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蝶【三】【四】

【三】2015

“老板,来瓶啤酒。”

朴灿烈很高兴有机会使用他为数不多的熟练掌握的中文。被吴世勋打发出去买东西这门差事只有他心甘情愿地履行,哪怕是买点违规物品也绝不多嘴半个字。

吴世勋看到“青岛”二字却气得直翻白眼,连钱也不还,只叫朴灿烈出去时把门带上。他找了个玻璃杯,一股脑地把青岛啤酒全倒进去,罐子被利落地扔进垃圾桶。

混账!

虽然约好了要碰面,但那家伙居然来在机场晕倒这一出。当然这不能怪他,吴世勋想来想去晓不得怪谁,只好先怪一下子朴灿烈。可朴灿烈一点没有伤心的样子。有什么法子呢?成年人这时候只能借酒浇愁。飞机准时起飞,太阳准时升起,自己的照片准时在网络上横行霸道。

kkt上显示出一条未读。他晓得那是黄子韬,也晓得他不会再来。果然,来信只有短短一行字。

勋,我来不了。有礼物给你,么么哒。

行吧,看来并非做戏,平日怎样也要来个五十分钟的语音诚恳道歉才算了结,看来真是身体跟不上。礼物倒不用多猜,无非是些金贵玩意儿。

叮铃铃。世勋啊!你的礼物来咯!

朴灿烈兴高采烈地直接推门进来,一个硕大的箱子却卡在门口。他狼狈地想拉进来,里头梆铛地传出不妙的响声。

箱子上打了不少通风口。吴世勋上下打量,空间怕是足以把黄子韬塞进去。莫非礼物是这个不成?

然而朴灿烈已经麻利地拆了箱,拨开厚得要命的软垫,一只显然塞不下黄子韬的笼子露了出来。吴世勋悻悻然坐回床上,咬着指甲看灿烈辛勤地拆包。

“啊一古,candy!世勋你来看!他还舔我指头呢。”

吴世勋还没从床上挪下来,都暻秀和边伯贤已经岔着拖鞋火速赶来。

糖糖糖糖糖糖!小小的白狗被三个眼神慈爱的男人团团围住,惶恐地待在敞开的笼底。糖糖被套上一条小巧的防弹背心,小嘴藏在雪白的长毛后,乌亮的眼左顾右盼,不安地轻叫几声。

吴世勋过去轻轻地把它抱起来。狗很小,与其说是抱,不如说是托起来。糖糖眨眨眼,低头想咬吴世勋的手指,却低不下去。另外三个也紧紧跟着吴世勋的双手,被自己的目光拖到他的床边。

手机振了两下。黄子韬说:“怎么样?”

但吴世勋无暇顾及,糖糖乖巧地窝在世勋怀里,蹭着他的小腹。世勋把手指伸到糖糖嘴边,糖糖立即偏过头连舔带咬。这小家伙,比vivi黏人多了。哎呀呀,怎么能把vivi跟它比呢!吴世勋不禁连连摇头。

都暻秀半跪在床边,似乎本想摸摸糖糖柔软温暖的长毛,却被它有点凶恶的架势吓得睁圆了眼:“世勋啊,你不疼吗?它咬得好用力。”

“不疼的。”吴世勋笑着说。

怎么可能不疼。

但是烦闷的心情已经随着酒精全然挥发。吴世勋忽然很是思念vivi,如果带着它就好了。vivi和糖糖见面的话,怕是暻秀和伯贤都挪不出房门了。

黄子韬又发来一条简讯。

有时间限制噢!以后我会让人接它回去。下次补偿你。

虽是意料之中,无名火还是蹭蹭地蹿上来。跟糖糖玩两天,好像是什么恩赐一样!他有点气恼地把糖糖放进伯贤早已准备好的大张的怀抱中,侧向一旁,不管伯贤怎样咿呀乱叫着蹂躏可爱的糖糖。

翻身的动作还没完,吴世勋就开始后悔。他知道糖糖对黄子韬有多重要,刚才自己的想法未免实在是太自私幼稚。吴世勋掏了手机出来,录了段糖糖被他们上下其手的小视频,点了发送。他正要问黄子韬恢复得怎么样了,对方立即回了条语音。

“哈哈哈。好好玩儿啊。勋儿呀,我好想过来,我已经没事了。但是刚才动静太大了,我实在走不开。”

声音细弱又诚恳,立即使吴世勋不忍在受害者的位置上待下去。他叹口气,回道:“我也想见你。”

身后的吵闹声立即小了下去。吴世勋一回头,哥仨正不忍直视地斜眼看着他。

“拜托,我说的是中文,你们听见什么啦?”

“哼,中文还不是一样。想你的韬哥哥呢。”伯贤摇头晃脑地捏着鼻子说,“么么哒,么么哒——”

“谁是你韬哥哥,他是我哥。”

"你还知道他是你哥。"

吴世勋不言不语地把糖糖接过来,抻了抻脖子,软绵绵地搂着糖糖靠在床上。

“这么名贵的狗,还是世勋抱着合适。”朴灿烈挠着脑袋,干笑几声。

世勋扭过头,轻轻抠弄糖糖小巧的下巴:“出去时把门带上。”

【四】2012

世界第一的superstar!

