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信的强大来自于自黑

文/居里叶

图片发自简书App

八岁那年,父亲带我去武汉。本以为是一次愉快的旅行,在结束前突然就安排我进同济,做了一个小手术。这次手术,是父亲临时起意,瞒着妈妈,回去后妈妈看着缠着纱布的我哭笑不得。

原因是生下来的后颈有一个三角形黑痣,随着年龄递增,黑痣越来越大,因为担心是恶性,父亲听取同济一位医生朋友的建议,做手术。因为我又是疤痕体质,结果一直留下很深的疤痕,很多很多年,我都留着刚好挡住后颈的长发。只是,仍然会被很多人问起,特别是在学校里常常被其他同学指点,有一度时间里,我觉得很自卑,感觉总有人会在背后议论我的疤痕。不敢扎马尾辫,也不敢留短发,总觉得会因为我的疤痕而嘲笑我。

小学到高中的学生时代里,我被这个疤痕弄得很苦恼,也不够自信,以至于我大多数这个时期的同学对我的印象都是“乖巧,温顺,低调”,其实那都是我伪装起来的模样,核心的起因还是因为自卑。而在那段漫长的学生时代里,家庭遭遇比较大的变故,我已然是失去了开心的能力,加上父亲也无暇顾及到我的心态变化,我也找不到出口来排解内心的压抑。慢慢地,进入一场恶性循环中。

进入大学,离开了家乡,进入到一个全新的环境,我仿佛感觉到似乎可以与过去挥别,彻底离开熟悉的地方,熟悉的人,在新的地方没有认识我,我要不要尝试以新的面目来对待周遭的人和事呢。

于是,我积极参加班干部竞选,我连续四年稳当团支书一职,在学校党委,学工组,大学生艺术团都积极表现,把大学时代过得有声有色,连续四年都获得一等/二等奖学金,在慢慢地适应了大学生涯,也开始找到自己的位置。

在大学的时候,再有人问起我的后颈疤痕的时候,我再也不遮遮掩掩,竟然会很大方地开着玩笑:“这个嘛,年轻的时候混社会被人砍的。”听着的人将信将疑,最终都会在对方瞪圆的眼神和我的哈哈大笑中结束对话。留着对方无法接受我这样的形象的懵逼状,再后来,我的解释都会五花八门,以至于有几次三个同学议论起我的疤痕来源争论不休。因为,我给她们三个不同版本。

但,也是在那个时候开始,我发现自己一点也不在意别人怎么看待我后颈的疤痕了。我有其他方面来证明自己:社交能力,领导能力,亲和力,行动力,学习力,做事靠谱,走心,暖心......

当我让自己变得更立体的时候,所谓的疤痕根本不值得我念叨和在意了。

再后来,我遭遇过一次差点没命的车祸,这场车祸父母双亲,亲人朋友几乎没有人知道,只有少量的同事和当地的朋友目睹。当时半夜起来看到镜子里的自己,都可以把自己吓死。

我拍下当时的恐怖照片,在日记本里写上:“从今天起,你的每一天都比过去美。”

这场车祸也没有给我造成太深刻的心理阴影,虽然一直到很多年很多年额头上还是有清晰的印迹。我也对家人自嘲,其实我是一个脑壳有包的人,真的有过包。

回头望,经历过的心酸往事何止一两件,但困难让我更勇敢,磨练意志,曾经我把以前一段话,在日记本上抄写过一百遍:“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也,所以动心忍性,增益其所不能。”

从大学后开始,认识我的人对我的评价是,一个自信,勇敢,幽默,逗比的女神经。我很喜欢这些评价,因为正是我刻意打造的人设,很开心它已经成为我身体,灵魂的一部分,跟着我,经历让我改变,让我成长。为了成为更好的自己,得经历佛前的千刀万剐,其实也没什么,我也更喜欢现在的模样。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