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绘本赏析】 戏里戏外都是笑——读《狼饿的时候》

一、《狼饿的时候》的身世

这本书的亲妈是谁呢?

就是这位美女咯:克里斯·迪·贾科莫(Kris Di Giacomo)

法国插画家,生于巴西,后定居法国巴黎,生活至今。曾在帕森设计学院巴黎分校研习绘画和雕塑。毕业后的第一份工作,是教孩子们英语。这个工作让她对儿童文学和插画产生了很大的兴趣。除了英语和法语,她认为图画是她的第三种语言,因为这是一种全世界都能够理解的沟通方式。

克里斯一直致力于创作儿童图画书,她喜欢将多种绘画媒材及方法混合在一起,因为“有足够多的可能性,才能打破刻板的现实生活”。无论是与米夏埃尔合作的《那一天,我失去了超能力》《狼拉拉》等十余本儿童图画书,还是她独立创作的《人人都爱说“你好”》《小梅的故事》《露露的篮子》等,都洋溢着随兴所至、天马行空的洒脱魅力,从无固定的“规矩”可循。她已创作了二十多本儿童图画书,但仍在不懈探寻“隐藏在记忆废墟中的宝藏”。

二、这个故事说什么

封面信息:

标题告诉我们主人公和将要发生的事情——狼,饿了,这个标题呢,给了我们一个时间状语——XXXX的时候, 很自然地把后面留下了空白,给我们无限的猜想空间啊!

插播一条科普:

相声,是一种曲艺形式,一个人说叫单口相声,两个人说叫对口相声,三人或三人以上演出的相声,过去只叫“三人活”。“群口相声”、“多人相声”都是解放后出现的名称。

这本书,就有点类似“群口相声”。在这个相声里面的常用道具里面不是单口相声中常用的惊堂木,而是类似惊堂木的“当!”,每次一“当”,包袱便开,不信,我们慢慢看。

长鼻子埃德蒙常年独居狼国,这个星期天,他拿着一把刀,离开了森林深处的家。

他想痛痛快快地吃上一顿兔子大餐。

看,包袱出现了:在这儿为什么要说“痛痛快快”呢?还拿了一把刀。——这儿我们先mark一下。

对了,不要普通的圈养兔,绝不。

他要的是以种子为主食、有着软绵绵的皮毛、带有淡淡豆香、住在城里的兔子!

这是否让我们很奇怪,森林里面的兔子难道不符合这些吗?还要去城里找非“普通的圈养兔” mark2

他跳上自行车往城里骑去,下定决心要找到一只这样的兔子。

他来到一栋大楼前,扫了一眼门铃上的名字,目光停在:迈克斯·欧玛窦思,迷你兔 五楼

哈哈,哈哈,哈哈!埃德蒙很开心。

他按下电梯按钮,身上还带着那把锋利的刀。

当!

相声道具第一次出现。

在电梯里,他又整理起蝴蝶领结,因为就算是一只爱吃的狼,也不能忘了优雅。

可是,他把刀忘在了电梯里。

无疑,这个情节又是一个包袱。于是,我们有了道具的第二次出场。

当!

三楼的火鸡太太刚从蛋糕店里回来。

“啊!有一把刀。正好用来切蛋糕。”

捧哏的来了。

在电梯外,埃德蒙突然意识到了自己的失误,他再次按下电梯按钮。

嚯……

(请自动脑补郭德纲的“嚯……”)

刀没了。

看来这办法行不通了,他赶紧骑上自行车回家拿来了锯子。

肥嘟嘟的兔子,绝对美味!

接下来我们把包袱连贯看完:

当!

这是住在四楼的熊大哥。

“先生您好!您是新邻居吗?”

“不……嗯……是的,是的……”

埃德蒙面不改色地说了谎。

“欢迎搬到这栋大楼。您拿的不是锯子吗?”

“没错。”

“您要用它做什么?”

“锯兔……嗯……锯柏树……”

“那么,如果今晚跟您借用,会不会耽误您?”

