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思维模型:反脆弱一从不确定中获益

作者:老范

2001年9月11日,恐怖分子劫持两家飞机,撞向了纽约世贸中心双子塔大楼,制造了恐怖的“911”事件。2007年下半年美国发生的金融危机,几乎摧毁了全球经济体系,影响力大过100多年来发生的危机破坏力总和。这种罕见的事件,在我们的认知世界里,都认为不可能发生,但是一旦发生,它的影响将是极其重大的,有可能摧毁整个系统。这种罕见的、随机的、不可预测的事件,后来被定义为“黑天鹅”事件。

小到个人和企业,大到国家和社会,不管你多么强大,不管你多大规模,黑天鹅随时潜伏在你看不到的某个角落,一不小心就有可能降临。如何规避黑天鹅事件?如何在黑天鹅事件中避免损失或者获益呢?

自由学者、教授、“黑天鹅之父”纳西姆·尼古拉斯·塔勒布提出了反脆弱理论,从另外一个视角让我们找到了应对黑天鹅的方法。他是当前最令人敬畏的风险管理理论学者。他是一个传奇人物,是一个超级博学家,一直生活在学术和社会的边缘地带,这方面有点像分形理论的提出者曼德勃罗特,行走在各个学科的边缘,最终提出了影响世界的理论。

塔勒布身上的标签很多,他是黎巴嫩名门之后,父母的家族都是显赫的政治和学术世家。虽然他有很高的学历,毕业于宾夕法尼亚大学沃顿商学院MBA,又是巴黎第九大学的博士,但年轻时代痴迷的是古典著作,后来的数理统计主要通过自学完成的。塔勒布通晓多种语言,会讲法语、英语、阿拉伯语、西班牙语、意大利语;还能额外看懂古希腊语、拉丁语、亚拉姆语、古希伯来语、迦南语等。

塔勒布还是一个不按常理出牌的交易员,27岁的他就已经实现财务自由。他为交易者提供黑天鹅事件的保护,在最近的数十年每次的大崩盘他都赚了大钱。他还在90年代患上喉癌,在自己研究的支持下康复。他非常喜欢阅读,从13岁起,每周读书30到60小时。他有三本大作《随机漫步的傻瓜》,《黑天鹅》,《反脆弱》深刻的影响了学术界、金融界等多个领域。塔勒布认为,“几乎社会生活中的一切都是由极少发生但是影响重大的剧变和飞跃产生的”。“生活正是一系列重大事件的累积结果”。“历史不会爬行,只会跳跃”。黑天鹅事件决定最终成败。就像恐龙不管进化的再强大,一次黑天鹅事件“行星撞击地球”就改变了恐龙的命运。在生活和工作中,一个偶然的“黑天鹅”有可能对我们的工作和生活产生革命性的改变。

一、什么是反脆弱

有些事情能从冲击中受益,当暴露在波动性、随机性、混乱和压力、风险和不确定性下时,它们反而能茁壮成长和壮大,这就是反脆弱性。反脆弱性是脆弱性的对立面。

反脆弱性不同于通常所说的“复原力”、“强韧性”。复原力能让事物抵抗冲击,保持原状。反脆弱性则是在冲击面前变得更好,变得比原来更厉害。

塔勒布把世界分为“脆弱类-强韧类-反脆弱类”三元结构。

脆弱类是指那些很容易受到外界的波动而损坏的事物和系统。例如:玻璃杯、洗衣机、集权性组织等。脆弱的事物不喜欢变化,喜欢安宁的环境。

强韧类是指那些不太在意环境的事物,例如水:不管外界环境如何变化,永远保持强韧性。

反脆弱类是指那些受到外界环境伤害,不仅不能够摧毁它,还可以让它变得更强大。就像孙悟空被放到炼丹炉里面烧,不仅没有烧死,反而练就了火眼金睛。

例如:在古希腊神话中,达摩克利斯之剑象征着权利和成功的副作用,国王的权利无比巨大,但头上永远悬着一把剑,因为必定有人想推翻国王的统治。这把剑终究会掉下来,只不过是时间的问题。国王建立的国家越大,权利越集中,表面上看似坚强,实则很脆弱。正所谓“高处不胜寒,皇帝是世界上最危险的职业之一”。

