祭那些年我读过的杂书

今天跟断水水小姐聊到小四,惊诧于她这么一个打冷眼看上去像极了文青,逗比综合体的人竟然会看小四,逗比装作很高冷的样子回了我一句“那都是十年前看的”,猛然惊醒我似乎也是十年前看的那本书。

那年却是我刚搬到这个城市,一切对我来说还那么的陌生,周围没有一个朋友,家里还没有网络,用上了人生第一个手机,记得是摩托罗拉的一款机器,名字记得不是十分的清楚了,但是我确定我是国内第一批用手机上网的用户,那时候甚至还没有移动的1块钱5M流量包,完全是用多少花多少,每天也不敢上网做什么,后来学会了有网络的时候下载好小说放进手机里读,这个习惯一直维持了十年的时间,时至今日,我仍然会偶尔从多看或者AMAZON上买本书看看,甚至前后专门买了NOOK、PAPERWHITE等玩意看书。

个人喜欢看书,倒不是因为黄金屋颜如玉等老辈灌输的思想,只是一个习惯吧,第一篇读过的网文应该就是《梦里花落知多少》,因为当时的阅历还不多,只能是听过什么就下载什么看,犹记得当时曾一度想读一下《第一次亲密接触》,跟一个表姐说了一下,她竟然极力反对,说这书没什么意思,就拖着没看,一直拖了这么多年。

说起来这一读就是这么多年,最初最喜欢读一些网文,毕竟快餐文化看完就想看下一集,说实在的不像断水水小姐那样闲来能读的进去左拉写的那些玩意,不过好在我这个人对世界史感兴趣,左拉这个人生平事迹自然也知道一点(尽管还是被嫌弃)。

读完网文,那年正巧碰上某个人生比较重要的考试结束,我自然也就有了几十天的悠闲时光,尽管成绩不是很让我满意,说到这里突然很想吐槽一下从小到大一到关键性考试我就会有一个课上课下的成绩,说到底可能是运气不够好,也可能是我不够努力吧,毕竟这么多年就没有很努力的学习过。那段时间,没什么事可以做,就跑到书店去研究易经,不过书店的书大多是如何破解卦象,我最想学的占卜反而没学到,迄今为止唯一的收获就是后来跟个算命先生对侃,我用熟练的理论知识把他说没词了。

———分————割————线———

唔,今天日记就写到这,大晚上还要出门一趟,过年理发好难,提前排号四小时清理一下断水水小姐吐槽的鸡窝,估计快到我了,赶紧下楼清理。







睡不着,想着爬起来写点什么,我又不能像断水水姑娘一样随手一写就是工整的五千字

只能是没事多开几次电脑了,说到这我倒是特别烦简书要写点什么一定要开电脑这件事,因为这样我的pad就显得毫无用处了,尽管我当初只是想着拿这货看看PDF的。

前文说到。。。我看卦书的事,其实那个年龄懂什么,无非就是想研究一点一般人不会去研究的东西,想要找个不懂这玩意的人吹嘘一通罢了。后来上了高中,学业加重,文言文终于能自己看明白了,就开始看原版的《石头记》,在这里请原谅我叫它石头记,因为当时的我我一直觉得石头记听起来才有红楼的感觉,最开始读它只是觉得作为一个理科生读过原版红楼梦很酷,直到后来看了大量的红楼梦人物关系图,又想着“原来那些工整的诗词都是老曹同志自己写的”也就越发的痴迷了起来。现在回想起来私以为红楼梦之所以为四大名著中专门研究它的人最多的一本,甚至因此而产生了“红学”,这其中有一半的功劳都应该归功于世间流传的只有前八十集,就像亚历山德罗斯的断臂维纳斯一样,残缺美历来被世人所认同,因为它代表着无尽的想象空间。

后来我就开始醉心于某段关于宝岛的历史方面书籍阅读,竟然也让我读出来宝岛为什么这么多年总嚷嚷着要independence却不可能成功,最多作为一种政治手段使用;让我读出来MR.Jiang 当年过的是什么日子,或者说他为了Taiwan和Mainland之间的统一做出了什么样的牺牲。

———分————割————线———

吃过早饭开始一天想念断水水的生活了,生物钟调整初步成功,剩下的想起来再写~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今天接触了一个新的名词——第一原则,也刚好看了这部电影,于是就想将这两者结合下分析,是什么影响了电影口碑的好与坏,...
    司小幽阅读 156评论 0 0
  • 你哭着来到这个世界 孑然一身 是为了前世的承诺 还是因为对红尘的贪恋 再或许 是为了寻找隔世的爱人 佛说: 爱不重...
    影落寒溪阅读 97评论 0 3
  • 还记得吗? 那年雪花飘落, 我们踩下第一串脚印。 还记得吗? 那年萤火满天, 我们数过每一颗星星。 每当回忆起当初...
    璃绿络阅读 113评论 0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