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TA英雄传之死亡先知

死亡并不是一种痛苦,而是一个终将降临的节日,可对于我来说,却连选择死亡的权利都没有。

图片发自简书App

 我叫克萝贝露丝,在我记忆的伊始,便和母亲生活在这片森林里,这里罕无人迹,只有我和母亲生活在这里。

   我曾经问过母亲  “我的父亲到哪里去了?”  母亲说:“亲爱的,你的父亲已经参透了死亡。”那时的我还小,还不明白母亲的话是什么意思。

      母亲的身上有特殊的印记,那是死神的印记,是死亡先知的印记。

        每一个占卜者都会想要进入死亡之境,因为对于占卜者来说,能够进入死亡之境是一种肯定,一种荣耀。死亡之境是死神对占卜者的考验。那些受到死神认可的占卜者,身上便会出现死神的印记,成为一名死亡先知。

        母亲便是一名死亡先知。

   但是作为一位死亡先知,是不允许有生命的延续的。因为人们认为,死亡先知的职责便是参透死亡,她们是死神的代言人,她们每天与死神打交道,与死亡的距离太近,所以她们的孩子生来便是弥漫死亡气息的,是不洁的,是会为人们带来灾祸的。

         但是母亲却生下了我。

   这也是我们一直隐居于此的原因 。我确实是生来就弥散着死亡的气息,因为我发现我与在幽暗之处肆意的生物有些与生俱来的亲密。  母亲说我是极具天赋的占卜者,将来一定能够成为出色的死亡先知。

     “将来我也要成为母亲那样的死亡先知!”

      母亲蹲下来,将视线与我相对,爱抚着对我说  “作为一名死亡先知,我未能参透死亡,但是因为有了你,我却参透了生命!”

    我每天和母亲学习着占卜之术,把玩着母亲的水晶球,每天晚上在梦中为迷惘的灵魂指引道路。

  生活依旧宁静而祥和,我的占卜之术也日益精进。

    直到有一天一个过路的旅者前来讨水打破了这种平静,他感受到了我和母亲身上散发的死亡气息,回去之后便向众人揭发说我是死亡先知的女儿,我是会为这片土地带来灾难与祸患的人。

         就这样众人前来讨伐我们,外面声音嘈杂,母亲将我藏在树洞之中,并且将她的水晶球交给了我对我说 : “乖,亲爱的,你就在这里和水晶球玩,无论听到什么声音都不要出来,知道了吗?母亲有一些事,一会儿就会回来找你啊,不然的话野熊就会来把你抓走吃掉!”       “嗯嗯,知道了母亲,我一定会听话的,我等你回来!”

     我手心捧着母亲给我的水晶球,它晶莹剔透,折射着白色的光,透过它,我看见了母亲离开的背影。

    我在这里一直等啊等啊,可是母亲一直都没有回来,那是我最后一次见到母亲,我想母亲一定是参透了死亡吧,她现在一定和父亲在一起,她们现在一定很快乐。

   从哪以后,我再也没见过母亲,我开始了一个人的生活,陪着我的只有母亲的那颗水晶球,我一个人四处流浪,研习各地的占卜之术,希望有一天我也能成为像母亲一样的死亡先知,希望我也可以参透死亡,穿透梦境,和父亲母亲永远快乐的生活在一起。

      这种流浪的生活一直持续,直到有一天夜里,我听到了死神的低语,他指引着我进入死亡之境。来到这里我发现,死亡之境中是没有色彩的,我不知道死神会以怎样的方式考验我。

     我漫无目的的走着,已经不知道走了多久,这时我看到眼前有两个身影。

       是母亲!