火凤凰是传说中霓裳羽衣的鸟儿,每次它被焚毁,都会从灰烬中重生,并恢复到新生的状态。正所谓“凤凰涅槃,浴火重生”,“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说明了它的坚韧性。

九头蛇怪是一种住在阿尔戈斯附近勒拿湖中的生物,长着数不清的头,每次被砍掉一个头之后,就会新长出来两个头。说明了九头蛇的反脆弱性,正如尼采所说“杀不死我的只会让我更坚强”。

反脆弱的事物在混乱、风险和不确定性下时,不仅不会受到伤害,它们反而能茁壮成长,甚至收获好处,这就是反脆弱。它超越了『不脆弱』这样的中性表述,站到了脆弱的对立面。反脆弱性偏好随机性和不确定性,甚至偏好错误。

关于反脆弱的渊源,有这样一个传说故事。小亚细亚本都国王米特拉达梯四世在逃亡期间,因为持续用药而摄入了尚不足以致命的有毒物质,随着剂量的逐渐加大,竟然练就了百毒不侵之身。这种对毒药免疫的方法被称为米特拉达梯式解毒法,甚至得到了大家的追捧,在古代罗马时期甚为流行。

事实上,不仅在传说中,在现代医学中也有类似的案例。1888年,德国毒物学家雨果·舒尔兹发现,小剂量的毒物能够刺激酵母发酵,而大剂量的毒物则会造成伤害。这种不断接受小剂量的某种物质,进而对额外或者更大剂量的同类物质逐步产生免疫力的结果,被现代医学借用在疫苗接种和对抗药物过敏的医疗中。实际上我们就是通过摄入一些小剂量的有害物质来提升有机体的健康,从而起到药物治疗的作用,这就是反脆弱的原型。

反脆弱的特点

特征1、过度补偿和过度反应

人在受伤后,会出现创伤后压力综合征,相对应的,也存在创伤后成长的现象,即人们在受到伤害后重新振作并超越自己。小时候打疫苗就是一种对身体的过度补偿。对危险的过度反应,会增加生命体的存活率。人类为了应对危险和困难,需要不断的创新,创新就是系统碰到困难、碰到挫折、受到冲击后的过度反应、过度补偿,变的比以前更加强大了,多出来的部分就是创新。

“反脆弱性唤醒了肌体的应急反应,对压力和伤害做出了过度反应。”最典型的反应就是爱情等欲望,一旦陷入到(反脆弱性)爱情中,人将无法自拔,越是试图摆脱,就会陷得越深、越疯狂。

“一个过度反应的系统一定会采用超额模式,建立额外的能力和力量,预期更坏的结果,对有关危害发生概率的信息做出反应。”比如,人的身体会通过一种非常复杂的方式洞察周围的一切可能性,其评估风险的能力远远强于人的智力。

特征2、冗余备份

冗余备份,就是多准备一份或几份,以备不时之需。“大自然喜欢反复印证自己。”层层冗余正是自然生态系统集中管理风险的显著特征。人的很多器官都有额外的容量(比如肺、神经系统、动脉机制、肾脏)。人有两个肾脏,假如人类一个肾脏可以消化10克毒素,如果有一天误食了20克毒素,另外一个肾脏就可以处理多出来的10克毒素,保证人的身体健康,如果没有冗余,10克毒素就会对肌体造成巨大的伤害。冗余常常会对生命非常有用,关键时刻可以救命。

特征3、压制越强,反弹越猛

杀不死我的只会让我更坚强,正所谓“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就是说明了压制只会让反弹更猛烈。例如:政治、社会运动都具有高度的反脆弱性。愚蠢的行为就是试图用暴力去压制运动,而不是设法引导他们,以退为进,以适度的妥协解决问题。

