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7-05

     傲慢与偏见

--黑山老幺随笔连载(第七章)

 

 第七章

 

因为世界杯,这段时间很多老计都处于亢奋中。

我不爱看足球,自然也就不是足球迷。

不是我标新立异,我确实觉得足球特没劲。

一场九十来分钟的比赛,几十个老计拼了老命也踢不进几个球,有时连一个球也进不了--0:0。太磨性子了,嘴里连火石泡都要憋出来,比陪嫖看赌还抓心。

我认为,一场足球赛至少也应该踢进二十个球以上,也就是平均至少四五分钟进一个球才有看头,否则就是在耍流氓、磨洋工。

嗯,有猛男帅哥,经久而不射,本适合妇女们一边打毛线一边观看的把戏,可偏偏热爱的大都是些大老爷们。实在匪夷所思。

当然,从另一角度讲,我不喜欢足球,也跟我本人是个特没劲的人有关。不只足球,我们这一代人曾经或现在普遍成瘾成迷的很多玩意,比如武侠、追逐影视明星、军人梦、麻将、游戏等等,几乎都没在我心里产生过什么涟漪。

我身上仿佛缺少了个什么感受器官,就像失明的人感受不到五光十色之美,失聪的人感受不到声音之妙一样,我感受不到上诉诸如此类玩意之好耍。确确实实。

看球或许跟看书一样,同一本书,有的人能读出其中的玄妙,并感到兴趣盎然,有的人却觉得平淡无奇,索然寡味。

遵从内心,不勉强。

 二

已经是第二次在网上见有执法民警对旁观者说:“你们拍(视频、照片)可以,但请不要影响我们执法。”

似乎说得豪爽自信,又有理有节。

自然有不少人点赞,说什么这是社会的进步,这体现了警察的光明磊落和自信,这对警察执法提高了更高的要求,警察要习惯在聚光灯下执法,警察执法本应接受人民群众监督等等。

可黑山老幺却不以为然。

首先,我觉得一边是警察与被执法者(抑或是犯罪嫌疑人)在纠缠,甚至刀光剑影、血雨腥风,一旁却围着一群看客或谈笑风生或麻木不仁地举着手机在拍照拍视频,这样的场景本身就很怪异和丑陋。又不是在横店拍电影。

其次,我也不认为这些看客拍照拍视频真正是为了监督警察执法,而更多的是为了猎奇--满足一种病态的看客心理,甚至是别有用心。放任这样的行为,只会导致社会的更加畸形和倒退。况且,现在警察执法都配有执法记录仪(最主要作用就是监督执法的,其时时刻刻都在对警察执法提出更高的要求),真要监督警察执法,或对警察执法有异议,完全可以申请行政复议或投诉,将执法记录调出来一看就一目了然了,既方便快捷又客观真实。

当然,最令我震惊的还是执法者们的态度和认识:“...只要不影响执法。”

什么叫只要不影响执法?怎么来鉴定是否影响了执法?“庆阳女孩跳楼”,看客们的行为(包括拍照、拍视频)算不算影响了执法?再比如,交警为了有利交通而处理违法驾驶,一帮看客举起手机拍照拍视频,表面上看没有影响执法(如果侵犯肖像权不算),然而却造成了交通拥堵,反而影响了交通。另外,如何来预判会不会影响执法?在执法过程中发生不可控的突发情况怎么办?(如果能准确预判、能可控突发情况,那每年就不会有那么多警察壮烈牺牲了,连警察都会牺牲,何况手无寸铁没经过训练的看客呼。)而且,警察在使用比如警棍、辣椒水、枪支等等警械时有没有顾忌?(有顾忌就会有影响)能不能确保自己警务实战技能百分之百的精确而能避免伤及无辜?即使你是神人能确保,但并非所有警察都是神人,而且那被执法对象,抑或犯罪嫌疑人,他们能确保吗?他们会顾忌吗?他们使用武器或利用现场看客来逃避执法怎么办?

