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七星龙渊

话说欧冶子等四人交叉分散逃离,商定在大漠相聚。

“欧老弟,你真聪明啊!”剑仆称赞道。

“哪里,我只是觉得他们不会想到这里,因为他们来找过我,想到我们不会再次往这里躲藏,其实,最危险的地方最安全,我想他们绝不会找到我们的。”欧冶子推算着说道。

欧冶子拿出已经铸得的四把剑——“大漠剑”、“狂沙剑”、“求雨剑”、“寻根剑”,与剑仆前辈天天钻研,竟然炼成一把剑,只剩下最后的开刃打磨。

只要不出大漠,纵然金石长老再怎么聪明也不会再派人到大漠里来找他们,可恰恰好景不长,一日由于木婉婷即将临产,欧冶子踏出大漠,在请接生婆的时候竟然被大弟子薛鹏看到。薛鹏留下记号,召集了其他三十五天罡,策马奔腾追将而来。

碎沙被风每日打磨,愈来愈细。荒漠之中,很少有人类的脚印。寂静吞噬着整个沙丘,仿佛寻觅最后的心跳。眺望远方,迷失在烈日的怀抱里。唯独绿洲里一条弯曲的炊烟升起,弥漫着香气,缓缓向上,仿佛勾引云彩的食欲。突然,一排铁骑飞奔而来,是三十六天罡,时而扬鞭跳跃,时而拉缰慢行。他们接近绿洲,带着沸腾的沙尘与杀气。

“不好!”苏莹莹透过窗外喊道。“他们竟然找来了!”

“啊!”木婉婷摊在一边,此时她正在肚子痛。

“不好,要临产了。”接生婆在一面大叫,欧冶子、剑仆急急忙忙守在门前。

“哈哈,终于让我们找到你了!”薛鹏得意的冷笑。“怎么了,真不巧嫂子要生了,欧先生你们还是乖乖和我回去吧”

“我们不会和你回去的!”欧冶子一面奇怪他们找上门来的原因,一面计算着与这三十六天罡剑的对决胜算。“我们不想离开这大漠,估计你们三十六天罡剑也要留在这里了”剑仆拿出与欧冶子铸得剑,准备厮杀。薛鹏毕竟是大弟子,由于经常在金石身旁,对于鉴赏好剑的本事也是耳濡目染,他一看便露出笑意,心想:“估计这就是欧冶子铸成的心剑,没准比师傅的那把还好,交给师傅可以让师傅大大赞赏了”。

“这是什么剑?”薛鹏问道。

“龙渊剑”没等薛鹏问完,欧冶子便接过剑仆手中的剑朝向门前面的湖水一指,突然飞出来一条龙来。这只龙嘴里吐着水花,蜿蜒而上,冲出水面。民间盛传画龙点睛,果不其然,欧冶子幻化的这条龙也因为眼睛圆而冷更加吓人,四层眼睑埋在边缘、三层透明,挡住淋下的水珠。牙齿尖而利,想要撕裂天空。全身布满金鳞,蜷缩起来折射着耀眼的光。欧冶子立直剑体,那神龙竟然在上空盘旋听从指挥。

欧冶子指向薛鹏,神龙便冲着薛鹏吐出火球,薛鹏一跃而上,惊恐之中收拢定神,躲过火球,火球却打在排名第九的火德星剑上,火德星谢仕荣张开臂弯,挑起火德星剑,将火球粘住,谢仕荣腾空而起,用剑绕着火球翻了个跟头,火球竟然化入剑中。三十六天罡剑也名不虚传,欧冶子一看火球被这二位躲闪掉,继续发动攻击。

欧冶子一跃而起,将龙渊剑豁出一道圆弧,瞬间,神龙嘴里喷射出一条水柱,欧冶子再次画出半道圆弧,水柱瞬间结冰,变成冰锥戳向三十六天罡群剑。三十六天罡群剑各自躲避,以免被这冰锥刺伤。冰锥落在地上摔个粉碎,但是有一名天罡剑——将生剑倒了霉不小心站于上面,竟然从脚底一直到头部,瞬间结冰。其他天罡剑见了,心生惶恐,都用自己的剑尖着地,立于剑柄之上。神龙飞将过去,想要把结冰的将生剑击碎,混元剑高原则腾起剑柄,朝着神龙就是一剑,将神龙击退,这三十六天罡剑倒也齐心,竟然保住了冻在冰魄里的将生剑。

话说被冰封的将生剑也并不是无能为力,他念动剑诀,剑尖竟然生出一颗黑色豌豆根状物,这正是将生之草,要知道世间最顽强的并不是石头或者铁器,而是这小小的草苗,即使压在巨石之下,照样能顶开裂缝从容长出,这恰恰说明了天下万物皆生长的规律。将生剑上的草越来越大,逐渐将外面的一层厚冰顶裂。火德星剑谢仕荣看准机会也在外面施以外力,吐出三昧真火在外面加热。二力齐施,将生剑竟然破冰而出。