信息也具有反脆弱性。“湮灭信息的努力比宣传信息的努力更能增强信息的力量”。禁果效应就是告诉我们,越想禁止信息,信息就传播的越快。消息越是封锁,后期反弹可能会越猛。所以要想让一本书传播的更广,就把它列为禁书。


二、反脆弱性的形成机制——竞争

这个世界分为两个世界,一个是有秩序的无机世界,比如说物理世界、数学世界,都是有序的,确定的。另一个是混乱的有机世界,例如生命体、社会和经济系统。生命系统和社会系统都是复杂适应性系统,是远离平衡态的耗散结构。生物学的重要准则就是优胜劣汰,适者生存。

自然界的生命体都具备反脆弱性,因为只有具备反脆弱性的个体,才能够生存下去,不然就会被大自然从基因库中删除。反脆弱也存在多个层级和层次,个体都不是单独存在的终极单元,总是由一层层的子单位组成的。就像原子核和电子构成原子,原子再构成分子,分子构成大多数物质一样,层层递进不断组合;就像不同的人组成家庭,不同家庭构成社会一样。

整体系统的结构虽然保持稳定,但这些基本构成单位却是相互竞争的,而正因为这种竞争性,才让它们具有反脆弱性。就像在社会中,人与人之间,公司与公司之间都在竞争,从而不断推动了社会整体的进步。也正是这种内部的不断竞争和优化,才保持了整体系统的活力。一个完全没有竞争的社会,或者说完全没有反脆弱性的社会,将永远停滞不前或者走向灭亡。

在生物遗传学中也存在着巨大的竞争,比如《自私的基因》中也讲到类似的道理。基因的进化过程正是在压力、随机性和不确定性条件下,通过优胜劣汰机制来提升整体适应力的。从这个意义上讲,个体之间的进化也是一样的道理,大自然对人类个体的选择也是优胜劣汰的,那些脆弱性的个体,因为不能适应剧烈变化的环境,个体对大自然进化没有了意义,它们就会被淘汰。所以,脆弱的个体需要死亡,以确保大自然整体的反脆弱性。因为大自然是自私和无情的。

从这个角度,如果让大自然来控制我们的社会,它就不会去拯救那些可能被淘汰的个体和企业,大自然会通过个体竞争,搏斗甚至战争来选择最优者,即使核武器把地球上的生物摧毁掉,也会在不久的将来,大自然再会孕育出新的生命,来统治这个地球,因为新生命更能够适应地球新环境。所以只有具备反脆弱性的个体,才会被大自然选中。

竞争导致了反脆弱性,细胞和细胞之间竞争、物种和物种之间竞争、个体和个体之间竞争、企业和企业之间竞争、国家和国家竞争、文化和文化之间竞争、经济和经济之间竞争,正是因为竞争,才能筛选出最优秀的物种。


三、如何具备反脆弱性

1、接受压力,拥抱变化

非生物体,在压力下会逐渐衰竭、折损。生物体在压力下会越来越强大。生物体天生的使命就是生存和繁衍,而资源又是有限的,所以生物体必须通过竞争才能获取生存资源,其中的竞争包含了同类竞争和其它物种之间的竞争。所以在极其恶劣的环境下,大自然通过优胜劣汰,来筛选最优秀的物种。生物体在竞争压力下,不能逃避,只能不断的改变自己才能接受大自然的挑选。

自然界或者说生物界,通常同时具备反脆弱性与脆弱性,因为生物体本身是一个复杂系统,每一个细胞通过竞争,新陈代谢维持系统的稳定,这个生命系统具备反脆弱性,而个体细胞具备脆弱性。而对于社会,每个人都是组成系统的一分子,社会系统具备反脆弱性,而个体具备脆弱性。

根据医学观察,在一定限度内,人体可从压力源的刺激中受益,如定期给骨骼施加一定压力,有益于骨密度上升。这就是个人的反脆弱性,个人会从压力中获益。当然压力有一个阈值,超过阈值就可能对生命体造成巨大伤害,甚至终极伤害。

