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只狗叫欢欢


欢欢在我家


女儿与狗狗们


作者与狗欢欢

也许,你不会相信,一只狗竟然牵动了数百人的心。但这绝对是一个真实的狗故事,有图有真相。

我怎么也没想到,一只狗会撞进我们的生活,给我们欢欣与鼓舞、悲伤与泪水,让我们怀念,甚至满怀敬意。

这里的我们,不只是我,我们家,它包括了整个院子里数百人。

(一)

女儿有个很好听很顺耳的小名叫欢欢,很萌呆的小学生。空闲的时光,她总是在草坪里玩耍,和那些各种毛色的、可爱的狗狗们。一整个上午,或者下午,怀里抱着两个,身后跟着一串,摇头晃脑地奔窜的、翘着尾巴摇摆的、伸长脖子四处嗅取食物的、提起后退对着树根撒尿的。欢欢快乐着狗狗的快乐,幸福着狗狗的幸福。

左邻右居都说,这孩子特爱狗狗。甚至,有好事者常常打开楼上的窗子搞偷拍,就像狗仔偷拍明星的那种。女儿欢欢与狗狗的一个又一个萌翻了的镜头,在某人的 QQ空间里出现,据说一夜间获得了上万的点赞。

草地上泛着星星点点的绿,春天的脚步来得很快。

某天,女儿像往常一样出去,但不到一刻钟就回来了,这出乎我的意料,因为总有一大群的狗狗,让她忘了回家,忘了吃饭。每次我都得从三楼的窗子一遍又一遍地对着院子里大声的喊,她才极不情愿地往回走,一步三回头啊,以致同事们开玩笑说,就你家有个欢欢啊,生怕别人不知道似得。敲门声是急促的,孩子进来了,脸色凝重、眼神惶恐而愤怒,小脸蛋上挂着两行未干的泪痕。

怎么了,孩子?和小朋友闹矛盾了?我笑着问。

她摇着头,像簸箩鼓一样,因为过于激动几次张口都没有说出话来。汗珠珠和泪珠珠混合成一条忧伤的小溪,在粉嫩的小小脸上肆虐。

女儿哭了,大声的。我心头一紧,掠过一阵难受。

她用最大的声音向我喊:“欢欢”是孤儿了,他的爷爷奶奶、爸爸妈妈、叔叔阿姨和小朋友,都被抓走了,被一伙可恨的坏人抓走了。

颤抖的童声,一下子深入到我的骨髓。作为父亲,我立刻体会到她心底歇斯底里的疼痛。

但,我还是蒙在鼓里,不明白她要表达的意思,只懂得孩子的伤心欲绝。

时间流逝,她冷静了。女儿说:“欢欢是与我同名的一只小狗狗。他是在“地道”里逃过追捕的。”

我笑了,然后释然了。

女儿欢带着我、她妈妈和她弟弟,在花园里一个隐秘的“地道”里找到了狗欢欢。女儿说,“地道”是狗欢欢的妈妈狗晶晶与外婆狗丁丁为保护孩子安全而挖开的。“地道”被一圈紧密的修剪的整齐的灌木丛包围着,一尺多深的竖井下去,接着是很深的横井,井口小里边大。我为狗外婆和狗妈妈为孩子们创造这样的居所而感动,也被狗的生存智慧所震惊!他们是有思想的。

女儿蹲在“地道”口,轻轻地唤着“欢欢”“欢欢”。一只淡黄的小脑袋从洞口伸了出来,眼睛黑亮单纯,眉毛修长清晰,鼻子湿润油滑。女儿轻轻地将他抱在怀里,温柔地抚摸着那锦缎般柔腻的毛发。狗狗从喉咙深处发出摄人心魄的呜咽,老婆和儿子赶忙用准备好的牛奶和蛋清去喂他,他舔食着,毫无惧意,甚是欢快。他不懂得家族被异族入侵,遭受了灭顶之灾。单纯的狗狗,与我们有着命中注定的缘分。

从此,女儿欢欢和狗欢欢,成立我们心头的牵挂。

(二)

我是老师。我们住在一所有着四千多学生的完全中学的院子里,庞大的餐厅每天都有孩子把吃剩的东西,喂给那些等在餐厅门口的狗狗们。整整一溜,屁股着地,眼光尖锐,虽然高低不同,却很有秩序,绝不抢别人的食物。所以学校成了流浪狗的栖息地。而附近村里的老百姓,也把无人要的狗宝宝从门缝里塞进了学校,只要进了学校的大门,狗狗就不会被饿死。岂止不会被饿死,校内狗狗们享受着校外流浪狗做梦都想不到的优厚的待遇。