公司入职表里有“对未来演艺方向的愿望”这一栏,不知是经纪人没说清楚还是怎样,黄子韬如是写道。这张废表很快在练习生中传开,阅者无不拍着栏杆大笑不止。

表传到吴世勋手上时,他也真心实意地笑出了泪。这个新人比他想的还要妙趣横生。笑罢,他没有传给下一个人,叠了几下揣进口袋。

黄子韬今天练习的状态不是很好,棍子脱了几次手,好在没砸着人,他点头哈腰地赔了几次不是。上午的课已经完毕,黄子韬没有像往常一样中午也加班加点,靠着栏杆坐下,可怜兮兮地缩成一团。

吴世勋便走过去,不经意似地递出那张表,望着门口说:“和我吃个饭怎么样?”

黄子韬把表一摊开,腾地红了脸,连忙扯过来藏在自己的运动包里。

“我又不知道那是什么意思!不是让我写我的愿望吗?”

“嗯······一般人不会那么写就是了。”

“可是,我就是那么想的嘛。”

吴世勋侧过头,很淡漠似地打量着黄子韬。他说:“我不讨厌。”

灰尘在光下舞蹈而产生的漩涡,那一瞬见在吴世勋的身旁熠熠生辉。像钻石的粉末。黄子韬这么看呆了一会儿。

“讷,我很好看吧?”吴世勋自矜似地笑笑,仿佛很习惯这样的情形。事实上,他的五官单独拎出来,都算不上精雕细琢;组合而成的位置,也不是完美无瑕。但整体来说绝不是普通。那是在平庸的对立面,是无趣俗气的全然的反义词。眼神没什么亲切感地直盯着物体本身,你知道那眉眼之间毫无对观测者的情感可言,仿佛行走于机械之国的人类王子——你只能把这冷漠归因于自己,绝不忍心将一点点过失推给眼前的半大男孩。

“好看,非常地。”黄子韬认真地点点头,“没见过这样儿的。”

预备被夸出花儿来的吴世勋知道这个莽货还没明白过来,耸耸肩把黄子韬拉起来:“走走走吃饭去,你不会要减肥吧。”

“哎等会儿,你看我怎么样?”

傻子!

吴世勋背着他,白眼翻得冲天。但他笑吟吟地回头说:“那我看看?”

黄子韬努力把眼睛睁大,嘴抿得很不自然。他刚想调整一下脸部的角度,敷衍了事的吴世勋就拍着他的右脸说:“嗯嗯,好看到万籁俱静,好看到火山喷发,好看到魔镜爆炸。世界第一的王子殿下!”

虽然没听懂前面挖苦的排比句,黄子韬听懂了后面的“世界第一”,于是他说:“没有没有,不是世界第一,吴亦凡就比我更帅一点。”

啪。吴世勋一巴掌拍在自己脸上。惹是生非的生涯算是遇到了强劲对手。

“不过你也不错,小姑娘肯定喜欢你。”黄子韬一边往外走一边说,“一看就是活该要享福的面相,没人忍心叫你受苦。这也挺好。”

“哦?这你倒猜错了。我家里普普通通,因为有两个儿子,我才能出来干这个。”

“不,我保证,你以后肯定穷不了。什么好东西都会追着你跑。王子命!”

“你保证?我可是很信这个。东方的神秘预言啊什么的。要是我穷困潦倒,可要找你算账。世界第一的王子殿下!”

“不是世界第一。”

得得。

“你也是王子,我也是王子,哪有这样儿的?连骗小孩儿的童话都不会这么写。”黄子韬说。

原来这家伙也有开玩笑的时候。吴世勋想。“所以这不是童话,是现实嘛。脏兮兮的现实,王子们在厕所又是拍照又是抽烟。”

黄子韬很羞涩似地笑了。他说:“听鹿晗说,你喜欢喝奶茶?我们去喝吧。”

“嗯,要最高贵的香芋味儿。”

好歹算是提前做了调查嘛。吴世勋有点得意瞟了他一眼,像是取得了某种胜利。

胜利了什么呢?他懒得再想,拉着黄子韬的挎包,大摇大摆地走向首尔的灿烂阳光之下。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K.I.S.S.(Keep It Simple, Stupid) - unniebee 世勋在与暻秀和俊勉聊天时仅...
    梦里江河阅读 424评论 0 0
  • 01 是灿白啊很喜欢朴灿烈的时候,边伯贤是天天高兴的。睁眼闭眼全是他,心脏也没有一点空隙来装别人,仿佛成了他生命最...
    逃声阅读 2,873评论 2 16
  • 【二】2011 新来了一个怪人。据说既是异国男孩,又武术了得,韩语却一窍不通,因此没人敢多去招惹。 那家伙啊,是会...
    扫文研阅读 217评论 0 0
  • Azhang阅读 111评论 0 0
  • 本文参加#感悟三下乡,青春筑梦行#活动,本人承诺,文章内容为原创,且未在其他平台发表过。 身处在喧嚣嘈杂的城市中,...
    盐汐i阅读 97评论 0 0
  • 今早,本是无意点开的视频,却让我关不住眼泪的闸门。 这是个关于北京送餐员海刚的故事。看见在暴雨后因为送餐晚了,...
    琦卷儿阅读 158评论 0 0
  • 感恩!两个妹妹赞赏了我的文章,好丰盛的红包,虽然我的文字还很稚嫩,谢谢你们看到我的努力,支持我鼓励我一路走下去。谢...
    梧桐70阅读 75评论 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