待月西厢下(一)丨张生与莺莺的诗情词意

字数 2329阅读 685

《西厢记》是元代著名剧作家王实甫的代表作,也是一部优美动人的言情传奇小说。唐德宗时,洛阳才子张君瑞在普救寺偶遇已故相国崔珏之女崔莺莺,两人一见钟情,在丫鬟红娘相助下,历尽悲欢离合,最终结为夫妻。

待月西厢下(二)丨张生与莺莺的诗情词意

待月西厢下(三)丨张生和莺莺的诗情词意

待月西厢下(四)丨张生和莺莺的诗情词意

第一本 张君瑞闹道场杂剧

话说前朝崔老相国去世,老夫人带着七岁的养子欢歌和一十九岁的亲生女儿崔莺莺一子一女扶了灵柩打算回博陵老家安葬,到山西河中府一座普救寺时,因为兵荒马乱路上不太平,在普救寺暂住,等路上安全些再走。

莺莺和一十五岁的贴身丫环红娘住在幽静的后院,十分清静,仿佛是世外桃源,可内心深处因极不般配的亲事,隐藏着无人可诉,越想越烦闷,就在这暮春的某天,一主一仆穿过花园到佛殿去散心解闷。

“人值残春蒲郡东,门掩重关萧寺中;花落水流红,闲愁万种,无语怨东风。”

谁曾想这一出去散心却正撞着了五百年前的风流冤家张珙。

此时张生去往长安赶考,本想去看望八拜之交当了武将的杜兄弟,落过此地,也正在普救寺大佛殿参观游览,冷不丁的遇见了崔莺莺和丫环红娘,一个照面,张生顿时就被崔莺莺的美貌吸引。

“颠不刺的见了万千,似这般可喜娘的庞儿罕曾见。则着人眼花撩乱口难言,魂灵儿飞在半天。他那里尽人调戏軃着香肩,只将花笑拈。”

再听到崔莺莺和丫环红娘的对话声后,张生更是在心里说到:

“我死也!未语前先腼腆,樱桃红绽,玉粳白露,半晌恰方言。恰便似呖呖莺声花外啭,行一步可人怜。解舞腰肢娇又软,千般袅娜,万般旖旎,似垂柳晚风前。”

望着两人渐行渐远的背影,张生已神魂颠倒:

“饿眼望将穿馋口涎空咽,空着我透骨髓相思病染。怎当他临去秋波那一转!休道是小生,便是铁石人也意惹情牵。近庭轩,花柳争妍,日午当庭塔影圆。春光在眼前,争奈玉人不见,将一座梵王宫疑是武陵源。”


“十年不识君王面,始信婵娟解误人。”小生便不往京师去应举也罢。

自此,张生害了相思病。

宋人赵令畤有一首[蝶恋花],专写张生初见莺莺的情景:

“丽质仙娥生月殿,谪向人间,未免凡情乱。宋玉墙东流美盼,乱花深处曾相见。


密意浓欢方有便,不奈浮名,旋遣轻分散。最是多才情太浅,等闲不念离人怨!”

张生在大雄宝殿巧遇莺莺小姐,惊为天人,一时间神魂颠倒,失魂落魄。后死缠硬磨长老住到寺里西厢房后,知道了老夫人要为崔相国做道场,还听到小姐也来拈香,就开始了痴心妄想:

“人间天上,看莺莺强如做道场。软玉温香,休道是相亲傍;若能够汤他一汤,倒与人消灾障。”

于是设法花了五千文钱恳请长老附斋一份,答应了他表面上是追荐已故去的双亲,实际却是想见崔莺莺的请求。

“想着她眉儿浅浅描,脸儿淡淡妆,粉香腻玉搓咽项。翠裙鸳绣金莲小,红袖鸾销玉笋长。不想呵其实强:你撇下半天风韵,我拾得万种思量。”


……


“院宇深,枕簟凉,一灯孤影摇书幌。纵然酬得今生志,着甚支吾此夜长。睡不着如翻掌,少可有一万声长吁短叹,五千遍捣枕捶床。娇羞花解语,温柔玉有香,我知他乍相逢记不真娇模样,我则索手抵着牙儿慢慢的想。”

这边张生长吁短叹,胡思乱想,那边莺莺小姐也没闲着。

自从见到张生以后,也有点神思恍惚、魂不守舍起来。张生的俊雅仪容,潇洒举止,风流人品,出众才华,深深地打动了她的心,一闭上眼,好像张生就站在自己的身边。

两边都在想入非非,张生从小和尚那里听到了个小道消息:莺莺小姐几乎每天晚上都要到花园里来烧香拜月。张生听了有点心猿意马,就等夜深人静,月朗风清时,先一步躲到墙角上边等待。

“玉宇无尘,银河泻影月色横空,花阴满庭;罗袂生寒,芳心自警。侧着耳朵儿听,蹑着脚步儿行:悄悄冥冥,潜潜等等。等待那齐齐整整,袅袅婷婷,姐姐莺莺。”

一更之后,夜深人静,万籁无声,月光如水,天地间一片清雅。

而小姐带着那丫环红娘摆好香案,抬头见皓月当空,低头见花阴满地,心中无限伤心事,尽在深深叩拜中,两人边拜边长吁短叹,很似动情。

“夜深香霭散空庭,帘幕东风静。拜罢也斜将曲栏凭,长吁了两三声。剔圆明月如悬镜。又不见轻云薄雾,都只是香烟人气,两般儿氤氲得不分明。”

张生爬在墙头上,对小姐的一切行动看得很清楚,拜月祈福所说的话也听的很明白。看着这一主一仆张生心里也无限感慨,想到:我虽不如司马相如,我则看小姐颇有文君之意。且高吟一绝:

“月色溶溶夜,花阴寂寂春;如何临皓魄,不见月中人?”

墙那边的小姐听到声音,辩出是那个见过面让自己芳心暗动的傻书生,再回味这首诗,前两句写景,后两句写入写情,诗意与此情此景相得益彰,明白他也是对我有情,知道他是因男女有别不能当面倾诉,借诗来传情话。

于是莺莺小姐也就和诗一首,曼声吟道:

“兰闺久寂寞,无事度芳春;料得行吟者,应怜长叹人。”

张生听到小姐和着原韵的诗,想着真是自古惺惺惜惺惺!

“早是那脸儿上扑堆着可憎,那堪那心儿里埋没着聪明。她把那新诗和得忒应声,一字字,诉衷情,堪听。那语句清,音律轻,小名儿不枉了唤做莺莺。”

心里可是激动地不得了,就起身想爬过墙去,他这一探身,半个身子都露在墙头上了。

看到墙头上突然出了半个人来,小姐和红娘吓了一跳,怕被外人看见转身就往回走了,只留下张生一个人呆呆地站在那墙头上。

“空撇下碧澄澄苍苔露,明皎皎花筛月影。白日凄凉枉耽病,今夜把相思再整。”

回到冷清清的书房,心里怅然若失空荡荡的,张生对着那盏碧荧荧的矮油灯独自悲伤:

“怨不能,恨不成,坐不安,睡不宁。有一日柳遮花映,雾帐云屏,夜阑人静,海誓山盟。恁时节风流嘉庆,锦片也似前程,美满恩情,咱两个画堂自生。”

不过想着“一天好事从今定,一首诗分明照证”,再也不必到幻想的梦里去寻找,我要到那碧桃树下去苦等。

待月西厢下(二)丨张生与莺莺的诗情词意

待月西厢下(三)丨张生和莺莺的诗情词意

待月西厢下(四)丨张生和莺莺的诗情词意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