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正的语言是无声的

风来,叶子轻摇;夜来,群星闪烁。

花,听懂了春天的语言,自姹紫嫣红;蝶,听懂了芬芳的语言,自翩然而来。

天地万物,万籁俱寂,而眉目顾盼之间,似有讯号传递,如若语言流转,无色无味,亦无声无响。

文\婉玲

至人,创设语言,开口说话,张口吐露的字正腔圆的音响充塞了所谓文明的空间,人们于此寻找意义。从喃喃自语至滔滔不绝,人渐渐能说会道;语言,也从简单明晰随之丰富多彩,像一位小姑娘,被随意打扮涂抹着。

有的人的语言绚烂璀璨如缤纷的肥皂泡,里面却空空如也,一碰就碎;有的人的语言像蒙上灰尘的橱柜,你看不见里面卖的是什么;有的人的语言挤在权利的模具里,像刀子一样抵在语言的后腰上……有的时候,语言像刀、像戟、像子弹,从嘴巴上发射,就一下下直击人心,千疮百孔;有的时候,语言若悬河,可是说得越多、越复杂,就会越不清楚、越容易产生误会;有的时候,语言像一个重症病人,苍白无力,怎么奋力说都是气若游丝、回天乏力……

观棋不语真君子,人生这一盘棋局中,勿言勿语,冷眼旁观,局散人走,水落石出。人世间,表演太多,意义太拥挤了,真真假假,真正值得听到的语言不多。注意语言的烟雾弹,你听到的,审视它,不要看它说了什么,而要看它想说什么,怎么说的。

小王子说:“人不应该听花说了什么。我应该根据她的行为,而不是根据她的话来判断她。……我早该猜到,在她那可笑的伎俩后面是缱绻柔情啊。”

珍贵的东西藏在喧嚣的语言底下,揭开语言的幕布,看到语言背后蕴含着情感、期望或者目的,这才是你需要听到并珍重的。

你听到母亲喋喋不休的抱怨,但听到了含情的目光的语言了吗?你听到父亲刺耳霸道的责备,但听到了颤抖的身躯的语言了吗?你听到许多阿谀奉承、杯盏相碰时的蝇营狗苟,你听到那颗心关于疲惫、压力与牺牲的叙说了吗?你听到甜如蜜的赞美、随声符合的示好,听到嘴角阴谋的诡笑发出的虚伪的声音了吗?……

有的人总是沉闷默言,一旦吐露就不保留,这是真正的珍贵品种,比怒吼更具震撼力,可以抵达更有深度的意义世界。真实的东西,不是说出来的;只要用心才看得到。真正的语言也不是用耳朵听的,要用你心中的那一双如花草树木能听天籁的耳朵。用一颗心听到另一颗心说的话,它会等尘埃落定,拂去灰霾,看到语言玻璃透明坚硬的质地,清脆悦耳,当当有声。

真正的语言,没有声音,却有坚实的质感。当你躲在世界的角落里哭泣时,一只手温柔的抚摸;当你认为被世界抛弃时,他入你梦中,只给你展现一个笃定的笑容,但笑不语。那温暖与力量胜过一切语言。

少说多听。时间终会强盛于一切语言,并且越过所有虚假无聊卑鄙,回归自然的本质。

愿你站在,世间所有破碎的语言的废墟中,仍能听到一颗赤诚有力的心,它轻启朱唇,不声不响的平静持续地,吐露真正的语言。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