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体读后感

文:宋泽浩


三体读后感

      这本书是好友推荐给我的,读完后,我就一个感觉——怎么没有早点读!

      每当仰望星空,思索宇宙的时候,我都不禁被它的广阔所折服。在浩瀚的宇宙中,人类是一个再渺小不过的生命。生命的存在如此苛刻,以至于我们总是询问是不是上帝创造了地球和生命?但是从宇宙宏观上看,地球只不过是概率的体现,正是因为我们在地球上,属于这唯一,才感叹自己存在是如此特殊。我们应该庆幸自己生存在这颗蓝色的星球上,在夜晚可以看到璀璨的星空。

     组成地球和生命必要的碳、氧等元素都来自于恒星生命尽头的超新星大爆炸,可以说你我皆星尘。宇宙经过130亿年的演化,才在地球这个行星上演化出了生命。智人出现在历史的舞台上,也就是7万年的时间,在宇宙的时间尺度上,只是微不足道的一瞬间。就在这短短的一瞬中,人类完成了技术爆炸,从物竞天择的法则中脱颖而出,不仅有了认识客观存在的能力,更有了改造客观存在的能力。

      宇宙这么大,难道除了地球就再也没有生命存在吗?如果有为什么我们始终发现不了?在三体中,大刘通过严谨的思考,给出了自己的答案,也许他的答案不一定正确,却给我打开了不一样的思路。或许不是那些文明不存在,而是隐藏了自己的存在。根据三体的宇宙社会学,只要存在一个零道德的文明,其他文明都会迫于生存,参与竞争,最终演化成黑暗森林。在这个黑暗森林中,每个文明都像一个小心翼翼的猎人,悄悄的前进,保证自己不被发现,同时消灭暴露的敌人。

      大刘写书善于思想和情节,不善于写人。正如一位西方读者评价一样,三体这本书人物顶多给两分,思想却能给八分,综合一下就是五分了(满分就是五分)。纵观全书,我觉得罗辑、章北海、程心这三个人还是刻画相对成功的人物,在此发表一下个人个人观点。

     罗辑前期是一个真实的人,搞搞女人,混混学术界,几乎就是他生活的全部。如果非说他与普通人有什么不同,那就是他有过一段不可思议的爱情,真正让罗辑振作坚持下去的动力并不是全人类的生存,而是成为面壁者之后的这段爱情给罗辑带来责任,维护家庭幸福和平的责任。从这个角度上看,他只是一个普通而自私的男人。在他看来,自己吃好喝好过好就是全部,人类整体的生死跟我何干?庄颜就是他全部的人性,是他为人的全部记忆,而庄颜的离去,则让他的人性最美好的东西,被封存起来。但是,罗辑的不幸,却可能是人类的幸运,因为苦难总是造就变态和王者,最后他像一个神,和宇宙一同呼吸,一起思考,他就像所有古往今来所有伟大的人物那样,不被理解,富有争议。罗辑在整个人类陷入绝境时,因为妻女的离去,冷峻的像一尊神佛。他无视周围人的批评和打击,只为保护自己爱的人,去忍辱负重,去独自扛起和三体人战斗的大旗。

      最后,把强大的三体人欺骗。罗辑在发现黑暗森林定律后,独自来到叶文洁的墓地,仿佛一则寓言,人类像蝼蚁一般,来到先知叶文洁和另一个对话的窗口,通过同智子的对话,在人类和三体人之间,构筑起了一个囚徒困境,这个困境让人类还是三体人,都不敢轻举妄动。三体明白,只有和平,才是最优选择,但是对人类技术爆炸的恐惧,在三体人和人类的命运前头,埋下了阴影。

      罗辑后来承担起了他作为持剑人的沉重使命,这时的他不再有自己的生活,他像一个枪手指着别人的额头,时刻警告别人不要轻举妄动,可是他画个三体人的牢笼,同时也困住了自己,在这个跳不出的圈子里,直到交出持剑人的身份。他因为科学,因为接受和理解宇宙规律成为强者,这一切不是某种信仰力量的推动,而是一种人类最真实的本能,只是罗辑保留地更纯粹并且也足够不幸,毕竟时势造英雄。小善若恶,大善无情,这句话是一种经验的描述,更不是真理,一点不科学,但是却道出了罗辑行为的后果:罗辑用一种极端危险的行为让人类的文明得以延续。不过,很难说人类会对罗辑满意,毕竟这一切运气的成分太高,风险实在是太大,更何况风险还要继续下去。罗辑是一个领悟者,现实通过了叶文洁的一点提示,领悟了黑暗森林法则,正式建立了宇宙社会学,同时也建立了威慑平衡。在掩体纪元,领悟了维度打击和光速飞船的重要性,参与并领导了维德团队的曲率飞船计划。

