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风不过鬼门关

(二)灵魂的洗刷

阴间里最有趣的一件事,是她有幸得以结识孟婆,显然这个20来岁的姑娘并不知道自己在凡间的名气,认识孟婆是在晚饭之前,是她每天最难熬的那个时段,活着的时候身边的姑娘都减肥,把自己挤进只有12岁小孩才能钻进的裙子里,长大以后的烦恼有很多,但是发胖是周期最长最让她无所适从的一个,腰变粗,两腮变肥,肿胀的形状掩盖了大都市应该有的前凸后翘。是她看小笼包、麻辣烫更加亲切,还是身边在减肥的女孩们的身体散发着冰冷,她不知道,可就像恋爱一样,一个肥胖还不以为然的人就像一个自愿单身的普通女孩一样不间断的接受着白眼。

在那些加班到昏迷的时刻,她怀念记忆里的饭香,她感觉自己赤身裸体坐在看似开放实际封闭的工位,透明人一样的紧贴着桌面,这感觉分明不是饿,是对熟悉的味道的不解。

吃了那么多年的三餐,为什么长大了要戒掉。

然而孟婆正在她面前大口嚼着不良死因而魂飞魄散者的灵魂的残体,没等她问,孟婆就从饭池里抬起头,她念叨起来,最好的灵魂,从来不是婴儿的,因为小孩天生就带着邪恶,甚至依她看来是最邪恶的物种,她们这里在每个婴儿出生前都会用死去的处女的血把新生的灵魂洗上两万多次,再用死去的哺乳的少妇的奶水洗上七七四十九天,再把泡的发皱的灵魂们赶到阴间的血麦田里捶打,直到最新鲜最核心的一层灵魂显露出来,重回孟婆这里喝上一碗漱口汤,她说,其实从第一道工序的疼痛开始,那些无论老的少的脏的净的灵魂就早已经忘记了自己的来处和故事,喝下她这碗汤,一是为了让他们忘却在这里经受的痛苦,二是除去他们嘴里仇恨的气息。

但是,孟婆嚼了嚼嘴里生冷的灵魂,一时咽不下去,我,在这里干了将近二十年,当然知道,这些仇恨是掩饰不住的,虽然我没听到过人间把我传说成一个满脸褶子的老太婆,但是我听说过人类出生时都带着一身的血腥和震慑力十足的哭声,我知道那是怎么回事。

她忍不住开始回想自己降生的那个早晨,自从到这里之后,甩开了凡尘的七情六欲之后,她就拥有了无限追忆往昔的能力,打破结界那天是个冬日和春日的交融之际,虫类在土地里斡旋,惊扰到冬眠的种子,于是种子也在暗地里开始悸动,太阳不害臊的逐渐重启自己的热情,柳梢和枯黄的灌木都试图掩住一个冬天的干瘪和野蛮,在阳光的勾引下焕出一点点可爱姿态。

那个时候,她感觉一股力量自上而下的压迫过来,就像受到最严厉的一次背后捶打,把头脑里的东西一股脑冲了出来,同时,她哑口无言,大汗淋漓,皮肤上混杂着汗液和不知是谁的血,只剩下一种饥饿的本能,和不知来自何处深远的仇恨,而她疲软的四肢和精致小巧的手指都无力将这一切表达,现在想起来,就正仿若她节食到虚幻的时刻,一切都很真实,只有自己透明而无力,所以,一种坚决而凄楚的力量,让她把所有换做了一声,震天的哭声。

伴随着这声不像自己的哭声,她收到来自她人的欢笑,她出生时怀带着不想与任何陌生人发生勾连的想法,一同破灭了。

那就是说,无论我们过了多少轮回,我们都不会记得?

然而,仇恨却会累积,孟婆终于咽下那些失败者的灵魂碎渣,眯起了眼睛,准备小憩一会。

如果想记得一星半点,就决然不能再往前走了,她决定留在这,做一个食人灵魂给人热汤的孟婆。毕竟,关于上一辈子,她还有那么多不知道。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你坐在人间谈笑我是一只窝在你怀里打盹的猫暖黄色的灯光撒在你身上喧嚣与吵闹自觉退场你慢慢诉说着过去的时光放学后的故事...
    尔思_阅读 91评论 0 6
  • 人们常对我说:“活出真我”。 活出真我是啥?其实并不存在,因为什么是真我,我们并不了解。是金子总会发光,但总也因为...
    Whoiswarrior阅读 29评论 0 1
  • 周围的所有刻薄的人像一把把锐利的刀子一样在渐渐将我与你剥离,血快要流尽了,我将要与你告别,你是从我出生以来就陪伴着...
    牧原秋冬阅读 22评论 0 1
  • 宿命轮回 逃不过命运折磨的身心 百转千回 走不出画心为牢的囚笼 午夜梦回 跑不出噩梦缠身的过往 肉体感知的年轮 流...
    幽玉儿阅读 229评论 3 11
  • 我站在北方线上,过早地置身于冰天雪地 寒风之下,生活依旧,所有的劳作依旧 一场大雪洗洁被仇恨苦痛折磨的心灵 也许寒...
    楼台花舍阅读 152评论 0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