三十六天罡剑越战越勇,竟然逐渐逼近欧冶子,欧冶子眼见不妙,架起神龙,居高临下用以伏击。薛鹏一看,欧冶子沾着神龙的帮助,难以对付,便对着弟兄们发号施令“弟兄们,我们摆起天罡星阵吧!”这天罡星阵乃金石天尊穷尽智慧的得意之作,遴选了剑术根基最好的徒子徒孙经过多年的调教而成。三十六剑一旦合剑,江湖上能抵挡的也屈指可数。

“布阵”薛鹏站在中央,瞪着天空盘旋的欧冶子,指挥着众师弟裂列阵。三十四天罡剑摆成圆形,其余两剑位于中间一黑一白,呈太极式。只听见薛鹏大喊“合”,三十六剑合为一巨剑,如参天大树,直插云端,气势逼人。为了不让生产的妻子受到伤害,欧冶子骑着神龙步步逃离,将薛鹏一行人引至大漠中,剑仆也跟了上去。

茅屋内,木婉婷撕裂着嗓子,抓住身边的的一团乱麻衣,咬着牙,仿佛身上压着一块巨石般使着全身的力气。产婆则在一边安慰着木婉婷,一边吩咐着苏莹莹烧水,递止血棉布等。可能是久住沙漠环境恶劣,木婉婷身子削弱了许多,导致始终使不上力气,孩子出来非常困难,每一次用力后不得不喘着粗气。

也许是心里挂念妻子,抑或龙渊剑初出江湖,欧冶子虽然幻化出神龙来,无法施展龙渊剑的威力,未能占了上风。欧冶子为了救妻,急火攻心竟然吐出一口鲜血,血液流到龙的眼睛上,竟然惹得神龙“嗷”的一声。这神龙仿佛知晓欧冶子心意,竟然也卖力攻击。神龙绕着天罡神剑螺旋上升,使劲将天罡巨剑绑住,视图将巨剑拧断。龙鳞与巨剑来回摩擦,冒着耀眼火星,同时,迸发出轰隆隆的响声。

薛鹏一看天罡巨剑竟然被束缚住,不得动弹。命令其他三十五剑变幻剑阵,竟然让天罡巨剑丝毫无损,并从神龙束缚中抽出,挑起神龙尾巴,便是一插,将神龙尾巴穿透,垂直落下,将神龙插在太极平面阵图的黑眼里。紧要关头,欧冶子位于神龙身上,使劲全力试图挣脱,谁知无济于事。

位于太极白眼位置的是天煞剑,竟然朝着困于黑眼的神龙喷射乱剑,这些剑如针尖锐,如雨稠密,这正是天煞剑的绝招--“细雨绵剑”。

眼见那些飞剑马上就要达到欧冶子的身上,说时迟那时快,剑奴竟然飞奔过去,将欧冶子一把抓住,连同龙渊剑携将过来,稳稳地落在地上。“欧贤弟,小心!”剑奴安慰道。

只可惜,终未能逃脱刚才的细雨绵剑,在欧冶子后背上中了一剑,而剑奴则中满剑雨。剑奴竟然为了救欧冶子奄奄一息。

“欧少侠!只求你一件事……请你帮我照顾孙女……苏莹莹”剑奴说完托付之辞后,躺在荒漠里,真是:半生只为求真剑,飘摇浮沉龙渊梦。

欧冶子掩掉眼泪,将剑仆前辈放在一边,迎接着三十六天罡剑的持续攻击。神龙冲着天空长啸,似乎也在惋惜剑奴的逝去,毕竟龙渊剑是欧冶子与剑仆一块铸造的,这神龙仿佛有了感应般,长啸三声同时使劲向上飞跃,仿佛要挣脱天罡剑的压制。欧冶子坚持站了起来,挥动长剑,想要进行攻击,没想到天煞剑竟然继续发动攻击,刺在欧冶子后背上的一支剑竟然发作,整个剑变黑,竟然将欧冶子的精气慢慢吸去。欧冶子猛地趴在了地上,倒下阵来。

天机星卢昌叫到,“困!”只见从天罡巨剑中飞出五块巨锁,并带有锁链,五锁相连,叮叮当当,竟然飞到高空,将神龙的脖子、前后四肢都给锁住。神龙本来就被天罡巨剑困在了天罡阵中,这下更动弹不得,欧冶子没了神龙的庇护,受到伤口的消嗜,精气也退去,只等着三十六剑的宰割,只可惜这把龙渊剑刚刚造出,就要沦为他人玩物,欧冶子总有一丝不甘,同时依旧牵挂妻子与即将出世的孩子,更有恐慌与担心。