狗狗成灾。大的小的、老的少的,各种毛色、多种体型,犬种繁杂、性格相异。

狗是家的忠诚卫士,学校就是他们的家。半夜三更,只要风吹草动,狗狗们就叫了起来,此起彼伏、接连不断,尽职尽责,从不懈怠。那怕是一只耗子,他们都会齐心协力、同心同德围剿。狗在尽职,而楼上有一群叫做失眠的人,却痛苦万分、如临大敌,甚至感觉狗狗们让他们生不如死。其实,一只蚊子的舞蹈,都能搅乱他们的心情,他们同样会整夜无眠、怨天尤人。与狗狗的看家护院,屁得关系都没有。

于是,有人把对狗狗的不满汇报给学校政教部,政教部写成书面材料汇报给校长,校长立马召开教职工大会,决定开展一次秘密的“清狗行动”。

学校以清理一只大狗50元、一只小狗20元的的高昂价格,在菜市场雇佣了两个据说是专业的捕狗人士。突如起来的灾难,狗狗们毫无防备,措手不及,一头雾水,天堂瞬间就成了地狱。拉了满满一车狗狗的工具车,绝尘而去,不知所向。

狗欢欢还不满月,是唯一的幸存者。法西斯集中营大屠杀,日本人南京大屠杀,仍有人能侥幸逃生。上天是不会灭绝那些可爱的生灵的。

其实,女儿偷偷的告诉我,幸存的还有狗欢欢的妈妈——狗晶晶,以及外婆——狗丁丁。女儿说话时,脸上荡漾着幸福还有孩子特有的诡异与神秘。

(三)

女儿每天都带着我们一家,去看欢欢、晶晶与丁丁。

狗欢欢躲在“地道”里,听见人声,就露出小脑袋,用无暇的眼神左顾右盼,观察着这美好的世界。

那时候杏花刚落,一地的粉白;桃花正盛,一树的粉红;细柳拂墙,一院的葱绿。春天正在上演一场又一场动人的故事。

女儿欢欢和儿子腾腾,把小狗拉出来,抱在怀里,抚摸着小小的脑袋,狗儿仿佛遇上了最亲的人,嘴里哼哼着,小小的粉红的舌头,专注地舔舐着孩子们的小手。小小的心灵,稚嫩的眼神,在交流,在沟通,甚至畅谈。一切都那么神奇美妙。

而,我和妻子,是绝对不能靠近狗欢欢的。狗晶晶和狗丁丁总在不远处盯着我们,不安地走动着,满怀敌意;耳朵向后,尾巴低垂,眼神里是说不出的警惕和恐慌。当我们有靠近、抚摸小狗欢欢的举动时,晶晶和丁丁立刻龇牙咧嘴,从喉咙深处发出低沉的怒吼,极具穿透力和震慑力。

我们退却了。也许,在狗的思想里,孩子们是最值得信任的,最可靠的,是他们的守护者,是他们的主人;大人是异族,是残忍的屠夫,是十恶不赦的恐怖分子。

我们每天都去看够,这成了我们的例行公事,也成了我们茶余饭后的一种消遣。

但两只大狗从来没放松过对我们的警惕。

(四)

四月下旬,乍暖还寒,风从门缝里挤进来,又从人的骨头缝钻进去。腿上,便隐隐地痛。

花灯初上,女儿和儿子正在做作业。一阵飓风,窗户晃荡,一场带着冰雹的雨,从天而降。噼里啪啦,一阵紧过一阵。透过窗户,路灯下白生生一层,落花遍地,草木乱舞。

女儿与儿子,扔下了笔。她们姐弟俩拿了伞,冲下楼去。她们心里牵挂着狗狗一家三代。其实,我们夫妻俩也是。

但女儿和儿子很快就回来了。尽管冰雹停了,但雨大,风冷。女儿从柜子里拿出她小时候用过,她弟弟小时候也用过的同一床棉花小被子。其实他们的年龄现在都很小。

我笑着说,披着被子去救援啊。然后,我竖起了大拇指,点赞。

女儿庄重地说,不,太冷,我要让狗狗盖被子。

我吃了一惊,有点舍不得。孩子们用过得东西,我和妻子一件都没有扔,也没有给人。妻子把这些用品洗得干干净净,叠得整整齐齐,放在柜子的底层。这是我们对孩子童年美好的记忆,是我们幸福生活的见证,是孩子们成长的印痕。

花格子的被套,纯棉花的被芯,散发着淡淡的洗衣液的味道。这是女儿出生前,奶奶为她做得,纯手工打造。后来,弟弟出生了,还是这床小被。两个孩子睡过,妻子用双手洗过几百次,蕴含着我们感情的被子,将成为狗狗的被子。

我和妻子,真舍不得。

但女儿是决绝的,她从来没如此果敢和坚毅。

她说:

