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剑奇侠传三【TV版】同人续集【6—1】(喜剧结尾)

仙三续集【6—1】(喜剧结尾)

图片发自简书App


     龙葵把景天扶到了铺外的小亭内。景天无力地靠在石柱上,虽然他在轻笑,但从他额上密密的汗珠,以及他急促而无力的呼吸声,不难看出他此时的难受。

     “哥哥......”龙葵蹲在地上,将头靠在景天的胸膛上,“你死了,龙葵也来陪你好不好?”

     “别这样,”景天摇头,张开双手抱住龙葵,“我......就是为了......让你......继续活下去,才......才牺牲了......我自己......所以,就算是......为了我......你也得继续......活下去......待我......魂魄散尽后......你就去孟婆铺......饮下汤后......转世做人吧......”

     “不,哥哥,”龙葵抽泣道,“我又怎舍得......怎舍得将你忘却......”

     “可你只有这样......哥哥......哥哥才能......安心......离去啊......”都说入了阴间的人,性子都和生前不大相同——此时的他们,汇聚了前世所有的记忆,性子固然也会受到前世的影响:景天如今已完全不像曾经那个江湖混混了,现在的他,虽然虚弱,却俨然有了几分龙阳的气势,“你看你现在......现在这个样子......叫哥哥......怎能......放心......”

     “哥哥......不要......”

     “别再说了!”景天声音虽弱,却丝毫不失威严,“我作为......你的哥哥,命令你......命令你在我魂散后......饮下孟婆汤......重获新生......龙葵,你可听令?”

     “......”龙葵想反驳,却又哽住。

     ——也好,待哥哥死后,我便重返人间。我一定要找到魂魄重聚之法,一定要让哥哥再度出现在我眼前!

     那时的哥哥,想必还是剑眉星目、鼻若悬胆、齿如编贝......更重要的是,那时的哥哥,想必一定是生龙活虎、英姿飒爽......

     “龙葵......听令。”

     “这......才是我的......好妹妹......”景天甚是宽慰,“还是那句话......我俩重逢之日......我想看见......遍地的向日葵......好吗?”

     龙葵已是泣不成声,只能用力地点头......

     “景天!”一个清脆的女声响起,二人顺着声音的方向看去,只见一白衣女子,相貌虽与雪见一模一样,却更能给人一种超凡脱俗之感。这人,正是夕瑶!

     “夕瑶大神?”龙葵之前只是听哥哥讲过,今儿个才一睹尊容,不由得被她的清新之气震撼——这是凡尘俗埃中的雪见所没有的。

     “夕瑶?”景天一愣,“你......你来这......干嘛......”

     “飞蓬贬落欲界之时,我便在他身上施了术法。”夕瑶道,“之后,我虽不知他在凡间过得如何,但至少,我能感知到他的魂魄是健全的。如今,景天的魂魄遭受重创,我自然也能有所感觉。”

     “那你有办法救哥哥吗?”龙葵哀求道,语气凄楚可怜,叫人心疼不已,“如若可以救他,我愿意帮你做一切牺牲!”

     “龙葵!”景天蹙眉,而后对夕瑶淡淡一笑,“若是......若是救我......需要付出......其他生灵......的性命......的话......我想,还是......罢了吧。”

     夕瑶温柔地摇摇头:“待你魂将散之时,我用聚魂之术便可。不需要有任何人受到伤害。”

     “聚魂之术......”景天喃喃,之后凝视着夕瑶,“真的......有用吗?还有......真的.......不会伤到......你吗?”

     “不会的。”夕瑶的笑散发出一股宁静之气,让景天和龙葵二人本是伤悲和激动的内心平和了不少,“至于是否有效......景天想必是不信任我?”

     “不......我当然相信。”景天此时的目光亦是柔情似水——他可难得会有这样的眼神,“之前......飞蓬有多信任你,如今......我......便有多信任。”

     十二个时辰之后。

     “啊......”景天露出极度的痛苦之色,较之前更为强烈——他双眼紧闭、牙关紧咬、双拳紧握,全身都在不断地抖动......

     “哥哥!”龙葵看向夕瑶,“现在是时候了吗?”

     “再等片刻。”夕瑶打出一道光,景天便没了知觉倒在地上。可即便如此,他的全身还是在剧烈地抽搐,看得龙葵甚是难受。

     霎时间,景天是全身似环绕了一圈金光,这是......魂魄将散的预兆。

     “便是现在!”夕瑶运出一股强烈的真气,注入景天的魂魄。景天此时仿佛恢复了一点意识,半梦半醒之间,好似感觉到自己的灵魂不像是在被修复,而是像在......重生。

     那种感觉,甚是舒服。景天脸上的表情也不再痛苦,而是显得恬静......

     半个时辰后,那圈金光逐渐散去,夕瑶瘫坐在地上,大口地喘着粗气。

     “夕瑶姐姐!”龙葵把她扶起,关切地问道,“你没事吧?”

