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剧风-柯南同人文-赤井秀一&宫野明美-狂想曲(上) 第三章:迷魂记

第三章 迷魂记

鉴于贝尔摩德那句“别让她出事”,之后的几天安室开始教授明美一些最基本的格斗和枪法

仓库:

“要用跨部的力量,手肘一起联动”安室一边指导一边亲自示范

明美对于能和安室有直接的身体接触暗自窃喜,尽管她也发现有些招式自己天生就会;抓住一个空隙,明美整个人摔在安室身上,本想顺理成章的亲下去,被他一把用力推开:“下去!”

以色列防身术Krav maga,她的招式像极了梅酒

安室起身怒目相视拿走一旁的毛巾擦汗,心想自己到底是哪一点被她看上了;对于明美那种pet love式的爱意表达,安室不愿回应;她是夺走自己童年母爱的罪魁祸首,还曾经和赤井秀一那个混蛋在一起,最重要的,她是组织的重要资产——经过了基因优化的克隆人,他随时都可以毫不犹豫的把她当作筹码交出去

“这是……枪吗?”明美拿着从安室身上摸下来的HKP7M8,对准远方的标示像开玩具枪一样的迅速连开四发,“这东西真的能杀人嘛”

“你对准脑袋来一发就可以了”安室此时已经不会对这种情形感到意外,一把夺回被摸走的枪,“今天我有事,晚上自己吃饭”

“你要去哪?我也要去!”明美猴急的叫到

安室接到的任务并不是来自组织,而是来自自己的老东家——日本公安,虽然这种时候出任务十分冒险,但他很清楚这次行动的政治意义;前阵子的核泄漏事件让各方对日本拥有的钚原料虎视眈眈,FBI早就设立了特勤组守株待兔,要将这些原料押送出关卡,只有依靠自己目前组织成员的身份做掩护,上头很明确的表示,即使不能把这些原料送到接头地点、即使最后这些原料落到黑暗组织的手里、也绝对不能落到那个号称平等自由却在全世界横行霸道的美国手上!

“去了你会没命”安室撂下一句话想吓退她

“这么危险…那我一定要跟你去!”明美

“放射性原料你听说过吧” 安室隐去了敏感信息、一字不漏的把行动方案跟她说了一遍,但是明美的反映再次出乎他的意料

“我有更好的方法”明美把自己的对策也说了一遍

“方法不错,不过这样一来,你等于暴露了自己,也许会遇上你的旧情人也说不定” 安室用枪头压着赤井秀一的照片移到明美面前

“我并不害怕曝光在世界的镁光灯下”明美拿起照片看了半天,直到她发现安室在很仔细的观察她的反应:“就是他啊……长得像蟑螂一样” 一身黑,带着个针线帽,还有几根触须露在外面,不是蟑螂是什么

“这只蟑螂是号称正义的FBI王牌狙击手”安室心想如果你真是梅酒,那么对付这只蟑螂也是小菜一碟

“少来了,不过是IMF养的狗……教科书上的正义都是出于政治立场的杜纂,历史的进程一向以摧枯拉朽的态势进行,少不了要牺牲这种人当炮灰”明美的逻辑一套接一套,无时无刻不在创造惊喜

安室犹豫了一下说:“留一颗子弹,万一后面我顾不上你,不要让自己真的落到FBI手里”

说实话安室并不在乎明美死活,但鉴于贝尔摩德压他一头的这层关系,明美要是真出了事,他能做的就是让她死得痛快点

“我之前是因为他死的吧?”为了任务,明美觉得有必要了解一下事情的大概,在听安室说完后关于赤井秀一潜伏组织期间的一些事后她无所谓的表示,“真是狗血的剧情,FBI果然不是什么好东西……你是担心他们把我当科学怪物关在实验室里吗?”

安室回想着苏威死时的惨象,“希望他看在你这张脸的份上,不会让FBI下得去手”

明美的方法非常简单,也很有效

她假装在进入第一道关卡还没来得及行窃的时候暴露了自己,另一边,安室早就带着那些原料前往接头的地点了

审讯室:

“我真的不知道,我只是想进去那里看看…求你别打了”明美被反手绑在椅子上,被一个白人FBI殴打

“你是说你出现在现场只是巧合?!”白人大汉丝毫没有手下留情

“他们不能这么打女人”门外,茱迪正在向詹姆士求情,她的恻隐之心也是当初吸引赤井的闪光点

正在她准备向更上级提出抗议的时候,秀一突然推开了审讯室的门,打手还在那里不知所以然地说道:“这妞嘴很硬,你要不来试试”

虽然明美看过秀一的照片,但他气势汹汹的真人版样貌还是让她害怕,这位FBI的王牌狙击手一举一动都有股摄人的逼迫力,尤其是那双像狼一样凶狠的绿眼睛看得人胆寒

赤井托起明美被打伤的脸看了一会,遂后像发疯般的冲过去按住那白人打手、一拳一拳往死里揍,动静大到门外的一干FBI冲进来赶紧把他拉开,他也不辩驳,揍完最重的一拳后立刻举起双手示意停止,但那种恶狠狠的眼神让那群准备劝架的人不敢多话

