。他本以为周文忠是因为女儿成绩太差了,不好意思多要名额。嗯,既然都进专业省队练体操了,文化课弱点儿也是理所当然。没想到这姑娘成绩不差。

       陈砚青不高兴的嘟起了嘴。她从小都是父母的宝贝疙瘩,在研究所里长大的,对着父亲的领导也跟看叔叔伯伯一样。她表达了不同的意见:‘这哪里能一样。小曼小升初是我们附小全校第九名呢。怎么能去那种学校!’

       陈工赶紧咳嗽一声,招呼宝贝女儿过去“哎哎,青青啊,爸爸迷眼了,你过来帮爸爸吹一下。”

       周小曼怕方所长尴尬,继而对她产生不悦的情绪,连忙笑道:‘我在哪儿都不会放松的。’

       既然方所长明显不愿意参和职工的家务事,她再硬贴上去,效果恐怕适得其反。她在学校遭虐待了?爹妈不是没死嘛,怎么也轮不到其他人插手。

       那一瞬间,她心中是沮丧的。然而总算是还有收获,起码有方所长的大力支持。她继续练体操是没什么问题了。

       不着急,办法总比困难多。一点点的,她总能扭转劣势。

       周小曼吃过早饭后,没有理会周文忠阴郁的快要滴下水的脸色,自己坐车去体校训练了。

       薛教练见了周小曼,微微皱了下眉头。昨晚周小曼没回来,她心里头就直打鼓,担心她家长还是不同意这孩子练艺术体操。要真这样的话,薛教练都打算去周文忠单位找他领导谈谈了。以前小曼这孩子自己不上心,她遗憾也就算了,毕竟强扭的瓜不甜。

       可现在的周小曼,真给她一种脱胎换骨的感觉,太扛得住,太能吃苦了。无论怎么给她加训,她都咬牙扛下来。薛教练都有些羞愧,觉得是自己以前错看了这孩子,老是嫌弃人娇气来着。这样子,哪里还能说一句娇气啊。

       周小曼一路小跑到了薛教练面前,笑容满面:‘教练,我爸同意了。我爸他们领导还要我好好比赛,拿了奖,他们单位给我发奖金。’

       薛教练总算松了口气。她坚持带着周小曼练也是承担着压力的。经费是国家拨下来的,给运动员用就是为了让他们拿荣誉。可没有国家帮你培养特长的道理。

       她点点头,喊周小曼先去称体重。看着孩子出去一天,体重没长,她才满意地点了点头。以前周小曼管不住自己,家里人也不督促,老给孩子吃薯片喝汽水,肯德基不断,光控制体型就是个大问题。现在到不错,自己有意识了,倒不嘴馋了。

       薛教练哪知道,周小曼忍得有多辛苦。她上辈子在机关工作,习惯了大鱼大肉的食堂伙食。况且她还有严重的可乐依赖症。这饮食结构一调整,她简直过得是苦行僧一样的日子。

       天知道,昨天她上火车之前,看到冷饮铺子卖的可乐,是做了怎样艰苦卓绝的斗争才控制住了自己蠢蠢欲动的手。

       买冷饮的大妈看着都于心不忍,以为她没钱买,准备给她一根冰棍了。

       周小曼最终还是克制住了。她能忍住的唯一理由是,她不想跟上辈子一样,活成一滩烂泥。

       天助自助者,如果她自己都放弃了自己的生活,神也救不了她。

       最后周小曼要了瓶冰镇矿泉水,靠嘴巴里含着冰块缓解了味蕾的焦灼。

       这一回训练,周小曼运动员公寓只住了四天,就又回家了。因为今天学校报名了,她必须的去上学。否则周文忠肯定会以影响学习的名义,阻止她待在省队训练。

       对孩子而言,还有比学习更重要的事情吗?周文忠占据着道德制高点,这种关系孩子将来前途的事,更加不会有人插手。

       呵,父母要为孩子的一辈子负责人。这句话真是玄妙啊。

       周小曼冷静的分析着自己目前面临的情况。

       十月中旬就要全国艺术体操比赛了。她参加的是个人项目,但也得提前一个月集训。这就意味着,她只需要在学校里忍耐俩个礼拜,也就是十天,这十天里,下午她必须得到队里来训练了。那么留在学校的时间,加在一起,总共是四十个小时。

       这四十个小时她也不想呀。最简单的解决办法就是,先去报名,然后请薛教练给她写假条,她提前参加集训。理由都是现成的。她前面耽误了太多时间,这回想好好训练出成绩。方所长的话还热乎着,周文忠有再大的意见也只能保留。

       至于全国赛以后,有了成绩在手,她开口请薛教练帮忙的赢面就会大很多。老师都是喜欢能够给自己带来利益的学生,变态不再讨论范围内。他们省已经有俩年没出过拿得出手的全国赛成绩了。周小曼觉得,到时候自己的赢面还是比较大的。

       她收拾好行李,背着大书包下楼去。

       操场上,集训的篮球二线队正在绕圈跑。孟超从看到那个细条条的身影开始,就频频的回头,结果直直的撞到了教练身上。

       队友们起哄吹口哨笑的不行。

       教练揪起孟超的耳朵,笑容阴险:‘看上人家小姑娘了?’

       可怜的篮球少年一下子成了红脸关云长。

       教练嗤之以鼻:‘瞧你这点出息!老子告诉你。你比赛出不了成绩,别说艺体队的小姑娘了。就是柔道队的,人家都不会看上你。’

       被关注的少女还不知道自己成了无良教练激励懵懂少年的胡萝卜。隐隐听到操场上的哄笑,她也没回头。

到了家门,周小曼拿出钥匙,才发现门锁换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题目: 王安石待客 王安石在相位,子妇之亲①萧氏子,至京师,因谒公,公约之饭。翌日,萧氏子盛服而往,意为公必盛馔。...
    Sao_Year阅读 11,727评论 0 10
  • 周小曼和周霏霏一直玩的晚上九点钟,才跟着周文忠夫妻慢慢往家走。 姐妹俩在回家的路上也一直窃窃私语,讨论怎样才能让竹...
    三天俩头阅读 41评论 0 0
  • 街灯谢幕晨曦重演一出戏深唱轻吟各不一七情横陈脚下路人在旅途五味齐容颜兮岂可擦亮星系归来矣唯见灯火四溢夏日绽放
    蒋光头jL94430阅读 917评论 37 27
  • 扶摇直上九天宵,玉皇邀我品仙桃 回眸万里碧空色,意气豪情笑海涛 凭借力,敢攀高,舞罢百态展姿娇 世间若有风波恶,一...
    游游侠阅读 69评论 1 3
  • 不知妻美刘强东 家庭和谐王宝强 普通家庭马化腾 一无所有王健林 名下无房潘石屹 随便锻炼彭于晏 百花影帝李易峰 从...
    不韦卧室谈阅读 157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