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幻] 咸鱼死灵术士与他的助手 (46)

  “难……难道你有更好的办法吗?”亚瑟的脸抽动了起来,但她的眼中充满了期待。

  “可能是在期待着我可以得出更好的解决方法吧……”白桦在心中叹息道:“不过,要让你失望了。”

  “不,只是因为我觉得自己没有什么资格去选择而已。”

  “呃?”亚瑟的脸僵住了。

  “现在是你告诉我这些事情,而不是艾尔奇亚本人。”白桦认真地解释道:“我想他至今都没有告诉我这些事情,或许是因为他还信不过我吧。所以我也觉得,在取得他完全的信赖之前,我绝没有资格去私自做出选择。”

  “原来如此……”亚瑟垂下了眼帘:“那么我换个问法——如果你站在我当时的立场,你会怎么选择?”

  “我不知道。”白桦沉默了许久才这样答道:“当时那个情况下,我也不知道哪个选择对你们而言都是对的——或许,真正的选择根本不止这两样。但我们还未想到而已。”

  “这样吗……”亚瑟全身上下仿佛脱力一般瘫软下来:“我明白了……”

  “那么我走了。”白桦起身,向着传送阵走去。

  “等一下。”一个熟悉,但却不是亚瑟的声音从门口传来。亚瑟家的大门吱呀一声打开了,一个人影缓步走了进来。

  是塞壬。

  “塞壬……你……”亚瑟转过头来惊异地看着她:“你都听到了吗?”

  “这种事情为什么不找我商量一下!”塞壬的脸上乌云密布,一副要刮雷暴的样子:“还有艾尔奇亚……你为什么不和我说?!”

  “嘁。”

  一个人影从柱子后面走了出来,尽管他将自己的脸隐藏在黑暗之中,但白桦还是清楚地知道这个人是谁——艾尔奇亚!他是怎么过来的?

  “被发现了吗。”对方一副无奈的样子摊了摊手:“虽然我没有完全隐匿气息就是了。”

  亚瑟的脸上和白桦一样都写满了意外,这看起来完全在她的意料之外。

  “为什么……你会在这里?!”亚瑟不敢看艾尔奇亚:“究竟是什么时候……”

  “我一直跟着白桦。”艾尔奇亚抬了抬眉毛:“用奥术隐身想看看她接下来要去哪,结果你就出现了。我感觉事情很有趣就凑过来了。结果……”

  亚瑟将脑袋垂了下去,眼睛直视着地面。

  “亚瑟。”艾尔奇亚露出了少有的认真表情:“你知道为什么在那之后我每次见到你都会打你吗?”

  “因为……”

  “因为你每次见到我都一副好像很理亏的样子!”艾尔奇亚的眉毛竖了起来:“关于你跑掉的那件事我完全没有要责怪你的意思,我想打你只是因为你一副做错了的样子!”

  “我记忆中的你会吐槽我,会指出我的问题,还有着常人没有的责任心……但绝不会如现在这般软弱。”艾尔奇亚撑着自己的脸,一副受不了的样子:“唯唯诺诺的样子让我看了就恶心,你以前的自信呢?

  “一天天的遇到我就躲还不算,还老一副——对,就现在这个表情!每次看见你我拳头都痒,被打的时候也不挣扎,一副'这一切都是我自作自受'的样子,你让我看到你怎么才能舒心?”

  “亚瑟,我们是朋友。”艾尔奇亚大步上前捏住亚瑟的下颚,把她的脸提了起来,让她的眼睛直视着自己:“我从来没有把你作为除朋友以外其他的身份看待过,你是我的挚友!是那个教给除了巫王级的魔力一无所有,连表情都一个样的,像人偶一样的我最原始的感情的挚友!你教会了我怎么开玩笑,怎么去吐槽,被吐槽时不要说话……

  “这样的你,我怎会无法原谅?”

  接下来是亚瑟的闷哼和艾尔奇亚的手刀敲在脑袋上的声音。

  “亚瑟。你这个人,实在是太蠢了!”艾尔奇亚最后这么说道,然后把还在捂着头啜泣的亚瑟丢回了沙发:“明白了的话,下次不要再给我摆出那种表情了。”

  白桦看到,艾尔奇亚的眼中隐隐闪烁着温柔的光。

  “呜哇~”亚瑟终于泪崩了,想必是多年积攒的内疚与烦闷一同爆发的结果——总之她冲上去搂着艾尔奇亚的腰就开始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蹭。

  “啧……”艾尔奇亚一副很嫌弃的样子,但其实他的手却在亚瑟的头上轻轻抚摸,似乎在安慰她。

  “对……对不起!”亚瑟嚎啕大哭着重复说着这句话:“对不起!”

  “那不是你的错。”

  “呜……”

  当这座悲戚的火山喷发了将近十分钟,亚瑟终于保持着躺在艾尔奇亚膝上的姿势睡着了。

  “呃……我想说什么来着……”塞壬重新组织了一下语言,用略带不爽的眼神扫了一眼躺在艾尔奇亚膝上的亚瑟,以及将手掌轻轻附在亚瑟柔顺的头发上的艾尔奇亚:“艾尔奇亚,为什么不和我说明一下呢?”

  “太麻烦了。”艾尔奇亚深深地叹了口气:“而且这是古文明的事情,与你们无关——更何况连我自己都在犹豫要不要过去重新干这事。”

  “你也会犹豫么。”塞壬挑了挑自己狭长的眉毛,最后深吸一口气道:“尽管如此,我还是觉得你应该和我们讲一讲。”

  “如果你这么想的话……”艾尔奇亚阖上了眼睛,脸上露出了神话中大贤者的睿智表情:“为什么不去亲自看看呢?”

  他的手一挥,塞壬便僵住了。过了许久,她才缓缓地将自己放松下来。

  看起来艾尔奇亚往塞壬的脑中传输了什么。

  “大概都明白了么?”艾尔奇亚没有睁眼,就那样静静地靠在沙发上。

  “明白了。”塞壬的双眼聚集起了诡异的光:“那么你还要去寻找你的记忆吗?”

  “老实说这应当算是我的职责,生来的使命,存在的意义。”艾尔奇亚的眼睛缓缓睁开,下面是一双无神的,灰色的眸子:“但我现在没办法确认自己的想法了。因为'她'可能还存于世上,这样的话我便不能轻易赴死了。”

  “你想不起'她'是谁吗?”塞壬继续着莫名其妙的发问。

  “想不起来。”艾尔奇亚的眼帘垂了下去:“但是这个人对我相当重要,我想不起她的结局或者是下落,但是知道她与我一样拥有不死不灭的能力。”

  “如果她没有被诸神毁灭,那么你要去找她吗?”塞壬的脸黑了下来。

  “我不知道。”艾尔奇亚迷茫地摇了摇头——某种在他脸上出现次数非常少的无力感与纠结浮现了出来:“我害怕再向诸神挑战,也害怕发现她已经死去的事实。但是……如果我想要找到她,那就必须去收集所有的记忆。”

  “那为什么不先收集完所有记忆再说呢。”塞壬提议道。

  “不……”艾尔奇亚的身体瘫软了下来:“我怕我在寻找记忆的过程中发现自己必须去讨伐诸神的理由……另外,对于'她'的存活我也只是抱有一丝希望而已……如果在我的记忆中发现'她'已经死去……”

  “我不知道我该怎么办了。”他最后对着天花板长叹了一声:“随缘吧,这个问题就到这里结束。”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