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1-18 我与老公之间 (金钱篇)

与老公之间,有太多要清理的。先从最简单的一点入手,那就是——钱:

    不愿意跟先生谈钱,有两方面的原因。一方面是我曾经有隐瞒,另一方面是经济上一直很窘迫,怕谈钱他不好受。我总感觉,一个家里的财务状况,作为丈夫要担当。可是,自工作以来,我的收入就一直比老公的多,我担心谈钱会让他的自尊心受伤。

我和先生一直都很节俭,不随便乱花钱。在我眼里,先生在钱方面甚至有点小家子气。当然,我自己也是。

先说我曾经的隐瞒。

以前,我们的钱都是放在一起的,从我决定跟他的时候开始,我就没有过私心。其实何止是那个时候,一直到现在,我在钱方面都没有过私心。在我心里,在决定生活品质的诸多要素中,钱是排名靠后的。

第一次在钱的方面隐瞒先生,是因为学佛。因为果儿的病,我接触到了佛教。

经历了:恐惧——一线希望——踏实——发愿——虔诚——疑惑——放下

今天来写这个过程,内心又升起了很大的情绪,这里还需要再好好整理。暂且先放放。

当时果儿的状况,我是几乎要绝望了。一个人跑到寺里去。寺里有居士告诉我刚好来了个九华山的和尚,很牛。便是一门心思地去找那个和尚。

但是,心里很担心老公不同意。不敢多跟老公商量。我在做很多事的时候,总是会顾及到老公的想法和态度,所以,总是不敢跟他多商量,就是很害怕跟他的冲突。(但是不说又不行的,因为需要他开车带果儿去。所以,很多时候面对这样的事情,我总是会说得含含糊糊。在我心里,我该说的说了,你别怪我没说,但其实,我想隐瞒的也隐瞒了。这是我常用的伎俩。以后,这种情况要当心点。还得再写写)


但是,当时医院已经让我看不到希望,从我自己的感觉来说,我已经是走投无路了。只要是有一丝希望,我绝不会放弃。

我很虔诚地按那个和尚的建议去做。这一切,去买纸、写那些东西、找到江边很偏僻的地方去烧。很辛苦,找地方时很不容易,但是,我什么都没跟老公说,我就是怕他不同意,怕他对此不屑一顾。(而我自己去做这些时,心里却是委屈的,无助的。这种情况我也经常出现,总是在心里揣摩着老公不支持不担当,自己鼓动着自己去承担时,心里又会有无尽的委曲和无助,由此又会有老公不担当的抱怨。其实,我根本就没有给老公机会。)

那个和尚倒是没有要我的钱。他送给我们一个观音玉,一看就是假的,还说,可以为果儿在九华山立一个什么东西,380块钱,可以保孩子平平安安。我毫不犹豫地给了他400块钱。这个,我没有告诉老公。(因为,我心里认定老公会觉得这是无稽之谈,会不相信的,于是,他会认为400块钱是那个和尚的变相揽财,他会对此嗤之以鼻。)

但是,情况并没有好转。全院会诊的结果是建议我们转北京去。

我再一次去到寺里。找第一次去时有人告诉我的一个住在寺里的老爷爷,说是寺里一个专门看孩子的奇里古怪的病的。还是没找到。这一次有一个收获,在一个师傅的指点下,结缘了《大悲咒》。

    我网上查了查,感觉这个比求神拜佛要靠谱得多。虽然我不懂原理,但网上所述让我升起了信心。

于是,没日没夜地诵读《大悲咒》。我真的是佩服我自己。那一个星期,我的所有心思都在《大悲咒》上。几乎没怎么睡觉。

很神奇地,一个星期后,果儿出院了。

虽然医生给出了非常恐怖的预后,可是,我的心里已经没有了恐惧。我相信,我能通过《大悲咒》将孩子从死神手里夺回来,我就有信心让孩子健康地活着。日后的事实也证明了这一点。

在寺里认识的一个居士的引导下,我又结缘了《地藏经》,加上怀孕时也从网上了解过《地藏经》,便花了不少心思诵读《地藏经》。我将孩子的完全康复就寄托在佛教上了。我已经不相信医院了。将医生开的还要吃半年的药也停了。

