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玄界》祸源1

    一名身着墨黑色的少年正在疯狂地逃亡着,因为他闯下了滔天大祸,这个事情大概要从三日前说起,当时云鼎城正举行着五年一次的武道选拔赛。

      这是一件让所有少男少女都感到热血沸腾的事情,因为这场选拔赛是由太行宗制定的,而太行宗又是众所周知的超级大宗门,但凡只要能够进入其中修行,就如同一步登天一般,日后成就更是无可限量,不知多少青年少女挤破头都想要进去。

      但是每年能进去太行宗修行的名额却少的可怜,每个城池仅仅只有十个个名额,意味着想要进入太行宗门修行,就必须凭借自身的实力,打进前十名。

      可要进前十名,又谈何容易,云鼎城下方管辖着成百上千的大大小小部落,每个部落都至少有五到十个参加者,这样一来选拔赛就变成了万中挑一了。

      杨凡是出自云翼部落中的一名参赛者,而云翼部落是属于云鼎城管辖之下的一个小部落,就连此次参赛连五个人都没有凑齐,仅勉强出赛了三人,两男一女,分别是杨凡,杨逸和杨小月。

      他们几人年龄相仿,更是从小一块长大的,参加如此重大的武道选拔赛,对于他们而言还是头一次,他们都充满着各种好奇和新鲜感。

      他们三人跟随着部落的两位德高望重的长辈来到了云鼎城,两位长辈明显经验比较老道,不止一遍叮嘱着他们三人进城了之后一定要安分守己,千万不要惹是生非,因为云鼎城中什么人物都有,各个部落的人都聚集在一起,稍不留神便会惹出祸端来。

      杨凡他们三人只是顺从地答应着长辈,并且让他们放心好了,保证绝对不会惹是生非的。

      武道大赛如期而至,云鼎城有着数百个赛场,所有参赛者都被安排好了数字,随机抽取数字进行着比赛,而赛场上方,则是有太行宗的三名选拔使,还有云鼎城城主,城中贵族,以及好些大部落的族长等人,正在观望着赛场下方的比赛。

      有时候遇到个别惊艳全场的人,他们也会评论夸赞上几句,例如城主烈阳天的儿子,烈阳焰已经连胜了数场了,每次遇到的对手连他一招都撑不过去,就被彻底击溃,丧失了战斗力,显然在年轻一辈中,他的实力无疑极为强横,所以一般人连他一招都接不住。

      几个部落的族长都有意巴结着城主烈阳天,于是都在一旁说了一堆阿谀奉承的好话,烈阳天听了之后也是满脸的春风得意忍不住开怀大笑起来。

      烈阳焰作为城主之子,他从小就天赋异禀,而且得到了最好的指导培养,烈阳天把各种资源都集中在儿子身上,还修炼着较为高级的功法《烈火诀》,这样一来修行起来简直一日千里。

    以往的每次选拔赛几乎也都是他们家族中人独占鳌头。这似乎就是一种规则一般,不容他人去打破。

      烈阳焰虽然武道根基不错,但是为人在云鼎城中却出了名的下流无耻,性格也极为暴烈,不知道祸害了多少人家,在整个云鼎城名声狼藉。可偏偏他又是云鼎城城主之子,对于他的种种劣行所有人都是敢怒而不敢言,只得忍气吐声避而远之。

    城主烈阳天虽然也偶尔听闻了一些关于儿子的丑事,但是他也从来不去制止,反而还有意包容着他,这使得烈阳焰更加变得无法无天了起来。

    这次太行宗的武道选拔赛也是有明确规则的 。

    首先第一条就是不可伤人性命,不然将会被取消参赛资格,还会遭受到太行宗的严厉惩罚。

    第二条就是每个人都享有认输的权利,一旦对方认输,不得再进行任何攻击。

    第三条但凡被攻击倒地不起丧失战斗能力,或者被击退出赛场之外,都一律视为失败。规则大大小小一共有数十来条,极大的保证了选拔赛的公平公正性。

      杨凡也是此次选拔赛中出现的一匹黑马,自从入赛以来,他也一路高歌猛进,每一次都赢的极度轻松,当然他的手段是比较温和的,几乎是算好了力度,将对手击出场外,或者以速度取胜,将对方一招击晕过去。

