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人吴金海,或被动的超我

一、为什么重提抄袭

因为事情远没有结束。这是本来要发的第三篇文章,因日常忙乱,被迫中断,如今得闲,再又拾起。何谓没结束?抄袭已石锤,他不道歉,却偷偷改了我指出的抄袭段落,私下私信沟通照样目空一切,不觉自己有错。事情就有了后续。

关于背景,可以参看之前两篇文章,:

一是其怂恿网暴之行:《今儿就从头扒一下18级中传电影学的阿让,看是什么成色》

二是其抄袭石锤证明:《问阿让,既然已经承认了抄袭,怎么做到厚着脸皮不道歉不自查继续卖的?》


二、标题何解?

林语堂在《苏东坡传》里专门分析过“小人”这一中国历史中特有的群体。如今以阿让,即吴金海论之。

什么叫小人,精明的愚蠢,反复无常,色厉内荏,得势猖狂,不内省,以利益为上是为之。

小人的一个特点是反复无常。回看他在考研群里的聊天记录,一边在他的抄袭自辩声明里称,“我是很敬重学长的,毕竟他也帮助过我”,但是另一边呢,在群里怂恿鼓励粉丝围攻网暴,自己亲自在群里po出我一篇影评嘲讽,“瞧瞧,这写得什么,笑死”,典型的微博讥讽口吻(他的语言风格之后论述)。

这是小人的两面性。自己都矛盾得很,对其话语分析自相矛盾处甚多。

但似乎他有配不上小人这一称呼,小人的一个特点是精明,为什么他有时看起来如此愚蠢?这其实也是小人的一个特点,精明和愚蠢同时兼具,或者说他自以为精明的做法其实恰恰折射出了他的愚蠢。

首先是不内省。我提出抄袭后,他说“我没错!!!”,然后率先发难,他首先想的是反攻,而不是自查(我是后来才知道他一开始就没有认真解决问题的态度)。

在提出具体举证后,又慌了,承认有过参考。这不是打自己的脸吗,那为什么早不承认呢?总要等到别人走出一步后,才能意识到,下错了。不内省、冲动、猖狂,精明、愚蠢,看似矛盾的一两点都可以集中结合到一个人身上。

反复无常、精明/愚蠢,都是具有两面性的。两面性,是小人的根本特征。


三、被动的超我

弗洛伊德三个人格层次,本我,自我,超我。超我是比较高端的,具有社会道德情操的,常常压制混沌的本我,本我脑子里只有原始冲动。

什么是被动的超我?就像是驴子磨磨盘,抽一鞭子,往前挪一步。

超我本应该是主动性的,但吴金海的超我是被动性的。我写了两篇文章抽了两道鞭子。抽第一鞭子,承认了说,“我是参考过你的资料”——而这以前是被他隐匿的来源,以前他的态度是“我没错!”,现在这一鞭子下去,能承认这一点了,有效果。

第二篇文章附带了更为详细的举证,但是却没有进展了,为何?抽一鞭子,挪一步。最后抽疼了,索性不走了。

开始回避,拒绝沟通,删除我在他豆瓣状态下的回复,拉黑微信、豆瓣,主动冷却事件,而且偷偷修改了那一章的资料,但是不公开承认,不道歉——

其粉丝也是奇葩得很,后来给我主动发了修改的那一章,我问她,抄袭他不认了吗。那曾参与围攻我的女粉丝说,向暝学长已经修改了那一章资料了,你看,然后拍照发给我。我顿时无语,她的意思就是——“我虽然抄了你的东西,那我已经改了啊。你还要怎样?”