“顶楼有个篱笆,我想锯掉……”

“那就拿去用吧……”

唉!

太让人生气了!

埃德蒙回到了一楼。

绳子!这才是他需要的工具!

把兔子绑起来,然后慢慢吃掉。

一眨眼的工夫,埃德蒙又骑着自行车回来了。他觉得越来越饿,一定是运动造成的。

当!

电梯里,一只臭鼬抱着一个大包裹。

“您好,是新来的邻居吗?”

“是的,是的。”埃德蒙咕哝了几声。

“很高兴认识您。哇!您手上拿的是绳子吗?”

“是的。”

“可以送给我吗?我抱着这个大包裹实在是太吃力了。”

看得出来。

“行……行吧。”

因为太开心了,臭鼬悄悄地放了一个屁……

埃德蒙决定走楼梯下去——

电梯里的空气变得有点儿……实在是太难闻了。

算了,算了,算了!

他很快回到家,拿了最大的锅。

把兔子丢进锅里,然后整只吃掉。

对,就这样!

埃德蒙气喘吁吁地回到大楼。

“噢!”一头大母牛正在等电梯。

“先生……先生……”

“我叫长鼻子埃德蒙。”

“新邻居呀!太开心了!好漂亮的锅。”

“可不是吗!”

“既然咱们是邻居,那……如果不麻烦的话,您愿意把锅借给我吗?”

“可是我也要用……”

“那可真是太可惜了,我先生阿尔多一定会非常失望。不过没关系,您亲自向他解释一下,好吗?”

“这样啊!那借给你,拿去用吧!”

可恶!可恶!可恶!真是可恶!真的是太可恶了!

好吧,那就直接烤着吃!

连皮毛和耳朵都不用去掉,整个儿放上烤架。

这回,埃德蒙在自行车后面绑了一个拖车,然后再次出发。

当!

噢!眼前事拿着火柴盒的米蕾特小姐。

“啊!好优雅的男士。您住在这里吗?和父母一起?”

“嗯……我自己住……”埃德蒙结结巴巴地回答。

“太好了!”迷人的米蕾特小姐继续说,“这不是烤肉架吗!我刚好需要。谢谢您,友善的狼先生,希望很快在见到您。”

啊!!!

“够了!我要生吃了他,涂点儿酱料就行。”

埃德蒙顺利地来到五楼,没有遇到任何邻居。

兔子的门上,贴着一张小小的便条。

我在顶楼——兔子

“亲爱的兔子,我要上去吃你了!”

到此,前面跌宕起伏的铺垫已经足够了,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儿呢?

“哟!是我们的新邻居。快来加入我们吧!”

“来吧,优雅的新朋友。”

“哇!您还自己带了芥末酱。”

“真是个好邻居呀!”

“是啊,靠近点儿,我们又不会吃了您!”

长鼻子埃德蒙吃素的狼 已搬到城里。(门上挂牌子:空房出租)

名片:长鼻子埃德蒙,吃素的狼,好邻居友爱协会主席

完。

三、戏里故事戏外笑,

这样一个最终的相声结局,大家是否还满意?

一个好的相声不仅让你当堂爆笑,而且细细品味的时候,还会发现越来越多的笑点,听完这个故事,如若意犹未尽,我们不妨再来看一下,这个群口相声中,是否还隐藏了一些需要细想的包袱:

看完这本书,我们再回头考虑最初的两个mark

Mark1,生活在森林深处的埃德蒙为什么想要“痛痛快快”地吃上一顿兔子大餐,“痛痛快快”这个词透露出来,之前埃德蒙吃兔子一定困难重重,他才会如此用情地、不惜来来回回的骑车折腾。那为什么吃个兔子竟然这么难呢?

mark2埃德蒙想吃 “以种子为主食、有着软绵绵的皮毛、带有淡淡豆香”的兔子,这是否让我们很奇怪,森林里面的兔子难道不符合这些吗?还要去城里找非“普通的圈养兔” ,森林里难道不是遍地这样的兔子吗?

