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友结婚,我请了婚假!

“喂”

“大头,忙啥呢!”

“下个月我结婚,有时间来吧,咱们几个兄弟聚一下!”

“嗯嗯,好的,放心,一定到。”

“那好,你忙,我再去通知一下其他人。”

两个月前接到这个电话,我正在上班,给我打电话的是我的大学室友。排行老小所以我们几个人喜欢叫他老幺。这也是我这几年接到的第五个大学室友的婚礼邀请。至于第6个,当然是我。

在宿舍我排行老三,不尴不尬的排行,做事有小弟,出头有大哥。老大是我们六个人里面最早结婚的。在我们毕业的第六个月,老大的婚礼是我们几个聚的最齐的一次。都刚刚参加工作没多久,面对社会充满了焦虑和无奈。在历经六个月的磨难后,我们终于有了理由聚在一起吹吹牛。

老大婚礼的当天晚上,我们忙完,终于坐在了一起,桌子上摆了六瓶二锅头,瞬间打开了话题。各自说着自己在这六个月里受的苦,经受的冷漠。这二锅头好像也很久没有喝过了。我们举起杯,一次次的仰头。突然,老幺说;“下一个就是三哥了吧”!因为在大学里只有我和老大我们两个谈了恋爱。至于他们为什么不谈,给的理由是大学里的爱情没有是真实的。听到老幺说完这句话,我苦笑了一下。还没等我开口,大嫂打断了老幺说:“说什么下一个呀!今天今天开心最重要”。

我看了看大嫂,然后举起了酒杯,一饮而尽。大嫂和金郁是室友,金郁是我大学的女朋友。今天参加大哥的婚礼,其实还有另外一个目的,因为我以为金郁也会来,可是她没来。我们已经分开77天了,那一夜我喝的最凶!

大学里我们是经常出去行动的八人组。每次出去玩,都感觉我和老大是在溜这四条单身狗。那时候周末赖在床上都有饭吃的,一定是我。在这方面,我承认老大做的比我好多了。他都是去给大嫂送饭吃,我喜欢看书,金郁不太喜欢。但是每次去图书馆,她都会傻嘟嘟跟着,每次都会趴在书上睡着,以至于后来每次去图书馆我都会带上一个外套。因为我怕她吹感冒了。

她不喜欢运动,我却很喜欢。但是每次打篮球他都会坐在场边,看着我打完。四年来在球场上肆意奔跑的是我,坐在场边默默看书的一定是她。

她喜欢逛街,我却不喜欢。每次都会和我商量好久,等真正去了,她进进出出的,永远都是男装店。大学四年,我连内裤都没自己买过。

后来毕业了,四年很长,长的让我们记住了彼此。四年很短,短的来不及说声再见,离校那天我和金郁在教室坐了好久。由于工作的城市不同,我们要各奔东西。

金郁问我说:“我们每个月能不能都约定见一次面?”

我心不在焉地应答着:“嗯,一定。”

后来我们一起坐我们学校的62路公交车,最后一次去火车站。一路金郁都死死的攥着我的手。生怕我跑掉了一样。

下车一起进站等车,我的车比金郁早一个小时。上车的时间到了,我扛着行李,在人群中挤着。然后我听到金郁在喊我的名字:

“大头”

我回头,金郁大声的喊着:

“不要忘记了我们的约定,还有你会想我吗?”

没来得及说出话,我便被人群挤着向前走去,再回头,已看不见金郁。

工作了,每天都很忙,三点一线,12个小时无休。慢慢的,我和金郁没有了交流的时间,我下班已经很晚了。但是她每次都在等我,可是我却不想说话,然后随便应和几句,便倒头就睡。慢慢的我们的生活没了交集。

有一次她和我说她的父母想看看我,问我能不能过年的时候去她家里一趟。我问她说看我做什么呢?她说她的父母想让她早日稳定下来,把婚结了。我说我刚工作,不可能会有结婚的打算,我也不想有那么大的压力。我一个人还没有玩够。她没有再说什么,此后的几天我们都没有再相互说过一句话。一直过了一个月,有一天她和我说我们先分开一段时间吧!我们来做一个赌约,看以后的日子里,看谁会先理谁。我说:

“好”

从此我们再也没有说过话。聊天记录也一直停留在了那一天的21:30。

从老大的婚礼回来我已经有点适应了这种新生活,一切都在按部就班地过着,之后的几年里,老二、老四、老五的婚礼我都没能到场,我成了最先食言的那个。每次婚礼过后他们发在群里的照片,我都会一个一个,仔细的放大查看。对!我在找一个人,可是每次她都没有出现!