在印度、非洲,我们常常看到头顶水桶或谷物劳作的人,这种压力对骨密度的增加胜过增加骨密度的药。正因为有了压力,才能保持健康的身体和优美的体态。

反脆弱性的产生是有条件的。压力源的刺激频率非常重要,人类在急性刺激下会比在慢性刺激下表现得更出色,尤其是在急性刺激后给予较长的恢复期,这将使得这些压力源成为信息的传导渠道。这个信号会告诉身体内的细胞要去战胜压力,变得更强。例如伊斯兰教的斋戒就是一种强刺激,这样身体内的细胞就会去应对这种极端情况,进而让自己更强大。

在古代有一种刑法叫水刑,就是水滴连续滴在你头上的同一位置,而不给你任何喘息的机会。最终会导致犯人死亡,而我们每天洗澡用喷淋却没有任何问题。

压力的频率和大小对反脆弱性非常重要,在高强度压力下,要适当休息,给身体恢复的时间。同时要控制好压力的大小,不要太大也不要太小,太大容易崩溃,太小动力不足。

例如:现代社会人面临着各种各样的压力,包括车贷、房贷、还有工作和考试的压力等,都会给人带来影响,要适度调配好压力的频率和大小,才能让自己具备反脆弱性。

为什么工作越稳定的人越脆弱?

因为工作稳定的人,生活在稳定和没有变化波动的环境中,没有竞争压力,例如公务员或者垄断性的事业单位,相对工作比较轻松,在这种环境中工作久了之后,就会削弱自己内心的的梦想和奋斗意志。如果有一天黑天鹅出现,公司倒闭或者裁员,就会对自己造成极大的心理伤害。回归到波动和变化的社会中,没有自己的竞争优势,不能够适应外面的世界,陷入生活的窘境。而一些技术工匠、手工业者、个体户,比如牙医、木匠、理发师、裁缝、出租车司机等相对自由的职业,看上去很不稳定,实际上具备反脆弱性。他们每天的收入都不一样,充满的波动性,可能有好几天一分钱都没有,这些都是环境变化传递过来的压力信号,他们能够根据压力信号快速的学习,调整自己的技术和方法,进而带来创新和进步,以适应更新的环境。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创新和进步,会给他们带来长久的竞争优势。当然那些不创新不进步的人,也会面临淘汰。

所以生活的波动性和变化会给你带来智慧和反脆弱的能力,如果你自己剥夺了自己的波动性,你就把自己推向了脆弱。

为什么越开放自由的市场,越繁荣?

所有的开放市场都会走向繁荣,所有的封闭市场都会走向灭亡。根据普利斯金的耗散结构理论。复杂的系统必须通过耗散来维持系统的稳定,就像一个人必须通过新陈代谢,从外面吸取能量来维持生命的稳定一样。经济系统、社会系统、生态系统必须保持开放,才能生存下去。

例如:中国的餐饮行业一派繁荣,就是国家对餐饮行业完全开放,没有受保护的国有企业,优胜劣汰,自由发展。餐馆的老板必须在竞争中取胜才能在一个市场上存活下来,餐馆企业稍有不慎,就可能被淘汰出局。所以,我们经常看到附近街区的餐馆一个接着一个开,然后又一个接着一个倒闭,餐厅没赚钱,反倒繁荣了装修行业。正因为餐饮行业的高度开放,导致了充分竞争,才形成了具备反脆弱性的餐馆集群。试想如果有一天,餐饮行业实行准入制,有了执照可以永久经营,出现亏损政府补贴,永远不会倒闭,这样一定会形成恶性循环,让整个行业陷入停滞或衰退,当然,你今天就不能享受到可口的美食和周到的服务。

横看中国整个产业,你发现只要完全开放的行业,一派繁荣景象,例如白色家电,手机、日用消费品等,中国的品牌都发展的很好,造就了很多优秀的企业,比如海尔、格力、美的、小米、华为等世界性的企业。而汽车行业的封闭,导致了中国没有一家强势的世界品牌,我相信随着中国的开放,汽车行业会放开管制,在高强度的压力,一定会激发出中国企业家的创新力,创建出世界性的国际品牌。