狗狗叫啥名?欢欢呀。

我叫啥名?欢欢呀。

我们都是欢欢呀。

我们一家人都同意了。女儿抱着被子,妻子拿了牛奶和鸡蛋,儿子打着手电筒,我拿了铁锹。家庭救援队,在暴风雨之夜,踏着积水,穿过灌木丛,抵达满是烂泥的灾害现场。雨水从头顶穿过树叶,直冲而下,灌入脖子。风挺大,伞无济于事,都收了。人直打哆嗦。

令我吃惊的是,狗妈妈晶晶和狗外婆丁丁,并排着紧紧靠在一起,爬在洞口,用身躯抵挡着凶猛的雨水。手电筒的照射下,两双四只眼睛,光芒四射,犹如漆黑夜空中晶亮的星星,眼神平静而镇定。我和妻子被眼前的场景震撼了。

女儿欢欢用树枝驱开了晶晶、丁丁。雨水不断从四面八方往洞坑里涌,听到声音,一个黄黄的小脑袋从横洞里探出头里,湿漉漉的,眼睛闪亮、纯真、欢快,让人感觉到刚睡醒时洗了个澡的样子。此时,我们观察到似乎有什么东西正把狗欢欢往一边挤,噢,一只比黄脑袋还小的黑黑的脑袋从洞口硬是挤出来,眼神好奇、茫然、活泼,同样湿湿的身子。

晶晶和丁丁收留了别的狗仔,在暴风雨之夜,在灾难来临之时,我相信。雨似乎有点狂暴,我看见妻子撩起头发,在抹眼泪。

“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狗能如此,人当愧矣!

救援行动,在风雨中展开。儿子打着电筒,将一把伞撑在地面上,减少风力;女儿抱起一对小狗狗,放在伞下;妻子将温奶和鸡蛋糊,一点一点喂着狗狗们,我眼前浮现着妻子一把屎一把尿抚养两个孩子的情景。我挥动铁锹迅速在洞口围了一圈土台,防止雨水继续灌入。这解决不了大问题,这只是临时的办法。我飞奔进教学楼,脚下水花四射,在办公室取来几张废弃的广告牌和泡沫板。一家人齐心协力,很快一个相对结实的狗房,在漆黑的夜,在暴风雨中诞生了。地上铺了泡沫板,泡沫板上放了棉被,屋顶蒙了塑料布,防潮而温暖。为了隐秘,我们又在屋顶覆盖了树枝。这绝对是狗狗安全的港湾,绝对是狗狗生平最美的别墅,不,皇宫。

我们忙碌着,晶晶和丁丁在一边静静地看着,等待着。我们和它们,我们大家都仿佛落汤鸡,但有一股暖流在我们心中涌动,我相信狗狗们亦如此。

恭喜狗狗一家三口成为一家四口,祝福狗狗们健康快乐幸福。

有爱的狗狗,一定能赢得爱。

从此,晶晶和丁丁对我们夫妻俩毫无敌意。

(五)

女儿和儿子年龄还小,就像两个小狗狗。在一场暴风雨的洗礼之后,他们有过一场小小的感冒,但很快就好了,因为快乐的心情是最好的良药。

时光流水一般。两个孩子活蹦乱跳,两个狗狗活蹦乱跳。然后,一起成长,一起走进故事,成为动人的情节。

每当做好饭,我在阳台上打开窗子,喊女儿回家吃饭时,狗欢欢和女儿欢欢总是总是同时抬起头,两双晶莹的眸子,仿佛能装下整个世界的童真。狗欢欢仰望着,尾巴左右摇晃,像一把小扫帚扬起一地的灰尘,然后迅速狂奔、转圈、匍匐、跳跃,精力十足、顽皮可爱。然后,尾随着女儿,一溜烟似得奔到我家门口。但他从不进来,只是安静地等在门口,她在等我女儿的陪伴。

吃火腿时,女儿总是咬一小口,然后就带着走了;喝牛奶时,女儿总是喝一半,就带着走了。我们知道,那大半截火腿,那半袋牛奶,是留给狗欢欢的。我们也知道,只要女儿在家,欢欢就会在门口耐心地等候着。有时,实在等不急了,就用爪子轻轻地敲门。女儿便自顾自地说一声:“有小朋友玩喽。”推门就走,狗欢欢吃着火腿,喝着牛奶,享受着美好的生活,快乐的时光。

校园的狗狗,从四五只到五六只,再到七八只,与日俱增,不久又是一群一伙的。他们快乐地生活着。

有一段时间,女儿每天都以买铅笔、笔记本、扎头绳等各种借口向我、妻子,有时向她奶奶要钱。很懂事的女儿,从来不乱花钱啊。直到有一天,我在学校大门外,撞上了女儿。她刚从公交上下来,手里提着一包东西,走路兴冲冲的,面带喜色。在此之前,她从不私自坐公交去城里。她才8岁,学校距城里有8公里的路,这么小的孩子,家长们都不放心孩子外面乱跑。

