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第一个情人

初次见面,惊喜胜

1、



“诶,我好像见过你。”

“……恩,恩,我感觉也是”

“哈哈,那可太好了”

“这是你们男人通用的搭讪方式吗?”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李洱一脸无奈的看着我,嘴里还吐出一圈烟。

“当然不是……”

我们真的见过……

2、



那应该是二十二年前,西北的冬季还是相当冷的,出门必须得用围巾包裹,如果包不像粽子,冻疮就会侵袭所有他想去的地方。干冷的风呼呼的吹着,吹着死气沉沉的树枝。在这样的环境下,我已经生活了……哦,不好意思,我忘了……应该是二十多年了吧。

不过,幸好遇见了她――洱。“洱”,沧山洱海,云南省,一个诗情画意的地方。人如其名,温柔如水。一个有家室的男人就这样开始拥有了第一个情人,笑容变得温柔,举止变得绅士,就连我的夫人也感到高兴,她觉得我获得了重生,我很高兴,同时拥有两个女人,简直是极乐世界。尽管这样,夫人也是从来都不吃醋的,至少在我看来是这样。夫人的放纵似乎就是催化剂,让我更加放肆。每天工作结束后就带着我的洱去到处转转,漂亮衣服,香甜蛋糕,可爱的毛绒玩具,只要她要,我就给!她真像个小孩!但我依然乐此不疲!你永远不知道一个男人对于拥有情人这件事是多么的欣喜。

3、



第一次去旅行,恐怕我永远都会记得。那天洱说要去爬山,我自然是很乐意的,西北不仅有黄土高坡,好看的风景也是有的,所以我俩去了华山。华山以险著称,去之前我很犹豫,当然是担心她的安全,虽然她温柔,但始终是“小孩”,淘气得不得了!正如你所想的那样,我只有缴械投降。

仍然记得那是一个明媚的午后,夫人替我俩准备好旅行必备,为我俩租了一台红旗,其实完全没有必要这样。很多人在自认为完美的世界里活的井然有序,对于未知的事物永远都保持恐惧,永远都在计划着下一秒该说些什么,就像我的夫人一样,苟且的活着!偏偏我就不是这样,我生性放浪,于是拥有了情人!出发的前一晚夫人向我交代了很多事情,她是一位好夫人,但也很烦,女人要是一唠叨便没完没了。我不愿意听她说,捂着耳朵倒头就睡!隐隐约约还是听见她说,“一定要注意安全啊”,当然要注意安全了!她是我的洱啊!她是我的洱啊!

明媚的第二天,我带着我的情人――洱,坐着奢侈的红旗,踏上了我们的旅程!路上的野花也不再野、知了的叫声也不再刺耳、黄土高原似乎也变了样,我喜欢这种感觉,初恋似的!那时候一路上并没有这些毫无生气的大楼,西安还是如同唐朝的长安一样,只是失去了一些庄严罢了!看着洱的侧脸,阳光在她的脸上跳舞,谁也不能想象我是多么希望这一刻可以定格,希望这条大街无止境的延伸下去,与她一起长相守!

“洱,开心吗?”

“当然喽,好久没出来玩了,不过,不带夫人真的好吗?”

我沉默了一会,竟然发觉这个小妮子心思还蛮多的,“恩,没事的,她喜欢待在家里。”话说回来,哪个女人不愿意出去闲逛啊,夫人只是给我俩空间而已。

我静静的看着洱,觉得她真美。真是个孩子!

红旗就这样飞驰在路上,一个小时,两个小时,老司机已有略微的疲倦感,洱也累了,靠在我的肩膀上,她的碎发随着车的摆动不断晃悠,不时的还会用手撩拨那些淘气的碎发,看来洱并没有熟睡。真希望她睡着,那样我就可以给她一吻,感觉她嘴角的余温。就这样又驰行了近一个钟头,车的两边已不再是空旷的田地,巍峨的山头已跃跃欲试的映入我的眼帘,洱直起身子,稍稍往后仰,她慵懒的身子一下子夺走我的视线,如同含苞待放的花朵一样羞涩,我只想静待她的成长,看着她成熟!