就像好马与劣马一起赛跑,最终会越跑越慢,而与更优秀的对手比赛则会越战越勇,并一举夺魁。只有开放才能吸引更好的马引入市场,才能让自己越来越优秀。因为压力源、反毒物兴奋效应与挑战,都会激活个体或企业的应激反应,从而变得更优秀。

2、运用杠铃策略,增加可选择性

在风险来临的时候,如果你失去的比得到的少,有利因素比不利因素少,那么你会喜欢波动性(波动性总体来说会给你带来好处),你就具备反脆弱性。例如在股市下跌的时候,你通过做空反而赚的更多,你就具备反脆弱性。

那么如何增加有利因素、减少不利因素呢?杠铃策略就是解决这个问题的答案。

杠铃策略又称为双峰策略,是一个实现反脆弱性的方法。杠铃就是一个杠轴,两端加重,供举重者使用的体育用品,它由两个极端条件组成,中间空无一物。杠铃策略的核心就是最大限度的安全加上最大限度的投机。它的原理就是在某些领域采取保守策略(从而在负面的“黑天鹅”面前保持强韧性),而在其他领域承担很多小的风险(以开放的姿态迎接正面的“黑天鹅”)的双重态度,从而实现反脆弱性。一面是极端的风险厌恶,一面是极端的风险偏好,而不采取“中等程度”或“温和”的风险态度,得益于它的结构,杠铃策略有利于不利风险的减少,也就是能消除毁灭性风险。

例如:如果你有100万资金可以投资,你可以采用把90万去买国债或者理财等保障性比较强的投资产品,而剩下的10万去买高风险的证券、期货、股权投资、区块链币等,那么你的损失不会超过10%,但是你的收益无上限。如果你把100%的资金投入到中等风险的证券上,那你有可能会面临着重大损失。因此,金融杠铃策略的最大损失是已知的,它弥补了罕见事件的重大风险和错误估算导致的重大伤害。

(1)减少不利因素

迈向反脆弱性的第一步就是减少不利因素,而不是增加有利因素。脆弱性等于失多于得,等于不利因素比有利因素更多,等于不利的不对称性。反过来,反脆弱性就是得大于失,有利因素超过不利因素,等于有利的不对称性。

但在生活中,在商业实践中,人们更愿意加入投机,承担高风险去追求高收益,却没有意识到:“较之于成功,生存的逻辑优先级别更高。”高利贷和P2P公司满足于资金的高额投资收益率,客户没有注意到如此之高的回报率是脆弱的,很容易变成灾难性的损失。

就像查理芒格先生所说:“如果我知道未来会死在那个地方,我就永远不去那里”。其实就是远离高风险的写照。在一次会议上,有人问芒格先生,如何才能获得幸福。芒格回答说:“不要吸毒、不要闯红灯、不要犯法”。这句话听上去很简单,但是背后隐藏着巨大的人生智慧。

塔勒布也在《反脆弱》一书中提到,要不吸烟、不闯红灯、不在陌生的野外骑自行车,其实都是减少不利因素,远离黑天鹅的终极伤害。因为拥有再多的财富,拥有再多的智慧,拥有再高的社会地位,拥有再健康的身体,都抵挡不住闯红灯背后的黑天鹅。所有的东西乘以零,都是零。而黑天鹅就是那个零。

(2)增加可选择权(概率权)

在19世纪到20世纪,技术知识和创新的两大来源主要是,业余爱好者和英国教区的牧师。而这两类人刚好都处于杠铃策略的两端而非中间。牧师托马斯·贝叶斯发明了贝叶斯概率。托马斯·马尔萨斯提出了著名的人口理论。牧师埃德蒙·卡特赖特发明了动力织机等等。有记载,在那个时代,因创新而闻名于世的牧师和教士数量,是科学家、物理学家的10倍之多。