      最后,值得回味的是,在太阳系被二维化以前,他豁达地说他没有什么失去的,我读到这,忍不住落泪,这个老头终究是一个人,他作为人的心早就死了,他爱过,他幸福过,作为人的那个罗辑早就和庄颜孩子一同离去了,他只有在看到蒙娜丽莎的微笑来时刻会提醒自己,他会流泪,他的美好,他曾经也是一个人,一个有血有肉的男人。

章北海是一位地道的中国军人——来自一个三代军人家庭。这是书中又一位面壁者,他清醒的认识到地球必败的命运,从最开始就选择了唯一正确的道路——逃往宇宙。他将自己的思维深深的隐藏在内心深处,欺骗了所有的人,却始终清醒着自己。和罗辑不同,章北海不是一个自私的人,他做这一切的目的不是为了自己,而是为了文明的种子。为了地球的生存,他甚至能够牺牲自己的生命,也可以打破道德底线,不择手段地扫清任何障碍。选择飞船动力关键之际,他杀害了多名无辜的人,促就了恒星际飞船。

      如果保护的是自己最亲近的人,大多数人都甘心从容赴死。可是在陌生人的群体中又有多少人能牺牲自己保全别人?章北海就是这样一个人,在他看来,在人类整体命运面前,个体又算得了什么?他的责任感、荣誉感、使命感,来源于长辈的叮嘱,家庭的熏陶。那些为新中国和平牺牲奉献的人才是伟大的人,才是最可爱的人。

      章北海又是一个矛盾的集合体,在黑暗战役爆发前,他明明知道注定的结局,却因为内心的柔软,晚了一步。可见在抉择数千人命运面前,强大如他那样的内心也是无比煎熬。然而生存面前,没有心慈手软,弱者终会被强者吞噬。

       提到第三部的女主角程心,很多人都会咬牙切齿的骂她。身为同窗,把深爱自己的云天明做成脑袋,打成包裹发给三体世界。身为执剑人,不仅没有威慑住强大的敌人,还在不到三十分钟的时间里把地球唯一的武器拱手送人。身为星环公司的所有者,终止了光速飞船这地球文明唯一的出路,将云天明用生命换来的情报弃之不顾,葬送了地球文明。身为一个危机纪元出生的人类,除了冬眠还是冬眠,最后还能幸运的乘坐唯一的光速飞船,逃过太阳系的二维化。

      从上帝视角看,我们觉得这个弱女子耽误了地球的存亡。可从角色本身看,她没有做错什么。不能威慑住三体世界,不是她的错,而是整个人类社会的选择。禁止研发光速飞船,不是她个人的意愿,而是政府精英们整体的意愿。相反,作为一名普通的女性,为地球文明付出了很多,也承受了常人难以承受的痛苦。明知道成为执剑人之后,一辈子就要像苦行僧一样,独自面对另外一个世界,可她还是义无反顾的选择了承担。在威慑失败,所有人都指责她时,她又一个人默默承受内心的煎熬。在广播纪元,冒着死亡的威胁,依然同云天明传递信息,解读未来的命运。在太阳系被二维化之际,她一边面临自己内心的谴责,一边还为地球文明的存在做最后的努力。

      程心的经历告诉我们,命运是多么的造化弄人,一个抉择改变的就是一生。当最后好不容易有机会和心爱的人在自己的星星上相守一生,却被一道黑域挡住去路,咫尺就是天涯,瞬间就是永恒。有人说第三部最后一段有点多余,我觉得作者是在传递这样一种思想:在宇宙规则面前,像程心这样幸运的人类,依然是那么渺小。

      读完这部书,我印象最深刻的就是罗辑程心在冥王星看到太阳系的二维化,那种画面在我脑海久久不能消失。他们为了地球的生存付出了一生,承担了常人不能忍受的痛苦,仍然没有改变结局。在自己生命的摇篮——地球落入画卷时,只能作为一个守墓人为人类的文明而惋惜。

