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钟于我何笳焉(13)

   没一会儿功夫,就见她就提着两个食盒上来了。何笳将两碗粥放在桌子上,将其中一碗推至万钟跟前,说道:“趁热吃吧,吃完胃里会舒服一些。”

  万钟喝了一口粥,这才感觉到自己确实有些饿了,他见何笳不动另一碗粥,好奇问道:“你怎么不吃呢?”

  何笳笑了一下,说道:“还以为你不会问呢。”万钟看着他,何笳方继续说道:“我不饿,中午吃了的,怕你饿狠了,所以买了两碗粥,你慢慢吃。”

  何笳站起来进了房间,过了一会儿手里端着水盆出来。万钟看见后正要接过,何笳却侧过身不递给他:“你安心吃饭吧,我一会儿就收拾完了。”

  万钟说道:“那怎么行,你毕竟是客人。”

  何笳只得放弃,将水盆搁在一旁得到柜子上:“行行行,你去吃饭吧,我不收拾了。”

  见万钟接着吃饭,何笳随口问道:“我看这里有两张床,你是和谁住在一起啊?”

  万钟答道:“我和我奶奶。”

  “你生病了你奶奶还出去啊。”何笳诧异的说道。

  “她精神有些不好,常年要住院打针。”万钟的语气有些低沉。

  “老年人,免不了会有一些小病小痛。”何笳岔开话题,本想开口问问冯青的事,但又觉得万钟不会多说,于是问道:“你明天会去上课吗?”

  万钟喝了一口粥,回说道:“应该会去,已经好得差不多了,也不想再掉课了。”

  何茄点点头,嘱咐道:“那你慢慢吃饭吧,我今天就先回去了,记得睡觉前还要再吃一次药啊。”

  万钟想送她回家,何茄不让他起身,说道:“我在楼下打个车很快的,你安心休养吧,我走了。”便下楼去了。

  万钟在满室寂清里喝完温暖的清粥,那股子温暖也仿佛从入喉处便走全身,直通向心口中央。

  何笳再度在旷课一下午的事情令老高非常生气,因此当何笳隔天早自习又迟到、在书声朗朗中喊了一声“报告”时,老高装作没听到的样子,根本不欲搭理。何笳正打算偷偷溜进教室,老高却叫住了她,问道:“你昨天怎么又无故旷课了?”

  何笳心下暗道一声糟糕,昨天只顾着照顾万钟,忘了向老高请假,这会儿也只得摆出诚心认错的样子:“对不起,高老师,昨天家里确实有些事……”

  老高怒气冲冲的打断:“上次你也是这个借口,你倒是给我好好说说,你家里到底有什么事!”

  何笳却梗住了,觉得如果向老高说明昨天自己是跑到万钟家去照顾他,这个解释也太引人遐想,于是只好呆呆的站着不出声。

  老高看到何笳明显心虚的样子更加来气:“说不出来是吧,那就别进教室了,在走廊上好好罚站!”

  老高和何笳在教室门口的争执早被万钟看在眼里,不过他也不能上前做什么,因此只好看着何笳背着书包在走廊上默默站着。

  老高刚一宣布早自习结束,大家便作鸟兽三鹿。陈飞见到窗外罚站的何笳,议论道:“她也太不把老高放在眼里了,也难怪老高会生气。她这副行事做派也太不像火箭班的学生了,怎么会转到我们班呢?”

  经过的黄捷云正好听到,便低声说道:“好像传闻她家背景强大,所以硬塞过来的,你看老高都拿她没办法。”

  万钟皱皱眉头,又听见黄捷云补充道:“快看!隔壁班的武卓年又在找何笳打情骂俏,看来他俩是在早恋吧。”

  陈飞、万钟一齐转头望去,果然见何笳笑语宴宴的在同武卓年说着什么,一点也没有沉浸在被罚站的低气压里。万钟不欲再看,侧过头对陈飞说道:“昨天的课上老师讲什么了?把笔记给我抄一下吧。”陈飞顺手递给他,万钟也不理会他们的闲聊专心抄笔记了。

  上课后,何笳就不在窗外站着了,而是被老高叫到办公室去训话。何笳烦不胜烦,老高絮絮叨叨的拉着自己讲了一节课,眼见下课铃声敲响他都没有要结束谈话的趋势。万钟抱着作业本走进办公室时,正好听到角落里的老高在训话:“成天都不知道你在干什么,现在你最要紧的任务就是学习,主次别搞混了!去把家长请过来!”何笳背对着万钟站着,万钟看不清楚她此刻脸上的表情,只听到一个倔强的声音说道:“高老师您就别管我了,我父母都不管我,您还管我干什么,就由着我去吧。”老高生气了:“你这是什么态度!根本就不知错!我跟你说这么多都白说了,回去教室最后一排继续罚站!”

