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我去远方》:每个人心里都有一座属于自己的孤岛,那是不可到达的远方

《带我去远方》

曾几何时,“诗和远方”,一直是大家心心念念的梦想,当然,直到今天它依然有它存在的魅力与不可求。虽然现在网络上关于它的言论没有之前多了,但时不时依然能瞧见它的身影,是的,不管何时,“诗与远方”都会存在人们的心里,不增不灭,不减不失。

无独有偶,今天恰好就被这部名叫《带我去远方》的电影吸引,只凭电影的名字,就足够让人浮想联翩。带我去远方。Somewhere I have never travelled。够文艺也够诗意,再加上它专属的蓝色的海报,对于蓝色控的我,简直不能再抗拒了。

而且,电影故事简单,取景地也局限在一个海边宁静的小渔村里,简单的说,导演似乎有意在小地方里展现“大智慧”,通过几个主要人物的日常生活和成长轨迹,向我们展现了不一样的人文底蕴和人生百态。这其中,能让人深思的地方也非常非常的多,优美的背景音乐,加上漂亮的海边景色,有条不紊地故事进展,无一不是在透露真正的生活气息,烟火味、人情味,通通展露无遗。

比如,电影一开始不久,导演就拍摄了小主人公阿桂在菜场穿梭的长镜头,把市井生活的美好与声色展现得淋漓尽致,各式各样的食物,各种各样的衣服,还有人与人之间沟通的和气与自洽,连阿桂买番茄的样子,都认真且可爱。

在这一系列欢快、热闹且充满烟火气息的剧情的铺陈之下,电影也算是真正的打开了它的“大门”,向我们述说属于这片土地与这些人的感伤的故事。

阿桂与哥哥

被区别对待的孩子,最值得拥抱。

电影里,阿桂(李芸妘饰幼年,游昕饰成年)从小眼中的世界,就跟其他人不同——她是个色盲。可是,一开始大家都不知道,都认为她是一个奇怪的小孩,走路磕磕碰碰,对颜色的认识又与常人不一样,表现出来的怪异举止甚至让老师怀疑她心理有疾病,传统迷信作风的奶奶也认为她绝对有问题,不是一个正常的孩子,觉得她的魂魄有一半留在了其他地方。

但事实上,她天真无邪,可爱烂漫,她自己从来没有怀疑过自己和别人有什么不一样,她也做其他小朋友喜欢做的事情,比如她喜欢养水晶宝宝,她也喜欢把自己的这份喜悦分享给自己的表哥阿贤 (林柏宏饰),与表哥的感情可谓是亲密无间,在她小小的心里,表哥就是最值得信赖的人。

当她的色盲被诊断出来之后,她遭遇了小朋友的言语攻击,也被他人异眼相看,这时候,也只有表哥站在她身边,告诉她,“每个人一定都有什么地方跟其他人不一样。如果每个人都一样,那这个世界不是会很无聊吗?”还给她讲了好几个有趣的故事,比如,吃泥土的女人,吃石头的女人,还有跟着被单被风吹走的女人。还告诉她,这个世界上有一座色盲岛,那个地方没有歧视,没有区别对待,那是属于色盲的天堂。

就这样,温柔的哥哥在她心中种下了一个美好的梦想,在那遥远的地方,有属于她的幸福。

之后,阿桂也继续顽强不屈地成长,虽然奶奶对她的念叨依然不绝于耳,但是她心中存在着梦想,她想要朝着这个梦想前进,她对表哥的喜欢和崇拜也与日俱增。也只有她知道表哥的秘密,也只有她知道,表哥像个傻瓜一样,在为一份不值得的爱情做坚持。

她的敏感、细腻,她的情绪起伏,她的嫉妒和爱意,也有很大程度上来自于表哥的言行举止,所以,当表哥为爱自残的时候,她依然只能假装坚强地和他说,“你再不起来,我要对你吐口水了”。

其实,她才是最明白事理的人,她才是最看得开,最值得被人好好珍惜和拥抱的人,哪怕没有人知道她内心的真实想法,也没有人去真正的探寻她内心的真实想法,她也有在一味地坚持自己,也只有她能对自己的爸爸给予真心的爱和理解。

可惜,在家里,她,一直在被误解,也被区别对待,即便她已经在学校里学习怎么去做个发型师的时候,在奶奶的口(心)中,她依然是一个脑袋不是特别灵光的人,只能靠学一份技艺才能够保持自己以后的生活的“低能儿”。

