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藥丸•滴酒不沾》

《再見,吾愛》(Farewell,My Lovely)雷蒙德•錢德勒(Raymond Chandler)

我們知道滴酒不沾其實挺好,不貪杯讓你思緒清明,而且許多醫護專業人士都提倡不喝酒——大概只有來自法國的除外。但在這個人人都愛小酌一杯的世界里,不喝酒實在無趣呀。你大概還沒喝幾杯無酒精雞尾酒,朋友就會拿著顏色相近的“午後之死”雞尾酒來拐你了。又或者,如果你未來的嶽父大人拿著純麥威士忌準備跟你來場男人間的對話怎麽辦?如果你拒絕,還娶得到人家的女兒嗎?或者你曾祖母歡慶一百歲大壽時,難道你要柔弱地端著檸檬水向她祝酒嗎?

在文學作品里,會喝酒的角色通常有趣得多,而其中最有意思的莫過於名偵探菲利普•馬洛,他是雷蒙德•錢德勒的偵探小說中的主角,這一系列八部作品都能提醒你,酒精的確能營造某種自然頹廢的冷靜特質,就像馬洛偵探那句名言所展現的調調:“我需要喝杯酒,我需要一堆保險,我需要度假,我需要在鄉間有棟房子,但我真正有的,就只有一件外套、一頂帽子和一把槍。”而全系列作品中,我們最推薦的就是《再見,吾愛》。所有嫌疑犯就算被這位名偵探盯上,都會忍不住給他一個“既愜意又苦澀”的笑,因為他們都知道馬洛一定能挖出不利他們的證據。他辦起案來游刃有餘、手法高明,壞蛋彷彿也心甘情願被他揪出來。這位大偵探遵循自己的正義原則,只有認定兇手真的無可救藥時才把他們交送警方,因此可謂心地善良,而不是在裝乖乖牌(參見:乖乖牌),但這有一部分也要歸功於酒精。

當然,你也不能矯枉過正,否則就不吸引人了。馬洛喝起酒來可是優雅節制。純麥威士忌是他的要害,只偶爾在睡前小酌,當成助眠藥物;另外他也會在想卸下嫌疑犯的心防時視情況巧用各種酒精飲品。如果你是滴酒不沾患者,不妨花讀一兩本小說的時間跟馬洛混混,觀察這位安靜而英勇的偵探,讓他那足智多謀的敏銳一如純麥威士忌蘇打調酒般流入血液,你會感到思緒沸騰,敏銳機警,不消多久,儘管你人還坐在椅子上,卻會感覺自己彷彿化身為一隻貓,在街頭巷尾四處亂竄,你會想,之前究竟都把腦袋拿來做什麽了呢。你會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抓到歹徒,還有金髮美女朝你嫣然一笑。

向馬洛學習吧,但切記過猶不及,如果你矯枉過正喝過頭,參見:酗酒。

也可參見 乖乖牌、天生掃興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