老幺的婚礼当天,出发前老幺特地嘱咐我;

“穿的体面点,路上注意安全。”

我调侃道:

“你的婚礼,我穿的那么体面干嘛!”

半个小时的高铁终于到了老幺的城市,出站口老大,老二,老四,老五已经在等我了。老大从车的后备箱中,拿出来早已准备好的西服给我换上,然后向酒店开去,酒店门口老幺已经在等我们了。老幺看到我,捶着我的胸口说:“这次你终于来了,这下好了,伴郎终于又齐了。”

鞭炮声中,我们启程去往新娘家。路上我问老幺:

“新娘是谁啊”?

老五说:"三哥打死你你都想不到是谁"。

我说:“快别卖关子了,说,是谁”

老幺说:“是大嫂的朋友朴素素,老幺说还得感谢大嫂给我撮合的,我愣了一下。在大学里朴素素和金郁玩的最好了,那时候她们两个都在学校做播音主持,而且她们两个是很好的搭档。

我突然心慌了起来,在想着金郁会不会也来参加婚礼。到了新娘家下车上楼,我们一起上去去喊开门,

“不给红包就不让进”

这个声音我再熟悉不过了,没错!是金郁,老五把红包递进去,门开了。站在我面前的是金郁,穿着白色的裙子,这一刻,仿佛时间静止了。老四喊了一声“快让开了,让新郎进去”。我才回过神来。

说了一句“好久不见,你也来了”。

她说:“好久不见”

酒席上我们几个又坐在了一起。还是一样的吹着牛,老二提醒我说:“你和金郁的事,后来我们都听大嫂说了,但是现在金郁还是单身,今天你一定要把握住。”

吃完饭我让老大送我去车站,和老幺道别后准备上车。

老幺说“等一下,金郁也要走。老大一起送下。”

和金郁坐在一个车上,一路上很尴尬的也没有说什么话。到了车站,老大就回去了。突然,这一切都好熟悉。四年前的我们就是在车站分开,各奔东西。现在又回到了这里。

金玉突然开口了,她说:“这次是我的车早点,上次你走后,我站在这里哭了半个小时,这一次终于我先走了”。

金郁的车到点了,她拿起行李向入口走去。这一次换成了我站在她的背后。我看着她慢慢向前走去,我再也忍不住了,终于喊出了那个熟悉的名字:

“金郁”

她回头,我大声的喊着:

“你觉得分开一段时间,是多久才合适?”

她站住了,看着我,眼里涌上了泪花,向我喊着:

“就现在,正合适“

说完我们两个楞了一下,然后张开双臂向对方跑去,再一次紧紧的把彼此拥入怀里。这一刻感觉时空静止,就只有我们两个人。

我哭着说:“我就是个傻瓜,怎么能和你较这个真,你走后我才知道我并不是真的喜欢看书,你走后我才知道我并不是真的喜欢打篮球,你走后我才知道我是如此喜欢逛街,到现在我买个内裤都不知道怎么去选号,对不起,我原来是如此爱你”

金郁说:“其实,我一直都在等你,老幺的婚礼我来了,因为我怕下一次就是你的婚礼”。

我们就这样相视笑着,流着泪。

火车站工作人员又一次的在催促着上车,我对金郁说:“火车要开了,你要走了",

金郁看着我,拿出车票说:“我不想再一次让我们任何一个人先走”,说完将车票撕的粉碎,洒向天空。

后来我们一起坐火车来到了我的城市,现在已经过去了两个月,我向老板请了假,因为我终于要邀请他们来参加我的婚礼了


图片发自简书App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