偷偷修改过就完了吗?这可是用来牟利过的,你至少给我一个道歉吧——不,道歉也别想。而且还说你吃相难看——昨天中午我联系他,想在发文章之前再和他好好沟通一次,如果可以,就私下解决了。

他回复说,“你要真觉得你正义无比,这边还是建议你采取法律手段,你这威胁我恐吓我,你这吃相也不好看。”

事先沟通,是想尽量私下解决,却被吴金海先生称之为“吃相也不好看”,令人讶异,其实不用讶异,这是他一贯的语言风格,言不及义,夸张修饰,语言系统混乱,被微博流行语长期侵袭,没有正经的词语库。他的粉丝位居其腚下,也沿用他的词汇。

再说吴金海本人要觉得自己问心无愧,为什么不敢打电话沟通呢?为什么删除回复,拉黑联系方式,选择主动冷却事件呢。偷偷改了资料也不加任何说明,也不公开。

说到上诉,可以,但没必要,时间耗费不起,该做的都做了,被一一回绝,于是就恢复你本名,在互联网上为你留下人生档案吧。

为什么到这一步,因为看出他从没想到解决这个事情——当时提出赔偿,要是认真想解决的话,觉得不合适可以再商量,他不,他把截图放进自己的豆瓣日志来进行嘲讽。从这一点看出,压根没有解决问题的诚心,只是想尽可能找一些对方的问题留存、嘲讽而已,只是把它看成一场骂战,从没想过如何解决。

这种人不要脸,能怎么办呢?现在道歉也不要了,只给你留下人生档案即可。

园子温说“把坏事放到阳光下,并认真解说,才有可能找到希望。”这件事,把它摊到阳光底下,认真解说,事件真实情况会逐渐显露出来,到时候可以看出是谁在裸泳。吴金海前后的态度,从猖狂嚣张到主动回避,也足以能说明一些问题。


四、吴金海的语言风格分析

跟吴金海初期交流起来挺费劲的,因为搞不懂他的一些词汇的表意。

主要特色语词列举:

带节奏、吃相、撕逼、内涵我、这边建议你

这是什么词汇?是微博+饭圈+淘宝的集成词。

这些吴金海的语言风格,能说明什么?

语言和思想并不是截然分离的,而是互为表里的,语言是思想的寄存之地,也是思想赖以表达的具体手段,语言词汇的具体选用表征了你的思想处在哪种境界。学术界往往会生造不少词语,比如德里达的“延异”(la différance),德勒兹的“块茎”,因为现在的语言库里不存在思想的对应物,只能生造词语来表达一种新的思想的诞生。

吴金海的语言风格反应的是新思想的诞生吗?

一个学术硕士脑子里,其词语库里,其日常组织的话语居然都是微博的流行词汇,而且关键还用的言不及义。譬如说“吃相”,我跟吴金海试图交流,他拒绝,说你这“吃相也不好看”,就算是你用这种流行语汇,那你也得用对啊,吃相是这么用的吗?

吃相是是一种譬喻,比喻你挣钱不择手段。孔子说,不义而富且贵,于我如浮云。吴金海是,被指出抄袭,就偷偷改了那一章,打死也不道歉。这才叫吃相难看。只要能吃,管他吃相如何,撅着屁股蹲在地上舔也可以。

语言是思想的反映。而吴金海的语言词汇,跟微博饭圈的迷妹撕逼时的用词风格是一体同构的。

至于那些粉丝,沿用的还是吴金海的哪几个词汇,比如“内涵”“撕逼”,这是还要等而下之的——《庄子·列御寇》里说了一则“舔痔得车”的故事,建议吴金海的粉丝看一下。


五、吴金海主要事迹或做的恶

1、怂恿粉丝骂人,与卢本伟线下聚会怂恿粉丝骂人格调相当一致。卢本伟因为此事被封了,吴金海呢?