     “无妨。”夕瑶看向景天,景天虽还在昏睡,但从他的不再紧皱的眉头来看,他已无大碍。

     “你带着景天,出酆都吧。”夕瑶对龙葵说道,“天鬼皇已经答应我,帮你们重塑人身。只要出了极乐世界的大门,你们便可直接为人,不需要喝这里的孟婆汤,过这里的奈何桥,重新转世了。”

     “也就是说,出了极乐世界之后,我还是龙葵,哥哥也还是景天,是吗?”龙葵的欣喜之情溢于言表。

     “对。”夕瑶道,“我已经同酆都的守卫说了,只是你们要快些离去,他们的记性可不太好,指不定待会就忘了。”

     “嗯!”龙葵重重地点了点头,“夕瑶姐姐......您的恩情......龙葵真是难以报答......”

     “无须报答。”夕瑶摆摆手,“这是我自己的决定,并非你们有求于我,又何来报答一说?好了,事不宜迟,你们赶紧走吧。”

     “好。”龙葵托住景天,向着酆都城门走去......

     夕瑶目送着二人渐行渐远,直到完全消失在视野之外,才露出痛苦与疲惫之色,左手捂住心口,不住地发颤......

     常言道:“一物抵一物。”景天当初能凭一己之力救出数以万计的人的性命,本也是违规天道。然而天帝在之前便同另外五界之首论起此事,当时有支持复活众生之声,亦有反对之声。最后六人折中,各损寿元五万,再加景天之性命,方才让死去的众人复生。

     如今亦是如此,六界之物,皆是魂魄所化,若想要救一者的魂魄,只能以另一者的魂魄做交换。而天下能够主动交换魂魄者,惟仙、神而已。

     景天当时所中的青光咒过于恶毒,即便是医仙恐怕也无力回天,若是要让景天不死,只能再赋予其一魂魄。

     夕瑶望着身旁之前凑过来围观的众鬼,便知此地不宜久留。毕竟,她还要再去一个地方。

     渝州城。

     “景天?......我的夫君?......”雪见自那以后,便时时刻刻都沉浸在回忆之中,“怪了......为什么我会连我的夫君都记不起来呢?”

     “因为你饮下了忘情之水。”虚无中幻化出一个和她长得毫无二致的女子。

     “夕瑶姐姐。”雪见诧异道,“什么?我饮下了忘情之水?我怎么毫无印象......”之后,她又陷入了苦思。

     “我来帮你吧。”夕瑶运送出一阵气息,雪见轻闭双眼,只觉大脑一阵清澈,之前模糊的一切都逐渐清晰起来。

     她记起来了,当时闹毒人时,景天也不慎中了毒,但他却把自己关在屋子里,还拔掉毒齿,为的就是不误伤她和茂茂。

     她记起来了,之后在锁妖塔内,他被打得体无完肤、昏迷不醒,还流了一地的鲜血,为的就是不拖延时间,让天妖皇对她和龙葵有一丝一毫的伤害。

     她记起来了,前几天,他给她饮下了忘情水,为的就是让她忘记他,不要让她为他的死感到悲伤......

     “菜牙!”雪见睁开双眼,“菜牙......我记起来了......我现在什么都想起来了......可你,可你现在究竟在何方......”越说越哽咽,直到最后,彻底说不出话了,只能趴在桌上痛哭不止。

     “天哪!”闻声而来的丁伯见状,大为诧异。他看着夕瑶,质问道:“你为什么要告诉她一切?你难道不知道......”

     “他很快就会回来的。”夕瑶转过头看向丁伯,“而且,他的寿命,也将与常人无异。”

     “真的吗?”雪见和丁伯二人异口同声。

     “三日之内,你们应该就能看到他了。”夕瑶微微一笑,转了个圈,化为了一团烟雾。

     “天哪!”丁伯两个眼珠子都快从眼眶里蹦出来了,“仙......仙女啊!而且还和......雪见你......长得一模一样......”

     “我们是姐妹嘛。”雪见对丁伯说道,“情同姐妹,缘甚姐妹。”

     天界。

     夕瑶倚在那棵神树下,阖上双眼,回忆起与飞蓬的一点一滴......

     “夕瑶。”不知过了多久,夕瑶的回忆被这阵声音打断。睁开双眼,居然是天帝!

     “小神参见天帝。”夕瑶正想行礼,却一个没站稳倒在了地上。天帝连忙把他扶起:“夕瑶啊,为了一个已经完全不记得与你的感情的飞蓬,你竟还能做到如此......”

     “正是因为他是飞蓬,我才要竭尽所能地去救他。”夕瑶望着苍穹,浅浅一笑,“即便他已经不记得我了,即便这样做会让我魂飞魄散,我也愿意......”

     “你本是个尽职尽责的神。”天帝长叹,“却不想你这一生竟痴迷于一个情字之中。。。”

     “为神,本不该有情。然而我,却毫不后悔我对飞蓬的感情......”夕瑶的眼神中一片痴情,“他不在了,我活着亦是没有什么意义。只是看守神树之职,还请天帝另聘新神。”

     “自然。”天帝点点头,“你既无悔,便好。”

     话罢,天帝便离去了。

     夕瑶看向远方,云端,仿佛有飞蓬的身影。他正腾云驾雾,面带刚毅而又温暖的微笑,朝她招手......

