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逸专栏白话解读2018.5.7-5.11(人间词话、叔本华)(今日思考)

一、2018.5.7本节思考题:这个问题等我稍后再做回答。现在,我们绕了一大圈之后,还要回到柏拉图的理念论。你可以试着解答这样一个问题:既然世界上各种不完美的东西都来自诸天之外的完美理念,那么像污泥之类的纯然丑恶的东西难道也会来自污泥的理念吗?换言之,如果世间的美来自理念的美,那么世间的丑恶难道也来自理念的丑恶吗?

答:1、“这个问题等我稍后再做回答。”的问题是:......日常点菜这种决策也许真是先有选择后有理由,但一些真正需要深思熟虑的问题,比如解一道复杂的数学题,指挥一场寡不敌众但生死攸关的战役,当你的大脑高速运转,紧张到额头不断冒出冷汗的时候,神经科学家难道也可以借助高精尖的仪器来预测你的选择吗?这个问题是神经科学家需要继续探究的,但问题是,即便哪天真的有了确切的答案,无论是肯定的答案还是否定的答案,貌似还是没法破解康德的那个二律背反。也许,重新认识因果律才是合适的切入点吧?

①是的,无论是肯定的答案还是否定的答案,貌似还是没法破解康德的那个二律背反。

A、因为,在康德的哲学里,“自由意志”是基于对“先验自由”的假定。“自由”是“第一因”,只存在于“物自体”世界里。

B、康德在“物自体”的世界设定一种“先验自由”来使“现象世界”的“因果律”得到完备。(人话表达:现象世界的因果链条一直向前追溯,没有尽头,于是康德在“物自体”世界设定一个“先验自由”作为“第一因”。)

C、也就是说,在康德哲学里,“现象世界”压根不可能存在“自由意志”这回事。

D、你可能会问,假如“......生死攸关,大脑高速运转,紧张到额头不断冒出冷汗,此时,神经科学家借助高精尖的仪器没法预测你的选择了”,也就是“自由意志”可能是存在的,那怎么解释呢?

E、康德回答说,那为什么(可能)会存在“自由意志”呢?这势必又进入了我说的“现象世界”的“因果律”讨论。

F、说白了,对“自由”问题二律背反的解决,只有采用康德哲学里的“二分法”(“物自体”和“现象世界”的区分)作出区分之后,方可破解。

G、重复一下结论:从“现象世界”得出的,无论是肯定的答案还是否定的答案,都没法破解康德的那个二律背反。

②也许,重新认识因果律才是合适的切入点吧?

A、是的。以下内容来自(2018.5.15)“60.2 | 叔本华的审美直观与康德的十二范畴”

..... 比如现在你就可以用康德和叔本华的哲学理路尝试解答一下“鸡生蛋还是蛋生鸡”这个经典问题。

正确答案是:既不是鸡生蛋,也不是蛋生鸡,因为这个问题本质上是一个因果律的问题,而因果律是以时空为基础的,时空又是主观认知的有色眼镜,所以无论鸡生蛋和蛋生鸡都是错觉。真相到底是什么,那要到物自体的世界里找,而我们受限于认知能力,永远也认识不到物自体。如果强行去认识和理解的话,会发生什么呢?你应该还记得,会发生二律背反。

B、以下内容来自“2018.5.21熊逸亲述:我一以贯之的读书方法论”

......读书需要同时掌握两种相反的思路,......拨开各种语言和概念上的迷雾,一路约分到底,找到最大公约数。然后你会发现,以上一切问题的最大公约数就是“因果律”这三个字。因果律到底是客观事实还是我们想象当中的关联,对因果律本质的理解到底在不在理性的边界之内……这些古老的问题常常在改头换面之后焕发新生。

C、复习一下熊老师的相关观点:(2018.1.8)“42.1 | 普通人和哲人为什么都常常说一套做一套”

......我是比较倾向于认为人是没有自由意志的,换言之,自由意志只是我们的一种幻觉。我写过一本《正义从哪里来》,里边有详细的分析。这里简单讲,只要因果律是真实的,那么任何事件都是由若干前因决定出来的,哪怕是我现在说的每一个字,头脑里闪过的每一个念头,都是被无数前因锁定在这里的。虽然我们无法认清这些前因,也不可能对未来做出预测,但我们可以知道既不存在无因之果,也不存在无果之因。即便宇宙的诞生真的是一个无因之果,但从它诞生的那一刻以后,一切能量和物质的运动轨迹都在因果律里边按部就班。

我对世界既然有这样的理解,按理说应该活出一副听天由命的样子,但显然我并没有。虽然我相信我这种“并没有”也是被因果律决定好的,但我照样会有喜怒哀乐,有追求和舍弃,和一个相信“人定胜天”的人并没有很大的区别。

2、既然世界上各种不完美的东西都来自诸天之外的完美理念,那么像污泥之类的纯然丑恶的东西难道也会来自污泥的理念吗?换言之,如果世间的美来自理念的美,那么世间的丑恶难道也来自理念的丑恶吗?

