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 雏菊之殇

文/唐夕
“喂,这是我的位置!”
“……”
沉默一会,他低下头,连人带椅挪到旁边。

1、

萍盯着闹钟,滴答、滴答、滴答……

每一声都像水珠落在她的心湖,泛起阵阵涟漪,一圈一圈敲打着她的心房,水光潋滟,映照着她的脸一片绯红。

萍坐在书桌前发呆。屋内一片狼籍,犹如遭劫一般,被遗弃的书籍和衣物堆满了每个角落。满桌的果壳和倒地的酒瓶,狂欢后的犯罪现场更显茶凉。

都是生平第一次喝酒,却嚷嚷着要一醉方休。豪情万丈,不过假装宿醉了一场!纷纷七嘴八舌酒后吐真言。

A说:“就不该叫你'瓶子',直接叫你'闷葫芦'”B说:“错,人家就是'瓶子',知道瓶子用来干嘛的吗?”听得一片合声:“装!”C痛心的说:“瓶子,不就表个白嘛,又不会少块肉,你看我。”B揶揄道:“看你?真盼你少块肉,多表几次就不用减肥了。”然后就是一出追杀与反追杀戏码。

昨天,萍送走了一个个或哭或笑的室友们,独留她一人。萍是乖乖女,爸妈疼她,要她别急着回家。说派了她那个曾经的高中学长哥哥来接,她便心知不妙,一定是她哥故意的。

果然,背包往她怀里一塞,拍拍她头。说:“小乖,哥来接你啦!咦?你居然有裙子?”萍:“……”她哥也不待她回答:“我去去就来。”萍喊:“哎,哥~”她哥就这样跑去大学部打劫他曾经的高中室友了。一晚上都没有消息。

天哪!又想到了昨晚。萍想:都是因为那些酒!跟最后一位室友道别后,萍开始收拾自己的行装。昔日热闹的宿舍格外安静,每件过手的物品都满载这三年的点点滴滴,特别是写满他的日记。萍感到伤感,就要离开了,便想着再去校园逛一逛。

电影《雏菊》剧照

萍在操场溜达了一圈,沿着篮球场,走过报刊栏,就来到了图书馆前。看到那个熟悉的窗前亮着灯,不免心中一荡。她知道那不是他的专属,而且他今天也应该走了。但她就是忍不住,借着酒胆跟自己打了一个赌:如果真是他,就一定要找他说句话。

晚上9点,图书馆里只剩几个学生,空位很多。萍一眼就看见了他,临窗而坐。与往日埋头苦读的情况不同,他面前只放了笔记本,修长的手指玩转着一支笔。看似百无聊赖,又好像在发呆。

他穿件蓝色短袖衬衫,看惯了穿白色校服的他,萍觉得这清清冷冷的蓝更适合他,像光一样明亮。他就是她的光,只要有他在的地方,她就控制不住自己的眼睛不追随着他。

当他的身影跃入萍眼睛的那一刻,她来不及猜想为什么他会在这里。只听得见自己的心在狂跳,犹如第一次的四目相对。萍本能的往后退了一步,大脑在命令她转身逃离,但脚没有动。也许是在酒精的作用下,或许是在离情的驱使下,萍的双腿不由自主的走向了他。

她心中混乱,各种天人交战,不容她理清头绪,已经站在了他的面前,来不及逃。他也看见了她,满眼的惊讶,萍想:“完了!”两人对视着,萍极力想打破尴尬,于是艰难的开了口。“喂,这是我的位置!”对方呆呆的看着她,沉默了一会,他低下头,连人带椅挪到旁边。

萍僵硬着神经,机械地搬了邻桌的椅子来坐下。她是如此慌乱,感觉到紧挨着他这边的身体已经麻木,脸颊火辣辣的在燃烧,她必须得逃!脱口而出:“同学,借下笔。”不知哪来的勇气,也不管他同意不同意,拿过笔,直接在他笔记本上颤抖着写下一句话:“明早7点,绿波亭前,不见不散!”然后用尽全力佯装镇定,走出图书馆,狂奔回宿舍。

