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女1

96
一个人吃梨
2016.01.02 17:00* 字数 1130

(一)

老蒋其实并不老,他只是人看着显老一些罢了。

他才四十来岁,原本就光溜的的脑门上用几根灰白的发遮住,就连眉毛也少的有些引人发笑,有倒是有两大片,只是稀稀拉拉的,盖在他那双浊眼上,黝黑的脸上刻着密布的皱纹,显出岁月给庄稼人留下的的本色。或许下地时汗水从脑门流下来,那深深的抬头纹还能勉强遮拦一下,略微掩盖了他眉毛少的缺点。

老蒋倒不至于胖,只是肚子太圆滚些,老蒋腆着肚子下地,圆鼓的好似在中衣下塞了一个西瓜;当他弯下腰来锄地,那西瓜仿佛下一秒就要破瓤。不过一个晌午,老蒋准保不停不休地咳嗽,仿佛他的活计不再是锄地,而是咳嗽,夹杂着大口大口的呼气,脸红的像瓜瓤,肚子也随之引人发笑得抖动,让人真怕他那条黑乎乎经年不换的皮带会撑不住先断了。

于是,村里老蒋锄地就成了村里阿猫阿狗娃娃最爱看的场面,在他们看来,这是仅次于村里唯一的把戏人阿三哥高兴时才给他们耍的小把戏和年底下阿婆娘婶们要他们的儿子男人们从城里捎来的新鲜玩意儿的趣味儿。然而老蒋似乎对那些小兔崽子的看法很不以为然,他总是用他混浊的老眼朝娃娃们瞪过去,手里一抖,锄头也丢在了土堆上。

除了一个闺女,他还养了一个儿子春宝,财生贪顽,他娘走后,更没人能管教他,他爹老了,支气管炎村里的老中医都不想给他治,他也管不了了。孬蛋过上了自己的神仙快活日子,他不知道,他给他爹留了一头花白的发,一双昏黄的老眼和咳嗽的直不起来的腰。

(二)

老蒋的闺女月芽儿大概今年十六七岁了。

之所以是大概,是因为老蒋也不记得闺女多大了,就像院墙北头那燕子窝,老蒋也不知道那燕子窝是什么时候搭好的,又是村哪家的燕子的后代,总之,月芽儿到了该嫁人的年龄了,这是村里人都知道的。

老蒋也这样琢磨着,闺女大了,该嫁人了。

这燕子窝老蒋到底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有的,只不过,村里的人都知道,那过道上燕子的屎十几年前就有了,那是月芽儿他娘走了之后的事,不过,又过了几年,过道上的燕子屎没有了,月芽儿长大了,她帮她爹把过道扫干净了。

在双沟村,老祖宗有许多不成文的规矩。这双沟村的规矩就是,闺女嫁人,得等人上门说媒。

之所以是叫规矩,是因为谁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这规矩就定下了,就像村头沟边那棵歪脖老柳树一样,没有人知道他是谁种下的,或者是什么时候种下的,它是自己长出来的罢。在双沟村,没有哪个老头婆子没在那树歪脖老柳树底下乘凉过的,也没有哪个过路人没在那歪脖老柳树底下歇过脚的,倒不是那柳树底下好乘凉,只不过,大家都这么做罢了,就像这规矩,没有谁不照做得,既然都做,那老蒋自然也照做了。老蒋照做了,老蒋的闺女月芽儿自然也是要照做的。

老蒋的闺女该出嫁了,他的咳嗽声又出现在屋后那片土坡上了。倒不是老蒋更关心闺女的婚事,只是女儿不嫁,他又哪有钱给儿子娶媳妇呢,老蒋陷入了深深的思考。

练笔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