    而不是如同烈阳焰一般,将对手打到非伤即残,很多人都是被他猛烈一击之下,鲜血喷涌而出,直接丧失了战斗能力被抬了下去,以至于后来的对战许多人一遇到他都直接被吓得认输。

      也有许些比较有骨气之人,即使明知打不赢他,也死活不肯认输放弃,直到被他打的重伤昏迷为止,风翼部落中杨逸就是其中之一,杨逸一开始也连胜了数场,当他知道下一轮遇到烈阳焰的时候,他心里也清楚胜算恐怕渺茫,却毅然坚持参赛毫不退却。

    赛场上,杨逸和烈阳焰两人相视对立着,烈阳焰直接轻蔑地说道:“没想到还真有不怕死的,我给你一个机会,立马向我下跪认输求饶,免得浪费我时间。”

    杨逸虽然知道自己多半不是他的对手,此刻又叫他如此嚣张,使得他也怒火中烧了起来,本来他的内心也有一股倔强的心,而且风翼部落这次一共就只来了三个人,他又怎么能够率先认输呢?

      于是他毫不畏惧地回应道:“痴人说梦你休想,在我这里没有认输二字。”

      烈阳焰一听到这话,顿时就被激怒了起来,本来性子就暴躁的他,直接冲着他吼道:“很好,我很欣赏你的勇气,但是希望你待会还有这份骨气。”

      说完他便全力出手,朝着杨逸攻去,杨逸顿时就感觉到了一股炙热的气息朝着自己扑了过来,这是《烈火决》带来的增幅气息,修炼之后浑身都会散发着炙热的气息,倘若攻击到人身上这种炙热也会给人造成极大的痛苦。

      烈阳焰的攻式极为迅猛,杨逸一来就做好了躲闪的准备,但是终究两人差距过大,很快就变成了只有挨打的份,来自小部落的杨逸哪有什么好的修炼资源呢?尽管平日里付出了数倍的努力修炼,可还是无法弥补这些权贵们得天独厚的优势。

    “砰”的一声,一记猛烈的攻击落在了杨逸身上,强大的力量让杨逸顿时一口鲜血就要喷了出来,但是他强行将自己的一口鲜血倒咽回去。

      显然他被这一击就受到了不小的创伤,可接下来的烈阳焰并没有丝毫停手,各种攻击接踵而至,杨逸变得毫无还手之力,杨凡和杨小月在一旁观看着这场一面倒的战斗,一时间也是心急如焚了起来,他们都是风翼部落从小一块长大的同伴,此时看着同伴在比赛场上被烈阳焰虐的死去活来,心里不免对烈阳焰感到无比痛恨。

      杨小月眼里闪烁着泪花,忍不住劝慰着对杨逸说:“杨逸,你赶紧认输啊!不要再打下去了,你不是他对手的……快认输,没有关系的。”但是杨逸仍旧死死支撑着,没有一点要认输的架势。

    又是一脚横飞过来,杨逸被踢出去老远,这时的他已经被攻击的体无完肤了,口里头也不断地溢出鲜血来,他一只手支撑着身体,一双眼睛死死地盯着烈阳焰。

    烈阳焰瞟了一眼在远处的杨逸阴阳怪气的说了一句:“我还以为多大能耐呢,还敢那么嘴硬,放心好了我不会将你丢下去的,不过你要是立马认输的话,我倒是动不了你了。”

    “有本事你就杀了我,要我认输绝不可能……”杨逸虽然身受重伤,可是他还是不愿意向他低头,决定死撑到底。

      “好,很好……你以为我不敢杀了你么?即使杀了你这样的废材,我也不会取消参赛资格,对于一个没用的死人,太行宗也是权衡的一清二楚的。”他嚣张跋扈地说着便面露狰狞地朝着杨逸飞奔了过去,准备痛下杀手。