这是萍循规蹈矩18年人生中做过最“疯狂”的事,即使鲁莽又笨拙。“天呀,太丢人了!”现在回过神来,她想她一定是烧坏了脑回路。她还觉得那个笔记本很眼熟,又记得她拉开椅子,匆忙逃离的时候,似乎听到他说“小心”。萍整晚都处在震惊、懊恼、释怀、期待无限循环中。

萍受不了这让她窒息的想法,站起来移开身前的行李箱,打开阳台的推拉门走了出去。萍住的学生公寓就紧挨着学校围墙,楼下那排碗粗的玉兰树,一半遮住了二楼阳台,一半伸出了墙外。她在三楼,一眼就看见街对面的早餐店铺已经营业。街道两旁的路灯闪了一下,全部熄灭,天已经亮了。

萍此刻真想张开双臂对着天空大喊,但也只是微微仰起头深吸一口气,然后同着那些呐喊化着一声低叹,轻轻吐出,用双手拍打着自己滚烫的面颊。她总是无法坦诚地与炙热的内心对话。

凉爽的风吹着萍的白色连衣裙,胸前的蝴蝶结飘带随风飞舞。这是萍褪去高中校服后的第一条裙子,她特别喜欢上面的小雏菊纽扣。担心弄乱她精心整理好的飘带花型,萍又躲进了屋内。

萍打开了房门,旋即又关上。她无法安静地坐着等,就这样来来回回重复着。闹钟还没响,离约定见面的时间还有一个小时。设闹钟真是多余,这样的夜晚,她怎可能安睡?但她又害怕错过这么重要的时刻。

她把闹钟看了一遍又一遍,恨不得自己推着那时针走。萍终究等不下去,取消闹钟,把门关在了身后。

于千万人之中遇见你所要遇见的人,于千万年之中,时间的无涯的荒野里,没有早一步,也没有晚一步,刚巧赶上了,没有别的话可说,惟有轻轻地问一声:噢,你也在这里?
                              —张爱玲《爱》

2、

恍惚中,萍又出现在了校园内。

从宿舍到绿波亭,必须经过篮球场,篮球场边上的树荫下围着两排报刊栏。时间尚早,萍坐在场边看那些晨运的学生练球。想起那次意外事件,就不自觉扬起了嘴角。

在萍眼里,他总是那么文质彬彬,甚至有点弱不经风。所以,当她看见他出现在篮球场上时,即意外又惊喜,以至于忘记了看路,直接撞上了迎面而来的人,书本洒落一地。

“啊,对不起呀,同学。”

“没关系,没关系,是我自己不小心。”

萍连忙谢绝了对方的帮忙,刚捡起一本书,一个篮球直奔她而来,落在书上弹开,差点把她砸个正着,吓了一跳。

这时,本来还在球场上的他跑了过来。问道:“你没事吧?真对不起。”意外和幸福来得太快,她懵了,只知道摇头。“我帮你。”他捡起地上的书递给她,她也只是被动的接过来。“没事,谢谢,没事,我没有关系,谢谢。”说得实在语无伦次,她紧张得沿着原路跑开了。

与他的第一次见面,就是在篮球场边的报刊栏。每周日上午,是萍去绘画班上课的日子。那天,她出门得早,在报刊栏闲逛时看到了一幅照片,米勒的画《雏菊》,正巧她最近的写生课就是画这种小小的花。

这篇文章主要是介绍米勒的生平和画作,她认认真真地看起来。由于报刊栏是露天的,每张报刊被整张镶嵌在一个玻璃框里面,所以看完一面就要转到另一面去,才能看完整张报刊。

就在她转过去那电光火石的一瞬,他就那么毫无预兆地闯进了她的视线,带着一身书香气息,沁入心脾。显然他也被她吓了一跳,久久收不回视线。就这么僵持了一会,她往画室方向逃之夭夭了。连句对不起也没有说。

他们谁都没想到还有个人在对面看着同一张报。这一眼就让萍失了魂。从此,只要看到他,她就失魂落魄一反常态,怪相百出。

后来,萍买了最漂亮的笔记本,用了她最好看的字体,摘抄了一段她最喜欢的张爱玲的名句。“于千万人之中遇见你所要遇见的人,于千万年之中,时间的无涯的荒野里,没有早一步,也没有晚一步,刚巧赶上了,没有别的话可说,惟有轻轻地问一声:噢,你也在这里?”