这孩子是怎么了。我窝了一肚子火。

把他堵在校门口,我表情严肃。

我以为她会害怕,求饶,辩解,但出乎我意料的是,她竟理直气壮,语气铿锵地说:

“爸爸,这袋子里装的是狗粮,在城里宠物店买的。我是会长,我代表的不是我个人,是全体有爱心的小朋友。”

“什么会长?”我问。

“联中爱狗协会会长。”内向、弱小的女儿,声音洪亮,语调高昂,仿佛变了一个人。

我没有责备,只是告诉她,一个人坐公交去城里有许多潜在的危险。

我跟着女儿进了学校大门,绕过教学楼,经过石器展园,穿过新餐厅一层的走廊,到达一个不被人发现的拐角处。女儿从一堆杂物中,拉出一只木盒子,上面是歪歪扭扭的字迹:联中爱狗协会,这几个字被小朋友们描了不知道多少遍,各种颜色的混合,犹如一条彩带飞舞而成。盒子的背面是,印刷了白底黑字的楷书“联中校长信箱”。面对此情此景,我莫名其妙地想了很多:孩子与大人,狗狗与孩子,老师与校长,木匠与盒子,印刷与手写……。哈哈,只是莫名其妙噢。

木盒子里有五5角、1元、5元,有纸币、硬币,一大堆。一张粉红的卡纸上记录着小朋友们为狗狗捐款的数额、时间,还有捐款人的名字,接着是这笔捐款的开销,有日期,数额,开销、去向,经手人,甚至有狗狗们的名字:欢欢、晶晶、丁丁、黑子、花脸、黑豆、阿黄、贝贝……。另一张卡纸上是“联中爱狗协会”成员签名:欢欢、腾腾、大月月、小月月、跳跳、闹闹、奴翠……龙飞凤舞的。下面有几行字:

爱狗就是爱自己

爱狗就是爱学习

爱狗就是爱妈咪

爱狗就是爱爸比

破坏协会打屁屁

我与狗狗在一起

……

看着这些话,我只能说自己不懂孩子们的逻辑。

空白处:画着一只小狗,黑白的,谁都不像。

看着这幅画,我只能说自己不懂绘画。

我忽然莫名地觉得自己是一只低等动物,无语。

(六)

女儿做作业时,忽然抬起头问:爸爸妈妈,你们知道狗欢欢是吃谁的奶水长大得吗?

当然是狗妈妈——晶晶的。

不,女儿骄傲地说,他是吃她外婆丁丁的奶水长大的,哈哈,你们不知道吧。

我和妻子愣了。

女儿讲了狗故事:

狗丁丁是月月从实验小学门口捡回来的,那时候丁丁刚会走路。丁丁在书包里,吃着火腿与面包,在校车的摇晃下,竟然美美地睡了一觉。睁开眼睛的时候,一个全新的环境呈现在她眼前:高大的教学楼与欧式的教师公寓一张一弛,知识走廊与石器展园遥相呼应,长廊短道相依相连,银杏、丁香等名贵花木相映成趣,这就是丁丁的家了。

丁丁伴着朗朗书声,和狗狗们在这里成长着。

后来丁丁有了女儿晶晶。

再后来,晶晶有了儿子欢欢。

在晶晶怀孕期间,她妈妈丁丁也怀孕了。丁丁生下的孩子,莫名奇妙丢失了,也许是被捕狗人抓走了。丁丁就与女儿晶晶共同抚养孩子欢欢,也许对女儿晶晶的所作所为看不惯,也许是不信任不放心,她竟然不允许晶晶喂养欢欢,而是让欢欢吃自己的奶水。可怜的晶晶,只能扮演者巡逻警戒和觅取食物的角色。晶晶每天在餐厅门口,耐心地摇尾巴,使用各种伎俩向学生们讨要,或者捡拾火腿、馒头、骨头等食物,然后用嘴叼着,一趟又一趟地给自己的孩子和母亲供送一日多餐。她忙碌着,风里来雨里去,迎来霞光送走日落,毫无怨言,从不倦怠。只有在丁丁外出活动的时候,晶晶才偷偷地爱抚、喂食、逗玩自己的孩子,她才能感受到做母亲的幸福与快乐,骄傲与伟大。

欢欢是吃了外婆80%的奶水,妈妈20%的奶水长大的,女儿说。

噢,我长长地出了一口气,狗狗世界竟如此神奇。

(七)

