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02 第一周

所学目录

001:管理学 | 破局而出的智慧
002:资源关系 | 到底什么是局
003:科学管理 | 伟大的效率破局
004:识别机会窗口 | 借势破局
005:涟漪效应 | 破不了的局
006:人际关系理论 | 你真的知道推搡员工的后果吗?
007:认知不协调 | 改变他人态度的秘诀
008:阀下意识 | 识别商场上的全套
009:冲动基因 | 为什么会有人选择冒险
010:理性注入 | 从根本上管理慌张

一、关于管理

以前想到管理学,脑子里联想到的都是公司管理、人事管理、经济管理等等商业活动相关的东西。直到看了这个课程,才反应过来,原来世界上任何事情、活动都是管理学的研究范畴,例如时间管理、健康管理、情绪管理等等。其实这点自己的潜意识中应该是知道的,只是当明确的用脑子有意识的过一次后,竟然有种如同走进新世界的感觉。

管理涉及到了人类活动的方方面面,那具体管理什么?西方管理学中有个重要的概念“资源”,我想这应该是对一切被管理事物的抽象后得到的一个名词。而这些资源与人之间的相互关系,宁向东则用了一个中国化的词来描述,那就是“局”。管理学的目标则是“破局”,个人理解就是通过改变人与资源之间的关系来达到目标。不过“破局”并非一劳永逸,破了旧局往往会产生新局,旧局破的好不好往往导致新局会不会变得更难破。人生似乎总是在这一连串破局的过程中前行,颇有点辩证法的味道。

学习研究一门学科,了解其历史其实很重要,它帮助我们知道其究竟是因为什么原因才走到今天这个局面,看起来是不是很像上面提到的旧局变新局啊。而管理学的鼻祖是一个叫泰罗( Frederick Winslow Taylor,一译泰勒)的美国人,他就是一位“破局”的高手。从体育比赛上发明新器具让自己处于有利地位,到抄起秒变给工人干活计时,他到处都应用着破局的智慧。其成就之一就是解决了工业生产如何管理的问题,通过严格规定工人的工序消耗时间,引入效率指标,使得工业生产的管理可以量化。而另一个我们所熟知的人-汽车大王福特,则从另一个维度破了工业管理的局,就是拆分工序,引入流水线。

不过,破的这个旧局当然也带来了新局。管理学大师“德鲁克预估说,因为泰罗和福特,体力劳动的效率提高了50倍。但德鲁克也说,科学管理并没有解决脑力劳动的生产效率问题,而我们现在所从事的工作大多数是脑力劳动。德鲁克说,脑力劳动者,或者知识工人的生产效率在20世纪不仅没有改善,反而还下降了,这将是21世纪管理学最重大的问题之一。”

关于这点我个人很同意,泰罗和福特所处的年代正是牛顿力学为首的机械式科学观大行其道的年代,人们认为一切事物都是可计算、可预测的,就连人类自己也是像机械运动那样可以被绝对的认知,包括人的思想和意识。再加上以这样的科学观为基础的科学技术成果应用到工业生产后,人类的物质生活得到前所未有的爆发性改善,导致人们对这种机械思维越加崇拜。因此到了20世纪中叶后期,当脑力劳动开始大量出现时候,人类习惯性的会将过往的成功经验照搬到新领域中。然而实际结果却是效果很不理想,单从我所在的计算机软件工业领域,就出现了如《人件》这样的许多著作来反思这种采用机械思维对脑力劳动者进行管理时所带来的困局。

不过,由于人们逐渐意识到这种问题的存在,加上人文主义的兴起,人们越加强调对人的人性化对待,大家开始有意识的思考该如何破这个新局。即便是在传统的工业生产领域,今天的有责任感的企业主也在思考如何避免机械式管理给人造成的伤害,避免《摩登时代》和富士康员工跳楼这样的悲剧一再发生,这已经不单单是脑力劳动者所遇到的问题了。“在新时代,每个管理者都需要寻求一种效率上的平衡,就是来自于人心的效率和来自于外部强制力的效率这两者之间的平衡”