那段时间我一直在网上关注佛教网站,看到一个信息就是仁焕法师的佛七,我一直在关注,我感觉太神奇了,我一定要去。

就这样进入了11年的寒假。我平时没有时间,我决定要利用这个假期去打佛七,我认定果儿这蹊跷的病肯定是业障,我要替她去了业。

那个寒假在婆婆家,一直在悄悄地计划着行程。(我不敢跟老公多商量,我就怕听到他的反对和置疑。)非常不方便。后来偶然在网上搜到,在长沙有个地藏七。我不明白佛七与地藏七是什么关系,但这个时间和地点非常好。我电话和地藏七的师兄联系咨询,感觉这就是我所要的,清业障。于是报了名。电话中,师兄还特别提醒我,许多报名打七的人,都会遇到各种障碍,就是让你走不开,这就是冤亲债主在阻拦,你一定要顶住。

地藏七的时间是大年初四开始。我初二就得离开婆家回长沙,初三过去报道。真不巧年初一晚上,果儿发烧了。这一下让大家的心都慌了。可是,我却很镇定,我相信,这就是冤亲债主在阻拦我,我相信,只要我去打了地藏七,她才会真正的平安无事。发烧了,有医生和爸爸奶奶,我去打七,解决的是根本问题。

但是,我无法跟老公这么说。我总感觉,老公和婆婆他们是不接受这一套的,会认为这些都是迷信。而我,从小就被鬼神之类的熏陶着,总相信冥冥中有一种力量在控制着人们的生活,现在我知道,这就是冤亲债主,既然有办法和冤亲债主沟通,那生活中那不可知的力量就能为我所用了,这不就是最根本的解决之道吗?

我没跟老公表达太多,他也没问我太多,只是知道我要去打七。没有多说什么。他只是试探着说果儿发烧了。我说,发烧就带她去看病。于是,大年初二,老公开车送我去高铁站,顺便接了一位熟悉的有名的儿科医生给果儿看病。

后来,老公多次说到我好狠心,孩子发烧生病了,并且是得过大病的孩子,大病还不知有没有真正痊愈,我竟然可以放得下孩子的病去打什么地藏七,鬼迷心窍了。

他哪里知道我的心思呢?面对这样的误解,我感觉是对我缺乏最基本的信任,是根本就不了解我的为人,这失去了辩解的基础,我都懒得辩解。(很无力。~~~~)


这一次打地藏七,我的人生开始有了一个转机。我从以前懵懵懂懂地迷信,到比较清楚地知道了因果报应。只是当时,我对因果的理解还局限在具体的事上,杀盗淫妄酒。我开始从行为上去反省自己约束自己断绝恶的行为不再造新业,也用心地做地藏七的功课诵经拜忏来了旧业。

所以,2011年,我就开始吃素、诵经、拜忏。

对此,老公很是反感。他不理解我一个堂堂的大学老师,怎么会如此无知。

我们之间的确是沟通有很大的障碍。我很不喜欢为自己辩解。心里拗着一股劲,总觉得别人不理解我,我去辩解就低人一等,好象是在求别人理解,求别人接纳我,求别人看到我。所以,每一次沟通交流前我都需要先做情绪的调整再开始谈,即便调整了情绪,在沟通时内在的不被理解、不被尊重的委曲和愤怒会不时地往上冒。

是的,这就是我总不喜欢和老公交流沟通的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并且,当我有事需要和老公孩子们交流沟通时,我内在也会有一个感受:我现在给你们机会,你们把你们的想法说出来。是的,这是我给你们机会,让我来了解你们接纳你们,有种居高临下的感觉。

    沟通于我,似乎总是不平等的,要么我是一个求对方理解和接纳的人,我低;要么就是我给机会给你们让你们表达,从而得到我的理解和接纳,我高。

    怎么会有这么一种感觉呢?我很害怕沟通和交流。在我的原生家庭,交流就是不平等的。父亲是当领导的,习惯了领导的态度,从来都是他说了算。妈妈是当老师的,但似乎在家里常被父亲揶揄:你还当老师的呢。就像我,早几年,也常被父亲说:你还大学老师呢。~~~)

    总之,学佛这件事,我在老公心目中的形象从此一落千丈。我开始感觉到了他的不屑。我似乎也不屑于他的不屑。也就是说:从心底里,我根本没将他的感觉放在心上。我觉得我走在通往真相和真理的道上,他没有能力理解我。

