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无沙

我是一个非常相信自己感觉的人.在一分钟的时间内可以判断一个人是否会在我的生命中留下痕迹.

遇见季时,我12岁,流离失所.像一只流浪猫被他带走.在地铁中,我睡了.梦中,我又回到了父亲的身边.他陪我放风筝.父亲的笑容却很遥远.我努力去记忆.

醒来时,发现靠在他的肩膀上,看着他,平和的脸上写着时光的流失.他说,跟我走吧.说得一字一顿.我温顺地点头.

他带我去吃晚餐.看到食物,我就有种想吃的欲望.虽然并不饿.他看着我吃.

你一直都感情饥饿,试图用食物来填补.

我停下了吃,看着他.我知道我余下的时间里会有他.

是的,我的每一寸肌肤,甚至连同发根都感觉饥饿.我一直都在爱,可是缺少被爱的感觉.有时,我想用刀子划开手腕看看身体里流动的血,是否已饥渴而成了蓝色.

我又继续吃,把头埋得更低.我怕自己出卖了自己.语言.厌恶.再怎么内敛的人,都会被自己的语言出卖.我站起,想走.我一直与自己对峙,试图抓住一切温存的可能.习惯了被放逐.想换一种方式,被管束.我想要一个牢笼,里面住着我.白天关着我,晚上放任我.我必须准时.不能在外逗留太久.

世上一切美好的事物都不属于我.这个我心里比谁都清楚.

狐狸,很欣赏.但仅仅只是欣赏.狐狸,其实很孤独,来人间寻找孤独.爱一个人,只因为他也孤独.天亮以后,又继续寻找自己的孤独,没有谁能让它逗留太久.

我看到他眼中闪过一丝阴霾.这是我不曾看到的.以前不曾看到.我有心痛的感觉.我知道他也是痛着的人.

我决定跟他走.

他太深沉,心底的痛只涌动在底层.

他带我去他家里.他只有一个女儿,比我大三岁.妻子是个'享受'生活的富太太.她是那种需要极强的忍耐和隐忍.我知道我在她的眼里就像一件搁置在家里的新物品.不存在任何感情.他并没有向他的家人介绍我是谁.

我以这样的方式出现在他家人面前.

空无一物.

我微笑.那一天我穿一件复古的碎花拖地长裙.赤脚穿一双高跟鞋.

梦中,他陪我放风筝,我似乎又回到了童年时代.回到父亲的身边.而他已经老了.而我还是那么小.

我就这样生活着,静静地生活.

后来某一天,看到他的妻子对着一个青瓷.反复抚摩.眼神空洞.她看到我,对我笑,笑得脸扭曲成一张皱的纸.我回头,看到他.

那个晚夜的时候,他会开车带我去海边.上海这座奢侈的城市,在晚夜更显得艳丽无比.他总是把车停靠在海滨.风从海上带来复杂的气味.

你从小就是一个需要感情的女孩.我了解你.

可是你却不愿意把感情给我.我微笑.侧过身不让他看到我的眼泪.你留下我却不愿意把感情给我.如今我已长大.

我不能再有感情.对你,我什么都不能给你.

我本来就是一个人,没有未来.我不会把未知当期.我不需要任何的语言.语言一说出就是错.为何那个7月把我带走.那个7月,我似乎看到了父亲,我以为我又回到了父亲身边.

对啊,那个7月,你靠在我的肩膀上睡了,露出了孩童时代的天真.而后又看到了疼痛和被弃.就那一刻,我决定带你走.我没有想过结果会是这样.安会这样.他的语言显得好苍白.

她怎样了?你不是说她出国了?我的语言显得好没力气.

如今,你也大了,你可以选择离开.他不再看我了.

我转身,空无一物,和来时一样.只是这次是一个人.我还是没有得到完整的感情.没有人会至始至终把感情给我.我终究还是一个人.我知道的,美好的事物与我无关的.那天他对我说,跟我走吧.我不知走了多久,停下,蹲在墙角.墙,一直让我觉得安全.我要好的活着.梦中,我又回到了父亲的身边.

多年以后,我再回来上海.不经意间在海滨看到了他.他很苍老.我们彼此都很平静.如同并没有分别.一直在一起.

今天是安的忌日.他对我说.

我其实已经知道.我并没有出声.

安说,我的感情都给了你.还记得父亲陪我放风筝.后来欣的出生,爸就只带欣去玩.父亲的感情都给了欣.是我把欣给弄丢的,我是故意的.那天我说,欣,爸叫你去车站接他.欣不见了.这样父亲就只对我好.可是,她的出现,父亲又只爱她.我受不了了.我想看看我的血液是怎样的颜色.我会选择划破手腕.我不再争了,我得不到.他再也说不出来了.

我看到垂暮的他哽咽,像个小孩子.

对他,我已不再有感情.他那天让我再次出走.我是一个人.没有爱,没有恨.我的感情已经残缺.

我又再次离开.不会再回来.一个人.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