我们再来回顾一下,此狼封面的状态,看他西装革履、手拿刀叉,安静等待兔子进盘的样子,他真的吃过森林的兔子吗?他真的懂森林的兔子吗?他真的适合手撕兔兔?

这难道真的不是一个喝了中国茅台的耗子手拿板砖去找猫拍的段子?

细思极乐啊!

在这里,我们不妨通过找细节来判断一下,这只狼到底是怎样的一只狼。

首先外貌协会告诉我们,这是一只注重仪表优雅的狼。比如:“在电梯里,他又整理起蝴蝶领结,因为就算是一只爱吃的狼,也不能忘了优雅。”甚至为了优雅,不惜牺牲掉“吃货”,虽然,他自认为自己是吃货,但也不能忘了优雅,原因是他把刀落在了电梯里;

其次,这是只言不由衷的狼,而导致他言不由衷的应该就是他的憨厚。比如:熊借锯的时候,他嘴上说着“那就拿去用吧……”,却难逃心底那一声沉沉的叹息“唉!”而这一切说明他不是那种圆滑的狼,在做事的时候没考虑到会有那么多的变数,遇到突发事件差一点实话实说。

他还是一只善良的狼。比如:看出来臭鼬拿着大包裹很费劲,于是又勉为其难将绳子借给人家,难忍屁臭走楼梯回家的时候,只有无奈,没有抱怨。

他还是一只与人交往喜欢简单的狼。比如:为了不去给牛先生解释为什么不借给他锅,所以干脆把锅借出去。——至于为什么自己的东西不借给别人,还要跟人解释,哦……或许他只是有点饿晕头了,或许他真的是太不喜欢那些和人打交道的麻烦了。

他还是一只孤独的狼。比如:他看到漂亮的狼小姐变得语无伦次,在狼小姐问他是否与父母住在一起时,赶紧报了自身的状态报备,并且在米蕾特小姐要他的烤肉架的时候,居然忘了说话。所以后面一连串的可恶,我真怀疑,他到底说的是又没了抓兔子吃的工具,还是忘记了多说些讨好米蕾特小姐的话。

总之,这其实是一只温文尔雅,并未亲手杀死过兔子的,一只憨厚、善良、单纯、孤独,和认定目标坚持不懈,不怕失败的狼。

当然最后是什么改变了这头狼呢?只能说,“英雄难过美人关”,虽然狼埃德蒙最终放弃了“痛痛快快”的兔子大餐,摇身一变,成了吃素、助人为乐先锋的长鼻子埃德蒙,人家最终还是和英雄搭上了钩,沉醉在了美人的怀抱里。

莫非故事就这么简单?

当然,“英雄难过美人关”是官面上的说法,私下里,我们是否可以大胆想象,这只叫埃德蒙的狼实际上根本是只连兔子都不敢杀,而且爱面子,不得不用刀子、锯、绳子、锅、烤架给自己壮胆,YY森林兔子不好吃,跑到城里来,设计了各种方式对付兔子,而计策又难以执行的阿Q狼呢?

如此一来,一而再,再而三地放弃自己的工具,也就变得不那么牵强了,你看,最后他实在没有遇到任何其他邻居的时候,不得不到顶楼面对兔子的时候,他手里还要捏根救命稻草——芥末酱!甚至到得顶楼还被兔子威胁“靠近点儿,我们又不会吃了您!”

而埃德蒙一而再,再而三地遇到大楼里面的居民,已经在一次一次的“面不改色”的谎言里入戏太深,不信你看,他最后一次空手抓兔,做困兽犹斗的时候,满心期待遇到“邻居”而非“其他居民”,他的胆怯无处可藏了,但他已经不用再藏了,“邻居”一词足以让他暴露——他已经把自己真的当做了大楼里面的人。

至于最终为什么不再去杀死兔子?或许是因为不愿意杀生、或许是因为美人一笑吧。

“当!”

这本引发了孩子们无数的笑声书,是被我如何拿来和娃们一起共读的呢?今天的单口相声就到这儿,不妨,让我们明天再接着来讲。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