误解、歧视,一直存在。原生家庭的不如意,也不得不让人为阿桂的成长唏嘘不已,幸而,这一切都没有打倒她,她卓壮、坚强,默默地以自己最合适的步调成长,终于找到属于自己的远方。

阿贤与喜欢的人离别

知道自己不一样仍然坚持自我的人,会活得比别人真实、爱恨分明。

《带我去远方》拍摄于2009年,到今天,也有10年的时间了,但实际上,关于同性的话题,直到今天,也依然没有得到充分的理解和尊重。虽然关于LGBT的电影越来越多,关于同性的自由的呼吁越来越多,每年的5月17日也是国际不再恐同日。但实际上,同性恋爱依然面临着层层阻挠。

电影里面,导演虽然没有很刻意的去揭露这个话题,露骨地展示同性恋之间爱的不容易和遭受的歧视,但其实通过阿贤的两段恋情,我们也可以很明显的看到,实际上,他们也很害怕周围人的指指点点,也渴求有一个遥远的岛屿,一个独立于海中央的岛屿能够承接他们的那份爱,能够让他们自由自在的生活而不受非议。

阿贤也像阿贵一样,为了寻找自己心中的那个独立的岛屿,默默地努力,默默地挣钱,默默地期待自己的爱人能够与自己拥有同一个目标,终有一天,等存够了钱,他们就可以舒舒服服地在一个岛屿上生活,过上浪漫的日子。

没想到现实却是残酷的,他的梦想不但没有得到支持,还遭到自己爱人的背弃,一时想不开的他,也选择了轻生。试图以轻生来逃避现实的艰难险阻,来回避所有的不如意和痛苦。

可当我看到躺在医院的他的时候,虽然不赞同他自己的做法,但我还是觉得他是活得最真实的那一个人,他也是最温暖的那一个人。如果没有他,阿桂不会得到成长,不会相信自己的色盲也是一种独特的能力与标志,如果没有他,岛屿与岛屿之间的故事,就不会那么美好和极富意义。

他心中有座孤岛,承接他的梦想,也正是因为他拥有梦想,他的人生才无时无刻不闪闪发光,他的困顿,他的异于常人的恋爱,使得他,富足、多彩亦多姿。

《简·爱》里曾说:“我越是孤独,越是没有朋友,越是没有支持,我就得越尊重我自己。”我相信,阿贤一直都是有在尊重自己,也有在坚持自我,所以他的爱才会那么的浓烈,那么的厚重。

而这一切,无非就是,他,选择成为他自己。

阿桂

不善于表达爱的人了,也很暖。

不知道别人是如何看待阿桂的爸爸在电影里的戏份,或者如何评价阿桂的爸爸这个角色,但对我来说,他的存在,非常的暖,非常的有趣。

他出现的时间并不是特别多,但是他每一次出现都给人惊喜,他其实活的不够如意,也不够高尚,他是被人看低的人,因为老婆跟别人跑了,自己的工作又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清洁工,加上自己酗酒,他更加到得不到他人的尊重。

可他非常的有趣,他的有趣仅在于他展现自己的时候,仅在于他对阿桂敞开心扉的时候,他永远支持阿桂,虽然话语不多,可是每一次阿桂有心事的时候,阿桂出现困局的时候,是他在想方设法为阿桂解决问题,他每一次都能很细心地观察到了女儿的烦闷。

不由得令我想起了北野武在《菊次郎的夏天》扮演的那个大叔角色,好像他们都不善言辞,不善于去表达自己的情感,但是他们的情感又是非常人所能企及,他们感情细腻,他们感情真挚,他们总能在意料之外,给人制造惊喜。

就好比如,当他知道阿桂色盲的时候,他立马给阿桂买了各种各样颜色的塑料眼镜,蓝色、粉红色、黄色、棕红色、咖啡色……他说,这样阿桂就可以看到颜色了。他的温柔,瞬间如水般流动起来。

等到电影的最后,他和阿桂讨论三个模特的穿着的时候,提起妻子的时候,也依然是一副深情款款的样子,对于弃他而去的妻子,不仅没有恨意,还满是赞赏,在回忆的河流里,他知道,他曾爱过那个穿衣服特别好看的女人。

他,其实真的很温暖。

而我,也无悔看了这么一部柔肠百转,蕴意深刻的电影。

活在人世,看人间。远方或许永远可望不可即,但当下的平静与幸福,也可以是最大的财富。努力过,挣扎过的人生,大抵无需悔恨。

长大后的阿桂
梦中的岛屿
与哥哥一起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