那一年,我很努力地诵《地藏经》,很努力地拜忏。为了不让老公有更多的情绪,我从来不因诵经和拜忏影响到工作和家务,我基本上是每天三点多就起床,等到做完功课洗了澡就开始做早餐。在生活中,也尽可能地去调整自己的心念,以一个贤妻良母的标准来要求自己。

可就是这样,老公仍然是很反感很气愤。我真的不知道他的气愤从哪里来。我该干的活也干了,我做这一切最初都是为了果儿。我感受到,果儿的这一场病带给我的最大礼物就是我开始探寻生命的真相。

现在看,老公的气愤,缘自于他没有得到尊重。我漠视他的感受。

我是如此庆幸自己在有生之年遇到佛法。当时我看得多的是地藏七网站,我觉得拜忏诵经太好了,既锻炼了身体,又导正思想,还规范行为。我自己都开始看到之前没觉察到的心念和行为的盲区了,我都往更干净更高尚的路上走了,我也一直在生活中身体力行啊,我比以前更能承担家里的责任,我对老公也比以前更加谦和包容了,对公婆也更孝顺,你怎么就是如此不认可呢?怎么就如此固执呢?(我心里这么想,嘴巴上却从来不说,一付高高在上的样子,行为看似是正了很多,心里却更是贡高我慢了。)

我之前以为他从来不了解佛法,后来才发现并不是,他也在网上看,但是,他看到的都是与我看到的相反的资讯,他不断地以佛教圈中的坑蒙拐骗来应对我讥讽我,让我特别愤怒,似乎我就是那个坑蒙拐骗之徒,我所接触到的那些很虔诚很用心的师兄们,都是坑蒙拐骗之徒。他好几次跟我说:你们佛教不是说空吗?什么都不要啊,那你就出家吧。反正迟早这个家要散了的,不如早点散算了。

我真的是无语了。我也无法解释什么是空,但我知道,那肯定不是他所以为的那样,我也从来没想过出家,我想的是怎么样把这个家搞得更好。认识他到结婚都20年了,我一直很努力但一直经营不好这个家,现在我终于明白,一切都有因果报应,我要从因上做功,不要求你改,我只改变我自己,你怎么还如此愚味呢?你怎么就看不到我的用心呢?

几次解释争辩之后,我放弃了与他的沟通。我将所有的心思都花在调自己的心念、做功课消除业障上。我相信,只要我努力了,只要他看到效果了,他就会接受了。


11年暑假,我动员大女儿去打地藏七。我感觉,女孩子多接触一些佛教的东西,一个是去业障,一个是有信仰,这将给她日后行为一个明确的规范。所以,那个暑假,大女儿打少儿七,我做成人七的义工。

去之前,他是极力反对的。他甚至都跟我的父母姐姐打了电话。但是,我的主意已定,没有人能够说服我。因为他们说的,的确无法说服我。(不是他们说的无法说服我,是因为我已屏蔽了自己的耳朵,还没开口我就认定他们的错了。)

我当时被逼无奈,跟他说:你给我两年,你就给我两年,让我把孩子调过来。(后来,老公多次用这句话来讥讽和质问我,我都无言以对。我只是说,你真正给我两年时间了吗?这两年时间,你支持过我吗?你一直在相反方向给我阻力。是的,我们夫妻俩最大的问题,就是心没往一处想,力没往一处使,太分裂了。我们都拼命想将对方扳过来。)

当时,孩子上高一,状态已经很不好了。在我的认知中,这都是业障。只要我和孩子自己都能努力做功课,业障消除,孩子就会改变。网上不是有太多这样的例子吗?

可是,一切并没有朝我所想的方向走。

打七回来,孩子好了两天,似乎又回到原状了。在打七时,做义工的师兄都说孩子真的很不错,能吃苦。可是回来后,孩子只做了两天功课,就不愿意做下去了。

老公也不断地冷嘲热讽。我感觉,他似乎幸灾乐祸孩子的状态,因为这证明他是对的。

我有些抓狂。事情发展到这个时候,似乎孩子的状态成了检验我俩谁对谁错的标准。现在想来,那时,老公对孩子的态度不一样了。他比以前更喜欢挑孩子的错,每一次批评孩子的时候,实际上是在嘲讽我。有一种:就是你妈,如此固执和愚味,导致你这个样子。那个潜台词,我感受得很清楚,很让我抓狂。