      然而就在此刻杨凡动了,他的速度也是极为的迅速,一个瞬间便出现在了比赛场地之上,挡在了杨逸身前,烈阳焰看见竟然有人敢出来阻挡自己,直接猛烈的一拳轰了过去,可是这一次的攻击仿佛攻击到了铁板上,他的拳头被杨凡的手掌给握住了,再也进不了分毫。

    反观杨凡也起纹丝不动,只是他脚底下的地板出现两个踏裂痕,足可以看出来刚才烈阳焰的攻击力度是多强大。

    一时间赛场上变得极为安静,而赛场下方的众人也是极为震惊,很快他们便反应了过来,是杨凡挡住了烈阳焰的攻击,烈阳焰立马就暴怒了起来,喝道:“小子,你不想活了么?竟然胆敢公然跳上赛场来拦我。”

      杨凡并未曾想搭理他,只是掌心猛地发力将他击退了两步,这立马让烈阳焰感到遭受到了奇耻大辱,他一直以来都是视同龄人为草芥,现在却被眼前这个看似清瘦的人击退了两步,这怎么能忍。

      烈阳焰立马怒吼一声运转着《烈火决》,浑身似火一般不管不顾地朝着杨凡出手,面对他的猛烈攻势,杨凡只是不断地闪躲着,烈阳焰一连攻击了数下,都未曾碰到他分毫,正当周边人看的津津有味的时候。


    突然一个威严的声音传来,:“住手……”这一句话拥有着极强的穿透力,让整个赛场都安静了下来,烈阳焰虽然也听到了这个声音,但是他此时已经快失去了理智,丝毫没有停手,恨不得能够将杨凡撕成碎片。

      这时说话的那名中年男人出手了,只见他伸出一只手掌,往烈阳焰和杨凡的地方压了下去,杨凡顿时就感到有一股极强的压力从四面八方涌来,他整个人顿时动弹不得,烈阳焰也是同等状况,明明离他很近,却被压制的丝毫动弹不了。

      动手之人正是太行宗此次前来的几名选拔使之一,他们的实力是毋庸置疑的,这种隔空压制的手段,说明他至少也是一名玄合境界的高手。

      这名威严的中年男子随后又左右甩动了一下手掌,杨凡和烈阳焰就不受控制地被分开了一段距离。杨凡也是暗暗吃惊,心想玄合境果然恐怖,假如他要对付自己,根本没有还手之力。

      他刚一收手,暴怒的烈阳焰立马又要冲过去取杨凡性命,选拔使轻喝了一声:“再放肆,直接取消参赛资格,废除玄气。”

      烈阳焰这时即使再心有不甘,也只好停止了动作,只是一双愤怒的眼眸紧紧盯着杨凡,视他为猎物一般,他从小就娇生惯养,修行一路也顺风顺水,而现在他觉得自己被当猴戏耍了一番,可偏偏又不能动他分毫。

      他只好对着杨凡放下狠话说:“小子,我记住你了,现在我动不了,但我可不能保证下了这个赛场,你会安然无恙。”

      杨凡面对他的威胁仍旧不为所动,仿佛将他当作空气一般直接无视了,这让烈阳焰又是怒火中烧。

      那名中年男子也对杨凡做出了警告,说他公然扰乱赛场,本来是要取消参赛资格的,但是他似乎看出了杨凡的与众不同,有意放他一马,只是口头警告了他一番,便不再深究下去了。

      经此一战,整个云鼎城都沸腾了起来,众人都在议论着杨凡和烈阳焰两人之间的对决,若是太行宗选拔使不去阻止的话,估计直接能选出魁首来,更多人都觉得杨凡这个少年深藏不露,恐怕比烈阳焰实力都要更胜一筹。

                                    (二)