主要事迹见第一篇

2、剽窃抄袭

具体见第二篇文章。之后不加任何说明,只是改了我指出的段落。

这里再添加一些说明。

他的资料第五代这一章用了我的一篇文章《电影的时距》,这篇15年就发表过,后来用进了资料,这是资料原创性的证明,也是他剽窃的留证。

这段话来自我15年研究的电影叙事学论文,《电影的时距》。现在还有记录

最后一句,“其作用类似于理性蒙太奇”,他洗稿了,改成了“使观众感受到了一种渗透力,一种哲人般的凝思。”

但是这里面的时间长镜头、静止长镜头,都是特有的专有词汇,其他词句也都一致,抄袭是无疑的。

而吴金海本人也自己承认有过参考,其实就是抄袭。因为这具体的文字,实在石锤了不能不认。

什么是剽窃?

剽窃是指盗用他人的想法、程序、结论或语言而未给予他人贡献以足够的承认。

隐匿来源是剽窃的核心特征

我们的区别在于,我给出了参考文献和来源,而你未加给出,尤其是隐匿了核心参考来源。

而剽窃是从属于学术不端行列之中的。

所以剽窃是铁板钉钉的,至今他依然隐匿参考来源,没有承认剽窃,只是修改了这一版资料。

所以说你吴金海抄袭完,剽窃完,就是自己修改一下,打印替换一下,消除对自己不利的证据,就完了吗,哪怕说明一下也好啊,不加任何说明,始终隐藏自己剽窃过的证据。死撑着不道歉。

至于改的资料,有一处错误的地方,那位粉丝拍照发给我的时候,一眼就看出来了,明显着急替换下的敷衍之作,还有一处错误的特征总结,但是……,你们既然这么支持他,就支持到底吧。

再说一下吴金海作为小人特质的两面性。他在他日志下的回复里说,“我自己手打的几十万字。”说出来羞不羞人呢。

别说吴金海自己的抄袭了,就是对我的举证,难道对你吴金海不是一样么,你没用过这样的素材?你文章对我参考来源的全部举证也都适用于你。

但是!吴金海先生居然毫不脸红的说自己是“手打的”好几十万字。那原来你自己的剽窃和抄袭,也都是手打的啊,那真是辛苦你了。脸一点也不要也是需要常人不及的勇气的,才能说出这句话。一声叹息。

截图出自其豆瓣日志,可以自行查看。豆瓣向暝,ID:68186857。豆瓣主页:https://www.douban.com/people/68186857/

且不说至少帮过他,就是正常的为人吧,一般涉及到抄袭,也会亲自交涉,无论也不能怂恿粉丝网络攻击曾帮助过自己的人,但是他一反常态,狗咬当年人,一直倨傲,拒绝交涉,怂恿鼓励粉丝骂人。

在舆论场中洋洋得意,舆论优势让他以为自己也没错,直到我拿出石锤他才主动冷却事件,一直拖着不给回复。就这样试图不了了之。

所以为什么说精明的愚蠢呢。看到粉丝围攻了我,就觉得自己胜利了?接着公众号下看到没一个为你说话的,又慌了?觉得是我压制支持你的评论?但是还真没有。

脑子就是这种脑子——不以事情本身对错而论,而以是否有粉丝支持、围攻了对方为参照点,所以说其简直令人哭泣。

这种“得势猖狂”与他的“不内省”也可以联系起来,情绪波动极大,这其实是他自身的性格特质,在多个地方都表现出来。

其人格素描就是这样,精明的愚蠢,得势猖狂,失势回避,从不自省,说大话毫不脸红,反复无常,两面性,尽皆展露无疑。

真是,人生到此,从未见过如此卑劣无耻之徒。

有中传校内的人与他接触,这么宽慰我

所以看起来,其本身日常为人都不怎么样,那么吴金海做出这些奇葩事儿也就不足为奇了。但还是要写出来,把吴金海的事迹写出来。网络事迹和真实人生不是脱离的。互联网是有记忆的,现在他继续嚣张认为自己就算抄袭了也奈何不得,那就只能为吴金海留下人生档案了。

所以这篇就又叫做《吴金海,互联网为你留下人生档案》或者

《吴金海:我们与恶的距离》

或者

《吴金海:一个“小人”的人类学样本考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