下面还写了两行小字。“千万年一眼,一眼千万年。”“我在这里,你呢?乔”,不过她又用笔划掉了。旁边画了一朵小雏菊,这是她最近的习惯,书上、笔记本上,到处画着这种小花。说是绘画老师布置的课后练习。

再后来,萍把那本笔记本弄丢了!

《雏菊》—米勒

萍接着来到了绿波亭前的绕湖走廊,她的脚步慢了下来。现在只有绿叶没有花,一个人影也没有。还记得两个月前,这里布满紫藤花蔓,如瀑布般倾泻的花幕把绿波荡漾的池水换成了紫色。

紫藤花语:“醉人的恋情,依依的思念。”这条走廊吸引了众多慕名而来的情侣,流连忘返。故而紫藤花走廊被本校学生取别名为“情人廊”。萍最喜欢到“情人廊”去写生,可是那样的景色她是无论如何也画不出来的。

又是个周日,从画室出来,同学便约萍一起去绿波亭写生,萍欣然前往。亭子在池中心,坐在亭子里,面向四周,各自选择一个方向,支好画布,任何一个角度都是一幅画。

萍一边看一边画,一个熟悉的身影时隐时现地在花幕后面闪烁,她努力想看真切,却被花藤挡住。突然,一双美丽的手拨开了那一片紫色,露出一张精致的脸来,巧笑倩兮。她的身后站着他,一脸宠溺,帮她撑着花藤。

萍把头深深埋进画布,再看时,已不见了踪影。只听两个女生在议论。甲说:“喂,你看见了吗?刚刚那是乔吗!?”乙说:“看见了,是他!”甲问:“那女的是谁呀?好像没见过。好漂亮!”乙说:“都带来'情人廊'了还能是谁?女朋友呗!我早就听说他有喜欢的人了。”甲问:“真的?”乙说:“是啊,他拒绝丽丽时亲口对她说的。”甲叹道:“哎,也是,只有那么漂亮的人才配得上他吧。”

萍默默的听着,心中一刺,狠狠疼了一下。

直到现在,萍的脑袋开始清醒。她想到几乎所有高中毕业生昨天都已离校,她要不是被哥哥耽搁了,也早回家啦。他怎么还在学校?不是应该急着回去见他的女朋友吗?

啊!是了,他本就有女朋友,而且他在拒绝丽丽的时候也说了他已经有喜欢的人了!萍心中如压巨石,懊恼万分,后悔昨晚的鲁莽。她宁可他一辈子不知道她的心意,也不愿听他说喜欢别人!现在回去还来得及!

萍忍着泪,快步回走。在宿舍楼下遇到了来找她的哥哥,一把抱住,嚎啕大哭。倒是把她哥哥哭傻眼了:“哟,还怕哥哥丢了?”她也不理,直接上楼拿行李,要哥哥马上带她走。在车上,又狠狠哭了一场。

哥哥在一边不停求饶。“哥知错了,行不行?”“要不你打我一顿,哥发誓绝不还手!”“哎呀,求你别哭了,哥再也不敢啦。”“好吧,等你哭饿了,哥带你去吃好吃的。”“小乖,你到底有完没完啊?”

电影《雏菊》剧照

“叮~,叮~,叮~”

萍按下闹钟,时针指着凌晨5点,满脸的泪痕。她有多久不再做这个梦了?不知不觉就10年。为什么心痛的感觉还是那么真切?就在萍发愣之际,门外响起了妈妈连珠炮的声音。

“萍儿,快,快起来!化妆师和摄影师都来了。”

“臭小子,把你妹妹婚纱拿出来!小心别碰地上啊。”

“我说萍儿她爸,迎亲的队伍8点8分就到咱家,9点9分出门,可不能误点了。你怎么还有闲功夫坐这里抽烟?”