          经此一战,整个云鼎城都沸腾了起来,众人都在议论着杨凡和烈阳焰两人之间的对决,若是太行宗选拔使不去阻止的话,估计直接能选出魁首来,更多人都觉得杨凡这个少年深藏不露,恐怕比烈阳焰实力还要更胜一筹。

    烈阳焰回到了城主府中,越想越觉得生气,他内心一团怒火中烧,恨不得立马将杨凡踩在脚下,突然他叫了一声:“来人……”

    烈阳焰面前马上就出现了几个城主府中的奴仆,他看了眼这几个平日里跟着他无恶不作的奴仆,立马吩咐道:“你们给我查一下,今天在赛场和我动手的那个小子是哪个部落的,现在住在哪里,我要马上……立刻知道。”

    “是,主人,属下马上就去查……”说着几人身形敏捷地消失在了城主府,能在城主府当下属的自然也有一定的实力。

      杨凡虽然在紧要关头不顾比赛规则的救下了重伤的杨逸,可杨逸伤的实在太重了,他顽强地抵抗着烈阳焰的攻势,竟然五脏六腑都破裂了,风翼部落两位德高望重的长辈给他检查了之后,也接连连连摇头叹息,嘀咕着说:伤的实在太重了,怕是活不过今晚了……

    杨凡看着从小同一部落长大的伙伴,如今却变成了这副模样,更是到了即将要消亡了,他也愤怒地握紧了手掌,心想若是再和烈阳焰在赛场上遇到,一定要他付出血的代价。

      杨小月看着浑身鲜血惨不忍睹的杨逸,更是小声哭泣了起来,不断地恳求着两位族老救救他,但是两位长者也满脸愁容束手无策。

      这时候杨凡却想起来一件事,或许云鼎城有人可以救他,这个人杨凡其实也没有见过,只是部落中老乞丐临行前告诉他的,老乞丐是杨凡的师傅,他的一身修行都是由老乞丐传授的,只是老乞丐极为神秘,从小偷偷教他修炼,并且叮嘱他守口如瓶,两人之间的关系在风翼部落也从未公开过。

      来云鼎城时老乞丐特地给了他一颗黑色珠子当作信物,对他说:“若是遇到无法解决的危险或者困难时,可以去云鼎城的云茂商行凭借此物找一个人,不知道还在不在,他或许可以帮助你们。”对于老乞丐的话,杨凡还是深信不疑的,他从小到大都是跟随着老乞丐修炼的,从一开始觉得他邋里邋遢的,后来越发感觉老乞丐的与众不同。

      云茂商行是云鼎城最大的一家商行,掌握着云鼎城的大部分经济命脉,所做的生意颇为广泛,而且据说云茂商行的背景也极为强大,云鼎城里面的产业也只是其中的冰山一角,就连太行宗内部都有着千丝万缕关系所以生意也是越做越盛。

      杨凡刚到云鼎城的时候也打听过了云茂商行,云鼎城之人都耳熟能详,直接告诉他说:“云茂商行就在云鼎城的中央位置,建筑也是最为宏伟的,沿着主街道往前走,一眼就能看到。”他去参加比赛的时也看到过,当时还感叹云茂商行财力通天。

      这时候杨凡便开始背着杨逸,他对两位长辈隐瞒着说:“我在城中之前看到过神医馆,不管怎么样都要尽力一试。”

    两位长辈看着执着的杨凡,对他又欲言又止的样子,最终也没有去阻止,只是叹了口气摆了摆手说道:“你快带去吧!希望还能有一线生机。”他们是知道的,杨逸伤的太重了,估计生机渺茫,见杨凡执着,他也只好让他去了。

      杨凡背着杨逸健步如飞,但是却极为平稳,很快就穿过了几条街道,不一会儿就到了云茂商行那里,看着那气势宏伟的云茂商行几个大字,杨凡才收住了脚步。

    他顿了顿便径直往里面走,不一会儿就有四名身着铠甲手持长矛魁梧的门卫拦住了他的去路问道:“可有云茂商行通行证,闲杂人等一律不得入内。”

