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一具心理尸·第三卷⑥]一个心理师说,让生命有点意义,挺好的;毫无意义地活着,也不赖……

这个故事的主人翁是一德高望重、玉树临风的心理师。为尊者讳,写这个故事时,我需要给他另取一个名字。可我想啊想啊,想破头也想不出比「吴益军子」更为尊贵的名字了。怎么办?那就借他用用呗。

好了,既然他跟我同名,那我就用第一人称来叙述他的故事吧。


连载中,第六篇;上一篇:[连载·一具心理尸·第三卷⑤]一个心理师为展示肌肉——噢,不,实力——分享了一个案例……


 1.

很多人都在讲,要过有意义的生活,要让生命有那么点意义……

我早先提到过的那几个来访者,比如柯北、安安、柳明,就没少讲这样的话。不夸张地说,一听到旁人讲这样的话,我的心里头就开始发毛了……

问题是,为什么他们突然就头脑发起热来,思考「人应该怎样活着?」这一类深刻而又无解的课题,一天天的总是把「生命的意义」挂在嘴边呢?


 2.

要回应上面的问题,恐怕还得先搞清楚:生命究竟有没有意义?

对此,我懒得摆事实、讲道理,还是套用谁谁谁的话比较省心。

那便是:生命呢,本来是没有什么意义的,只是呀,它架不住人们挖空心思地想、牵强附会地想、没日没夜地想,想得足够多了,意义也就有了。


 3.

其实,生命有没有意义并不是那么重要的;重要的是,为什么有些人跟憋不住要给自己的感情寻个归宿一样地憋不住要给自己的生命寻个意义呢?

在我看来,原因千万种,但有两点更本质些、显得格外重要些。

一是,生活遇到了这样或那样的麻烦,需要个「意义」来兜着。

比如柯北,当她意识到她和丈夫之间的感情出了说不清的问题,尤其是怀疑丈夫出轨,她便觉得她的生活——建立在骄傲之上的生活——崩塌了。

比如安安,她就常拷问自己:不能「爱我所爱」,还活着干嘛?在她看来,她的生活已经没意思了,因为她不能从心所欲地爱她所爱的那些男人。

比如柳明,他没啥主张,就是很好奇:他——以及他观察到的很多人——过得那么辛苦,为什么还苟延残喘着,没干干脆脆地去死?他想不明白。

有没有发现,他们的生命需要意义就好似他们的身体感到冷了不得不找件衣服穿上。

说到生命需要意义如同身体需要衣服,就要说到第二点原因了。

二是,看看我们周边的人,他们一个个的生命仿佛充满了意义,这对我们来说就是压力,压迫我们向他们看齐,要不然他们不答应、我们不开心。

这就像人人都给自己找了件衣服裹在身上,而你一大老爷们或大姑娘不裹件衣服、光着屁股跟他们混在一处,能成吗?不成的,羞也得羞死了吧。


 4.

如果很幸运,我们真的给生命找到了体面的意义,那么生命会有什么不同吗?

据我的观察,一旦给生命找到了不错的意义,生命的体验确实会有所不同的。

这就像曾有人跟我讲过的,自从他给生命找到了意义(为老婆孩子的幸福生活奋斗终身),过上了有意义的生活,他就毫不费力地戒了烟、戒了酒、戒了赌……总之,他没费什么劲——甚至根本就没费劲——便戒除掉了过往所谓的不良嗜好。

生活中再多的苦、再多的累、再多的痛也奈何不了他的,他都嚼出滋味来了!


 5.

说回我个人;我个人的体验是,不论什么事件招来的苦、累、痛,一旦赋予了特别的意义,就仿佛眼见着河蚌里的小石子在一点一点地长成珍珠。

比如,我人性中的弱点、干过的肮脏事儿、还有肚子里那没泼出去的坏水,我赋予它们一定的意义,它们就不那么讨人嫌了,也就相安无事了……


 6.

我们给自己的生命寻了个意义,我们感到幸福,但能幸福多久?不知道!你想呀,这么多人处在一起,各自的生命有各自的意义,大家能不见个高低吗?迟早的事儿。

没错,我们会挖心思讲究生命的意义,就像讲究衣服的品牌、价值、款式……


 7.

要我说——我就在课上跟柯北、安安、柳明他们说——让生命有点意义,这确实挺好,但过着看似没有什么意义的生活,也不算糟糕;糟糕的就是,前者憋不住要跳出来对后者的生活指手画脚……这就有些自以为是了,对不对?

我觉着,这心态,就像大冬天的大家都套上厚棉服了,这个时候要是见到谁谁谁穿很少的衣服甚至不穿衣服就四处晃荡着,有人就会特别受不了。

为什么会受不了?他们受不了不是因为别的,是因为他们太想过——或者说不得不过——有意义的生活,但遗憾的是,他们的生活还差了点意思。


 8.

前面说了太多太多的废话了,应该总结一下了。嗯,这儿的总结还是套用一下谁谁谁的话最合适:真的猛士,敢于直面毫无意义甚至狗血的人生!


 9.

大家都是「真的猛士」吗?不管是不是,再往后一些,我们是要一起直面「情绪」「抑郁症」「自杀」这些严肃、沉重又极其重要的人生课题的。


连载中,第六篇;下一篇:[连载·一具心理尸·第三卷⑦]一个心理师跑题了,谈起同性恋恐惧症……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