是的。从这个时候开始,我们俩在教育孩子上,就偏离了中正了。

在我看来,孩子的状态不好,肯定我是要负责任的,虽然当时我并不清楚我要负什么责任,但这是毫无疑问的。但作为孩子的父亲,你有没有去想过你该承担的责任呢?从小到大,你管过她多少?她的吃喝拉撒、她上学放学、她课程作业课外学习、她的一切,你做了些什么?你只会埋怨,只会指手画脚。

我真的是很愤怒。但是孩子的状态,我真的很着急,我一直在想办法。我知道批评不是办法,是她的心出了问题,她也想要做好,但是她力不从心。我必须要解决她心的问题。这个,我太清楚了,我自己读大学时就这个状态。我太清楚了,我必须要解决她心的问题。

另外,我还很担心,如果我们逼得太狠,孩子会不会走绝路。有太多这样的例子,我们楼另一个单元九楼就跳下去一个30多岁的女儿。11年国庆时,因为手机的问题,孩子和老公发生激烈冲突,孩子就往窗台上爬,我真的吓坏了。我太怕了!

我一直对女儿小心翼翼地,我一直在想着要从心的层面找解决办法;而老公一直在行为层面来指责孩子。每一次指责,就是在指责我。


11年11月份,又一个机会,寂静法师的弟子在长沙有个分享会,我参加了。再一次点燃了我要参加佛七的想法。于是,我抽时间,跟随一些人一起到南山寺打了个佛七。

老公的模式就是这样,他内心可能非常反对我参加这些活动,可是在言行上,他表现得并不激烈。我每次决定要去做这些时,我都会跟他说我要去干嘛干嘛,他总是说:你想去就去呗。我感觉得到他不乐意,但也没觉得他有多么反对。又因为那段时间有婆婆一直帮着带孩子,只要我没课,我出门也很方便。

这一次佛七,与寂静法师有一个很短暂的交流,直击我的内心,我终于开始意识到,我的心出了问题。孩子就是我们的复印件。以前,我一直认为是自己教育孩子过程中,语言和行为上有不妥之处,所以之前一直在调语言和行为,但现在终于意识到,是我自己的心出了问题。

明白了这一点,虽然我更清楚地看到了自己的痛苦,但是我是喜悦的。我又以为,我看到真相了。

之后,拜忏和诵经还在做。因为之前有发愿年前拜忏十万。我希望自己能达成。

但是,当我开始知道有颗心,我发现,我诵经时是没有感觉的。特别是拜忏之前的那句话:我用真诚的心忏悔的心感恩的心,礼拜八十八佛。我的真诚、忏悔、感恩都是一片空白,我什么感觉都没有。哪怕我后来拜到了十万,我仍然是一点感觉都没有。

我拜不下去了。拜忏也蛮辛苦的,如果真能消业,再辛苦我也不怕。可我知道,如果没有感觉,就不会有效果。完成了当初的发愿后,我中止了诵经和拜忏。

我相信别人的分享是真实的,相信能消业是真实的,那是因为别人心里有感觉,但我没有感觉,那继续不是自欺欺人吗?


接下来,我就在网上,寻寻觅觅,只为找一个解决心的问题的方法。

还是寂静法师的弟子分享会,让我了解了合一。但合一太远了,也太贵了,我想都没想。可是,我在网上搜合一的资讯时,遇到了深层沟通。

这个是我要的。我认定。我在网上联系了苏州水悦拿到了光盘,计划着去苏州学习。后来偶然发现长沙也有,便毫不犹豫地报名了基因班。


对了,我要整理的是钱的问题~~~~


在学佛期间,我虽然跟老公说地藏七是免费的,但是有随喜,大概每参加一次每天30块钱的随喜食宿,还有放生,每次大概三五十块钱,那段时间我每周会去放生。特别是果儿周岁时,我提议去素食餐厅,老公也没多反对,一家人包括公公婆婆我的父母和娘家的姐弟们在素食餐厅吃的,我知道他们不满意感觉怪怪的,但是,我不想因果儿的周岁宴而杀生,我太担心了。并且,吃完饭后,我将大家的礼金,除去餐费,全都放生了。大概将近千把块钱吧,这对当时的我来说也算不少了,但是,我就一个心念,唯愿我的果儿此生平平安安。