塔勒布是自由学者,27岁实现了财务自由之后,他拥有了更多的选择权,他不会为了攀附权贵,讨好某人去撰写违背自己内心的文章。而编辑就很难做到,因为他没有选择权。

古今中外的很多智者,都是杠铃策略实践者。

王阳明认为在任何事儿上,无论成功还是失败,都是磨炼心性的机会。杠铃的一端是磨练心智,另一端是他的功业。所以无论成功和失败,他都有收益。

诸葛亮可以选择和刘备建立功业,也可以回老家南阳修炼学术,顺便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

刘慈欣一边在电厂上班,一边写小说,一边是稳定的工作,一边是收益无限的《三体》,即使《三体》不能够得到认同,也没有关系。还有稳定的工作。

《北京折叠》作者郝景芳,是74届雨果奖获得者,是继刘慈欣的《三体》之后我国作家第二次获得该奖项,她一边在政府单位上班,一边写小说。

任何选择如果赋予你的有利因素大于不利因素,那么它就是反脆弱的力量,也就是说这项选择是具有反脆弱性的。

选择权有一个属性就是它并不在乎平均结果,而只关心有利因素,因为每一个人都会选择对自己有利的方面。作家、哲学家、艺术家,他们可能出版的作品很少,但是他们几乎没有损失的风险,也就是他们的作品最多也就没有人买而已。但是哪怕他们只有很少一批狂热的粉丝,他们的收益将没有上限。他们不关心平均值而只关心选择权,比如奢侈品企业、高端豪宅,如果每个人的财富都相等,那么他们将无法生存。越是贫富差距拉大,他们将拥有越多的客户,也就是收入差距的不平均并不会给他们带来什么不利,反而增加了他们的收益。这就是为什么奢侈品行业具有反脆弱性,这也是选择权和反脆弱性的关系。

如果你是一个普通的上班族,拥有稳定的工作和稳定的收入,这个是杠铃的一端,你还要投资杠铃的另外一端,比如说考职称、财务投资、写作、艺术发展等,当有一天公司裁员的时候,你不会害怕,因为你拥有另外一个选择。

如果你是一个创业者或者企业主,你要在最辉煌的时刻做好破产的准备,因为你的高峰就是你的失速点,你要以过冬的心态活在春天里,不断孵化和试验新的项目,因为有一天企业破产,你还可以有新的选择。

当自己可以用可选择性制造出杠铃两头时,你就会成为一个智者。

3、不断的试错

(1)试错会带来可选择权

刘慈欣写小说,不是一开始就写出了伟大的作品《三体》,而是通过不断的试错。最后才写出了伟大的作品。爱迪生通过不断的试错,才发明了灯泡。莱特兄弟通过不断的试错,才发明了飞机。所以只有不断的试错,你才可以具备可选择权,或者也叫做概率权,也就是成功的概率。很多人生活的一个安逸的环境中,不去尝试和试错,就直接放弃了成功的概率权。正如马云所说,“人要有梦想,万一实现了呢”?其实就是一种选择权。

“光脚的不怕穿鞋的”,因为光脚的反脆弱性强,光脚的失去的只有锁链,而得到的是全部世界。所以,当你发现你失去的东西很有限,而得到的东西可能会很多的时候,你就具有了反脆弱性的配置能力。

(2)理性试错(不断的小错误)

具体来说,我们可以这样描述选择权:可选择权(概率权)=不对称性+理性。

理性就是你知道要保留好的,抛弃坏的,正如我们所看到的大自然,它有一个过滤机制来保留优质婴儿、摒弃缺陷婴儿。脆弱的事物没有选择权,而具有反脆弱性的事物需要选择最好的,即做出最佳选择。大自然最美妙的特性就是,它在做选择以及为自己挑选最有利的东西时表现出的理性,这多亏了进化中的测试过程。每当大自然看到不对称性,它就看到了选择的机会。大自然就是这样逐步进化的,生物系统会锁定比前一个状态更好的状态,不拒绝好的东西,快速的淘汰落后的东西。这种试错方法最终带来生物的繁荣。

