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来的女孩——莫离

偷来的女孩

老王说:“你这故事不好,编的一点都没趣儿。”

我急了:“这是真的,我骗你我是小狗!”

“哎哟喂,你蒙谁呢?真的假的我能不清楚,我白多活你20年?”

我由愤怒而变得悲哀起来:“你总不能让我把头调回去再重活一遍。如今我才知道,这人世,过了就是过了,板上钉钉,棺材盖盖上了,这是顶没意思的事儿。”

故事是这样的,不,是真事:

茉莉那年刚七岁,在家门口拿着个五颜六色的纸风车。十月金秋,天黑得早,不到五点天就开始沉下来,晚风吹得风车滴溜溜的转,茉莉高兴的手舞足蹈。然后一只手捂住了她的嘴,她看着风车从她手里被风吹走,飘飘荡荡的落在家门口,院内的光线照在风车上,那么温暖,这是她记忆里故乡最后的印象。

我第一次见她就是这个时候,因为那个捂住他嘴的人是我爸爸。那年我也只比她大两岁,我看见爸爸把她关在院子的破仓库里,她的小脸冻得通红,眼泪鼻涕弄了满脸。这女孩好丑!这是我的第一感觉。

我当然知道他是我爸偷来的,但他为什么偷个女孩来我却不得而知。作为一个四十岁还活得一塌糊涂的人,我妈自然离开了他,她走的时候没有带着我,她是追求新生活去,定然不会带着我这样一个旧物。所以留我与爸爸一起过着一塌糊涂的生活。

我去给偷来的女孩送饭,她看着我的目光里充满惊恐,眼里含着滚烫的泪珠,似乎在恳求我,但始终不发一语,我那时也觉得羞愧,低着头不去看她,只说:“你吃。”然后便像被人看见的贼一样落荒而逃。

父亲问我女孩吃了没有,我摇摇头,他就朝我吼:“没吃我让你去干啥的!她不吃,你就给她摁嘴里!”我当然不会真那么做,我回去把饭拿起来给她吃,她倔强的不停摇头,于是我自己就把饭吃了,她惊讶的看着我,我说:“吃完了才能交差,反正我也没吃饱。”

父亲见我拿着空盘子回来,很满意的摸摸我的头:“做得很好,你要和她搞好关系,让她死心塌地呆在这里,留着这丫头我日后有用。”

我再去送饭的时候,女孩竟然大口大口的吃起来,这倒是出乎我意外,吃完后我拿着盘子要走的时候她忽然用手拽住我:“为什么要抓我?”

我又窘迫起来,没想到她会这样问。我本就是个内向的人,在这大山里就零零散散我们几户人家,难见外人。我挣脱她的手说:“不知道,不是我抓的。”

“那人是你爸爸?”

“嗯。”

“你能放我走吗?”

“不行,他会打我的。”

她哀怨的看着我,我转过身像上次一样跑掉了。

过了一个月,我爸让我带她去上学,还给她买了新衣服,我便带她来到山里的小学校。这里不过二十来个人,大家都争着问她是哪里来的,她看了看我说:“我是他妹妹!”大家都望向我,我不知所措的乱抓衣服,她又说:“我只是暂住在这,早晚是要回去的。”

在学校里我才得知她的名字:茉莉。我想这名字好,我喝过茉莉茶,那茶不苦,还带着一丝香甜,那时我也开始和她说话,渐渐地就熟了。

她总说起她的小卧室,挂着满天的星星,她的妈妈临睡前会亲吻她的脸颊。说这些的时候她没有流泪,我才想起这一个月来她从未哭喊过,就是有泪也只含在眼里,我想象我若是她这般的处境,哎,我连想一想都觉得发憷,我第一次敬佩起这个女孩来。

茉莉并不丑,反而有些漂亮,也许只是那晚满脸的泪水模糊了她的脸,在阳光下,她才是本来面目,她本应是属于阳光的女孩。

一年后的一天,茉莉跟我说她要走了,她眼里满是兴奋。我却觉得心里空落落的,像是漏了气,进了风。她过来在我耳边说了声谢谢,然后说她叫莫离,用笔将她的名字写在我手上,我不知道这两个字是什么意思,觉得没有茉莉好听。到后来长大了,我才知晓这名字的含义,而她却飘荡了半生,一直与这名字背离,真是悲哀的讽刺。

下午的时候莫离便被爸爸逮了回来,他揪着她的头发,再次把她拖进仓库,我看见莫离依然没有哭泣,她向我招了招手:“我又回来了。”我转过身去,眼泪啪嗒啪嗒落了下来。

我爸把皮鞭一下下抽在我身上,我知道他也是这样抽莫离的,他打完后把我也扔进了仓库。我对着莫离笑笑:“现在我们一样了。”

她说:“对不起,挺疼吧。”

我含着泪说:“你不疼吗?”

“疼,但我不能认命,我怕一哭出来我就再也回不去了,所以我不能哭。”

“你怎么被他抓住的。”

“我顺着山道走啊走,遇到岔路我就选一条,没想到山路那么长,那么远,我走了一上午也看不见出口,以为是出口了,只是从一座山到了另一座山,就像迷宫似的。我走累了,歇一歇,脚都磨破了,还是要继续走,然后我看见一些人在那里打牌,其中一个就是你爸爸。”

“那时你一定很绝望吧?”

“我只是感到疲惫,身子都要瘫软的疲惫。”

她脱下鞋,我看见她脚上红色的血泡,她拿了根木刺说:“扎破它。”

“那挺疼吧?”