到南山寺,除了食宿随喜,还给家里的四个老人和两个孩子一人一个平安什么的,一人一百还是两百,忘记了。我也没有太多的钱做这些,但是,到了那里,有这个心念,只想去做到。

这些,钱都不多,我都没敢告诉老公。他也不问我。

但是他肯定是有猜测的,会在日常的抱怨当中体现出来。我都懒得跟他说。感觉说了他也不理解,白说。这些钱我自己也拿得出来。(是的,我有一个感觉,我这都是花我自己挣的钱,我也没有乱花,我都是为了孩子为了这个家,你凭什么管我。老公管不了我,管不住我,他很无力。我以为我花自己的钱,又花在正道上,理直气壮。其实,我不敢告诉老公,单这个不敢,就证明我的心是虚的,是非良知的。我的良知知道,这钱虽然是我挣的工资,但是属于这个家庭的,是应该跟老公商量征得他同意的。)


但是,开始学习深层沟通之后,那些钱对我们来说就是不小的数目了。

第一次基因班的钱8000,我工资卡里有。直接付了。

当然,在上基因班之前,是跟老公有交流的。具体情节也不太记得了。我告诉了他有这么一个课程,我还告诉他我计划去学。当时说到这么贵的学费,他是有想法的。但我说,我希望,我学了以后,可以去当沟通师,可以利用业余时间做沟通挣外快,利己利人。我有这个能力。他也没多反对。

(现在回想,在交流学费时,我也是含糊的,并没有明确告诉他到底要多少钱,我当时自己算的大概五六万块钱可以了。花五六万块钱解决自己的问题,还长一个技能,我觉得还是很划算的。现在想,太单纯太天真了。)


基因班之后,我随即报了圆满班,又报了学分班,算下来,一共是四万块多钱,我手头没这么多钱,我也不想找老公要,自从第一次跟他说了要学基因班圆满班学分班之后,费用的问题我再也没详细跟他说过,我没有勇气再跟他聊这件事,我知道他会反对,而我也知道我是肯定要去学的。所以,就这样吧。

当时自己的工资卡里没这么多钱,我就将年初存了用于房屋还贷的钱取出来用了。好象还少了一点点,我就刷的信用卡。

所以,等到学期开学,女儿的3000块钱学费我都拿不出来,是一起上基因班的一个姐姐知道后主动借给我的。为这事,老公一直念叨着,说我为了自己的学习,连女儿的学费都掏不出来了。

那个暑假,在上圆满班之前,我还带着大女儿去辽宁海城参加了寂静法师的夏令营。依然是无功而返。这是12年,暑假。

(后来,每当女儿的状态刺激到老公时,他就会拿这些来攻击我,说我带着女儿东奔西跑,学佛,不走正道,把女儿也耽误了。似乎女儿的一切都是我造成的。我很愤怒,但是,我也无法辩驳。我一直在积极地竭尽所能地想办法,我没能做到,那你做了什么呢?你只会跟我唱反调,只会在背后拆我的台,只会看我的笑话,只会冷嘲热讽。)


第一次学分班,给我的打击挺大的。我没想到只象征性地拿到了物质沟通分,基本步骤没过得了。之前以为,凭着我的学习能力,要不了几期就可以拿满八分了。可是,一期学分班下来,还是懵的。回来后再看当时的笔记,也有些摸不着头脑。并且,不知道自己努力的方向在哪里。天哪,当时还是很大热情的,现在回头看,一直头脑很清晰的自己,怎么会允许自己对这么一个大项目不明不白的呢?只是相信这个技术能帮到我,我一定要学完拿到八分,这样我人生的问题就有解了,但是四万多块钱下去,我还没有明确的思路,只知道,这个对我有用,我要。

晕中~~~

关键是,也不敢跟老公多说,因为知道老公知道了肯定会反对肯定会阻止的。而我肯定是会要坚持走下去的。(是的,我肯定是会要坚持的。这个,我要定了。这个念头如此地坚定,不容置疑。我也从来没有想过要去置疑。我人生中的很多决定,当我做出了,我就不再回头去置疑,哪怕走到头破血流无路可走,我也没想过。还有哪些决定是这样?高考志愿、毕业分配、恋爱结婚、工作调动……都是这样。    我只是往前走往前走不回头,不去回看自己的人生,总是在同一个坑里掉下去。    现在想来,回过头去看清自己的来时路,就能较对方向了。)


