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军后第一次探家途中遇见(上)

以前当兵满三年,可以休一次探父母假,第一次离开家三年,到休假前天天盼着这一天,提前一星期就买了些特产,收拾好行囊,等着回家的那一天到来。

坐上火车后,一路兴奋,有点废寝忘食的味道。从东北到西南,那时必须到北京转车,东北那一段路还不错,人不算多,很少有人没座位站着。北京到重庆的火车是直快,车上人特别多,非常拥挤,连厕所里也站了人。我为自己买到硬座票感到庆幸(士兵探家只能报销硬座票,那时津贴费就40多元,攒点探家路费钱确实很不容易。),但这种庆幸的感觉仅仅持续了几分钟。

我放下旅行包刚刚坐下,上来一对年轻夫妻,女人抱着一个好象刚出生不久的婴儿,他们没有座位,环顾四周,没有人让座给他们。乘坐长途列车,在人多拥挤的情况下,站都难站直,没人让座也是可以理解的。可是我穿着军装,人家又抱着婴儿,不让座说不过去,尽管我的目的地将近终点,我还是自然地站了起来,把位置让给抱孩子的女人。说实话,心里是非常不情愿的,因为在如此人多的车上,听聊天判断绝大多数人是回四川过年的,对我能站多久多远是心里没底的。这两口子居然连声谢谢也没说,让我更加后悔让座,也后悔穿军装乘车。

我穿军装休假有两个原因:一是没有便装,当兵时就是穿军装入伍的,接兵干部说便装用不上,不用带,我服从命令,没带;二是父母写信说,村里有人说我已经牺牲了,不然怎么几年不回家,特别是我把一些穿不了的军装寄回去后,居然有人说是部队寄回我牺牲后的遗物。那时候,不通电话,写信耗时间太长,发电报没必要。我没钱买便装,也不向战友借,觉得穿军装回家,还可以“显摆显摆”,现在吃苦头了。

一直站了两小时也没有座位,在火车上站着不如部队站岗,站岗还可以活动活动,站在车厢里动也动不了。最烦人的是售货车和餐车来回过,把站着的人象赶牲口一样,没有一点好气,这时候车里的人是“亲密无间”的。爱出汗的我是最遭罪的,汗水如断线的珠子般落下,旁边的打工妹看着狼狈的我有些不忍,让她男朋友拿出卫生纸来给我擦汗,小伙子很不情愿地时不时给我递纸。

后来抱娃女人旁边有人下车,她叫她的老公过去坐下,没有想过我让给她座位后,站那么久是什么感受。我仍然站着,不想吃饭,也不想喝水,因为饮食会增加上厕所的次数,从站立的位置到厕所,有将近20米的距离,挤过去必须请几十人让路,请站在厕所里的人出来,实在太费劲,也很难为情。所以,只能减少饮食来控制少去厕所,能忍尽量忍着。

那个打工妹还真不错,看我站久了实在难受,就站起来说让我坐一会儿,并声明是我们轮流坐,并悄悄和我说那两口子没素质。我自然要先推辞一番,她说坐久了和站久了一样难受,想站一会儿,我连连道谢后就不再拒绝。这时她男朋友的脸色是真难看,一个没有城府的小伙子,好象我会抢走他女朋友似的。

我们就这样轮流坐着,不知不觉火车进入河南境内。车到站后,上车来卖水果、烧鸡之类的农民多了起来,经过两天的消耗,很多农民工已经吃完了他们带上车的食物,开始购买车上高价盒饭和零食,以及沿途车站售卖的熟食、水果等。虽然都是硬座,有人非常节约,也有人买了烧鸡下酒。到了晚上,几乎每个座位下面都有人睡,推车的售货员不时大声吆喝“把脚收一收”,并踢醒那些在座位下睡得太死的人。

我在另一节车厢找到了三个穿军装的战友,一个陆军士兵、一个武警士兵和一个小个子空军军官。这个军官是我们通信连的老乡,因为他们连队在山的另一边,相互来往很少,不知道同时休假回家。正好他旁边的旅客在郑州下车,我让他帮我把位置占着,我回原来车厢取行李。据说这段路不大安全,这样我们四个当兵的在同一节车厢,彼此有个照应,心里踏实了许多。

我建议陆军和武警战友换座位,坐到我们一起,可我们这边的人说什么也不同意换,只好作罢。可能是兴奋劲一直没消退,始终不感到困倦,小个子军官已经睡着了,我们三个兵聚在一起,聊些闲话,姓甚名谁、家住何方等等。

终于,我们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大约到一点钟左右,在一个车站上来了七个人,车开出不久,车厢两头被这帮人的各两人把守着,剩下三人中两人从车厢一端开始逐个搜身,另一人跟着接收搜到的钱物。我立即和两个士兵商量了下,打算出面制止这种犯罪行为,他俩建议叫醒军官,需要有个“指挥官”领头,我回去摇醒军官,把车厢里正在发生的情况向他汇报了,并说了下我们三个兵的想法。他左右看了看,居然拒绝参加“行动”,并以“领导”的名义命令我们停止行动,这让我们三个兵非常不满。

这也许是我人生中最窝囊、最憋屈的一次旅行,眼睁睁看着有人犯罪不能制止。但毕竟我们三个都是兵,涉世不深,有意见也只能忍着,虽然小个子军官不是我们真正的领导。那几个歹徒也时不时向我们张望,过来没搜我们,也没搜我们身边的人,还说了句“井水不犯河水”。我们当时都穿着军装,竟然只能“保护”自己和身边的人。车厢里居然也没有人反抗,有的人还装睡让他们搜!乘警也许是已经休息了,旅客或许都胆小怕事,歹徒才敢如此猖狂,在众目睽睽之下堂而皇之作案,达到目的后大摇大摆下车,消失在夜幕中。

因为不满而生气,我们三人不再理这个“领导”,吃和玩都在一起,直到他俩都下车。因为军官和我老家邻县,都接近终点站不远,车上当兵的就我俩了,他过来和我解释为什么不出面制止,说什么对方人多势众、我们势单力薄,快过年了受伤回家不好什么的,在当时,反正我觉得都是借口。令我没想到的是,他休假结束回部队竟然把这件事向政治处主任汇报了,主任打电话叫我过去训斥了一番,说是为了我好。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