      “我是风翼部落杨凡,特来求见一人。”杨凡回应道。

      “你来找谁?”拦住他的门卫接着问道。

      “我也不知道他是谁,但是我有信物为证。”杨凡说着便掏出一只老乞丐给的一枚黑色珠子。

      拦住他的门卫见他说的信誓旦旦说自己有信物,他虽然不认识此物,但思索了会儿,也生怕得罪了重要的人物,毕竟以前也有这样的例子出现。便对他说:“你请稍等片刻,我先去通报一声。”说完他便往云茂商行内部走去。

      不一会儿就有一名看上去体型肥胖的中年男子不慢不紧地走了出来,杨凡见此人衣着打扮都极为华丽,给人第一眼印象就是富贵之人,心想肯定云茂商行内部有一定身份地位的人。

      门口另外三名门卫,一见到他更是纷纷恭敬行礼,这名中年胖子第一眼看见杨凡眼神顿时有几分亮了起来,仿佛要将他看穿了一般,接着对杨凡说:“听说你有信物,且把信物拿出来给我看看……”

      杨凡便把老乞丐给的那颗黑色珠子重新拿了出来,他一见到此物的时候,脸色顿时变得有些惊讶了起来,立马对杨凡说:“你可以将它给我观摩一下吗?”

    “自然是可以的……”说着他便大方地递了过去,眼前的中年胖子拿起来,一股强大的玄气从他体内狂涌而出,不一会儿他突然变得小心翼翼了起来,长舒了一口气。

      立马有几分恭敬对他说:“小友不好意思,之前有所怠慢,里面请……里面请,这颗珠子还给您,还请一定要妥善保管才是。小友若是有任何需要,我们云茂商行都全力帮助您。”态度顿时来了一个一百八十度转变,连旁边的几名门卫都惊了一下,心想幸好没有将他赶出去,不然就惹麻烦了。

      杨凡也愣了一下,心想:没想到老乞丐给的这枚乌漆麻黑的珠子竟然这么靠谱。

      当然杨凡不知道这枚黑色竹子有多么贵重,它代表的是一种身份象征,是云茂商行给最为尊贵的客人发放的信物,一共也没有发放过几个,而且难以伪造,只要是云茂商行有一定地位之人,都能够分辨出来,自然也就万分恭敬了起来。

    杨凡见他如此说法心中大喜连忙对他说:“我朋友受了重伤,能不能帮忙看看。”

    “完全可以,您是我们最尊贵的客人……您随我来。”说着这名有些肥胖的中年男子便在前面给他带路。

      很快杨凡便随着他到了一处药香味极为浓郁的阁楼之中,在这名中年胖子安排之下很快便有一名老者走了过来,他示意杨凡先将杨逸放在卧榻之上,接下来他就开始探查起了杨逸的身体状况,很快他便从怀中掏出了一个小瓶,倒出来一枚玄丹先给杨逸服了下去。

    又探查了一会儿,他了停下来对杨凡说道:“小友放心好了,我已经大致了解了他的伤势,虽然五脏六腑都有损伤,但是这不是什么大问题,过几天他便能让他恢复如初了。”

    杨凡一听大喜过望,对老者也是连连道谢。

 

《古玄界》原创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夜莺2517阅读 127,363评论 1 9
  • 我是黑夜里大雨纷飞的人啊 1 “又到一年六月,有人笑有人哭,有人欢乐有人忧愁,有人惊喜有人失落,有的觉得收获满满有...
    陌忘宇阅读 7,915评论 28 53
  • 兔子虽然是枚小硕 但学校的硕士四人寝不够 就被分到了博士楼里 两人一间 在学校的最西边 靠山 兔子的室友身体不好 ...
    待业的兔子阅读 2,213评论 2 9
  • 信任包括信任自己和信任他人 很多时候,很多事情,失败、遗憾、错过,源于不自信,不信任他人 觉得自己做不成,别人做不...
    吴氵晃阅读 5,879评论 4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