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落倾城》第十九章 他要抱起我去医院,我只是饿得胃疼啊

图片来源于网络,侵删

“怎么啦,你不是在约会嘛。”我故意反驳他。

他没有说话,只是慢慢地走近我,他的嘴角孕出笑容。

他的嘴唇轮廓真好看,不厚不薄。不得不说这个黎明宣底子是真好,浓眉大眼,他的身姿很是挺拔,就像一棵小白杨似的。

我被他的一双小鹿眼紧紧盯着,突然我的喉咙像是塞了团棉花。“为什么不见你找我?”他的声音分明属于低音炮,低沉又不失磁性。

“我们并不熟。”

“你在相亲?”

“普通朋友,而且适不适合,这根本就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我直接从他身边走开。

他突然就笑了,30来岁的年纪,笑起来脸上会有成熟男子的褶子。然而颜值却还留存着百分之二十的清秀。其他的百分之八十是什么,我想大概是属于正气。他是一个男孩子和一个男人的结合。

“我送你吧。”他一路跟着我。似乎我说什么并没有影响到他的心情。

我走路速度加快,就不想让他跟上。可人家腿长得很轻易就跟上我的步伐。

只是我突然觉得肚子一阵不舒服,下意识地用手捂住肚子。身子不经意间微微弯了下来。

“你怎么了?”

我只捂着肚子摇头。

“来,我送你去医院。”他好像想抱起我来,我连忙摆手说:“我是肚子饿,胃疼。”

他听见我的话后,立马就哈哈笑了出来。

“走,我带你去吃东西。”

我又坐上了他的车,他的车里有着跟我相似的香水味。

作为一个医生,在他的车里就能找到吃的东西。他递给我一瓶水,吃了一颗胃药,还有一块巧克力,让我先垫下肚子。

这个巧克力的包装纸很别致,整体是红色的,给人一种很愉悦的心情。包装纸上用线条勾勒出来的图案如迷宫一般。我看了下,这应该是进口产品,包装纸上写着“MAROU”几个英文字母。

咬了一口巧克力,浓厚的水果味侵入唇舌间。甜而不腻,水果的养分在喉间散发出来。

我坐在副驾驶上,微微躺下想休息。不过眼睛是一会闭上又张开。

“你可以休息一下。”

他的手搭在方向盘上,那双纤细修长,又骨骼分明的手很让人喜欢,我感觉他的手应该有10厘米长。

“我的手有12厘米长。”他还是发现了我在看着他的手,突然我觉得怪不好意思的,索性闭上眼睛假装睡觉。

车子在路边停下。我跟着他走进一个巷子里,这个地方我并没来过。我开始怀疑,他真的是带我来吃东西吗?

他好像很熟悉地方,在巷子里走到尽头,我们终于在一家店里坐下。这家店看起来有些年代,老上海装修风格。

“这是当地人最喜欢的百年老店,一般人不那么容易找到。”他介绍说。

“黎医生来啦,咦,还带了女朋友来。”这个人50岁左右的模样,是这里的老板,他们看起来很熟。

“又开我玩笑了,这个朋友饿得不行,吃什么你拿主意,能不能插下队啊。”这家店虽然不好找,但是下午1点了,生意还是火爆,有不少人都在坐着等候。

“这位小姐你是第一次光临小店,为你破个例。”老板爽快答应。

没一会,服务员就给我们送来一盘小笼包。我闻着味道就觉得正宗。果然咬一口就觉得汤汁鲜美,非常浓郁,就连外面的皮也是糯糯的。

“没介绍错吧?”他对我笑笑。

麻酱拌面端到我面前的时候,我觉得自己完全没有抵御能力。吃一口只觉得麻酱很香,那种独特的香气缱绻在唇舌间,有一种跟味蕾谈恋爱的感觉。

他几乎没怎动筷子,八个小笼包,我吃了六个,他才吃一个。“刚才吃饱了吗?”我挑衅道,随即把最后一个小笼包放进嘴里。

“你不觉得看着身边的人吃得开心,已经是一种满足吗?”