到了,老司机匆忙的将行李放进旅社,停好车,一会就不见人影,估计是去找寻小酒馆了。这样也好!跟洱独处是我最欢喜的时光!

夜爬华山是很多人的选择,第二天一大早就可以看日出。在征求了洱的意见后,我也在为下午的出发做准备,水,面包,酸奶,水果,干果……只要是她爱吃的我都准备了。因为是盛夏,所以一直等到太阳快落山的时候我们才出发。洱带上我特意为她买的玫瑰红帽子,样子特别可爱,一路上有她的歌声陪伴旅程显得十分轻松,同行的人不少,基本上都被我们甩到了后面!

日出


玉泉院、长空栈道、苍龙岭,一直到凌晨四点钟,东峰,终于到了!居高临险,神野开阔,真是赏日出的佳地。绝境啊!洱的眼神,突然不再纯净,随着太阳的升起,变得更加混浊,我晃动着她,喊她,她怔住,岿然不动!已然将我屏蔽……

三分钟后……

“风景真美!我们走吧”

“你能告诉我你怎么了吗?”

“什么怎么了?你不会出现幻觉了吧!”

“我出现幻觉了?”

“……”洱很无奈的看了我一眼,用手撩拨我额前的碎发,顺势用手背感受我的温度“你没有发烧啊!是不是华山太高你缺氧了?”

“我缺氧了?”我努力回想三分钟前的那一幕,明明是洱不对劲啊……

看她很认真的样子,我并没有追问下去,太阳越升越高,已经从暗红色变成新红色,观赏的人越来越多,我们也就不得不下山了!从苍龙岭直上直下,笔直而又陡峻的龙蜿蜒在东峰之侧,看着洱轻快的身影,我觉得应该是我出现了幻觉……

回到旅馆,老司机有点诧异的盯着我和洱,似乎我俩身上有奇怪的东西一样。

“看啥呢!收拾行李回家!”

“好的好的……老板……”

“有事?!”

“……”老司机欲言又止“没事没事,那你们还吃午饭吗?”

我看看洱,她并没有示意我,只是一个劲摆弄她的头发。

“不吃了,收拾完就回家吧”

“好的老爷!”

人说这山都是有灵气的地方,吸收日月精华,能够预知未来,况且华山离天庭那么近,恐怕它也是神仙下凡……

终于到家了……

至此之后,夫人与洱的关系渐好,甚至有时候会忽略我的存在,女人们在一起总是有说不完的话,可是我总觉得他俩日渐消沉,但我无能为力,似乎男人总和女人有着无法迈过的鸿沟……我想寻找下一个情人……让我再次重生!

我走在大街上,猎物到底在哪?心里全是洱,她的一颦一笑都仿佛印在我的心里,我身体的每一个器官,每一处肌肤都随着她而存活!我仓皇的逃离大街,直奔我家大院!我惊呆了……

院子里遍布白绫,我似乎看见了我的遗像,他正对着我!狡猾的对着我笑!我死了?我怎么可能死了?我真的死了吗?我看见洱,看见我的夫人,走过去,想要问他们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他们径直的走开了,只看见他们眼角的泪水以及煞白的脸。我该怎么办?我试图走过去摇晃他们的身体,我的手却捕捉不到他们。我声嘶力竭的喊着,但他们都在忙,忙着给我办丧事,送我离开……我无能为力的坐在台阶上,看着人来人往……街坊四邻都来了,看着我的遗像,他们似乎有一种解脱又有一种无奈,不过,我还是不愿意承认,我真的离开这个世界了吗?洱走了过来!她向我走过来!走到我的面前,毫无生气,绕过我,往遗像那边走过去,扑通一声,跪在垫子上,大喊一声,“爸!您一路走好啊!”

我怔住了……

我们都不愿意承认,其实我们并不是真的存在于这个世界。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