乔,18岁,空降转学生。

3、

明天才是乔正式报到的日子,但现在他已出现在了校园内。尽管父母已经把这所学校夸得天花乱坠,没有亲自来看看,他不置可否。

乔花了一点时间把校园逛了一圈,已经熟悉了教学楼、图书馆的位置,设施跟原来学校差不多。此时,他正在报刊栏静静地看着一张报。

“啊!”一个女生突然从对面转过来,与他撞个满怀!她有着长长的睫毛,大大的眼睛明亮如镜。她身着高中校服,背上背着画板,手里抱着画册。他注意到自己抓着她的手臂,慌忙松开。

乔未来得及说一声对不起,她便一溜烟儿跑了!突然得犹如一头小鹿闯入了他的心,咚咚跳着!回到家,乔说:“明天就去报到吧。”

乔的公寓是2人间,配套设施齐全,缺点是贵。当他的室友在独自寂寞了半年后又迎来一位室友,激动得热泪盈眶,主动放弃一哥位置,自称小弟。当然,他希望学霸乔可以为他的成绩单创造神话,以便逃过他妈妈的魔爪。

“老大,小的邓飞,人称'小飞侠',恭迎大驾!”邓飞忙不迭地介绍着自己。

仅过了一天,他就在走廊里再次见到了她。邓飞领着他去教室,一路上逢人就炫耀他的室友,尽管他的室友全程冰山脸,也无损他的热情。在教学楼走廊里,她和几个同学正在聊着天。

邓飞介绍道:“瓶子同学,快看我老大。超级超级帅吧!”乔看了看她,然后从呆望着他的她身边走了过去,随邓飞走进隔壁教室。身后响起一片女生的惊呼:“哇~”。

“老大,你初来乍到,有什么事交给我去办,想知道的尽管问。嘿,还没有我不知道的事儿!”邓飞讨好着他的老大。乔觉得这个室友也不是那么讨厌,甚至有点可爱。因为他能从邓飞那里知道很多关于她的事。

他知道了她的名字叫萍,室友都叫她“瓶子”,邓飞叫她“瓶子同学”,灵感来源于《樱桃小丸子》。也知道她每周日会去上绘画课,每晚都去图书馆,总是坐在同一个靠窗的位置,大约一个小时。

乔每晚都去图书馆,借本书就回,第二天去还。直到有一天,他发现她对面的位置是空的。他走了过去,拉开椅子坐下,若无其事地看书。不一会,她便提前走了,却落下一本笔记本。他想提醒她,但她已走出了图书馆。看起来是一本全新的,想来也没什么重要的吧。

乔随手一翻,只有扉页抄着一段张爱玲的文字。“千万年一眼,一眼千万年。”他重复着这句话。然后下面还有行小字,被划掉了几笔,是一句话。“我在这里,你呢?”后面应该还有个字,完全被划成了墨团。旁边还有朵小雏菊。

后来,乔每晚都去图书馆,只坐那个位置看书。她却换了位置,仍然是靠着那个窗,但是在另外一张长桌上,用后背迎接他不经意的注视。

乔设计了一场意外邂逅。

篮球场是她往返学生公寓与图书馆的必经之路,她每天都会在傍晚经过篮球场去图书馆。这天,一身白色球服的他成为了场上的焦点,引来场边女生的连声尖叫。邓飞原本想虐一虐他的老大,不禁仰天长叹:“哎,即生'飞',何生'乔'哇,天理何在啊!”

当她的身影出现在乔的视线里,他禁不住窃喜,只有她一个人。乔从对手那里抢过球,脑中快速计算着方向距离。这时,场边传来一阵小骚乱,她撞上了一位同学。

“天助我也!就是现在。”他想。乔作势要将球传给邓飞,却假装失手抛过了邓飞的头,直接飞出了场外,不偏不倚落在了她的面前。邓飞一脸狐疑的望着他,正要跑去捡球。乔拉住他说:“我去。”独留邓飞在风中凌乱,一头黑线!

这还是他认识的那个酷酷的“冰山脸”老大吗?邓飞见他老大并没有跑去捡球,而是去帮瓶子同学捡书了,差点惊掉下巴,更惊的是,不知道为什么一向文文静静的瓶子同学转身跑了。

邓飞跑过去一看,只见他的老大还在那里看着瓶子同学的背影发愣,推他一把。“老大,你在看什么呢?”“我们回去吧。”他的老大说。然后头也不回的走了。邓飞想:完了,老大他今天肯定见鬼了!要不就是被瓶子同学施了魔法!

