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棉花树下的守候(2)

96
傅青岩
2017.07.25 23:00* 字数 2298

文|傅青岩

全目录|木棉花树下的守候

第一章节  南国之春初见木棉



(2) 可爱的吃货室友

八点钟胖芸下班了,一进门就忘了每天晚上睡觉前说要减肥的豪言壮志,“小鹿,咱们去吃烧烤哦。”

“我不想去,油烟太重,我都已经洗澡刷牙了。”我躺在床上没动,继续看书。

“哧啦”,胖芸拉开床帘俯视我,眼珠子都快掉下来,“看什么书呢,神曲——但丁,哇靠,姐姐你是修女吧!”

我不搭理她,她继续没完没了,恨恨地说:“你以后肯定会嫁不出去,修女。”

淡定的瞟了她一眼,“说你自己吧,胖得没人要。”

胖芸有些气馁,幽幽地说:“看来我只能找薛向宇陪我去吃啦,顺便可以和他聊聊有关你的事,相信他一定会感兴趣的。”

胖妞越说越得意,“嗯,多宰他几串变态辣鸡翅,哈哈……”

我合上书使劲打她胳膊,“你在你同乡面前说我的事说的还少吗,你一定是变态鸡翅吃多了变成了鸡婆。”

“是变态辣,不是变态。”胖芸摸摸被书打痛的胳膊纠正。

“反正都一样。”我从床上爬起来,推了推胖芸,“让开我穿鞋呢。”

胖芸也不计较我对她的态度,只要有人陪她吃,她就特高兴。宿舍现在只住了六个人,四个在车间上夜班,晚上宿舍里就只有我和她俩人。她姓庞,因为长胖了,他的好同乡给她给她起了个绰号——胖芸,她也不生气。虽然每天嘴上都说着减肥,可减肥要有强大的意志力,她的意志力就像抛物线一样,从x轴最低点缓缓升起,还没到达y轴最高点,已经又迅速重重跌回x轴零点了。

其实胖芸也是来这里上班才长胖的,我看过她的手机墙纸,是两年前还在学校的一张照片,应该是在学校篮球场拍下的,照片中她坐在观众席上加油呐喊,神情激动,眼睛晶晶亮,小圆脸清秀可爱,宽松的运动衣袖口露出纤细的手臂。

毕业前他们学校安排学生工来东莞电子厂实习,在这儿她遇到了她的好同乡薛向宇。严格地说薛向宇是她的校友,他们以前是在同一个校园的,一个正在上大专,一个在读职高。

毕业后,胖芸决定留在这里,在工厂SMT车间做了一名技术员。她最大的爱好就是每天下班后,和薛向宇去厂区周围的小吃摊上吃烧烤撸串串,从此这一对苦命的同乡在自毁的道路上一路狂奔,一个体重在一年半时间飙升了二十公斤,还有一个每天都在与青春痘作战。

从我住进宿舍的第一天起,活泼热情的胖芸看我老是一个人窝在宿舍床上看书,总说我太孤独了不合群,她一定会想方设法把我拐出去玩。其实我已经习惯了一个人长久地看书,并不是我有多热爱学习,而是因为我可以让自己的思绪躲在书的世界里,不管是悲伤的还是喜悦的,它总能让我的内心感觉到宁静和安全。

八点刚下班,工厂门口很热闹。结束白天一天的工作,夜晚放松休闲的生活才刚刚上演。工业园附近的街道和广场上排着各种美食小吃摊,散发着诱人的香气,胖芸已迫不及待的朝着美食奔去了。有时候下午她可以忍着不去食堂吃晚饭,就为了下班后出来吃口味重辣的食物。

胖芸吃东西时我在旁边等她,吃完后我会拉着她在附近走走,可以消食。每天这个时间她就给她爸妈打电话,如果她没有打,她爸爸也会打过来。

胖芸尊称她爸妈为父皇和母后,却和我一脸嫌弃的说起她的父皇如何的啰嗦麻烦,每天都要查岗。但每次一接通电话就用他们四川方言撒起娇来,“老汉父皇,幺幺好想哟!”

她啃着鸭脖腾不出手来拿手机的时候,就把免提开了讲,手机那头传来她爸爸开心爽朗的笑声,“幺儿,老汉也想你撒!”

胖芸的妈妈会吃醋,“没得良心滴,就只晓得想你老汉,你都不记得你妈了撒!”胖芸边啃边嘟囔,“那是不可能滴,我可是比想我老汉滴还想你咧!”

他们每天都问胖芸这一天在干嘛,工作累不,早中晚都吃了啥,然后再说他们家里她妈煮了什么好吃的,总能把胖芸馋得嗷嗷叫,她爸妈在电话那头乐得哈哈大笑。

胖芸也会讲车间一些奇葩的工友不值一提的趣事,谁的防静电衣扣子扣错了下摆长短不一,谁长得太胖过安检门要双手抱肩过好多次才能通过,那次她爸爸说,“幺儿,你以后会不会也长胖到过好多次才过得去呀?”

胖芸鸭脖都不啃了,直跺脚嚷嚷,“老汉你咋这么讨厌咧!懒得理你了,我要和我妈说话喽。”

夜市熙熙攘攘的人群,小吃摊昏暗的灯光下,胖芸与她爸妈就这样旁若无人,像在自各儿家里一样通过一部手机开心地说着闹着。最后他们千叮咛万嘱咐胖芸不要那么早耍朋友,最最重要的是不能耍外地的男孩子。

每当这时,我就想胖芸有个多么温馨的家庭啊,而这种温暖是我的家从来没有的。

胖芸性格开朗,大大咧咧的像男孩子一样,为人又热情,和很多男孩子都玩得好,尤其是和薛向宇,我没来之前,他俩除了睡觉上厕所没在一起外,干啥都在一块儿,上班在一车间,吃饭逛街没有牵手也是勾肩搭背,说他们不是情侣别人都不相信。

薛向宇说胖芸认识了我才算变得正常些了,以前就差没拉着他陪她去买内衣了,整天霸占着他的空闲时间,害得玉树临风的他都没交上女朋友。

但是薛向宇就变不正常了,以前他说是被胖芸逼迫的,现在反过来了,每天殷勤的跟在我和胖芸后头,鞍前马后,任劳任怨。胖芸说他今天是下班前临时被召集去开会了,所以才没做跟屁虫。

他找胖芸要了我的微信,每天发早晚安问候、笑话和整蛊段子过来,说要逗我开心,我刚开始看过几次,后来觉得无聊又傻冒儿,便不再点开看了。

过了段时间,薛向宇又隔三差五地,让胖芸捎给我从小到大在义乌老家见得多了的布娃娃音乐盒等工艺品。除了书,我从来都不喜欢这些女孩子都会喜欢的东西,胖芸稀罕得不得了,最后它们全都堆到了胖芸床上。

我们往回走的时候,老远就看见薛向宇站在厂门口,目光在人群中找来找去,像是在等人。这里是工厂后门,离宿舍楼比较近。

薛向宇看到我们后,便向我们跑了来。我让胖芸自己走后门回去,然后我掉头往公司大门方向溜了,听见薛向宇在后面叫我,“程小鹿,哎你跑什么啊!”


未完待续……

作品目录

下一节(3)再见时灯火阑珊

木棉集
木棉集
17.6万字 · 1.7万阅读 · 28人关注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