庭有兰芷43:外婆讲的故事

4字数 1023阅读 823

相比萝卜和凤梨长在树上还是土里,以及陈阳那天为什么没有第一时间下去救她,蓝蓝显然对陈言过年已经97岁的外婆更感兴趣,所以不一会就跑上来缠着外婆。

外婆的微笑和表情都没有变,慈祥、温暖,而且她始终没问蓝蓝这个明艳的姑娘为什么大过年的跑来找闺蜜,而且赖着不回家,甚至还想住在闺蜜的外婆家。

外婆从来都懂得“说话之道”,不该问的不问,你不说的她从不追问,热络的时候轻松,沉默的时候也不尴尬。不会像四姑之流,一上来就像警察讯问,学习工作择偶恋爱生子等等,跟机关枪一样,巴不得你大姨妈来了用什么卫生巾都问出来。

像外婆这样安定大度宽厚的人,她不问你,你自己其实就想缴械,竹筒倒豆子,什么都讲出来。她不轻易给你答案,但是给你的答案都会让你受用很久,有些答案其实就在你心里,她只是负责给你拨开那层薄雾,坚定你漂浮的信念。

把陈阳赶回去以后,陈言和蓝蓝留下来过夜。外婆拿出私藏的自酿白酒,蓝蓝也喝了一小杯,红晕爬满俏脸和平滑的脖颈,倍添妩媚,心急地告诉外婆她离家出走的小秘密。

外婆乐呵呵地说:“离家出走,哈哈哈,看起来很不错,真是个又可爱又淘气的姑娘。但是哦,男票可以不要,父母不能不要哦。”

蓝蓝点点头,说只是气气父母,转天就回去投诚,然后借着酒劲,问外婆结婚是相亲还是自由恋爱。

外婆不疾不徐地说:“没有相亲,直接说媒许配,幸好言言外公长得不赖,就从了吧。言言外公最大的优点就是脑子好,我最大的优点是能吃苦。战乱时期,一起逃难,北逃到南,进过热带雨林,漂过近海荒岛,你们旅游发的那些海景,我以前也陪着漂过不少;饥荒时期,跑南洋,钻黑市,倒腾各种货物。言言外公通过走私跟言言爷爷认识,才结的姻亲。”

外婆娓娓道来,那么多遭际苦难,说得好像寻常小事,却是一世烟云。蓝蓝连声说酷,然后问了一个最没价值的问题:“外婆不会晕船吗?”

外婆哈哈大笑:“坐惯了不会,看远方,顺着气,少说话。但是风浪大的时候,连最好的船长都会晕船的。快十一点了,睡觉睡觉,要不然会长斑的。”外婆招呼我们去休息。

蓝蓝意犹未尽地跟外婆道晚安,洗漱完跟陈言躺在放下蚊帐的四角木床上,还缠着她问外婆漂洋过海的往事。

陈言只好勉强把从外婆那里听来的片段,添油加醋地演绎一下,蓝蓝信以为真,若不是酒催美女眠,不知道要兴奋到几点。

其实,按照外婆的回忆,真正的过洋生涯,苦累居多,风险居多,每天面对莫测的天气、海况、敌人(可能有海盗),命不硬是很难活下来的。洗脚上岸,站在坚实的土地上,才是最好的归宿。

(喜马拉雅FM同名账号有同步音频)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