可是目前的困境是,人们仍然没有找到行之有效、可复制的管理模式来破这个局,因此许多企业公司的管理还是有意或无意的以机械的方式管理员工,例如用绩效指标、KPI这类数字来评价一个员工工作好坏,这骨子里和百年前的管理还是一样。也许,在找到真正有效的手段前,这种旧的方法还会普遍存在。而目前的应对之策,我个人感觉往往得依靠具体管理者个人的能力。既然没有放之四海而皆准的模式,就只有靠个体自己的发挥,这就更像是一种艺术了,诸如此类的管理领域的艺术就像绘画等艺术领域一样,虽然有基础的原理、模式可以参考,但具体的行为措施就看行为人的个人能力了。

二、关于破局

上面提到局这个概念,而破局就是为了达成目标。如何破局,宁向东提到3个思路,其实很好记。首先回顾下局的概念,就是人和资源之间的关系。这里有3个对象:人、资源和关系。而3歌思路分别对应了这3个对象。
1、改变关系
例如,对你达成目标起负作用的资源看其能否变为正资源。之前与你无关的资源,是否可以为你所用。
2、对资源进行重新定义
3、对自我重新进行定义

有了思路,还得注重借势。老祖宗说顺势而为,其实说得就是要借助机会。虽然我们也可以逆势而上达到目标,但这样往往成本太高,非万不得已还是不要走这条路。借势可以省力,并可以达到更高的成就。这里我想到了阿里巴巴。马云最早在互联网刚进入中国时就开始了电商平台的道路,但是后来他自己也认为,在当时的中国,做电商的一切基础都没有,例如没有好的支付手段,没有信用体系,没有快捷便利的物流,最重要的是互联网还不普及。事实结果就是他这次创业失败了。不过随着互联网的普及、网速的提高,这个最重要的势终于可以为阿里巴巴所用,再加上它自己的努力,构建支付、信用体系,阿里巴巴也最终得以走到今天的成功局面。

另外,有些局是破不了的,或者说只能缓解。作者举了个例子,就是中国人最重要的关系文化。不用多说,中国人对关系的重要性都深有感触,而且只要是还在这个国度中生活工作,就逃离不开这个关系的局。对于公司经营来说,关系文化既有利也有弊,一方面它给公司的经营和管理带来便利,而同时又因这些便利性本身带了许多麻烦。当然,一个普遍的共识是,不能让关系文化成为公司的完全主宰,而是需要用业绩文化来进行对冲。对冲的结果也不要期望能完全冲掉关系文化本身,因为它就是在中国这个国家当前环境中破不了的局。

三、关于人

前面的第一部分其实已经说到,当今管理的核心是对人的管理,是一切管理活动的中心。如果还是用百年前纯粹的机械思维对待人,即达不到目标,还有可能出大乱子。

因此,当今的管理需要注重对人的了解。从普遍的角度出发,我们需要对人类本身有清晰的认知,这包括人作为生物本身的特征,例如人的情绪如何产生、人的心理如何活动、人的意识和潜意识如何运作、人如何认知世界,等等。这些都是一些其他学科,例如心理学、神经科学、认知神经科学等研究的领域,而管理学目前也非常需要了解这些学科的研究成果,只有对人本身越来越了解,才能知道人之所以做出某种反应的原因,才能知道是否可以对这种反应进行处理和应该如何处理。

例如,以往的观点认为人是具有理性的。而目前的研究结果是,人大多数时候是非理性的,也就是说有很多时候人做的决定并不是人有清晰的自我意识活动所产出的结果。有些是身体的激素促使人做出的决定,有些是以往的经历、经验、知识造就的决定,还有些可能是你自己的基因使得你做出某种倾向的决定概率大增。例如最近很火的《未来简史》一书就很推崇“人的生物特征对人的意识有很强大的影响”这样的观点。宁向东也举了一个例子,说有研究发现人的基因中有一种冒险基因,叫做D4,约有20%的人在这一基因上会发生突变,使得这样的人在做一些决定时,即使有些选择收益很高但风险很大,他们也往往会取选择这种风险高的道路。

不过,即便人大多数时候是非理性的,但我们还是有理性可以依赖的,或者说可以用理性来对自己的非理性进行控制、影响。这也是人之所以区别动物的重要特征。虽然我们无法把自己调整到所有行动都基于理性的思考结果(那样的人也就失去了人性吧,要么是机器,要么是神),但是还是可以在一些场景下,运用理性的力量来改变自己的行为、行动。所以,不要在看了基因、激素这些对人有巨大影响的研究结果后,就产生一种宿命论的思想,其实大可不必对人类这么悲观。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