①不是所有的现实事物都有对应的理念。

②丑恶的事物并不存在对应的理念。

③因为在理念论里,一切丑恶都源于物质材料先天带有的不完美。

二、2018.5.8本节思考题:最后请你想一想斯多葛主义的形而上学原理:为什么局部的恶放进整体来看之后就不再是恶了?还有一个小问题:除了四位芝诺之外,你还能想到哪些用地名来标注人名的例子呢?

答:1、为什么局部的恶放进整体来看之后就不再是恶了?

①斯多葛主义的形而上学原理是:他们相信世界是神创的,但神并不是某个高踞于世界之上的白胡子老头,而是宇宙的灵魂,所以,无论我们每个人也好,还是一草一木也好,或多或少都分有了神的一部分。

②或者说,宇宙是一个庞大的活物,万事万物都是这个活物身上的某个器官或者某个细胞。那么,作为器官或细胞的人,正确的生活方向当然就是和宇宙的灵魂保持一致。

③站在“宇宙灵魂(神)”的全局角度来看,世间的一切(我们俗人眼里的“善”和“恶”)都是完整世界的一部分,不分善恶美丑,去掉任何一个部分(比如我们眼里的“恶”),整个世界反而不美不完整了。

④也就说,在一个斯多葛主义者看来,局部的美不是美,去掉局部的丑恶,反而整体不美了。

⑤打个极端的比方,一名少女的纤纤玉手长得美,如果将它切下来,只会让人觉得恶心(局部的美不是美)。如果这名少女哪里都美,只有手不够美,现在切掉这双手(去掉局部的丑恶),非但不能使少女变得完美,反而会让她整个人都不美了(反而整体不美了)。

⑥总结:如果我们接受了斯多葛主义的形而上学观,就明白世界应该是一个完善的整体,我们之所以看到许多丑恶,只因为我们的眼光太短浅,缺乏神一样的全局观。

2、还有一个小问题:除了四位芝诺之外,你还能想到哪些用地名来标注人名的例子呢?

①根据籍贯、封地、主要活动区域来称呼一个人,这是西方称谓方式里的经典传统。

②中国人不习惯,所以常常把地名误解成人名。

③比如我们都知道的奥卡姆剃刀原理,英文叫Occam's razor,但这个奥卡姆并不是人名,他的真名叫威廉,姓氏不详,出生在奥卡姆,所以被称为奥卡姆的威廉(William of Ockham)。

④再比如英王亨利八世的第一任王后称为阿拉贡的凯瑟琳(Catherine of Aragon),中译名如果不嫌麻烦的话,应该称她为阿拉贡王国的凯瑟琳公主。

⑤古代中国虽然也有类似的称谓格式,比如南海康有为,常山赵子龙,但地名的意义和西方完全不同。

⑥接着拿阿拉贡的凯瑟琳来说吧,她的父亲是阿拉贡王子,称为阿拉贡的斐迪南二世(Ferdinand II of Aragon),母亲是卡斯蒂利亚王国的女继承人,称为卡斯蒂利亚的伊莎贝拉一世(Isabella I of Castile),两人的联姻意味着阿拉贡王国和卡斯蒂利亚王国的合并。

三、2018.5.9本节思考题:现在你可以复习一下前边讲过的内容,想想看在形而上学的层面上,斯多葛主义和阳明心学有什么相通之处呢?

答:①斯多葛主义和阳明心学的相通之处在于,都将“恶”消解掉了。

②斯多葛主义相信“神”为本体,阳明心学主张“心”为本体。

③斯多葛主义消解“恶”的途径:神是至善的,神创的世界是无善无恶的,局部视角里的善恶对立问题切换成整体视角立马就被消解掉了。(具体消解办法,参考上一思考题的第1点)

④阳明心学消解“恶”的途径:

A、“心”这个本体,无善无恶。

B、接下来要把本体的“无善无恶”等同于“至善”就需要费一番周折了。

C、薛侃在花园里边除草......薛侃很诧异:“难道善恶在本质上是不存在的吗?”