苍茫沙海,无情吞噬了一切生机。一阵风吹过,掀起来的是不安的尘沙。由于激斗,平滑的沙丘竟然被践踏得都是坑。几只狐尾龙舌兰被剑气所伤,竟然着火,将沙土映红,熄灭后留下几片残叶,如同麻醉后的酒汉瘫坐在地上。远处的沙土被风送来,包裹着焚烧的烟熏,还夹杂着令人恐惧的死亡。

渺茫沙丘之中,突然出现一个瘦弱人影,慢慢靠近,行动缓慢。黑影个头虽然高大,但却像叶子一样,走起路来轻飘飘,步行于沙土上竟然不会下沉。头顶光秃没有头发,一开始竟然像个木头,笔直着身子前行。越来越近,原来是个和尚。没有坐骑,没有同伴,孤独一人,一袈裟、一葫芦、一木鱼:袈裟披于肩上,葫芦别于腰间,木鱼执于手中。和尚长得倒也丑陋,满脸皱纹,缩成一个苦字,让人看了心生恐惧,口中倒还念念有词,似乎是至善禅语,虽不曾听出意思,那语调倒也婉转。

三十六天罡停住了对欧冶子的攻击,想必与这和尚无关,薛鹏想要将这和尚赶走。

“这不是欧施主!又和老和尚见面了”还未曾欧冶子相认,那僧人竟然与欧冶子打起招呼。“原来是苦无大师”欧冶子认出了这僧人,这人正是曾经在大漠里相遇的苦行僧。欧冶子正要再说话,竟然吐出两口血。

三十六天罡未曾将苦行僧放在眼里,正要将欧冶子置于死地,苦行僧大声一喊“阿弥陀佛”,用手中的木槌竟然顶住了巨剑的袭击。

“欧施主,你果真炼出了当时跟老衲说的龙渊剑,一看就剑气非凡。可否借给贫僧使用一下。”苦行僧一边抵挡住三十六剑的攻击,一面朝着欧冶子借用龙渊剑。“大师,你要小心”欧冶子一下子将龙渊剑掷了过去。

“臭和尚,与你无关的事情,你别替人出头,小心枉送了性命!”薛鹏操着巨剑喊道。

“老和尚我倒想试试这龙渊剑的威力。何况,你们杀了我的曾经一位至交——剑仆先生,虽说凡人生死有命,但终究不该可以枉杀,染红了这大漠,为我等行者所不耻。”苦行僧一面与三十六剑对峙,一面从怀里掏出七粒佛珠。“贫僧法号苦无,只求龙渊一试,如若侥幸德胜,还望放弃追杀,尘土各自回归,散了去”。

说时迟,那时快,天魁星已经将刀刃剑砍来,这刀刃剑本是刀剑合一的兵器,似刀像剑,一面是刀刃,开口大而钝,一面晶莹光滑,稀薄似剑刃。苦行僧倒也不慌忙,左手捻动佛珠,将其按在龙渊剑上,佛珠竟然化入剑中。龙渊剑瞬间外面包了一层金光,剑神上面竟然显示七颗星点。“好个七星龙渊!”苦行僧大笑。

此时,神龙竟然焕发金光,话说人有三花聚顶的现象,没想到这神龙竟然在额头上也显现出三颗梅痣。神龙挣脱掉缚在身上的锁链,并掀开压在身上的天罡巨剑,从天罡剑阵中逃脱。

“不好,天罡剑被破”薛鹏大叫。

神龙竟然朝着三十六剑甩着尾巴,数千颗金剑龙鳞飞来,竟然将三十六剑包住,三十六剑被困于其中不得动弹。龙鳞收缩,竟然试图将三十六剑碾压。三十六剑背靠背,剑尖对外,勉强支撑着。

这正是:

残年微力铸剑史,剑仆丧命大漠荒。苦行凡世逢有缘,七星龙渊斗天罡。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茅屋内,木婉婷疼痛不已,话说,临产接近,产婆在一旁照料,只听见“哇”的一声,木婉婷诞出一名男婴。苏莹莹用一块干净的...
    文道山阅读 33评论 0 0
  • “没想到还是被人找到这里!”欧冶子伸出粗壮的胳膊,搂着婉婷。 “是呀,哥哥,我想你是肯定不会答应他们的,可是,你我...
    文道山阅读 19评论 0 1
  • 苏莹莹因为紧张,将剑心抱得紧紧地,剑心也因此哇哇哭起来。剑仙将苏莹莹护在身后,这不平的事,她倒想管一管。剑仙幻化出...
    文道山阅读 53评论 0 0
  • 古代十大兵器排名: 中国古代十大兵器排行第十名:诸葛亮——孔明扇诸葛亮乃是三国时期最伟大的军事家,神机妙算,简直是...
    晓寒深处明月人倚楼阅读 720评论 0 3
  • 夜深人静,在睡梦中的我接到了好友C军的电话,“嘿,睡了没?没睡陪我唠一会儿”。 听着电话里传来沙哑的声音,我将即将...
    钟离凌羽阅读 47评论 0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