我冷笑,“我觉得有人陪着吃东西才是最开心。”

“观点与角度的问题。”他还是保持微笑。

“你怎么发现这里的,感觉你跟老板很熟?”我吃饱后心情也变好了,换个话题说。

“你很想知道,那你下次请我吃饭,我告诉你。”说完他舔舔唇。

“我记得还欠你一顿饭,那岂不是加起来欠你两顿?好吧,反正今天也多亏你帮了我,现在胃不疼了。”

回到公司的时候快下午2点了,看到张副总心里还有点慌,已经过了上班时间。不过张副总却对着我笑吟吟的。我知道,他以为我一直跟贾云笙在吃饭约会。

也许张副总心里也明白,这个贾云笙对自己太太有情,才顺里推舟地说要介绍给我认识。其实,张副总真的是一个面懵心精的人。

我打开电脑,在百度框输入“MAROU”,原来他给我吃的是一款来自越南的巧克力。感觉我们都比较喜欢小众的东西。

浏览网页就当是工作之前的热身。再次在电脑文件夹中打开那些要我费心思的文档。我的双手又在键盘上舞出浪花。开始有点艳羡黎明宣那双笔直修长,且皮肤很好的手。

我是属于手掌细细的人,这双手是我最不满意的一部分,皮肤并不细滑且很干燥,我是一年四季都备着护手霜的人。

唉,这也许就是拿手术刀的,跟拿笔的最大不同。

经过我一下午的奋笔疾书,重新修改的方案发过去汤如雅邮箱,同时发送到张副总哪里去了。

很快就得到汤如雅的回复,她说这回没问题了。但我最怕听到的就是“回头有问题再找你”这句话。

再次登录邮箱的时候,就看到了汤如雅发的一张照片。这张照片是她跟张副总两个人多年前的合照,她写道:“时光老了,人也老了,可情却不老。”

可能汤她忘了回复的邮件我是能看到的。一时间把我尴尬的,当然我只能选择视而不见。她对张副总可真痴情。多年来一直未能忘怀。

有时候想想,缘分的东西是否上天早已注定。谁和谁最终成为一对,或许早有答案。如果张副总没有娶现在的太太,会否就跟汤如雅一起共谐连理?那么,贾云笙的痴心也能等到张太太的回眸。

不过现实却是,我透过张副总办公室的窗户,看到他正拿着手机在通电话。他脸上不轻易间流露出幸福的笑容。那一刻,我就知道所有的胡思乱想都是多余。

我把注意力重新投入在自己工作中,手上还有别的案子在跟进呢。灵感来时,方案写得特别顺。仿佛所有的文字都已经在脑海里预演过一遍了,现在只需把它一个一个从脑海中搬出来。

可能下午没有休息,加上昨晚追看一部小说两点才睡。我的眼睛突然有些模糊,双手娴熟地在键盘上“啪啪啪”,但是我对着电脑上的字却渐渐不清晰。

我看不到东西了,把眼睛闭上用手揉揉,再打开时还是看不清电脑。文档里的文字如一团团云朵一般,白茫茫的一片。

安晴闻讯而来,她紧张兮兮地说:“要不要去医院。”

我说不用,接着她又跑回去自己办公室,给我拿来一个舒缓眼睛疲劳的眼罩,我听话戴上。戴上后,就真正地进去入一个黑色地带了。

我把工作椅转到后面,我的面前正对着一个大落地窗户。但我看不到外面的景致,只感觉到眼罩在慢慢发热,我的眼睛能舒服了一点,没有那么干涩。

大概过了半小时,我感觉眼睛似乎能感觉到外部光线了。我把眼罩摘下来,窗户外面正有环卫工人在清扫落叶。我随着环卫工人清扫的动作,仿佛都能听到树叶“飒飒飒”的声音。

秋天来了。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外面的景色已经由绿变得金黄。时节的变化竟然也是在悄悄之间。

我还沉浸在外面的片片落叶中,突然电话响了。真不想费神,但还是拿过来看看。来电是一个陌生号码,我滑动手机屏幕按了接听键。

“喂,你好。”

“是我,黎明宣。”我有点意外,他怎么这个时候给我来电。才发现,我并没有存他的手机号码。

“我查看记录,今天你的家属应该要带孩子来复诊的,但一直没看到人,就打来问一下。”他直接了当说。

“好的,我知道了,谢谢了。”

“你还好吗?”他暖声问。我知道他要问的是我胃疼的事情,不过我早就告诉过他没什么了。没想到他还要再问一次。

可能是他职业惯性。“好了,谢谢你的巧克力,还有小笼包。”当然我没有告诉他,自己刚经历了一场眼睛看不到的事。

挂掉电话后,我立马拨过去给姐姐。就是一直无人接听。

刚好听到李黄张着大嘴巴说,一对母子在外白渡桥跳下去了。

又有另一个声音响起起,《情深深雨蒙蒙》里依萍跳河的哪里吧。

我突然之间毛骨悚然,赶紧照着李黄说的打开新闻网页看看。

【第十八章】

未完待续……

禁止转载,如需转载请通过简信或评论联系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