狗欢欢长大了。

很快,欢欢就受到了小朋友们的喜爱,也受到了部分大人们的垂青。

每天中午12点10分左右,狗狗们便从校园的各个角落,纷纷赶到学生公寓楼的西侧,你会从狗群里一眼就认出欢欢,他身材匀称,肥瘦适中;毛色泛黄,神态威仪;聪明机敏,察言观色。我的话绝非“危言耸听”,而是名副其实。以欢欢为首的狗狗们在等待着,等待着……,不久,两辆橘黄色的校车相继驶进校园,狗狗们便立刻围上去。在城里上小学的孩子们,从校车门口蜂拥着挤出来,狗狗们高兴地蹦跳着,欢快地叫唤着,有的跳起来将两只前爪搭在孩子们身上,舔舐着孩子们的脸蛋;有的叼起孩子们的书包,一阵狂跑。狗与人相拥相依,仿佛久别重逢。狗狗们的舔舐,孩子们的抚摸,构成了一幅壮观的人狗联欢图。当然,狗欢欢在小朋友中寻找的是女儿欢欢,女儿欢欢在狗群中寻找的是狗欢欢,然后是相遇后的狂热与兴奋。

狗欢欢脖子上挂着小书包在前面蹦跳着,女儿在后面也蹦跳着……

中午1点15分,学生公寓楼西侧,又上演着狗狗们送小朋友们上学去的情景。随着校车喇叭的鸣声,孩子们鱼贯上车,电动车门徐徐闭上。孩子们隔着车窗玻璃不停地挥手,狗狗们追赶着校车狂奔,叫声低沉,万分留恋。校车使出学校大门,狗狗们张望着,留恋着,然后散去。

接着,便是下午5点45的校车再次归来时盛大的欢迎仪式。

夜间的玩耍,清晨的别离。故事重复上演,周而复始,却场场温暖感人,摄人心魄。

我不知道狗狗们是如何计时的,几乎是准确无误。

我惊叹于这样的场景。

全校的教职工都惊叹于这样的场景。

(八)

狗欢欢在众狗中脱颖而出。

欢欢毛色深黄,眼神敏锐,深得狗心,也深得人心,就连一向讨厌狗狗的老李和老王也说,这个狗狗不赖,聪明,也会站下来逗一逗。最喜欢他的当属我们三单元六楼的田老师和他老婆孟老师,他们把骨头用斧头捣碎,搅拌在狗粮里,喂给欢欢吃,据说这样可以补钙,是一直狗强壮的必需品,他们常常像照顾自家的孩子一样上心。狗欢欢除过在三楼我家门口,去的最多的就是六楼。这里有他强大的依靠和后援。

我们学校很大,人和人之间的关系网也相当庞大。隔三差五,大家就会带着孩子们去赴宴,喜宴抑或丧宴,所谓礼尚往来,人情使然。女儿欢欢和小朋友们便抢着,一桌一桌地收拾吃剩的肉、骨头等,塑料袋子是事先准备好的,为了狗狗们。

只要我们驱车从外面回来,欢欢总是蹦跳着前来迎接,尾巴摇摆的速度似强力风车,不是左右摇摆的那种,而是逆时针或顺时针地旋转,姿态优雅动人;眼神满含期待,是那种令人无法抗拒的热烈,以至于我们若不带点吃的,就好像对不起那双眼睛,对不起欢欢。女儿便跳下车,互相亲昵,然后分一部分肉与骨头,剩一部分冷冻在冰箱里,作为狗狗接下来几天的美餐。

只要有更小的狗狗在身边,那怕是陌生的,狗欢欢绝不会独自享用食物,甚至允许小狗狗从他的嘴里抢食物,这在狗的世界里绝对是奇迹。这也许是狗欢欢的过人之处,也许是狗欢欢能博得人们喜爱的原因之一。

我敢说,这绝对是一只有思想的狗。老师们说,狗欢欢出生在校园,伴着朗朗书声,和孩子们一起长大,耳濡目染,至少有小学三年级的知识水平吧;也有人说,狗欢欢的为人处世,超过了初中生水平;还有人说,如果允许考试的话,狗欢欢能考过高中“后进生”,当然是夸张的、开玩笑的话。

不过,狗欢欢的知名度确实是越来越大。

爱逛饭店,爱喝酒吃肉的王勤勤,在酩酊大醉之际,也不忘收拾酒桌“残局”,为欢欢带回点吃的;然后,在校园里,迈着左摇右晃的醉步,睁着朦胧的醉眼,嘴里嘟囔着醉话“欢欢”“欢欢”,狗欢欢便不知从那儿箭一样飞窜出来,夸张地摇动着尾巴,围着老王前奔后窜,老王将吃剩的食物在空中抖动,欢欢便后腿登地,前腿临空,直立行走数米,引来一茬又一茬的围观人群。据说,有一次老王醉酒而归,抱着狗欢欢当着众人的面流泪倾诉:欢欢,我活得不如你啊!你有人牵挂,有人疼;你衣食无忧,赛过神;而我,头胀肚子晕指头还恶心……孔夫子哭麒麟般絮絮叨叨。