在我看来,只要有看客拍照拍视频基本上就会影响执法,就会增加执法难度和成本,而拍照拍视频其行为本身也是一种违法,因为他们在侵犯被拍者(执法者和被执法者,以及进入镜头的其它看客)的肖像权。

事实上,我看见的这两次警察在对看客说:“你们拍(视频、照片)可以,但请不要影响我们执法。”都是在执法过后,自认为执法完美漂亮,可堪称教科书式执法。

即便如此,也不应逞一时口舌之快,因为一些口号性的豪言壮语,说起来痛快过瘾,听起来舒服暖心,但危害性极大,因为这些豪言壮语最容易被看客认为理所当然并变本加厉,也容易被某些一心想抓政绩,又不具体问题具体分析的一味迎合人民群众的政客所利用,如果他们心血来潮拍脑壳来拿推广,最后会形成一种不可收拾的“场”,那对社会、对人性、对警察执法,不说是灾难性的,至少也是弊远远大于利(原因前面已经分析了)。我们应该从“有事找警察”这些口号式的话语所带来的各种不利后果中的吸取教训。

                       

    桑城又新开张了一家电影院,这是好事。

众所周知,近年来,桑城公安在县委、政府和市局党委的正确领导下,主动作为,积极履职,严厉打击“黄赌毒”,重拳整治颜色场所,成效显著,像什么“洗脚房”、“按摩屋”、站街妹、提供特殊服务的桑拿中心和KTV等等早已销声匿迹,“转转”麻将和带有赌博性质的游戏厅也罕无踪影,净化了空气,规拾心性。

但有一说一,虽然桑城人民群众脱离了或者说远离了低级趣味,但业余文化生活仍然档次不高且乏善可陈。老年朋友就打打陀螺、跳跳坝坝舞、嚼嚼舌根;中青年就搓搓麻将、喝喝夜啤;小青年就骑摩托车轰油门炸炸街什么的。

说来,都是些既无品位又扰民的玩意。

稍微有点格调的业余文化生活就是看看电影。

当然,看电影的好处多多,可以和谐家庭,陶冶情操,提高品味,增长智识,培养文化细菌和艺术脓包等等。但之前,我整个大桑城县城就两家电影院,位于公园的那家国营影院,还是上世纪九十年代的软硬件,声光电都满足不了现代人的感官,而且也早就不放电影了,平时关门闭户,偶尔租给外地来的马戏团演场乌七八糟的马戏。就另一家位于东门川乐市场的“维多利”影院正常营业--其一直担负着熏陶和维持桑城人民群众观影情趣的重任,但显然满足不了全县八十七万帅乡儿女日益增长的观影需求。所以,我说桑城又新开了一家电影院,是好事。

 四

中午在食堂吃饭。

先前一桌人都还在大谈“房事”,抨击桑城房价要日天。

后来,Z副局长见梁主任也端起托盘挤到我们这一桌来凑热闹,于是眼珠一转,聊起了文学:“老幺,我听他们说有人到梁主任那里去打小报告,说你写文章抱怨梁主任给你工作担子压得太重,你都来不起了,想撤漂了,梁主任知道后很生气,问你有什么能耐?想去哪一个部门?他去帮你协调。有没有这么回事嘛?安?哈哈。我当局办公室主任那会儿,你那时在我手下当文秘。我跟你的担子压得比梁主任轻还是重嘛?啊?你会不会在你大作里抨击我哦?哈哈。”

 “噗,咳咳…。”我差点没被一口老酸汤呛死。

日妈的,这个问题问得太尖锐了。我心想。

“慢点!没得哪个跟你抢!”荣大队一边跟我拍背,一边幸灾乐祸地关心道。他是Z副局长那条线上的人。

“好辣,放那么多酸海椒咬球!”我骂道。

“是哪个那么日脓在梁主任面前打小报告?不高尚嘛。”蒋大队煽风点火,明显是在打乱鹅脑石。他是王委员那条线上的人。

“说些来扯哟,老幺的文章我全都看过,人家好久写文章抱怨梁主任给他工作担子压得太重了嘛?安?哪一章的哪一句嘛?安?相反老幺一有机会就在文章中讴歌我们梁主任日理万机,鞠躬尽瘁,像蜡烛一样默默地燃烧着自己,老幺还专门吟诗一首:每当我轻轻走到你窗前,明亮灯光照着你加班。所以我说,即使老幺说了自己工作担子重也是为了烘托梁主任工作担子更重!这叫‘衬托’修辞手法,晓不晓得?不懂文学!某些同志不懂文学也就算了,反而还用心险恶地断章取义,掐头去尾,做文章打小报告,从而达到不可告人的目的,我作为公安局的老大姐表示鄙视!”调度室主任,公安局的白富美,老牌美女吴丽吴大姐及时出来伸张正义。

“老幺确实是淫诗一首:每当我亲亲走到你床前...”