“不扎更疼。”

我接过木刺的手有些发抖,但却总是刺不破,她说:“用力扎!”我狠下心用力一刺,血泡里的血缓缓流了出来,血泡也扁了下去。我看见她闭着眼,咬着牙,嘴里还说:“继续!”把几个血泡都扎完了,只见她满脸的汗,从口袋里拿出纸擦去脚上的血。

在这昏暗的灯光里,破烂的仓库中,我的灵魂似乎睁开了一只眼睛,这个坚强的女孩教会我隐忍,把痛苦关在一个小房子里,让光留在外面,只要活着,就不要绝望。第二天,我爸便把我放出来,训了我一顿,说我要像男子汉一样勇敢,不能被女孩子摆布。但我记得老师说过的男子汉不是这样的,男子汉是要承担责任,保护弱小的人,我知道我爸不是男子汉,他用一辈子也成不了。

我依然给莫离送饭,拿了药膏给她涂在背上,她小小的身体,很瘦很瘦,鞭痕触目惊心,看她咬牙忍耐的样子,我好想抱抱她。她不能去上学,我便把课上老师讲的做好笔记带给她,她比我聪敏,甚至能发现我习题的错误,我越发佩服她了。

时光流水样的划过,成长似乎只是倏忽间的事,莫离从隐忍的小女孩变成了倔强的小姑娘。她的漂亮是山里一道不得不看的风景,不似山里孩子双颊的潮红,她皮肤还是那样白皙,大概是常年在仓库中的缘故。我爸对她也很满意,甚至专门为她做她爱吃的饭食,他说她终于长大了,他为的就是这一天。

我那时已不去想我爸为什么要偷莫离来,莫离虽然曾经数次与我讨论过,但都不了了之,她甚至质问过我爸,我爸只笑着摇摇头。我已经习惯了有莫离的日子,不希望她离开,也就不愿去深究这个问题,这使我至今仍懊悔不已。

那天下午我放学回家,照常打开仓库的门,但没有看见莫离的身影,我爸也不在家,我心里便有些发慌。我跑出门,大声喊:“莫离!莫离!”四周只有被惊起的鸟雀,吱吱呀呀往空中飞去。

不远处我看见摩托车往这边驶来,我知道是我爸,待走近了,看见只有他一个人,我忙拦下他问:“莫离呢?”

“卖了!”

那两个字他说的那么轻松,就像卖了一只小狗一般无足轻重,我却觉得自己的心整个震颤起来,胸腔似翻涌的海浪,我说:“进屋说。”

他将一个大布包放在桌上,转过身要喝水,我拿起墙角的铁棍一个猛劲敲在他两腿膝关节后边,他尚未反应过来,我便又敲了一下,然后翻过他身体,往小腿骨头上狠狠敲,他痛的像杀猪似的叫,我问:“卖哪去了?”

“哎哟……你他妈……”

我啪一下打在他膝盖上。

“城里……火车站……一个窑子……”

我踹了他一脚,打开布包一看,里面全是钱,我拿上包骑着摩托车往山下驶去。这十七年我从未出过山,也不知道如何出去,我一直骑一直骑,忽然就想起小时候莫离说她一直走,一直走,却总也走不出这大山,以为出去了,却只是到了另一座山。这次她终于出去了,却是这样出去的,她绝望吗?我眼泪不争气的往下流,山风呼啸,我骑在车上大声喊,我的回声在山间来回飘荡,夜来了。

已经骑了两个小时,山还是山,我一瞬间也觉得这山路似乎没有尽头,若山外还是山,我该去哪里找莫离?抬头看天上繁星点点,莫离说她的卧室里一抬头也是这样满天的星星。我向它们祈祷,莫离一定没事,她逃走了,逃到她真正的家里,看着星星睡着了……

“喂,继续讲啊,你他妈编故事也得编个囫囵的啊!”老王朝我吼道。

“你没找到?你他妈的……”

“找到了。”

“在哪?”

“火车站的窑子。”

“我想她也跑不了,小姑娘家家的,哎!”

“他们给她吸毒。”

“吸毒?这帮狗娘养的熊王八,我老王……”

“你看,她出来了。”

老王回头,看见戒毒所的门开了,一个看起来瘦弱不堪的姑娘走了出来,她不像其他从这里走出去的人,以他这个看门人的眼光看,她是走出那扇门后笑得最灿烂的,就像是看见了天堂。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野花 你一定叫不出俺的名字吧俺就是一朵野花一朵野生野长无拘无束的花风来了俺就起舞雨下了俺就亲他日落了俺缀一片红云雾...
    方正的石头阅读 257评论 0 1
  • 一字一句形容不来 这才是幸福该有的模样。
    雨薇传媒阅读 506评论 0 0
  • 北京时间6月29日,休斯顿火箭和洛杉矶快船两队之间完成了一笔重磅交易,火箭用帕特里克-贝弗利、路易斯-威廉...
    花小凡凡阅读 84评论 0 1
  • 文/柒年 图/网络 01. 以前总觉得,平平淡淡的生活真好,就这样平平淡淡地过一辈子,倒也不错。 “诶,那个谁谁谁...
    柒年之痒阅读 1,570评论 0 1
  • 20161021 今天终于建好小卡啦,下一步就等11月3日第二次早筛门诊后拿好所有报告单子在长妇婴建大卡啦,也就是...
    萧萧依旧阅读 210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