于是,狗欢欢的知名度再次提升。

(九)

狗欢欢锦衣玉食,过着养尊处优的生活。似乎每个人都是他的主人,人人会为他的生活着想,但没有一个人对他负任何责任;他依赖每一个人活命,讨好每一个关心他的人,他又能离开其中任何一个人。说他是流浪狗吧,他不是,校园就是他的家,他生于斯长于斯;但他的确没有主人,分明就是一只靠讨好来获取食物的流浪狗。

我们无法给予他任何定位。他也无法定位自己。

也许,无法定位就不会有方向。人如此,狗如此。

欢欢过着逍遥的生活,神仙的日子。但有一天,女儿放学回来,神情沮丧,狗欢欢没去接她。

狗欢欢失踪了,孩子们找遍了整个校园,都徒然无功。孩子们伤心着,大人们惋惜着。

一个月过去了,一个半月过去了,两个月过去了,狗欢欢已经淡出了大部分人的心中,他毕竟是一条狗。

记得是下午,落日的余晖洒落在对面的楼顶,红彤彤的,还有部分血红的光经窗玻璃反射过来,在我家的墙壁上一晃一晃的。院子里,猛然传来小朋友一阵又一阵的欢呼声,这声音仿佛一浪高过一浪的潮水。我打开窗户,从三楼向下好奇地张望:几十个小朋友围成一群,欢呼雀跃,好似小时候在村里看耍猴。但我不清楚发生了什么,难道是来了明星不成?

不一会,女儿回来了,满脸灿烂,告诉你们特大好消息、惊人喜讯:欢欢,回——来——啦!

狗欢欢就跟在女儿欢欢的身后,怯怯地站在门口,眼神躲闪,甚至不敢仰头张望,尾巴拖拉,毛发杂乱肮脏。可怜的欢欢,也许被人虐待过,也许被恶犬伤过,也许走错了方向,也许饿晕过……经历了怎样的艰辛、痛苦、磨难,跋山涉水,迎风冒雨,历时两个月,重新回到了他的家——学校。

我和妻,立刻将鸡蛋与牛奶混合在一起,去喂欢欢。出乎我们意料的是,他对我们心存戒备,躲得远远的,嗅都不嗅一下。女儿亲自去喂,他才怯怯地吃,吃完立刻躲在楼道的拐角。

晚上,在楼下的花园里,六楼的田君老师组织小朋友,为狗欢欢举行了盛大的欢迎仪式。

田君老师在欢迎仪式上,发表了动人的演讲:

亲爱的孩子们,现在,让我们全体以热烈的掌声欢迎狗欢欢历经千辛万苦回到我们身边!

现场掌声雷鸣,不绝于耳。

亲爱的小朋友们,狗狗是人类忠实的朋友,他们忠于主人,保护家园,任劳任怨。儿不嫌母丑,狗不嫌家穷,欢欢就是这句话的最好见证。让我们再次欢迎狗欢欢回家。

掌声再次响起,经久不息。

亲爱的爱狗狗的朋友们,今天,此时,我要向大家,向所有喜爱欢欢的人们道歉,真诚的,深深的道歉。我要向大家,说出一个天大的秘密,并希望得到大家的原谅。

孩子们蒙在鼓里,围观的大人们也蒙在鼓里。但田君老师表情严肃,语气诚恳。

欢欢的丢失,与我有关,我得负全责。大家都知道,我也是喜欢狗狗的。请原谅我。那天,我要去30公里外的水库游泳,心想顺便给狗欢欢洗个澡,讲讲卫生。于是,我用一截火腿,将欢欢哄进了汽车的后备箱。到达目的地后,我兴奋地打开后备箱。欢欢猛地窜了出来,箭一般地穿过树林,消失得无影无踪。说实话,我没有游泳,我寻找了整整一天,呼唤了整整一天,直到精疲力竭,欢欢仍然没有出现。

欢欢受到了惊吓,他讨厌黑暗,他感觉自己被欺骗了。

这么多天了,我每天像罪人一样活着,我不能面对任何一个喜爱欢欢的小朋友。我愧疚啊!

今天,我说出来,于我而言是一种解脱……

田君老师说到此处,声音颤抖,近乎哽咽。孩子们也跟着哭了,一片抽泣。

爱心无罪,孩子们!