    在母亲身边还有一个男人,她们看起来很幸福,我想那一定就是我的父亲了吧。

    “亲爱的!你都长这么大了!”我跑过去,扑倒他们怀里。这一刻,我感受到了平静与祥和。

       可是突然,她们的影像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团燃烧的黑色火焰,那团黑色的火焰伸出手一样的东西死死的抓住了我的脖子。我发动水晶球,召唤了一道食腐蜂群向他攻去,终于挣脱了他。

       我也为他会再次向我攻来,但是他并没有这样做。  “死神引导了你并测试了你,恭喜你得到了死神肯定,你将接受死亡先知这一神圣的职责。”

      我从死亡之境中惊醒,身上也出现了死神的印记,我——终于也成为一名死亡先知了。

      从那以后我结束了流浪的生活,在一个平凡的小木屋中为他人占卜,人们虽然察觉到了死亡的气息,但没有人知道我是死亡先知的孩子,那个传说中会给人们带来灾祸的人。

       这个地方已经很久都没有死亡先知了,据说是十三年前,人们处决了一个私自生子的死亡先知后,就再也没有一个死亡先知留下来了。但曾有人说,十三年以后,自会有死亡先知的到来。

      那么,我来了。

    自从我来到这里之后,有很多人找我来占卜。当然,我的收费可是不便宜的,可人们依旧趋之若鹜,因为我是一名死亡先知,我可以帮助他们看透轮回的重重迷雾,指引他们迷惘的灵魂。

    直到有一天,一个瘦弱佝偻的老人走了进来,他拄着拐杖,一瘸一拐的走了进来,嘴里一直低声念叨着一个名字 “厄休拉……厄休拉……”        “他们说你会占卜?”        “当然!但是我的价格可不便宜,你有钱吗?”       “我有故事。”      “那要看看你的故事能不能打动我了,你刚才一直念着一个名字,厄休拉是吗?她是谁?”       “她是我的女儿,是我对不起她。也许在我的梦境中你能够看到她。”

        那是我第一次没有索取报酬的为他人占卜。他在屋子的中央躺了下来,周围被一圈白色蜡烛所环绕,我召唤出一道食腐蜂群,点燃了所到之处的蜡烛,跳动的火苗不断闪烁,透过那黄色的光,仿佛能够看到迷幻的命运。

        我引领着他进入了死亡之境,他仿佛看着镜子一般看着自己的命运——在那里他很幸福。

     “谢谢你带我看透死亡。”他拄着拐杖一瘸一拐的走出去,夕阳笼罩着他佝偻的身躯。走到门口,他犹豫的停下来欲言又止“请问……” 我知道他要说什么 “从这里一直向南走有一座山崖”    “多谢。”

       我望着他远去的背影,其实我没告诉他,我记得我的母亲就叫厄休拉。

      为什么我可以帮那些希望透过迷雾看清未来的人预知死后的命运?为什么我不能预知自己的命运?因此我开始寻找自己命运的线索。但是不知为何死亡拒绝向我透露它的秘密,可无论我怎样努力,死亡依旧没有给我回应。  “从这里一直向南走有一座山崖…从这里向南走有一座山崖…”    既然死亡拒绝了我,那么如果我用生命来换取死亡的真相呢?我来到了那座山崖——那个老人参透死亡的山崖,为了参透死亡,我纵身一跃。

     可即使是这终极的代价也没有用,死亡将最深的秘密隐藏了起来,我一次又一次的努力,可死亡却一次又一次的拒绝我,我开始嫉妒。为什么?为什么其他人能够通过死亡来获得永恒——凭什么我不能?凭什么只有我必须不厌其烦的在生与死之间徘徊?凭什么我无法拥有其他所有生物都必有的一死?

  但即使是这样,我也不会气馁,因为每次从坟墓中返回人间时,我都带回一点死亡气息,每一次死亡,我都将失去一点生命,我相信终有一天——我能参透死亡。

图片发自简书App

死亡之境中

死神望着再一次被拒绝的死亡先知远去的背影  :“其实你从未听到过那黑暗中的低语,终有一天,死亡先知将不再从死亡中归来。”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