D、王阳明答道:“无善无恶是理之静,有善有恶是气之动。不动于气,就是无善无恶了,也就是至善。”

E、理就是天理,或者说太极,是抽象的规则,气则是具体的物质,万事万物都是理与气的结合。

F、我们不妨以柏拉图的方式理解:一个抽象的、存在于概念上的圆,是一个完美无瑕的正圆,而把这个概念中的圆落实在实际上,无论是用圆规画一个圆,还是用模具做一个圆形的面包,总会有瑕疵,不可能是无瑕的正圆。

G、所以,对于那个抽象的、概念上的圆,并无所谓准确或不准确,“很圆”或“不很圆”这些说法仅仅对于实际存在的圆形而言才有意义。

H、人的终极修养,就是要让自己的一言一行,甚至每一个微小的念头,都符合天理。在这个层面上,你的心就是至善的状态。

I、既然是至善,就意味着连一丝一毫的恶都不存在,而善与恶是一组相对的概念,如果没有善,也就无所谓恶,如果没有恶,也就无所谓善。这是最好的状态,所以也可以用“至善”这个词来定义它。

(当然,这样的语言不够严谨,但我们只要懂得它的意思就可以了。)

四、2018.5.10本节思考题:这一讲请你思考的问题是:如果这个逃离了洞穴的人回到洞穴深处,把世界和人生的真相讲给同伴们听,希望唤起他们的觉悟,那么他真的会如愿以偿吗?

答:①这个问题对今天的人来说异常简单,答案显然是“不会”。

②我们已经有了太多的历史经验,又生活在一个日趋多元化的社会,谁都知道改变别人的想法是一件多么费力而不讨好的事情。

③即便在有着丰富思想的古希腊,第一流的见识也注定不可能被多数人接受。

④因为无论在任何时代,多数人的思维都是被习俗绑定的,因为这才是最安全,最节能的思维模式,是亿万年的进化过程筛选出来的基因编码。

五、2018.5.11本节思考题:你一定会问:“难道举世公认的第一流的艺术品也不美吗?唐诗宋词,文艺复兴时代的大师名画,你敢说它们不美?在你的理想国里,难道容不下李白、杜甫、拉斐尔和米开朗琪罗吗?”现在,你可以试着根据自己对理念论的理解,想想柏拉图会怎么回答这个问题。

答:1、你一定会问:“难道举世公认的第一流的艺术品也不美吗?唐诗宋词,文艺复兴时代的大师名画,你敢说它们不美?”

①现实的艺术品是理念艺术品的摹本,只是分有和模仿了理念,谈不上有多美;名画无论画得多好,都不过是摹本的摹本。只要这样一想,任何伟大的绘画也都不值一提了。

②在中国的传统里,“写物之工”是一个上乘的文学标准,但只要拿理念论来参照一下,结论就反过来了,除非“写物之工”超越了具体的描写对象,写出了它的理念。

2、“在你的理想国里,难道容不下李白、杜甫、拉斐尔和米开朗琪罗吗?”

——柏拉图还有更实际的理由反对诗歌:简单讲,诗歌的内容有太多不够节制的地方,不利于青少年的成长与理想国的安定团结。戏剧同样不能存在,因为一来每部戏里都有坏人,但演员作为好人,不应该模仿坏人,二来戏剧里边还会有下等人的角色,而上等人是不该模仿下等人的。音乐侥幸在理想国里有一席之地,但必须是健康向上的音乐,靡靡之音必须禁毁。

(......柏拉图的理论不太有一贯性,......诗人如果不是借助缪斯的帮助陷入迷狂,是不可能写出好诗的。......迷狂是上天给人的最高恩赐。而在迷狂状态里,诗人的灵魂会以现实世界里美的事物为跳板,回忆起美的理念......在我们欣赏这些艺术杰作的时候,会不会同样进入迷狂状态,直接看到理念呢?......这个问题后来被叔本华注意到了,为此他提出了两个著名的美学概念:“审美直观”和“自失”。所谓审美直观,就是放弃理性,不是去理解,而是从具体的事物直接感受到理念。所谓自失,就是因为发生了审美直观而进入了忘我的状态。)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