“呵呵”

“哈哈”

“嘿嘿”

整个食堂,用鲁迅先生的话说:充满了快和的空气。

“开玩笑就看玩笑,不要开得太过哈,都注意点自己的身份和形象。”机关党委老书记阳高同志正色道。他的话让大家突然意识到自己的放肆:梁主任毕竟是局党委委员,跟Z副局长一个级别,都是局领导。

因而大家倒收敛些,不再聒噪。

顺便提一句的是,同在一桌吃饭的黄大队一直脸都是红一阵白一阵,闷声闭气地埋头吃饭,期间假巴接了一个电话,故作忙碌地事先撤了。他是梁主任那条线上的人。

从某些人的反应就知道是哪个打的小报告了。所以,我在这里给婕婕妹正个名,一直有很多老计认为那个小报告是伊打的,因而背了黑锅,受了委屈,直到现在看到老幺都是马脸咚嘴的。所以,老幺在此郑重申明不是她打的。

此时,唯Z副局长一边进食,一边笑容满面,对自己刚才投出来的标枪心满意足。

“呵呵,你们都幽默我嘛”。梁主任冷冷地打了一句哈哈。不知道他是在自我调侃,还是话里有话。在机关呆过的人都知道,领导的心思最难猜,而我们梁主任的心思更是猜来猜去也猜不明白。所以场面有点尴尬。

而后,大家阴一个阳一个地离开了饭桌。

嗯,Z副局长和梁主任一直都有点不对付,是两条线上的人。他们一个是我的前任领导,一个是我的现任领导。在当我领导之初,他们见黑山老幺才高八斗,聪明盖世,一心想收入麾下,所以对我还算不错。我有哪句说哪句。但时间久了,见黑山老幺怎么都调教不成自己的心腹,就像一只喂不家的白眼狗,因而就干脆将我弃为刍狗。再后来,他们又都起了疑心或恍然大悟:Z副局长认为我是梁主任那条线上的人,而梁主任又认为我是Z副局长那条线的人,所以都不懈余力地排挤我,什么好处也不会想着我,上回子局里面中层干部调整,他们也都没投我的票(至于我哪门知道的,不便向外人道)。

事实上,我哪条线上的人都不是,别看我老幺外表温驯,内里却个性鲜明,人格独立,可以这么说。况且,我又没什么仕途追求,只想把本质工作做好,然后留点精力看书写自己的宏伟巨著,就这么简单。而我们的邓副主任却恰恰相反,他人长得帅,情商高,会来事,喜欢在局领导面前展现忠臣和担当,给每一个领导的感觉都是自己线上的人,因而不管什么时候什么好处都有他的份,现在又到派他到成都省挂职学习去了(既有经济待遇,又有政治待遇)。

就这么个情况。

当然,我今天说的这些,大家晓得就行了,不要当大嘴到处去宣扬。

再说一下球事。

嗯,我从来都没把一场足球比赛自始至终看完过。

通常是看几分钟觉得磨人,就换台看看其它频道的节目,最多不过等一会儿又调回去看看该场球赛的比分有变化没有,然后又再换台。倘若是与其他球迷一起看电视,此时不好扫他们的兴去调其它频道,因而我会边看球赛边干点别的事,抑或边打盹,甚或抽身离开一会儿。

大多数老计在看球赛时,都有自己支持的球队。或因为这个球队有帅哥,或有自己喜欢的球星,或对这支球队的国家有好感。

我没有自己固定支持的球队,也没有自己喜欢的球星什么的。不过,我在看球赛时也会在心里默默支持一个队(比赛嘛,总会站队,哪怕是观看),但这种支持都是临时决定的,而且在同一场球赛中也是会不停变换的--一会儿支持下这个队,一会儿又支持下那个队。而支持的理由千奇百怪,可能是因为这个球队队员的人品表现,可能是因为这个球队输得令人同情和感动,也可能是不喜欢另一支球队,或其它诸如此类又难以言表的原因。

当然,更多的时候,我会本能地去支持那些比较弱小的但又不令人讨厌的球队,总希望他们能拉近比分。

我想之所以如此,这可能跟我平时的为人,以及跟我本人也常常是挫败者有关。抑或在我灵魂深处,有这么一种连自己都不易察觉的自我暗示:我支持他们(挫败者)就像是在支持我自己。

    今天晚上打算去看一场电影。





="0��Uc�79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