  何笳舒了一口气,老高终于肯放她走了,心里正暗自高兴着,一转身却看到万钟抱着一摞东西看着自己,眼光并不分明。何笳猜不透万钟眼神里的情绪,但是和老高刚才的争辩一定都落到他眼里。何笳突然觉得很难堪,低下头就快步出了办公室。

  老高看到万钟进来,连连朝他招招手,并清了一下桌上的试卷,打算递给他。坐老高旁边的隔壁班的胡老师见何笳出去后,笑着问道:“高老师,这就是你们班新转学来的那个学生吧?脾气挺犟的啊,你说了这么久她都根本不为所动。”

  老高烦心的摇摇头:“谁说不是啊?转哪个班不好,偏偏来我们班,真是怕她平时的行事作风带坏了火箭班的士气。”

  胡老师疑惑的问道:“怎么可以直接转到火箭班啊?她的成绩很好吗?”

  老高叹了一口气:“唉,好什么啊,完全不学习的那种。校长点名把她塞进我们班,根本没有拒绝的余地。”

  胡老师了然的点点头:“原来是身后有人啊,这就难怪,那你也不太方便过于严厉的管束她,毕竟要给校长面子,知不知道她到底什么来头啊?”

  老高不愿在这些问题上纠缠:“我哪有心思管她这些事?”说完又将试卷递给万钟,“把这些拿回去发了,你也回教室吧。”

  万钟接过试卷回到教室,就见何笳正在自己的座位上摆放东西。王琳琳正在关心的问她:“你昨天下午干什么去了,怎么没来上课啊?”何笳将书包放好,正要回答他,却看见万钟走了进来,只好简短的回答“有点事”便急忙走到最后一排去罚站。万钟将试卷分发完后,走回自己的座位,就看到何笳正在教室最后与坐在末排的黄捷云说话,还不时发出阵阵哄笑声。哪像是罚站,倒像是谈天说地的茶话会。万钟收回视线,默默的坐回位子。

  第二节课是枯燥的政治课,老师是位讲话充满学究意味的老古董,同学们听得都有点昏昏欲睡,于是私下讲话的人也变多了。万钟本就坐在靠后的位置,离最末排只有两排之隔,于是他总可以清楚的听到黄捷云的说话声:“我也看过部电影呢,原来你也喜欢男主角的性格啊,我觉得里面有个情节特别巧妙……”

  何笳的声音低低的,带着笑意:“对啊,看到男主角最后化身终极大反派,真的觉得很意外。”

  黄捷云又说道:“看来我们都喜欢看电影呢,要是以后再上映什么好电影,咱们一起去看吧,也好一起讨论讨论。”

  “好啊。”何笳浑不在意的答应道。

  黄捷云一听何笳答应了邀请更加来劲,使出浑身解数逗何笳开心,何笳倒也配合的笑着,万钟听着末排传来的笑声,觉得在安静的课堂里格外的刺耳。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写在更新前的话(喜爱东凤的亲们就别看这篇了): 我知道更多亲是想看东华凤九的同人文,本来我也打算先更新东凤的那篇文...
    朱空文阅读 410评论 12 2
  • 下课铃响后,何茄见万钟仍和吴双讲的起劲,忍不住起身走到万钟身旁,语带酸意的说道:“聊什么呢都下课了?” 吴双有些不...
    朱空文阅读 119评论 0 1
  • 04 第二天何笳回到学校后,连教室都没进立马被老高拉去教育了半天,苦口婆心的劝诫,并让她通知家长过来好好谈一谈。何...
    朱空文阅读 54评论 0 2
  • 何笳见到万钟出来后满心欢喜,凑上前说道:“你一定饿了吧,我们去吃点东西!” 万钟看她的样子,问道:“你一直在这里等...
    朱空文阅读 22评论 0 0
  • 王琳琳发现自己的新同桌沉默的有点异常。经常是一节课上完,她保持的姿势都未变过。本以为她是专心听讲,可任课老师点名让...
    朱空文阅读 65评论 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