一天,乔正在书桌前写作业,邓飞一阵风似的冲进来,故意卖关子:“老大,老大,我有新闻。想不想听?”乔没有理他,翻开一页继续写。只听见邓飞说:“319那小子今晚跟瓶子同学表白了!”

乔抬头问道:“你说什么?”邓飞大笑:“哈哈哈,我就知道你肯定想知道这个。”乔不置可否,邓飞急道:“真的,我说的是真的!那小子被拒绝了。”乔不再理会,邓飞自顾自继续说:“你不知道吧?咱们瓶子同学居然有喜欢的人了。那小子一回来就……”

乔停下笔,脑袋“嗡”一声再听不见邓飞的话。他心想:难怪她总是躲着我,原来如此。

“不要抛弃我,跟我走吧!我妈会同意的!”“老大,我的老大,我舍不得你!呜~”邓飞陷入自编自导自演的离别剧情中,不亦乐乎。乔很无奈:“我说'小飞侠'同学,就一个暑假而已,至于吗?”邓飞说:“那你答应我,我们还要去大学里同居!”乔说:“……,好。”

“老大请留步,小的先闪了!保重!”邓飞说完,双手一揖,大踏步走了。可马上又去而复返,一副欲言又止的严肃样子。乔不禁好奇:“怎么?你也有一本正经的时候?”

邓飞说:“老大,虽然你不说,但我都知道。听瓶子同学的室友说,她还在学校,明天才走,你去找她吧。”乔想他是真的很喜欢他可爱的室友。

乔把整理好的行李又放了回去,然后出了宿舍。从乔的公寓出来,是一条长长的绿荫大道,直接通往全校闻名的“情人廊”。面对热闹非凡的花季,“小飞侠”一脸不屑:“不就一根藤么,花语是什么语?它能说人话吗?”问乔:“哎,你说他们女生为什么喜欢这些呢?”

乔妈妈生日那天,与小姨同来的还有他那同龄的表妹。表妹对“情人廊”神往已久,正愁不知道怎么开口要求“冰山哥哥”带她去,没想到他会主动提出邀请。表妹把头点得小鸡啄米似的,拖着他马上出门。其实,那天是周日,他知道她会在那里写生。

乔最后去了图书馆,那时已没有几个人在。他坐在她原来的位置上,拿出了那本她的笔记本。邓飞的话还在耳边响起:“去找她吧!”。

但他心里十分矛盾,两个自己在交战,一个说:“去找她吧,可她不是有喜欢的人了吗?”另一个马上说:“不去找吗?难道以后还能有机会吗?”一个又反驳道:“可是见了怎么说呢?难道写在本子上还给她?”

“哎,要是她现在能出现我就……”他这样想着,然后他就看见她真的出现了,并对他说:“喂,这是我的位置!”

乔一夜无眠,等待的心总是按耐不住患得患失。怪自己没能及时拉住她,何苦受这般煎熬。意外和幸福来得太突然,以至于他无法正常思考。待回过神来,冲出图书馆去找她,已寻不见踪影。

让他更没有想到的是,他的等待昨晚便已结束。他没有等到她!她没有来!任凭时针走了一圈又一圈,一个小时、一天、一年、十年……

乔独自坐在书房,桌上摆着一本褪色的笔记本。犹如10年前那个夜晚一样,默默注视,静静发呆。在翻开的页面上,在一行被划掉的文字下面,写着这样一句话。“我早到了一步,你却不知。”旁边画着一朵小雏菊。

这时手机响起,乔接起来:“安,这么晚了还没有睡?”那头传来一阵欢快的笑声,夹杂着震耳欲聋的音乐和尖叫,接着被关门声压制了。

“亲爱的,睡了吗?”

“没有。”

“他们几个为我准备了婚前派对,要不要来?”

“不了。”乔又补充到:“别玩得太晚。”

“嗯,听说婚前见面是不吉利的。还是不来好。”

“记得早点休息,明天要早起。”

“好,晚安。”又小声说:“爱你哟!”

“嗯,我也是。”

乔起身,把笔记本锁进了抽屉。

(完结)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