      在浩瀚的宇宙中,地球是多么渺小,人类在自然面前是多么无助。当程心她们在在冥王星讨论怎样能将地球文明最长限度的保留下来,得到的结论是用文字刻在石碑上。在岁月面前,只能借住最原始的手段将文明保留下来,实在是一种讽刺。记得青铜时代号的船长留下的遗言,当人类向太空前进时,一定要做好心理准备,因为那样的人已经不能称为人类。在严酷的环境面前,集权只需要几分钟。

      三体得从科技和社会两个方面来解读。科技方面,三体里面描绘的人类未来的科技场景,比如说可控核聚变、曲率发动机、引力波天线、太空城、智能化城市、冬眠技术等等。大刘身为一个文学作家,能对物理学的量子理论、超弦空间、相对论有如此深的造诣,让我深深叹服。更让我坚信博学多识有助于开拓思维,引领创新。

      社会方面,由于资源倾向地球防御,人类经历了大低谷时代,人口数量急剧减少。太空军工使得高污染重工业飞速发展,环境污染,温室效应,气候异常,沙漠化……几千万人逃荒,大平原上沙土遮天,热天热地热太阳,人一死,立马就给分光了……这就是人间地狱!大低谷持续了半个世纪,世界人口由八十三亿降到三十五亿!然后是第二次文艺复兴,第二次法国大革命,并产生了人类最经典的价值观:给岁月以文明,而不是给文明以岁月。虽然这句话不是大刘原创,但是也给我很深刻的印象。不禁使我联想到我国古代哲学的道家思想——顺应自然。如果灭亡是人类的命运,那我们应该活的精彩,活的骄傲。

      在威慑失败后,全人类在三体威逼下,迁往澳大利亚。没有了规则和秩序,人类又变成了普通的动物,为了生存可以放弃一切。可见人类社会的进步都依赖于这些看不见的规则,这也是精英治国的本质。百分之一的人制定规则,百分之九十九的人在规则下生存。然而人类还是摆脱不了生存这最根本的意义,在生命面前,名誉、金钱、权利、信仰都可以弃之不顾。在这场危机中,人性的弱点被诠释的淋漓尽致。在威逼之下,数十亿的人都选择随波逐流,仅有几百万人为了地球文明的尊严而抗争到底。而那数十亿人以为得到的是宽容,实际上却是更残酷的灭绝。让我不禁想起抗日战争时期,几个日本人就能屠杀几百甚至几千的中国人,却没有一个人反抗,人类思想的惰性实在可怕。抗日战争中,人们往往最痛恨汉奸,在这场惨剧中,地球治安军就扮演着这样一个角色。成为地球治安军为三体服务能够活命,所有人都挤破头去报名,哪怕是把屠刀挥向自己的同胞也在所不惜。竞争失败的人咒骂那些成功的人是人类的败类,可是假如他们成功,他们又会觉得人不为己天诛地灭。人性就是如此,要求自己和别人总是双重标准。然而小说情节峰回路转,万有引力号的广播又把地球文明从崩溃的边缘拯救出来,地球人又重新掌握了自己的命运。在这场闹剧中,自始至终都是人类在自己内斗,三体派来的仅仅是一个机器人和几艘飞船。可见人类最大的敌人往往不是别人,而是自己。我们始终要记得,命运一定要掌握在自己手中,这样才有希望。

      我觉得大刘在描写人类社会种种变迁的时候,大约是受了古斯塔夫-勒庞的影响,认为大规模群体性的行为有章可循,而单个人的行为却很难确定。

      人类,在成为群体时往往做出愚蠢的决定,会像水一样,从一个缺口奔流而下而不上升。在威慑纪元末期,随着和平的思想蔓延,社会变得女性化,人类集体选择了程心作为执剑人,也选择了走向毁灭,因为在宇宙残酷的生存环境面前没有心慈手软可以选择,弱者终将被强者吞噬。

      但是,交给少量人掌管,又出现了书中“大低谷”一般的悲剧。大低谷的教训以石碑铭文的方式记录下来,“给岁月以文明,而不是给文明以岁月。”在选择曲率驱动飞船和掩体计划时,程心和政府精英分子作为少量人又把地球的命运带进了一条错误的道路。当维度打击到来时,人类终究逃不过灭亡的命运。

      群体人类往往会很可悲的控制自己的命运,但少数人掌握群体命运又存在了很多不确定性。是哲人王好,还是人皆为尧舜好?这是作者在《三体》三部曲中,在社会科学方面给读者最大的问题。

                                                                      szh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