我感觉到自己的人生进入了一个困局,以我之前的经验和能力已经是无解了,我必须要找到解决方案,我一定要找到,要凭自己的能力找到。我不允许自己失败。

对,我不允许自己失败,所以,任何有可能妨碍我坚持走下去的信心的一切,我都要屏蔽掉,我都不要听,我都不要看。

    是的,就是这个我不允许自己失败的念头。如果我失败了,不是败给这个方法不是败给这个困境,是败给老公。我不允许自己败给老公,我必须要证明我是对的。

在学习的这条路上,在关于女儿的成长的这条路上,我真正的心思并没有在学习上,在女儿身上,我跟老公较上劲了。

就如同,在我谈恋爱的这条情感之路上,我真正的心思并没有在自己的感受上,而在我不能让别人觉得我没人要可怜我,我跟别人较上劲了。

就如同,在我高考的时候,我的心思也没有在那道所谓的难题上,而在我考砸了别人会怎么看我上,我跟别人较上劲了。

这就是我的一个最根本的心念,我要证明自己。我要证明我是优秀的,我要证明我是有人爱的,我要证明我是对的。

    

当我要证明我是对的,在我眼中,老公所表达的一切意见,就是不断在证明我是错的,就是不断地在否定我。

我们从来没有心平气和地坐下来谈过事,从来就是辩论,从来都是只说自己的,不听对方的,从来都是只要证明自己的对,还没听对方的就已经假定了对方的错,因为我认定对方只是想否定我。

当我们在争对错的时候,事实是什么都已经不重要了。我也忘记了个事实了。只为了证明自己的对了。

好笑的是,我从来都是逻辑严谨辩风强悍的,可是,在我认为的思维不严谨口才也不行的老公跟前,我常常被他的“强盗逻辑”逼得哑口无言,但是,我也从来不去深思他的“强盗逻辑”,我将他的一切定义为“强盗逻辑”,所以,他在我面前也是很无力的吧!~~~

这就是我们的沟通模式。

到后来,我连辩论的力气都没有了,我只要自己做出来,做出一个结果给他看,目的还是一样的,希望事实胜于雄辩。

    我就是带着这样一个心念在学习,在成长。

    今天,看到了我的初心。


我的内心,藏着一个不屈不挠的孩子,张牙舞爪地,不停地叫嚣着,很愤怒地、很委屈地叫嚣着:你们看着我,你们看着我,你们看到我了吗?我在这里!我在这里!我是优秀的!我的有人爱的!我是对的!你们看到了吗?我是如此努力,我是如此努力啊,你们看到了吗?


之后的学习、十日内观、辟谷、沟通,真的花了不少钱,但我只告诉老公我什么时候要到哪里去做什么了,我从来不告诉他我花了多少钱。钱不够就刷信用卡,就等着年终时补上窟窿。

现在想来,其实老公也不是完全不支持我的学习,我记得他跟我说过,你总是说沟通有效你的情绪很多,要不你就花点钱专门去做沟通,就不要去学了吧。

可是我不听。为了省钱,我几乎没怎么花钱做沟通,一团乱麻怎么拿学分呢?所以,上了七期学分班,前后花了十多万,才拿了六个学分。

现在想想,如果我真的头脑清醒点,听从老公的意见,花十万块钱去沟通,我的状况肯定是不一样了。


以前,我们的钱是放在一起的,工资卡也就放在抽屉里,谁要用谁取。但是,不记得从什么时候开始,老公就将他的工资卡收到他的包里了。

我虽然什么都没说,心里还是有想法的。我的收入一直比他要高一点,他脱产读研究生的那几年,他不仅没工资,我还要负担他的学费和生活费,平常给他父母的钱比给我父母的要多,我从来都没有怨言,并且,我对自己的生活很节俭,我不贪吃不贪穿不贪玩,几乎没有任何多余的消费,只是为了内心的解脱,为了改善家庭的生活品质,我就花了这点钱,你何必做出这么个小气样?