     夕瑶,神界者。曾守神树数千年。终殁于神树之旁。

     景天悠然醒来。眼前,不是鬼界的荒凉阴森,而是来自人界的热热闹闹、人声鼎沸。

     “太好了!哥哥,你终于醒了。”龙葵一直守在景天身旁,此时看到景天苏醒,终于长舒一口气。

     “是了。我还能够继续保护妹妹呢!”景天冲她一笑,“我景天,才没那么容易死呢!”

     说完,景天张开怀抱,二人仅仅相拥......

     调养了一天后,二人准备出发。

     “哥哥准备直接会永安当吗?”

     “不。”景天拿出魔剑,“我们先去一趟蜀山。妹妹,抓紧喽!”

      景天的御剑技术又好了不少,一个时辰不到便到了蜀山。这要是在之前,两个时辰都不一定到得了呢!

      本来他们来一趟蜀山,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顶多派个常胤来即可。可今儿景天地还没落,便看到成百上千的蜀山弟子前来欢迎景天的到来。

     “天哪!”景天有些惊讶,但同时也觉得甚是得意,“这不会是把所以蜀山弟子都请来了罢?”

     “的确如此。”景天听到了白豆腐的声音,循声望去,果然,那边的蜀山弟子都一字排开,徐长卿的身影渐渐清晰。

     “白豆腐你也真是的。”景天忙跑过去,“用得着这样大肆迎接吗?”

     “景兄弟很喜欢,不是么?”

     “当然喜欢啦!”景天迫不及待地和徐长卿来了个热情的拥抱,“还是白豆腐懂我。”

     “蜀山上记载了所有人的生死。之前看到你逝去的消息时,整个蜀山都为你悲伤了一场。这回看到你和龙葵重生的消息,又有谁人不为你们高兴呢?”

     “好啦好啦!”景天一副嫌弃的表情,“讲得我都有点不好意思了......不如我们进去再慢慢谈?”

     “正有此意。”

     同白豆腐促膝长谈之时,景天便把之后的来龙去脉都告诉了他:“呵,我可差一点就要连鬼都不是了呢......幸亏有夕瑶,否则,你们以后就连我的转世也见不到了!”

     而后,景天突然发现,一开始的时候,白豆腐还和他有说有笑的,可自打他说他给雪见喝了忘情之水后,白豆腐便开始心不在焉的,现在索性在发呆了。

     “唉白豆腐,你发什么呆啊?”景天摇了摇徐长卿,“莫非,是我的故事太感人,把你感动啦?”

     “原来她也没饮下......”徐长卿并没有被摇醒,仍旧自言自语。

     景天刹那间明白了:许是因为当时紫萱嫂子肯定也没有昏睡过去,才让白豆腐如今能够恍然大悟。

     “嫂子她现在在哪?”

     “我们分别后,她便一直待在南诏国。前些日子,我看到了她的死讯......”徐长卿眼眶潮湿,“女娲族本是永生不老,但若是与凡人繁衍后代,就会褪去神体,迅速衰老,最后灵力衰竭而死......我早已知晓这样的结局,可如今,一切都已尘埃落定,我却还是难以接受......”

     “白豆腐啊,”景天拍拍他的肩,“我知道你现在痛苦不堪,但你现在要修道成仙,是要断绝这些七情六欲的。所以,不妨把这些悲伤的往事暂且尘封,待到修仙成功之时,再来伤心也不迟啊。你可不要辜负了那五个老头儿寄予你的厚望啊。”

     “景兄弟......?”长卿凝视着景天——若是之前,景天是说不出这种话的。

     “没什么啦......”景天摆摆手,“就是我最近懂得的一些道理。反正,不要沉湎于过去,就对啦。”

     “......”长卿一言不发。

     “唉你到底明白没有啊?”景天急了,“我个凡人都明白了,你个修道之人,还半天弄不明白?”

     “......长卿明白。”徐长卿抱拳,“景兄弟所言,长卿必将有所感悟!”

     “这就对了嘛。”景天咧嘴,开心地绽放出笑颜......

     两天后。

     “蜀山热情是热情,但终究没有酒肉。这样天天吃素的日子,我可受不了太久。”剑上,景天对龙葵讲,“还是永安当好,毕竟那是我自己的家啊。”

     “可是雪见姐姐不是忘了哥哥么?哥哥准备如何恢复雪见姐姐的记忆呢?”

     “干嘛一定要恢复记忆啊?”景天讪讪地笑了,“那又要让她记起我的多少糗事......不如,我重新和她建立一次感情,这次啊,我要在她心目中,当个彻彻底底的大英雄!”

     终于,来到了永安当,景天收剑,推开大门。

     门内,伊人眼波似水,笑意盈盈。

     “菜牙,我说过,我是不会忘记你的。”

尾诗[选自仙六]:

捣练子

渝州城,真热闹,新安当里铜板敲。

金银钱财不重要,仗剑只为伊人笑。

图片发自简书App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