接下来是漫长的盘问,比2个小时还长的20分钟,FBI对她的刨根问底没有停止过

秀一暂时被隔离

“你刚才的行为又该被记过!你是发了什么疯,看到她你就没有自制力!”詹姆士拍桌子骂到

“我不冲过去,那只小怪物怎么能够信任我?”秀一从没把他放在眼里,这种遇到事情就躲在后头把下属推出去的老滑头,随便骗一下就能瞒混过去

詹姆士愣了一下

“她看我的眼神明明就是认得我,软硬兼施,迟早会松口”能再见到明美始终是件值得庆幸的事,秀一虽然行事理智,但无法压抑感情的释放

明美果然松了口,没过多久茱迪来通报,说她愿意告诉刚才帮助她的那位长官

“我做污点证人的话,你能帮我说好话嘛”明美战战兢兢的问到,一副被吓怕了的模样,“如果…如果我能告诉你接头地点,说出背后主谋的话…只要警官先生你替我说句好话,至少让我少坐几年牢……我不想那么年轻就被判处死刑!”

秀一没有正面回答,只是看着她,半晌他终于说到:“亏我找了你这么久,居然敢把我忘了”

明美被他这么一句说得没有头绪,但眼下她只希望确保自己的安全:“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我醒来以后就不记得以前的事了…他们训练我,让我来偷原料,但是…"

但是他们已经把原料拿走了?秀一心里反问

“他们是谁”(秀一)

“一个叫琴酒的男人”(明美)

“还跟你说过什么” (秀一)

“他们说…见到你,就想办法杀了你……” (明美)

“接头地点在哪里” 秀一想着眼下才过去不足1个小时,也许能捕捉到一点什么

明美说出了一个看上去合情合理的地点

“你要和我去现场一起指认,不然我无法帮你”协助抓住同案犯并揭发其非本案的罪行属于立功行为,可以减刑;秀一想着,同时也希望能对这个克隆人有多一点时间去了解,毕竟案子结了之后,她可能会先被移交去局子内部的研究机构,到时就真的没有见面的机会了

背景音乐:my songs know what you did in the dark

http://baike.baidu.com/link?url=LDcU5PCy4f1noBXDNGnmGtQmuodZ5iIo2euO_8gEpwxISckKVUG64jfWFh0yvsZHgsh4MGk3bkv5Hi4yPIT4jK

车上:

明美被拷在副驾的扶手上,秀一终于有了和她单独相处的时间

“感谢你对于我这个克隆人的尊重,警官先生”明美说这话的时候是出自真心的感激,就她对这个世界的了解,人们对于克隆人的态度好不到哪里去,并且,秀一和安室对她的态度是不同的,安室不像是会为她出气的人

“我和她长得很像吧?”她突然把话题转移到这个禁忌的点上

秀一看了她一眼,不置可否;他更关心的是,为什么要制造宫野明美的克隆人

“关于她的死,你想听听我的观点吗?”(明美)

“说吧”(秀一)

“虽然不了解你们之间的那些细节,不过我觉得,你的妞多半一开始就在引你入局”(明美)

秀一惊讶的神情一扫而过

“天底下哪里会有那么多巧合,你恰好撞上她的车,恰好又是个想进入组织出人头地的高手……不过我相信,不管是什么样的理由让她放弃杀你,都是因为——她爱你~”明美不怀好意的看着秀一,像是发现了别人的秘密:“不然,凭什么帮你瞒那么久,女人对这种事,可是很敏感的~”

秀一的雪弗兰在高速上疾风一样的掠过,与之相对比的是他的沉默:小怪物你懂什么?我当然也是因为爱她才——

“可是你再想想,只要还有利用价值、为什么要在事情过了2年之后才杀掉她呢——只能说明,也许有别的事发生,或者……这件事终究会发生?” (明美)

秀一又是一个激灵:对于两年没有一点联系,他坚定的认为这样是最好的保护方式,跟叛徒有染并不代表自己就是叛徒,只要所有人都这么认为——但为什么他们还是没有放过她?

“看你对她念念不忘的样子,我只能好心劝告——你不需要为此负全部责任的,警官先生”即使只是克隆人,性格中善良的部分还是保留了下来,一种只对特定人才保有的善良;尽管她自己也没意识到,尽管此时她只是不想欠他人情

“至少,就我本人而言,牺牲自己成就别人的价值观不值得推崇……让对方一辈子活在内疚里?——可要是那人不会内疚呢,还值得去牺牲嘛?……总之都是傻子的想法”明美换了个坐姿,开始活动腕关节,手铐一点点松开,“而且,如果谁反复把你的注意力吸引到这件事上,那个人才是居心叵测呢”

秀一有些分神,前方就是所谓的接头地点,明美卡擦一声解开手铐,踢开车门跳了下去

“什么?!”秀一来不及反应,从后视镜看到她被一辆白色马自达接走,前方熙熙朗朗的围着一大群记者,看到FBI后纷纷涌来

车已驶远,没有再追的必要,秀一马上猜到是中了圈套,一个把FBI曝光在舆论压力下的圈套,最近为了核泄漏的事件媒体闹得沸沸扬扬,现在这种时候出现在相关现场等于给日本方面坐实了美国想获得钚原料的居心

第二天去办公室述职的时候,詹姆士的脸像冬瓜一样拉得老长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