但是,我什么都没有表达。我也理解他这么做吧。


(大概是13年时,有次老公说想将我们在原工作地的一套房子卖了,大概可以卖40万。我特别高兴,说:这样吧,卖40万,我只要十万,用来上学分班,别的随你安排。老公哼了一声,就再也没有下文。我也不再问。结果后来,老公说我竟然为了上学分班想卖房子,真的让我很恼火。

之后,他将这套房子抵押贷款,放贷给他同学希望拿高额利息。我心里是不太同意的,担心有风险,但是,我又担心自己反对之后,他日后埋怨,就什么都没说配合他办了手续。结果后来直到现在,他同学的企业一直不行,月供都付不上了,每个月都还要从工资里还月供。他压力很大,我也不吭声。

再后来,15、16年,老公就一直到处看房子,想给女儿买一套房子。但我们当时手头一万块钱都拿不出来,我随他去看,也不发表意见。心想,你想要怎么样就去做吧,我反正是没钱。结果,他硬是通过借钱付首付买了套房子。我只是最后陪他去办了手续算是配合了。至今,首付款还没还清。

因为后来房价大涨,他不止一次地在我面前夸他的英明决策,我也只是笑笑,内心想着,以后怎么样还不知道呢。他也曾抱怨说这套房子我一点都不关心,我也不吭声


这几年的假期,基本上都是他带着他爸妈去旅游,我去学习或是忙公司的事。我知道他是刷信用卡,我也不问他的费用,他也不跟我说。


这就是我的模式。对于我不看好不关心的事,我不发表意见,冷眼看着。至于钱,我也不太放在眼里,你想怎么折腾就怎么折腾,只要你折腾得起,我也不靠你过日子。好,我不指望,我也没反对;不好,事实打败你!

我们之间就是赌着这口气,互不认可,互不低头。)


后来,一次又一次去学分班,面对诸多老师的不同标准,我内心有了许多疑惑。我也因为省钱从来没有请资深沟通师沟通过,不知为什么,我找不到一个我相信真正值4000块钱的沟通师,而同学们对辅导师们的不同评价也让我犹疑。我只想找一个真正高水平的沟通师让我体验一下,让我知道真正的沟通的精髓。我找到了一敏老师。

去了青稞,我知道,这是我想要的。但是,因为时间,因为钱,我不敢动这个念头。我无法给老公一个理由,一个交待。

你不是说深层沟通就是你一直在找的吗?你不是说那就是你要的吗?你不是说那能解决你人生的困苦吗?三年多时间,十多万块钱,现在你说这不对?你不想要了?你要再选择另一个你想要的?

谁还会相信我呢?其实,连我自己都不敢相信了


可是,问题还是得解决啊!

之后,本来是决定再也不去上外面的课了,阴差阳错地,遇上了曹老师,女儿本来从来不愿意跟我去上课的,这次竟然也去了。

我自己是没有感觉的,可是孩子有感觉。我又感觉到了绝处逢生。

之后,大家力邀我一起合伙办公司推广量子全脑技术。女儿也成了合伙人。

老公一直冷嘲热讽的。我也一直拿他的话当空气。

公司我只用了不到8000块钱,但是花了不少的时间和精力。我一心三用,工作、家、公司,很辛苦。

再辛苦也不跟老公说。再辛苦,家里该做的事一点也不少做。只为了堵他的嘴。(这就是我的模式,不服输。)

女儿的状态时好时坏。我的心态也时好时坏。


终于,女儿愿意跟随一敏老师学习了。

我必须得跟老公谈。并不是因为这一笔费用,是因为这个决定。老公就一句话:我随便你们,反正我没钱,我就留给她一套房子。我心里还真没指望他拿钱,我知道他也拿不出来。我将保单抵押贷款,刷信用卡,交了费。也没有告诉他我是怎么解决这笔钱的。他也不多问。


就这样。关于钱。就这么多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我那时等你来,想着没有七彩云朵,也应该是个温润模样的俊男,微热夏日,你慢慢踱步到我身前,停下来冲我笑。 那一刻啊,...
    无双颜阅读 275评论 1 1
  • 我的设想是年底辞职以后踏上义工旅行的征程,我知道这个决定一定会不被家长所支持,首先安全问题是第一考虑的重中之重。这...
    小黄2333阅读 216评论 0 0
  • 每次想要记录点儿东西的时候都不知道用什么题目,因为只是简单的生活琐事,所以不知道取什么名字好,再次回到简书,觉得这...
    左一耳阅读 23评论 0 0
  • 参考资料:https://my.oschina.net/iq19900204/blog/411450 http:/...
    水田夏木阅读 926评论 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