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假如流水能回头 —— (25)

96
玄宝
2017.05.15 17:37* 字数 2130
美人绘·鹤田一郎

文/玄宝

上海出差完毕,陆匀之被老板着急召回深市,还来不及回家,先是去公司开了个三小时的会议,出了公司的门拦的士回家,回到家里,累得一言不发,一身疲惫,泡了个澡才慢慢缓过来。擦完身体乳,直叹果然不能跟刚毕业那时候比了,那时候通宵两三天都觉得是等闲,才过了五六年,老胳膊老腿动起来的时候,都能听到骨头发出“咔咔”的响声,岁月催人老。

她给自己倒了杯梅子酒,拿着刚刚开会提到过的资料跟表格慢慢地看,这些年只关注公司细节业务上的东西,现在一下子让她去看这些密密麻麻的表格,总觉得有些吃力,所幸在这行浸淫几年,也是难不倒她的。

看得累了,喝口酒,给在穗城的顾沁宁打电话。

顾沁宁大概也是在敷面膜,回答她的时候,声音模糊得可爱。

“老陆,陆总监,什么风啊?把你吹到我这里来了?”顾沁宁的声音从嘴巴的那条缝里挤出来,像是咬着舌头一般。

陆匀之笑:“老顾,敷面膜的时候不要讲话不要笑,不然容易有皱纹,老得更快。”

她这么一说,顾沁宁倒是立刻笑出声来,好好的一张面膜又破功了:“说吧,此次出差有何艳遇?”

陆匀之又喝了口酒:“艳遇没有,故人倒是有几个。”

顾沁宁知道大概她又是阴差阳错遇到了许家明,他们这一对也真是天意弄人,走到天边都能碰得到,欲爱不能,难怪大家都心痒痒的,想往前踏一步,又断不干净,好像后面有人在暧昧地扯着衣角,不让对方走一样,其实对自己残忍一些,心一横,现实一点,什么都能断得干干净净的,问世间情为何物。

陆匀之还想告诉她遇到了周慕南跟他身边的人,而且,其实她对郑言慧的印象也不错。

但是顾沁宁制止了她:“老陆,人总得向前走的。”

陆匀之一下子被噎得说不出话来,不再言语,很快挂断了电话。她起身又给自己倒了杯酒,木木地喝了几口,好像对谁抱歉地笑笑,是啊,人人都往前走了,怎么她陆匀之就这么傻愣愣地留在原地了呢?

正想着,电话又响了,还是顾沁宁,陆匀之接起,此时顾沁宁的声音像是变了一个样,充满了疲累,跟刚刚仿佛是两个人,她的语气带点抱歉:“老陆不好意思,我不该那么刻薄,你有权利选择怀念或者向前。”

陆匀之不欲再纠缠这个问题,问她创业有何感慨。这一问,怕是打到了顾沁宁的七寸,顾沁宁在电话那头连连叫苦:“匀之,我以前觉得我的老板只会抽雪茄喝洋酒泡美女,但是现在我自己做了类似的工作,才发现他为我们挡了多少石头。一将功成万骨枯,那种感觉你懂吗?”

陆匀之笑得眼泪都出来了,顾沁宁的幽默感真是越来越强了,真是好事,生活逼得大家苦中作乐,玩出花样。

顾沁宁也被自己逗笑了:“要不我们找个时间去旅行可好?这几年年年都在说,却没有成行过,天天快节奏的都市生活让我提前进入衰老期,你没看到我抹眼霜的手劲有多大,看到了你也会笑死。”

陆匀之在沙发上找了个舒服的姿势躺着,心情放松:“我懂,怎么不懂,现在维生素跟钙片轮番着吃,生怕一觉醒来长出白发,太可怕了。”

两人对休假这个话题颇为向往,甚至一度说到旅游细节,最后是顾沁宁率先清醒过来:“快别吧,我邮箱里还有几百封未看的邮件,想来这个假期要无限延后了。”

陆匀之今晚笑得特别多:“若不是你提醒,我简直不想想起邮箱这件事,出差几日,邮箱爆棚,一封一封点开来看,恐怕要我老命。”

那晚陆匀之没有睡好,第二天起来黑眼圈重得只能用粉底掩饰,看着手边的那堆报表,她归咎于是工作压力太大了。

这次的电话挂断后,顾沁宁脸上还带着笑意,窝在沙发上起不来。

曹景光一早从浴室出来,听她讲电话,问她:“你那个美得不可方物的老友?”顾沁宁没看他,点点头,按了几个按键,又发出一封邮件。

他又问:“既然这么累,为什么还要自己独挑大梁出来创业?”

曹景光想着顾沁宁大概会打着哈哈过去,像以往那样不着调,谁知这次她想得认真,把手机放在胸前,盯着头顶的灯,然后转头反问他:“你受过穷吗?穷得每一分钱只要抓住了就不肯放手的那种穷。”

曹景光仔细想了想:“没有,你知道我没有机会受穷。”

顾沁宁这次却笑得实实在在:“那就对了,你不知道穷的滋味。但是我知道,我怕穷,稍有一线生机就抓住不放,浮沉中挣扎不已,为有朝一日能出人头地,可以豪掷千金,买一堆无用的东西。”

曹景光偶尔兴致来了也会小酌一两杯,因此顾沁宁在新家里也摆了几支他爱的口味的红酒。他自己动手,给自己倒了杯,示意顾沁宁一起喝,顾沁宁摇头,她对酒的兴趣缺缺。

老曹一生人什么没有见过,他摇摇酒杯,对顾沁宁说:“我最爱你的坦诚。”突然想起什么似地,又问她:“你爱我吗?”

顾沁宁翻看着手机上的邮件,头都不转,不加思索地说:“爱。”

“大言不惭。爱什么?”

顾沁宁站起来往房间走去,有些诧异,却没表现出来,今晚曹景光是怎么回事,但她还是耐心温和地回头说:“爱你的帅。”

曹景光一口喝光那杯酒,看着顾沁宁有些瘦削的背影,又看看自己早已凸起的啤酒肚,顾沁宁有时候恶劣起来笑他像个圣诞老人,他摸摸自己微白的双鬓,毕竟是中年人了啊,不由地笑笑,始终有小姑娘说他帅,他爱听。

顾沁宁躺在曹景光旁边,转了个身,面对着那个华丽的大衣柜,闭着眼睡不着。

她终究是跟了曹景光。

上一章 【连载】假如流水能回头 —— (24)
下一章 【连载】假如流水能回头 —— (26)
总目录 假如流水能回头(总目录)


今天周一,周一综合症,心里闷闷的。
深圳大雨,淋湿了半条裙子。
你的城市呢?

欢迎点赞点赞点赞+留言留言留言~
感恩,感谢,比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