……

(十)

时光里总会有数不见的波澜。

一天,我忽然接到保卫科的电话,让我速去校门口,说是出乱子了,与我女儿有关。

我一路狂奔。女儿是乖乖女啊,难道与狗狗有关。

校门口围了一大群人。女儿欢欢,小朋友大月月、小月月、闹闹、跳跳、菁菁等手挽着手连成一个半包围圈,眼睛是愤怒的,心情是激动的,在他们的对面是一辆工具车,拉了一车狗狗。

狗狗们在烦躁不安地狂吠,小朋友们在声嘶力竭地阻拦。在狗群中,我看见了欢欢,异常的冷静。狗欢欢怎么会被抓住呢,凭借过人的聪明,他常常能感觉到周围潜在的危机,能敏锐地区分好人与坏人。记得,狗欢欢很少进我们家,但有一天,我听到了敲门声,怪怪的。开门看时,狗欢欢紧张地从我身边挤了进来,神色慌张。后来,我在楼下发现了捕狗者,长杆上弄了个钢圈,能套住狗头的那种。我知道,狗欢欢懂得保护自己,他会藏到我们家,会逃到后山上,会躲在车下面,因为他太聪明了。

但这一次他被捕了,有人说,欢欢咬了某位老师,赶不走欢欢,那老师就坚决不去上课。于是,学校展开了秘密的以捕获欢欢为主的捕狗行动。欢欢被列入头号榜单,悬赏价是150元,就像美军当年悬赏头号恐怖人物本拉登。据说,下了很大的功夫,费了很大的周折,软硬兼施,用足了人类的智慧,才抓住了欢欢。

孩子们的拦截,得到了初一学生的声援,这引起了学校的高度重视。学校的最高长官校长亲临现场,发表了讲话:

亲爱的孩子们,小朋友们:

作为校长,我能理解大家的心情,爱狗是一件好事,因为狗狗是人类的朋友。但是,我们这是校园,是读书的场所,不是流浪狗收容所。狗狗的泛滥,已经影响我们正常的生活、学习和工作。希望大家配合,还我们一个安静的校园。请大家相信,狗狗不是被运往屠宰场,而是送往一个遥远的让他们过上幸福生活的地方。谢谢孩子们!

鬼才相信他的话,我听到有一个孩子说,都是刽子手。

校长没办法,保卫人员没办法,家长没办法。

劝说无用,校长示意家长采取措施。

暴力解除危机开始了,不是针对狗狗,而是针对孩子们。所有的家长都被叫来了,我们先是呵斥,后来就是拉扯,拖拽……孩子们大哭起来,狗群骚动不安,狂跳,狂吠……现场一片混乱。

孩子们坐在地上,哭闹着,与我们对抗。

女儿大哭,我看见欢欢在狗群里开始烦躁不安,开始狂吠。

缺口被打开了。

孩子们哭成一大片,狗狗们吠成一大片。许多家长、周围的看客、都流泪了,在场的保安眼睛都红红的。校长低头、转生,消失在人群中。

汽车快速驶出了校门。

狗欢欢走了,女儿欢欢整整一周没去上学。

但我相信,狗欢欢是被冤枉的。被咬的老师,一定认错了狗。

(十一)

岁月静好。

我们一家常常想起狗欢欢,常常用看几节电视剧的时间去谈论狗欢欢。

据可靠人士透露,狗狗们上了高速,过了黄河,被送往陕西绥德一个荒凉的山头……告诉你,我们学校的位置山西柳林县,黄河岸边的小县城。

我经常哄女儿:狗欢欢一定过得很好,在狗的王国里,他当了狗王,过着幸福的生活。也许有一天,他会带着他的臣民们,回到我们学校,来看望我们。

半年后的一天,阳光很好,狗欢欢再次神奇地出现在校园,伤痕累累,但眼神坚毅。

我们一家人都激动地流下了眼泪。

所有爱狗人士,都称奇、称赞。

被狗欢欢咬了的人,也不计前嫌。

整个校园再次轰动。

狗欢欢是凭借怎样的毅力和智慧,穿越枪林弹雨,回到我们身边。

我想,校园就是他的家,是他灵魂的归宿地。

狗欢欢回来的时候,校园里已经有了高大的德国牧羊犬黑犇、肥壮的导盲犬金毛等名狗。黑犇与金毛有主人养着、宠着,过着贵族的生活,由于血统关系,被人高看一等。

一星期的时间,狗欢欢重新赢得了狗中领袖的地位,黑犇与金毛也甘愿俯首听命,尽管从个头上讲,欢欢小了他们一截。

狗欢欢每天早晨都会陪我们去操场散步,就连不喜欢狗狗的人们,也会说,这就是“欢欢”啊,太聪明了。欢欢真正成了学校的名狗,至少多一半的老师和学生,都认识他。

清狗行动是学校长期的策略,一茬又一茬的狗狗们被带走,聪明的狗欢欢逃过了一劫又一劫。后来有主人的金毛竟然失踪了,黑犇病死了。

狗欢欢的势力范围,从最初的教师公寓楼下,到阳光运动场,到实验楼下,再到整个校园。有一次,我在教学楼上碰到了他。没有了狗狗的陪伴,他显得孤单和孤独;有那么多人爱他,他却无依无靠。面对一只孤单的狗,我心头涌起一阵一阵的辛酸。