企业也是一样,只有不断尝试小错误,从错误中学习成长,随着时间的变化,终于一天你会捕捉到一只“正面黑天鹅”。而这个“正面黑天鹅”会给你带来无边无际的收益。

请注意:试错不是赌博,不要把全部身家性命全部压在一个项目上,这样你会变得非常脆弱,一个“负面黑天鹅”就可以让你全部归零。所以要不断尝试小错误。

(3)尊重犯错者

只要有竞争就会有成功和失败。杀不死我的只会让我变得更坚强,杀死我的只会让系统变得更坚强。所以部分个体的毁灭是为了更好的帮助系统具备反脆弱性。

士兵的牺牲是为了群体更好的未来,创业者的失败是为了更好的行业生态发展。所以系统的反脆弱是建立在个体的脆弱之上的。

每一次飞机失事都让我们离安全更近一步,因为我们会改进系统,使下一次的飞行更安全(失事人员为其他人的总体安全做出了贡献)。

每一个士兵的死亡,都会使指挥官重新审视对手,做出更好的决策。

英雄和烈士荣誉是社会对于那些为了他人而承担风险的人所做出的一种补偿,这种补偿会给下一代子女带来收益。

美国硅谷和中关村每天都有创业者倒闭和破产,正因为他们的犯错,才会有后人学习的经验,成功者毕竟是百里挑一,我们只看到了成功的辉煌,忽略了那些不知道名字的失败创业者,不管成功和失败都应该值得我们尊敬,因为他们的牺牲增强了经济系统的反脆弱。

杭州市政府对失败的创业者进行财务补贴,是对创业者的尊重和鼓励,也是社会的包容和进步,我相信杭州这个城市一定会成为包容的、创新的、国际化的大都市。

4、否定法

卡尔波普尔在《猜想与反驳》中提到,知识要经过不断的证伪才能提高其逼真度,证伪思维的核心就是否定法。查理芒格说“反过来想,总是反过来想”,背后隐藏着深厚的智慧。企业的战略不仅要证明它是对的,还要证明它是错的,而更多的企业都是开战略证实会议,而忽视战略证伪会议,其实证伪会议的背后,蕴含的信息量会超过你的想象。

做好最坏的打算,最好的情况总能水到渠成。而事实上很多人,做好最好的打算,而希望侥幸逃脱最坏的结果。


总结

机械论认为的世界,是一个相对静态的、有序的、线性的世界。拥有明确的因果关系,可以预测出未来世界的走向。进化论认为的世界是一个复杂的、混乱的、动态的、随机的、不确定性的世界,因果关系是模糊的,不可知的、是相当复杂的。如果用机械论的思想去看待生命世界,一定会出现失误。大自然采用“优胜劣汰,适者生存”来应对变化和波动的世界,来规避黑天鹅的攻击,来增强自己的反脆弱性。

大自然喜欢波动、喜欢犯错、喜欢随机、喜欢不确定性。我们只有向大自然学习,才能获取反脆弱的智慧,才能够适应这个变化的世界。大自然不会因为任何物种的存在而悲伤或快乐,即使核武器让人类灭绝,大自然也会孕育出新的生命来统治这个世界,恢复它的生机勃勃,因为大自然是反脆弱的。

这个世界不希望我们了解它,它的魅力就来自于我们无法真正了解它,在这样的世界中生活,我们应该做些什么呢?

玻璃杯是死的东西,活的东西才喜欢波动性。验证你是否活着的最好方式,就是查验你是否喜欢变化。请记住,如果不觉得饥饿,山珍野味也会味同嚼蜡;如果没有辛勤付出,得到的结果将毫无意义;同样的,没有经历过伤痛,便不懂得欢乐;没有经历过磨难,信念就不会坚固;被剥夺了个人风险,合乎道德的生活自然也没有意义。

参考资料:

《反脆弱》

作者:纳西姆·尼古拉斯·塔勒布   

中信出版社

《黑天鹅》

作者:纳西姆·尼古拉斯·塔勒布   

中信出版社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