岁月如斯。

(十二)

二号楼一单元的侧面,永远有一群小屁孩乐此不疲地玩耍着,这些孩子比我女儿小的多。他们以破旧的纸箱为盾牌,舞枪弄棒,玩着各种游戏,背后常常跟着一群狗狗,活蹦乱跳的。

而现在,只剩狗欢欢与这些孩子为伍。那天,狗欢欢忽然烦躁不安,围着孩子们呜咽,继而狂吠。后来在孩子们中冲撞,搅乱了孩子们的游戏,有孩子用棍棒捶打他,他仍然乱跑着,乱吠着。后来,大人们闻讯而来,狗欢欢更加焦躁不安,狂吠不止。

人们说,狗欢欢疯了。

孩子们都被大人领回了家,怕被疯狗欢欢伤了。

那次,我也没有理欢欢。

对了,女儿已经上了初一,在本校就读,正在上课呢。

我纳闷着回到家,躺在沙发上。忽然,我接到老李的电话,让我赶紧下楼去,说他的车被砸了。老李不会开车,因此我成了老李的半个司机,拿着他车上的钥匙。

老李的车就停在二号楼一单元的侧面,六楼“雨搭”上的瓷板砖掉下来两块,穿过车的挡风玻璃,直直地插入驾驶室内,玻璃碎片,洒满了整个中控台。

我说,没有伤着孩子们?

大家说,真是万幸,无一人受伤!

我心里对狗欢欢升起无限的敬意,感谢狗欢欢,感谢疯狗欢欢!

从此,欢欢从名狗变为神狗。

狗欢欢的知名度达到了巅峰。

(十三)

2017年正月十四晚,学校灯火璀璨,烟花绚烂。人们过了春节,又过元宵,正月的热闹总是一波接着一波。我们一家人正在收拾东西,准备回村里陪老人过元宵节。忽然,敲门声有节奏地想起,女儿开门,高兴地喊,欢欢,快进来,快进来。

欢欢紧张而犹豫,但还是迈着步子,小心地进了我家。我立刻从冰箱中取了一些肉,用菜刀切碎,放进了小盆,欢欢不紧不慢地摇着尾巴,在我们家谨慎地吃着。吃完,便眼巴巴地望着我们。

儿子说,过节了,给欢欢拍个照。于是,拿着手机拍照,欢欢似乎很紧张,但并不躲闪,任凭闪光灯一闪一闪的。

我们准备出发了,把欢欢送出了门。

谁料,刚一闭门,敲门声再次响起。女儿开门,还是欢欢,难道他还饿?

我又弄了很大一块肉,欢欢仅仅吃了一点。

时间不早了,我们再次送走了欢欢。

敲门声再次响起,欢欢不招自进。

最后,在我们的呵斥下,在我们无情的驱赶下,欢欢极不情愿地离开了我家。

在村里,我们点燃了“火把”,烤了“枣山”,愉快地度过了元宵节,正月十五当夜便匆匆赶回城里,因为正月十六学校就要开学。

我们停下了车。儿子和女儿急于找朋友们去玩耍。在五彩的灯光下,人们好像在谈论着什么。我一向不喜欢谈论他人是非,也不喜欢参与闹秧歌等娱乐活动,就与妻子上楼回家。

不多一会,女儿回来了,径直去了卧室,一声不吭地躺在床上。我忽然觉得有一种不祥的预感,因为欢欢没来迎接我们。

妻子跑进卧室问:孩子,怎么了?难道欢欢又被人抓走了?不可能吧,大过年的。

女儿忽然呜咽起来,欢欢死了!呜——呜——呜——

继而大声地哭起来,欢欢死了!我们再也见不到欢欢了!……六楼的田君叔叔将他埋在了后山。

妻子声色慌乱,不知如何安慰。一切太突然了!

沉默!

我的心头一阵排山倒海的绞痛!

……

那天晚上,狗欢欢还敲了六楼田君老师家的门。难道他能感觉到死亡的来临?

正月十四,那是我们与欢欢的最后一面。

儿子翻出来狗欢欢的照片说,看,狗狗的眼里有泪水,他是向我们来告别的。

院子里,数百人,都在谈论一只叫做欢欢的狗。

我只想说,有一只狗叫欢欢,他绝对是死于一场谋杀。

                                    2017年4月28日

作者喜欢狗狗等动物。目前,学校又有花脸、黑子两条大狗和三只小狗狗。喜欢养狗,但伤不起。

22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